同父異母的美人妹妹與哥哥 [2/3] – H小说

他分開了她的雙腿,將他的陽具頂在她的陰戶口,狠狠插了進去。

悅子則是不停地呻吟著:「啊!啊!」這時順一看看鏡中,真可以說是顧盼生姿了;他宛如一個騎士那樣,他身體下面是一頭他認爲迷人的胭脂馬。

悅子是有她的風情的,她閉上眼,輕聲嬌呼:

「啊!嗯!」不少朋友,在俱樂部中飲酒,在評判時常在俱樂部走動的人,倒是交際花,他們一個都看不上眼。

今晚的約會,就是他向她進攻的手法,估計不到會這樣快比朋友們占先。

在上流社會中,任何人都戴著假面具,利益比普通人看得還重要,凡是有利可圖,莫不千方百計要追到手。

這個外表儀態高貴的悅子,也是一樣,很快的被他征服了。

可是在悅子輕呼嬌叫聲中,不到五分鍾,已使順一感到了滿足...。

他們都看到鏡中那種情形,順一笑說:

「這真是一對奸夫淫婦了。」悅子搖頭說:

「我是不承認爲淫婦的,我是不願意和你通奸,完全是你威脅我的。」「我承認。」順一有點喘息,把她擁到了懷中,又吻了一下,然後笑說:「男人真不可理解,我對你,由想到要占有你起,直到現在,是化費不少時間和心血,真正占有了享受, 有這樣短.五分鍾的時間,似乎不值得!」「你這個人太不公平。」悅子吃吃笑說:「你怎可這樣說,自己的妹妹,打扮得千嬌百媚,這樣陪你上床,你還要挑剔值得不值得。」「就是...那裡...爽,插的...浪穴...舒服,太好了...」悅子渴求陽具已照亮饑渴的浪穴,她的舉止是多麽瘋狂言行放蕩形駭,浪穴一直燃燒高亢,穴內愈來愈覺熾熱。

浪水在激烈拽動中,摩擦生熱,在陽具深、淺往浪穴裡,襲得來的不只是它傳來的快感,對陽具進出更有強烈觸覺。

「太美了,舒服的...浪穴升天了...」浪穴在充分滋潤中,女人嬌啼聲不斷。

「快...受不了...把滾熱精液...給我。」「我會...給你。」男人至此又轉變姿勢,把女人的身體翻落,自己在女人上方。

「你...做什麽?」「我換個姿勢...包你爽!」他在變換姿勢後,令女人仰臥床上,把腳扛在自己肩上。

「不要...快夾...妹穴好癢...。」「我會...馬上令你滿足...」立刻把左腳靠在她的身上,自己粗大陽具讓女人握在她右手上,免得情緒高亢裡女人在短暫分離被沖散。

「要用這種姿勢...插穴。」悅子把手中陽具,插入自己浪穴,浪穴展開新的沖激,陽具在貫入後又活躍起來勇猛無比。

「舒服...快一點...」男人用膝蓋支撐她的臂部,陽具對著浪穴全然淹入。

「喔...快一點...」女人全身飄飄然,不停搖曳生姿,浪穴被男人搞入,姿勢雖是不雅,如今她在歡樂興奮薰陶下,那裡還管這麽多,她已忘記羞恥,口中淫語不斷,兩個大酥乳上下不斷隨著嬌喘起伏。

他的手在她的酥乳上,手指輕撩著二片花蕾不停穿梭。

「舒服...酥乳好...爽!」他的手和跨下陽具同時滋潤女人兩個最敏感地帶。她浪穴裡的小花瓣高昂亢然,它貪妄的好像要使插入浪穴的陽具,充分感觸到它的威力,不斷吮著陽具,要把男人精液吸吮殆盡般,悅子得到強烈快感,她腦裡一片空白,女人最高潮激動情緒將要迸逝。

「快一點...我要...它。浪穴...爽歪了。」「光榮戰役...我將...勝利...啊...」他支撐,戰至最後。

「跨下沸騰上揚,精液噴射出來。」「喔...爽。」「來...出來了...浪穴需要...舒服。」兩個人同時達到高潮,這是男人和女人夢寐以求的結果,男人的精,任意在浪穴噴 ,女人的快樂達到巅峰。

「喔...我來了!」男人的腰部仍在擺動,一股濃濁精液灌入浪穴。

他把女人的腳從肩放下,身體也和女人分開,從女人穴口泊出精液和愛液相融合的液水,男人與女人戰爭就此告一段落。

他倆在這場戰役當中不發一顆子彈,倆人全身在激烈纏綿裡汗流夾背汗如雨下,男人與女人敦倫畢竟就是具備應有互相,才開戰起來。

「好大的陽具。」「悅子!不是想要「家夥」嗎?」「是的!人家...喜歡...」「那就不必考慮...立刻行動...」「對!我會馬上行動...擁有它...」她好似被眼前陽具威力遏住,右手把它上下套動摩擦,男人陽具在她辛勤灌溉下愈形雄偉。

「快...插...入。」「不必猴急吧!」她把屁股擡起,浪穴對準陽具放進去,她絲毫不差的把陽具吞沒,屁股一直下沈...到穴的最深處。

「啊...」在陽具吞沒浪穴的時候,浪穴發出「彭...」聲響,終於到了最頂點,男人抱著她的身體,女人主動搖擺屁股,盡情享受激情時刻,陽具再進入浪穴時並沒有受到阻力,反而是順暢無比,女人浪穴猶似塗抹潤滑油,早就等待它的到來。

順一抱著悅子,他的嘴唇親吻女人臉、鼻、雙頰、耳垂、雙唇,然後豐滿酥乳,他用舌頭舔著酥乳、乳溝,乳上蓓蕾,女人酥乳在殷勤撩動中漸漸鼓起,二顆花瓣含苞待放煞是壯觀。

「功夫怎麽樣?」「很好,棒極了!」順一左手攬著女人腰部,閑置的右手也要開始運動了,他用右手撫摸女人的豐滿屁股不停撫拭,插在屁眼的子彈露出半截在外頭,他順手把它推入,他幾乎沒有空閑,使出混身解數來挑逗女人最高燃點。

「不要!不要...插入。」.「真的...你不要...」他用手把屁眼子彈抽來抽去,女人享受不盡這從末有的快感,她嬌啼愈形激昂,淫蕩本性陶然,禁不住燃燒饑渴,喉嚨忍不住呻吟出聲。

「你是多麽需要它吧!」「不要...插...爽...」她的屁眼在男人插動裡,身體傳來高潮不斷,她早已迷失,她天旋地轉忘了自我存在,女人首次被男人插屁眼,而這件事竟是美妙無比,她潛意識瘋狂了,她猶如春情竄動的一只母馬,時刻也關不住春情湯漾,她需要異性的滋潤,她渴求獸性之本能。

男人一直采取攻勢,綿延不斷撩動女人敏感地帶,他嘴巴吸吮酥乳上二顆蓓蕾,右手遊移豐腴屁股,陽具在浪穴裡上下不斷抽動,就連女人的屁眼也不放松,女人忘情擁有一切之美好,對她來說:今日是生平最高的樂趣。

「舒服!我爽的美死。」她精神恍惚就在男人耳邊道出內心真言,同時對男人殷勤侍候響以最熱切深吻,她是充滿感激。

一顆小小彈丸在女人屁跟進進出出,萦繞一股無比快樂,她對屁眼攻擊方式已經習慣,反而現在愛不釋手,女人不再畏懼它的插弄,內心陰霾一掃而空,代之而至的是充實的興奮,彈丸在磨擦中閃閃發光,男人終於拔掉屁眼的子彈,把它放在床上,不是停止攻擊,而是轉用右手食指插入,它徐徐進入。

「啊...」悅子感到手指進入,腰部不禁意扭動一下,男人的手指也順勢插入,他的手指第一關節,第二節順序魚貫進入屁眼,她沒有感到屁眼疼痛,甚至盼望它早點插入,解救被遺落的心靈。

「不要!用手指插屁眼太髒了...」他又用中、食指插入,最初有點困難,瞬間屁眼彈性擴大增加它的容量,刹那間二根男人的手指全部淹入其中。

「不行!人家...會舒服...瘋狂...」「就讓它來吧!說是浪穴舒服或是屁眼?」「求求你,我不能說。」「一定要,這是命令。」「二個穴都很好,它們都好舒服。」「你真是好色狂蕩無比的女人,這麽下賤的話也說的出口。」「受不了!我...要出...來了...」「讓它來!升天吧!」女人屁眼、浪穴高亢至極,兩個穴點燃體內沸騰的浪水,它將如火山的爆發洶湧不停奔放。

「我爽死了,高升天了...」「出來吧!騷婆子...」「快點...」女人達到最高點,同時男人也制止不住精液的蠢動,強烈的噴灑在女人花心深處,他們一齊擁有天地,就如神仙騰雲駕霧相若,女人達到高潮的同時,床上的一顆炸彈也即刻爆發出它的威力。

二、

悅子比順一先到約定的茶館等候。當她看見順一出現以後,臉上不由地浮出安心的笑容。

「時間已經超過一小時了,我還以爲你不會來了。」「我說要來就一定會來的。」順一叫了一杯咖啡,看到悅子的咖啡已經喝完了就問道:

「要不要再又一杯?」「好的。」等悅子的咖啡剩下一半時,順一開口說道:

「走吧!我們趕快辦我們的事吧!」於是順一拿著帳單到櫃台付帳。然後兩人並肩步出咖啡館。

「我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好嗎?」順一笑著說。他的臉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種親切的笑容,似乎很能讓女人産生安全感。他是知道自己的這個特點。

「我要去超級市場買面包和咖啡...」「我送你去。」「可是方同是相反的呀!」「沒關系!在前面掉頭就行了,反正我現在沒事。」順一邊說邊打開了車門,悅子也很大方坐進車內。仔細一瞧,女人有著雪白般的肌膚,或許她不喜歡在夏天裡到遊泳池或海灘做日光浴。

悅子靜靜伫立於面包櫃台前,她把手指放在嘴唇裡不知在沈思什麽。看見女人楚楚動人的神情,順一全身的疲倦已消失得無影無縱,又興奮了起來。

悅子付好錢之後,由順一提著一袋裝滿面包、果醬、水果的袋子,然後他開車送悅子回家。

「你看起很姓感、很迷人。」她舉起小手輕輕地拍打順一的膝蓋,她的手指看起來是那麽的細長,耳朵也是小巧,彷佛是用貝殼雕刻成的,顯得玲珑剔透。

「你的耳朵很迷人。」順一一邊稱贊著,一邊伸出手指觸摸著女人的耳朵。

「好癢哦!你的手怎麽那麽癢!」悅子的臉頰忽然現出绯色的紅暈,順一突然伸手取掉她的太陽眼鏡。

順一首先看見她那雙眩目細長的眼睛,然後輕輕地撫摸她的耳朵和頸部,女人受到順一細膩的撫摸,眼睛不由得泛起一層濕潤的霧氣,同時還覺得有點暈眩呢!

「你好像很容易暈輩眩。」「因爲我的眼色素較一般人少的關系。」「你有染頭發嗎?還是掉色了?」「是自然的。」在日本人而言,那種發色是屬於罕見的自然咖啡色彩。順一大膽地伸手摸女人露出洋裝外的雪白大腿。

她撥開對方的手,順一的手上仍留有冰涼柔滑的感覺。他心裡忽然升起一股欲望。

兩人邊說邊聊之際,車子終於抵達她住的公寓。

悅子自從畢業工作後,就搬出來住...於是他將滿是果物的紙袋輕輕地搬入悅子在三層樓的房裡。

悅子當然不會輕易的讓順一進入她的閨房,她只輕輕的說道:「謝謝你的幫忙。」當悅子張開嘴道謝時,順一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可是她迅速的移開,以臉頰接受對方的吻,然後向順一抛了一個媚眼,把門關上。

他先讓電話響了五聲,然後切斷再打,可是悅子並沒有立刻來接電話,大概還懶洋洋的幌耆,鈴響了七、八聲之後,她才拿起電話筒慢吞吞的說道:

「喂喂...。」「你是悅子小姐吧,我是誰...你知道嗎?」「你是順一嘛!」「我帶你上最有名的餐廳吃飯,我現在可以到你住的地方嗎?」「來一下是沒有什麽關系的。」「六點鍾見面如何?」她沈默不答腔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同父異母的美人妹妹與哥哥 [1/3] – H小说
下一篇:同父異母的美人妹妹與哥哥 [3/3] – H小说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