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小淫娃們 [1/5] – H小说

www.112mmm.com
大學畢業後,我到了一間投資公司,過了半年,業務基本上已經比較熟手了。
因為一個建議,讓公司避免了幾千萬的投資損失,老總開始比較器重我了,有時
晚上也帶我出去喝酒啊,玩啊。當然也惹來了一些妒忌,但我自己因為是新人,
也比較謙虛,和同事也算處得不錯.

後來,有一天我去找老總,看見他正和一個漂亮的小姐在談著什麼,我探了
一下頭,剛想走開,老總就叫住了我:「健仔,進來、進來。」我又走了進去。

「這位楚小姐是我的新秘書,以後你可以先找她。」老總介紹到。我跟楚小
姐相互打了個招呼,心裡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位楚小姐非常的端莊高貴,長長的
頭髮,眼睛裡透出友善,但卻把我攝住了。好在這半年經常跟老總出去混,好歹
也見過些世面,沒有失態,我叫老總簽完名就離開了。

後來,我和同事周淘就經常出差到上海、大連,終於追回了8 成的欠款,回
到公司後,老總很高興,晚上拉了一班同事去吃飯,吃完飯酒喝得不夠勁,老總
又拉我們去了酒吧,因為楚小姐也去了,開始大家說起些三級笑話也隱晦了一些。
漸漸地酒精發揮了作用,笑話也越來越葷,我是新人自然是聽得多說的少了。楚
小姐開始只是回敬一兩句,後來喝了杯伏特加,只見她一飲而盡,把酒杯重重地
往桌子上一坐:「你們都什麼笑話,聽我的。」她頓了頓,「有個河南老頭去飯
店,問服務員,饃饃(摸摸)多少錢?服務員說,流氓!老頭說:六毛就六毛,
水餃(睡覺)一碗(一晚)多少錢,服務員說,不要臉。老頭說:不要錢來兩碗
(晚)。」同事又是一陣騷動,這笑話我以前聽過,但女的說的還是第一次聽,
心裡覺得特別奇怪。

最好大家都七歪八倒了,準備走人,楚小姐也準備站起來,但馬上就往我這
邊倒過來,我馬上扶著她的手,那邊老總一把摟住了她的肩讓她保持了平衡:「
我送你回去吧。」「恩。」她就點點頭,老總已經把她扶住了,我就放開了手準
備走人,但我分明感覺到她用兩隻手指在我的手腕上握了一下。

第二天,沒什麼事,部室的同事聊了起來。大家天南地北,很快話題又回到
了楚小姐身上。輝仔:「楚小姐的身材確實殺死人,就兩盞車燈都照得老總睜不
開眼了。」咪咪聽了不服氣:「你們男人光看人家那裡,楚小姐有雀斑的,老總
怎麼會看上她。」「老總只會看上你,你是第一腿!可惜你不夠人家電壓高啊!」
輝仔反唇相譏. 眼鏡蛇頂了一下眼鏡說:「你們都不瞭解老總,他老兄可是兔子
不吃窩邊草的。老總的馬子那麼棒,你們都沒見過的,索啊!」大家正想問眼鏡
蛇老總的馬子,電話響了,我拿起了電話,是楚小姐:「你過來一下。」我「哦」
了一聲,就站起來往外走。輝仔丟來個壞壞的眼神:「你有難啦┅┅」

我來到楚小姐的房間,見她端坐在桌子的後面。「楚小姐,你找我什麼事?」
「老總準備叫你跟海嘯股份的數。」楚小姐一臉公事公辦的神色。「又是我,我
只是個新人,怎麼老叫我啃豬頭骨?」「老總信你啊,還有他叫我把這個交給你。」
說完遞過一個信封,我接過捏了一下明白是獎金還不少。「謝謝楚小姐。」「哦,
你下班的時候到車庫吧。」楚小姐又補充了一句。老總也經常這麼叫我們的,我
以?又有什?客戶要見,就答應了:「好吧。」

回到部室,大家知道我發了獎金,嚷著要我請客,我說:「今晚不行,老總
又要我接客。」大家於是又把話題回到楚小姐那裡,越說越邪呼,反正比較開心。

到下班我來到樓低車庫,一部新本田始到我身邊,「上車。」是楚小姐。老
總沒有在車上,我就坐在了車頭,只見楚小姐換了一條長裙,只化了個淡裝,跟
我上午見她的時候完全變了個人,簡直透出著青春的氣息,淡淡的香水讓我很舒
服。楚小姐的車技很棒,很快我們就到了郊外,楚小姐開得更快,老闆的事我從
來不問的,所以一路上我們沒怎?交談。一個多小時我們就到了溫泉,這地方我
來過. 我們跟著一位領班進了電梯一直上了頂層,從頂層又過了個小天橋來到一
幢小別墅,這裡我就沒來過了。別墅的大廳只開了盞暗暗的小燈,飯廳餐桌上也
沒有放什麼東西,倒是茶廳的小桌上有一支蠟燭,領班點著了蠟燭,楚小姐說聲
「謝謝. 」領班就出去了。

坐下以後,我就忍不住問:「老總呢?」「今晚就我們兩個人,喝喝茶怎麼
樣?」楚小姐很溫柔地答到。

「楚小姐,不是說有客人嗎?」我又問了一句。「叫我楚楚吧,我沒說有客
人啊。」楚小姐望著我笑笑,「你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吧。」說完在吧櫃上取來
茶壺,斟上茶,又拿過些小點. 我心想,都準備好的,今晚肯定會發生點什麼,
管他呢,反正我不會吃虧。想到這我終於有底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還真香。
「楚小姐,這是為什麼啊?」「叫楚楚吧,我喜歡人家這麼叫我。就為你昨晚扶
了我一把。」她的聲音跟在公司簡直是兩個人。「你其實沒醉的,我知道。」我
故意逗她,她笑笑調皮極了。

我們開始邊吃邊談著,楚小姐的知識面還挺寬,天南地北胡亂扯了一頓,我
們越來越投契,大家也談了自己的經歷,我才知道她真叫楚楚,在幾個公司幹過,
有順有不順,是老總的朋友介紹到我們公司來的。

吃過點心聊了一會,楚楚提議出泡溫泉,我們就站了起來。楚楚很自然地拉
住了我的手,我順勢把她拉到身前,抱住了她,想找她的小嘴,結果她扭過了臉,
我只吻在她的臉上,我感到她臉上沒有脂粉,非常的細膩。她輕輕推開了我:「
先洗澡吧。」然後指著房間:「你這間,我這間. 」見我沒動,就輕輕地推著我
去我的房間:「聽話啦。」

我進了房間,脫去衣服然後進了衛生間,看見水臺上放了條泳褲,還沒有開
封。我就洗了澡,換上泳褲,走了出來,楚楚的門還沒開,我就打量起這別墅。
這別墅不大,但裝修很有情趣,昏暗的燈光照在一幅國畫上,畫了些蘭花,葉子
是水墨畫成的,花倒是淡淡的有點紫色。

楚楚出來了,換了件紫色的泳衣,輝仔說的沒錯,身材真是可以把人殺死。
她走到我跟前,又拉起我的手,我想順勢摟她的腰,被她撥開了:「我喜歡你拉
住我的手。」我好象很聽話,拉她就往大門走,「這邊。」結果我被她拉到了樓
梯口,走到了下一層。原來這別墅裡就有個溫泉池,也不大,冒著熱氣。

楚楚徑直走下了池子,我被拉到了池邊,有點猶豫。「消過毒的,下來吧!」
楚楚見我猶豫就說到,順勢把我拉下了水。這溫泉不太熱也不太冷,非常的舒服。
楚楚輕輕地在我臉上親了親,我扭過頭去想回應她,結果她又躲開了。我乾脆就
不動了,連眼睛也閉上。感覺到她的頭枕在我的肩上,我用右手換下左手拉住她
的右手,左手摟住了她的肩,她非常受用,輕聲的在我耳邊說:「健,你真聽話。」
我感到舒服極了,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隨便恩恩兩聲。她左手摸著我的鏈墜,是
一匹紅馬:「真漂亮,誰送的,你媽媽?」「不是,是大學裡的女朋友送的。」
「明天我再送你一條. 」楚楚霸道地說.

這鏈墜子確實是大學裡的一位女同學送的,反正大學裡大家都在戀愛,她畢
業就回老家了,聯繫也不多,我也送了個墜子給她。她送我的墜子,我帶上以後
就比較順利,所以我就一直挂著。聽楚楚這麼一說,我就說:「都分手了,只是
這墜子挺旺我的。」

我們在溫泉裡泡了很久,我基本上眯著眼睛沒有怎麼動,楚楚講了很多有趣
的東西,我只是恩恩兩聲,她有時親親我,我也沒回應,任憑她的手輕輕地撫弄
我的身體,我感到很舒服,這樣的戀愛我還是第一次,在大學的時候和女朋友總
是很激的。漸漸地我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久,感到左臂有點酸,我就醒了。楚楚枕在我的左臂上睡得挺香。
我仔細端詳著她,長的很精致,臉上果然有點小雀斑,淡淡的。我真佩服女人的
觀察力,咪咪居然在平時化著裝的楚楚臉上看到了。

看著熟睡的楚楚,可愛極了,身材高高的她,躺在我的臂彎裡居然是那麼的
嬌小。嘴唇沒有塗口紅,非常嬌嫩,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沒動,我知道她醒
著的,於是更加熱烈,她睜開眼睛,把我推開了:「吃東西吧,我餓了。」

我們各自洗了澡,穿著睡衣又出來廳裡,看見餐桌上已經擺了些菜啊、炒粉
啊,就吃起來了,因?泡溫泉比較容易餓,所以我們吃的挺多的。「你真象個小
媳婦. 」「好嗎?」「是我的就好啊。」「快是你的了。」我本來不過是找點話
說,看她說的認真,我就沒接下去了。吃完,我們道了晚安就各自進房睡了。

我躺在床上,楚楚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怎麼都沒想清楚。泡溫泉又比較困,
我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楚楚推醒了,我問:「幾點?」「六點啦。」

我們離開了別墅,到大堂退了房,看服務員跟楚楚很熟的。又到餐廳隨便吃
了點早餐,就準備開車回市區. 車剛起動,楚楚就把車停住了,我剛想問,就看
見老總和他的夫人還有女兒在車場的另一端也準備走。我心想,壞了,連老總的
馬子我都泡,老總還能饒了我?但又一想,是她泡我,我們根本沒有幹什麼,再
說也不一定是老總的馬子,沒聽眼鏡蛇說嗎?

等老總的寶馬走了以後,楚楚才開了出來。我問她:「楚楚,真讓老總碰上
會怎?樣。」「會怎麼樣?」她反問到,一副上班的嘴臉。我心裡驚歎,女人可
以變得這?快,精神分裂也到不了這水平啊!

回到公司還很早,其他人都沒來,我們各自回到OFFICE. 我打開電腦看看有
沒有郵件,看見有一封新的,就點開看看,是一個出國的同學發來的,他也是我
們公司的客戶,他是家族生意,所以已經身居高位,郵件的內容是邀請我去新加
坡玩,看完我退出來,看見另一封新郵件飛了過來,打開一看,只有一朵紫色的
蘭花。我明白是楚楚發的。

大家陸陸續續回來了,打過招呼,又擺開了龍門陣。「昨晚很幸福的啦?」
輝仔還是用壞壞的眼神望著我。見我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咪咪說:「平時你沒
那麼早回來的。」我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見問不出什麼,大家的話題又回
到楚楚身上。他們說的和我昨晚見的簡直是兩個人,我好象有點介意人家評論楚
楚,就說:「你們是親身經歷還是聽來的?」咪咪說:「人人都這?說的啦!」
「就是聽的啦!」我也學著咪咪的口氣。「你才回來兩天,哪知道那麼多啊!」
咪咪不服氣說. 我一聽心裡有底了,他們不知道我們昨天的事。眼鏡蛇又推推眼
鏡:「有人上過了,還輪到你嗎?」這時電話響,咪咪接了:「健仔,老總找你。」
我拿起電話聽到老總說:「健仔,你過來一下。」

我走到老總的辦公室,看見楚楚也在,她已經換了一身套裝. 老總示意我坐
下,就說:「健仔,前面兩莊追數你都幹得漂亮,現在想叫你去跟海嘯股份,這
是個苦差,前面去了幾個人都無功而返,你要多想些辦法,有沒有問題. 」我知
道老總在考驗著我,硬著頭皮說:「我會盡力的,老總。」「這樣最好,一會楚
小姐會告訴你詳細的情況和安排。你們可以出去談談。」

我跟著楚楚來到外間,坐下:「楚小姐,有什麼吩咐?」「正經點,這是公
司。」看著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樣,昨晚的美好印象全都象假的。

楚小姐於是跟我交代了海嘯股份的情況. 我聽她講得很有見地,慢慢地接受
了她的這種形象。不過,也還是挺不開心的,這豬頭骨是很難啃的。

我回到了部室。大家見我不開心也沒有惹我。整個下午我都在想海嘯的事,
到了下班時間,我打開郵箱,沒有看見新郵件,看看手機也沒什麼短信,就回家
了,我的房子是與一個搞電腦的人合租的,他叫鍾海,是湖南人,人挺隨和的,
就是有時上來幾個老鄉炒辣椒喝酒讓我受不了,他也經常出差。我放下包子,脫
了外套,就走到街口的大排擋坐下。老闆很熟的了,知道我吃什麼,很快就端上
了一條蒸魚、一盤青菜和一碗白飯,我隨便吃完,就回到家裡,鍾海看來是不回
來了,我本來可以約同事去坐坐的,但想到明天早上7 點的飛機,就算了。順手
打開了電腦,這是台二手機,給我超頻以後速度還可以。我上了網隨便找了幾個
網友聊著,什麼清清啊,小妖啊誰知道是男是女,就當她女的,往葷的吹,有是
人家發嗲,就哄她兩句。

正吹著,手機來了條信息,「想你,楚楚。」我一看,撥通了她的手機:「
想喝酒嗎?」「我在陪客人,你明天還要坐飛機. 」我一聽氣不知打哪處來,關
了手機又跟網友熱火了一會,看我這?熱情,清清發來了她的照片,我一看頓時
涼了半截,呼衍她幾句,又騙到小妖的照片,是個肥婆,什?小妖,簡直是巫婆。
我故意按斷了網絡,在她們看來我是掉線了。

見沒什?意思,我乾脆就洗澡去,當我對著鏡子脫掉襯衣,只見我的紅馬墜
子變成了紫蘭花,我馬上明白了,一定是昨晚楚楚給我換的,怪不得早上還發來
個郵件。我看看這紫蘭花也挺精致的,就沒在意,洗澡完畢就睡了。

我一晚都沒有睡著,楚楚是個什麼人?總是不確定,我愛不愛她,我也不確
定。不過我還很懷念她躺在我臂彎的感覺. 好不容易迷了一陣子鬧鐘就響了,我
吃過早餐,就直奔機場。

到了青島,我先給老同學大秦去個電話,約了晚上見面,再找個四星級酒店
住下,我現在的費用已經可以比較高了。我沒有直接去海嘯集團,而是打電話給
父親的戰友高叔叔,他現在是工商局的副局長.

我來到工商局找到了高叔叔,說明來意,高叔叔邊聽邊搖頭,對我說:「小
健,你不知道,海嘯已經換了三次人馬,加上海嘯在我們這是通天的,我勸你啊,
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我象當頭挨了一棒。接著又談了些家父的情況,和家裡的
情況. 中午一起吃了飯,高叔叔準備晚上一家子陪我聊聊,我說已經約了老同學,
明晚再拜候他們家。高叔叔說好吧,答應幫我準備些有關海嘯的資料。

辭別了高叔叔,我回了酒店。我給老總打了個電話,是楚楚接的,她說,老
總出去了,我就把情況跟她說了,臨別我叫她親我一下,結果她說:「這是上班。」
我最不喜歡就這下,馬上挂了電話。過了一會,手機就接到信息,一看:「錫曬
你(廣州話——最親你的意思),楚楚。」我不知好笑還是好氣。

我接著又跑到海嘯的總部看了看。一棟高樓,挺氣派的。我沒找什麼人,只
是隨便轉轉.

傍晚,正無聊,大秦的電話來了,約了在哪等他的車接我。這大秦是我們班
的帥哥,一米八七的個,打一手好排球。大學裡的姑娘不知給他迷到了多少個,
我想這壞蛋又不知帶我去哪壞了。正想著,大秦的麵包車就到了,我上了後面,
前排坐著個姑娘,我旁邊也坐著個姑娘,看這兩個姑娘塊頭都挺大。大秦操著山
東口音跟我介紹,前面的是她女朋友叫芊芊,後面是女朋友的姐妹叫青桐,都是
稅局的。我跟她們打過招呼,她們也是挺豪爽的。

到了飯館下車,我才發現兩個女的都有1.8 米的個,我這1.78的個照說也不
矮了,但跟她們比簡直沒了脾氣。我知道大秦這小子跟我擺譜,想鎮我一頭.

芊芊跟大秦坐在一邊,我跟青桐坐在一起,這倆姑娘身材還不錯,就是放大
了一號。我不禁想起網上的清清和小妖,馬上笑了。他們也跟我傻笑起來。

大秦點了很多海鮮,要了兩瓶55度的特曲。我們不停地喝酒聊天,非常的開
心。大家喝了不少,見還沒把我放到,大秦居然叫倆女的輪番上,我看這陣勢非
躺著出去不可,我就裝著有點醉,提起了大秦在大學的風流往事,搞得芊芊跟他
較上了勁。還有這青桐沒什?事,跟我纏上了,我雖然也喝過不少酒,但對這青
桐,不,簡直是青銅,心裡一點底都沒有,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漸漸地我的臉
失去了知覺,我知道差不多了,聽青桐的話也不清晰了,我又倒完了瓶子裡的酒,
我半杯,青桐半杯:「還幹嗎?」我問,「幹!」青桐答到,那邊大秦和芊芊已
經平息了戰火,就等著看我們的熱鬧了。我們一飲而盡,「好,夠哥們。」大秦
和芊芊在嚷到。我費勁地放下杯子,只見一個黑影向我壓來,我趕忙用手去接,
結果整個青桐象山一樣壓在我身上,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才接住了青桐,哇這分
量那是楚楚可以比的!「哇!」一口,青桐吐在我身上,我馬上也想吐,可我硬
是沒讓它吐了出來。大秦和芊芊過來拖起了青桐,我都不知道自己怎?走到車上,
整車都是酒氣,難聞死了,我和青桐一人躺在一排座位上,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回
的酒店怎?睡在床上的。

約5 點鍾我醒了,頭非常的痛胃也很難受,我扶著牆走到了洗手間,哇的一
聲,把黃疸水都吐了出來,我虛得臉都感覺是冷的,歇了一會,我才洗了把臉,
舒服了一些。我乾脆洗了個澡,光著身子出來,拿睡衣穿上,看見床上一塌糊塗
. 就坐在椅子上,這時才感覺手機好象有提示音,打開來看,全是楚楚發來的信
息和電話,可以感到她找不到我很著急,我的心不禁湧出一股暖流。

第二天,我先到高叔叔處取了些資料回酒店分析,給楚楚去了個電話,「你
昨晚去哪呢?怎麼找不到你?」我第一次在上班的時候聽她用這樣溫柔的口氣跟
我說話,溫暖極了,但嘴裡卻說:「泡妞去了。青島的姑娘有大又漂亮。」她停
了一會,我想她很傷心的,她卻又用平時上班的語氣跟我談起了公事。

晚上,我陪高叔叔和嬸嬸來我的酒店吃飯,他們的孩子已經去了上海發展。
因麼老爹跟他們在部隊裡交情很深,我們也談得很晚。送走了高叔叔他們,我回
到了房間,電梯到了我住的樓層,我走出電梯,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在跟服務員
說什麼,我馬上認出了是青桐,穿了連衣裙,還算好,就是很高大。「青桐,你
怎麼來的?請進請進. 」我們進了房間. 「我是來跟你說對不起的,大秦說我昨
天晚上吐你一身!」「不要緊,不要緊,我也吐了!」北方人就是直爽,談什?
都直來直去的,我請她坐下,她把椅子都塞滿了。

我談起此次來的目的,青桐聽了說,回稅局查點東西可能幫得了我。電話響
了,是楚楚,我跟她說起了高叔叔,說他介紹了個人可以幫我,我們正談著,楚
楚聽了很高興,還親了我一下,就收線了。打完電話,我跟青桐談了很久,好象
很投緣。時不時開心地笑笑。很晚了,我看了下表都一點了。「這?晚了。我爸
爸肯定睡了。」青桐有點著急,站起來想走,又不知想什麼. 我就對她說:「不
如就在這睡吧,反正那床的錢我也付了。」「好吧。」我還以為她會推遲一下。
我們各自洗了澡,各自睡在一張床上,還談了一會我就迷上眼睛了,又過了一會,
她轉到了我的床上,這分量我的床馬上就吃緊. 我頂起被子,讓她鑽了進來,她
就趴在我的懷裡,簡直壓得我幾乎喘不過氣。青桐比我要小兩歲,很年輕的,皮
膚雖然沒有楚楚細膩,但更充滿血氣,我象抱著一棵大樹,不過她的腰身還挺細。
我本來想學著跟楚楚那樣蜻蜓點水,結果青桐熱烈地響應著我。

一切是那麼的熱血沸騰,有登山的艱辛,有大河奔流的澎湃。簡直是武王伐
紂的大戰,或者是羅馬人跟日爾曼人的決戰。

我們連續作戰了幾個回合,終於我眼睛都很難睜開了,洗澡的時候,我都有
點站不穩,當我們又躺在床上,青桐還是一樣的依著我,因?太累了,我們很快
就睡著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