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阿姨叫香雪 [1/2] – H小说

我的鄰居阿姨叫香雪,一天,我在陽台偷看香雪。

香雪正好洗完澡出來,坐在梳妝台前用香水擦拭身體,又打粉底、撲香粉、搽胭脂、畫眼影、塗口紅上唇彩,濃艷打扮。香雪雖然年近三十但身裁似乎保持得相當不錯,隱約可以看到香雪那兩粒乳椒有如兩顆草莓掛在那美艷雙乳,小腹非常平坦,香雪拿起一件白色透明的小褻褲便穿起來,還用小手撥了撥那一撮因為太過濃密而露出底褲外的陰毛,便裸身躺在床上。香雪又拿起一本好像是雜志的書便翻了起來,封面是一個美艷的裸體女郎,我偷看香雪約十分鐘香雪都沒發現,只見香雪看了看便突然將手放在內褲上用手去揉香雪的小穴,還將口紅在陰戶上塗抹,不時又插入洞裡,神情好像很陶醉的樣子,香雪揉搓了十分鐘左右,便熄燈了。

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自從這次意外偷看香雪的裸體之後,我便每天故意讀到很晚才睡,以便每晚都能欣賞香雪的胴體,而且我決定要和這位俏香雪建立良好《關係》每天躲在陽台偷窺,每次都看得慾火焚身,得打手槍才能入眠,這次一定要把握機會親近香雪。

我按門鈴之後,來開門的正是香雪,香雪看見是我便很開心的幫我開門,香雪平常在家都是穿著涼快的衣物,我偷窺了好幾個禮拜,還發現香雪都不穿奶罩,今天我一進門便發現香雪和平常一樣,只穿了一件絲質的褻衣,外面披了一件薄紗外套,那兩顆大乳房淫蕩的搖晃著,我眯著眼偷窺香雪穿著細肩帶式半透明絲質睡衣的美姿,幻想搓揉那未著胸罩的美艷雙乳,登時我的褲子又被小弟弟給鼓脹起來。

「你能來幫我一下嗎?我把幾本雜志給放在櫃最上面,非得拿張椅子來墊腳,你過來幫我扶著椅子」

我一聽見香雪的呼喚,便趕緊跑過去,誰知香雪已經站到椅子上,還示意要我蹲下去扶住椅腳,我蹲下去一看香雪那勻稱的小腿就在演前,肌膚非常白淨沒有一點疤痕,連血管都隱約浮現,我抬頭一看,乖乖不得了,赫然發現香雪的下半身正對著我,美麗的雙腿中間的縫隙露出白色透明薄紗的內褲,由於實在太過透明,那蜜穴清楚的呈現在我面前,兩片肥美的大陰唇已然可見,幾根陰毛還猥褻地冒出底褲之外,害我疼痛的小弟弟又脹大了一倍,我真想馬上把我的雞巴插進香雪的騷肉穴裡。
message
香雪穿著薄得不能在薄的衣服在我面前走來走去,兩顆肉球在燈光的投射下讓我一覽無遺,只見牠們一上一下的抖動好像要透出衣物的束縛一樣,我嗅著香雪身上獨特的體香,那濃濃的香水及脂粉口紅味和散發出來的體味,害我忍不住將手伸到書下偷偷搓揉我的陰莖自瀆才能降火。

有一天中午我又到香雪家去,沒想到我一進去,發現樓下都沒人,我便走上二樓寢室,香雪躺在床上似乎正在睡覺,我正想叫香雪時香雪突然翻了一個身,被子掉到床下去了,兩粒雪白的乳房呈現在我面前,我一時都看呆了,我從未這麼清楚的欣賞牠們,以前總是隔著衣服或是遠遠偷窺,這麼好的機會我決定先好好欣賞一下,我將頭湊過去仔細一看先是豐滿的乳房跳入眼簾,小巧的乳頭依然呈現粉紅色,雪白的奶子有幾條暗青色的靜脈肆意散,我瞪大了眼仔細的看著的美乳隨著呼吸起伏而淫蕩的搖晃著,我越看越興奮,便膽子大起來輕輕脫去香雪的絲質褻褲,一大片黑森林便清楚的呈現出來,那蜜穴入口處有如處子般肥美粉紅色的陰唇還汩出一絲液體,有一股澹澹的脂粉口紅淫水味衝入我的嗅覺,使我異常興奮,我連忙脫去褲子露出玉棒同時我的手不停地套弄著自己陽具,看著香雪大字形躺著的騷樣,那妖艷的肉體,淫美的豪乳、肥潤的淫臀,還有那發散著騷味美肉穴,我突然感到一陣哆嗦,一股熱騰騰的精液便激射而出。

等香雪醒來,我早已整好以暇,我不但將香雪的底褲穿回去,還幫香雪蓋好被子,只不過我的精液竟然射的太遠而噴灑出一些在香雪的乳房上,香雪見我來,還問我來多久,我說來了一會了,因為想讓香雪休息,所以沒叫醒香雪。

香雪倒了一杯飲料給我便說要去洗澡,我猜可能是被我的精液弄得粘呼呼的,香雪還以為是天熱流汗的關係呢。我聽見浴室傳來嘩啦的水聲,知道香雪已經入浴,便躡手躡腳走到浴室,透過門邊下的透氣百葉竟然可以清楚的看見香雪洗澡的樣子,我蹲下去張大眼睛,只一個雪白的玉體,呈現在眼前,清晰的看到白嫩的大腿,慢慢的,那一撮黑森林也完全看見,兩片厚厚的陰唇,也若隱若現,而那一個洞,也一張一合,我的舌頭不知不覺的伸出來,想舔舔香雪的陰戶,香雪洗著洗,便將小手拿香皂抵住玉洞像磨豆腐一樣轉ㄚ轉,只見香雪神情越來越亢奮,嘴裡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我看香雪慾求不滿的樣子,知道香雪正需要男人的雞巴填補香雪陰戶的空虛,便心生一計,我假裝肚子疼要上廁所,我敲門說我要拉肚子,要香雪開門讓我進去起初香雪叫我忍一忍,但我說我已經忍不住了,香雪才趕緊開門讓我進去,我見香雪圍著一條浴巾奶子有一半露出來,我脫下褲子,我那不輸大人的八寸大雞巴因剛才的偷窺而憤怒的挺舉起來,我用眼角偷瞄了香雪一眼,只見香雪盯著我的陰莖直看,似忽看得呆了,我蹲了一下便站了起來,又說我不痛了,還說太熱想要洗澡,我見香雪沒有拒絕,只道我的陽具已經打動香雪的淫心,便自己脫光衣服還假意要幫香雪搓背,我拉開香雪身上的浴巾見香雪並不出聲似乎已經默許我的行動,我便膽大起來,一雙手游走在香雪身上。

「你的肚子是不是還痛呢?」

「我的肚子好像不痛了,不過我小便的地方好像漲漲的,有點難過,香雪你可不可以幫我揉一揉」我問道。

「你怎麼會脹得這樣大呢,我得看看清楚」便用香雪的小手摸我的小弟弟,我也將我的手繞到香雪的腋窩下幫香雪抹上香皂,還順便用指尖挑逗香雪的兩座山峰,我見香雪呼吸越來越急促,知道香雪已經很舒服,我將手慢慢往下探索,在通過濃密的陰毛之後,我的手終於接觸到香雪的秘境,只見香雪身體顫抖了一下,含糊的說,「你……不可以摸我那裡……喔……我……」

「你也可以摸摸我ㄚ」

「不是的……我們不……喔……」

我見香雪淫水越流越多,知道香雪已經非常需要,便將香雪大腿抬起來,將陰莖一挺,藉著水和淫液的潤滑,噗嗤一聲便插入香雪的蜜穴中,雖然生過兩個孩子,但香雪的陰道還非常緊湊,可能是很少使用的緣故,香雪還嘴硬的呻吟說「……不可……以……我……喔……」

「我好喜歡你,你不是也喜我嗎?」

「我……停止……不行……」聲音越來越小,終於香雪放棄倫理的束縛,一時間浴室內只聽見呼吸聲和呻吟聲,配合著進出淫穴的浪濤聲,我為了這一刻,早已自己練習好久,只見香雪被我的陽具插得欲仙欲死,腿都快站不住了,於是我要香雪趴在地上,像一條母狗一樣,將臀部高高翹起露出陰戶和陰核,我則用龜頭前端磨擦香雪的性器,突然我用力將雞巴挺入,香雪慘叫一聲,原來我已經頂到香雪的子宮最深處,我又抽插了幾下,一股熱騰騰的陰精澆在我的龜頭,香雪已經達到高潮了,我趕緊又快速抽動幾下,祇是陰道因高潮而痙攣緊縮,終於我也射精在香雪的子宮深處。

不一會,香雪從失神中回復過來,我見香雪非但面無慍色,反而春情盪漾,眼角含春,知道香雪舒服極了。

我抱住香雪的美麗的胴體,又親親香雪的連臉頰,將頭埋在香雪深聳的乳溝中,嗅著陣陣乳香向香雪撒嬌。

我高興的將香雪抱了起來,祇要有空,我便來這兒和香雪瘋狂做愛,香雪經過我的調教已經完全成為一件名器,不但我經常要求香雪讓我玩香雪的美妙的小嘴,並喝下我的精液讓它從嘴角流溢而出,更叫香雪揉搓著自己的肉穴,而我則含弄著美乳,並將肉棒擠入後穴著香雪的後庭花。

又一天中午。

香雪仰臥在床上,雙目緊閉,香雪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膚色雪白,映著晨光,發出感人的光亮,玲瓏美艷,豐滿成熟的肉體,無處不動人心神、垂涎欲滴。香雪白嫩的肉體,除胸部突起的雙乳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全身一覽無遺。更令人訝異的是香雪竟連三角褲都未穿,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兩中間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聳起,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

因香雪兩腿分開不大,同時我站立的地方也太遠,是以對那個祕密所在看得不夠真切。我雖是個神俊異常、儀表不凡的青年,但也卻是非常純潔的,不要說男女閒事,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友多說幾句話也會臉紅。有時候雖在小說雜志上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會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這幕奇景,倒是頭一次所見呢!

看得我春情動盪,神魂顛倒,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頓時來勢凶凶,而兩腿間吊著的那根肉棒兒突然一翹而起,硬硬的熱熱的在褲子裡顫抖跳動,似有呼之欲出之態。春情慾火挑逗得我頭昏眼花、意亂神迷,腦海中的倫理、道德,早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所賸下的,祇是肉慾和占有。

我一步步地向香雪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是看得清,香雪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也就越濃,而我心裡的情火肉慾也跟著焚燒得越旺。我全身顫抖、兩眼發直,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彎下上身,把頭湊近,慢慢的欣賞香雪兩間陰毛隱沒處,我心道:「啊…什麼東西……」

香雪屁股溝下的床單濕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放著一根約六、七寸長的膠製大陰莖,那陰莖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我驚得叫出聲來:「哎呀……」我抬頭一看,好在香雪沒有被我吵醒,方才放下心來。悄悄地把那膠製的陰莖取了過來,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內。

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我已毫不困難的推斷得出香雪的作為與心情,我心內的忌憚稍減,心想:「香雪極需此道,我縱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責難。」

我意念既決,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掛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我勇氣倍增,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輕輕的爬上床去,猛的一個翻身,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雙手迅速的由香雪的後背伸入,死命的將香雪抱住。

「哎呀……是誰……你……」香雪好夢方酣,突然生此巨變,嚇得香雪魂離玉體、臉色發白、全身顫抖。香雪雖然已看清是我,內心稍定,但因驚嚇過度,再加上壓在上面的我不知道憐香惜玉地拚命抱緊,使得香雪張嘴結舌,半天也喘不過氣來。

我忙道:「香雪……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慾火快把我燒死啦!」一點不假,從未經過此道的我,意外地獲得人間至寶,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使我興奮萬分。一股熱流,像觸電般通過我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陣陣的捲入鼻中,使我頭昏腦漲,難於禁持了,下意識的,我只知道挺起我那根鐵硬的陰莖,亂動亂頂。

香雪急道:「你究竟要干什麼?」

我道:「我……我要插……」

香雪道:「你先下來,我都要被你壓死啦!」

我道:「不……我實在等不了……」

香雪道:「哎呀……你壓死人家了啦……」

我道:「好香雪……求求你,等會我向你陪罪……」

內向不好活動的男人,別看我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做起事來斯斯文文,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可是背地裡干起事來,卻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塵莫及,難以譬諭。我現在活像一隻粗野無知的野獸,一味的凶狠胡為,對香雪的哀求根本不予理會。我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好像我一鬆手,身下的這個可人兒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永遠找不到,亦抓不著。

其實香雪也不想放棄這個銷魂的機會,何況我這麼英俊,正是香雪理想人兒。苦的是我未經此道,不曉得箇中妙絕,調情、引誘、挑逗等種種手段,我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毫無進展,終是白費氣力,徒勞無功。

香雪呢?因一上來驚嚇過度,一時半刻春情慾火未發,現在縱然心裡極般願意,香雪也不敢說,此刻祇好故意裝正經,有意不讓我輕易得手。

過了一會,我頭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水。香雪看了心有不忍,暗想:「他是個沒進過城、上過街的土包子,看這個勁兒,如不嚐到一點甜頭,消消火氣,勢難善罷。再說自己驚懼已消,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體內已是春情動盪,慾火漸升,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在全身鑽動。下體隱秘洞口之內,酥酥癢癢的,淫水已開始外流,也極需要嘗嘗這個黑馬的滋味。」香雪故意發狠的咬咬牙、瞪瞪眼,恨聲道:「沒辨法,我答允你!」說著,香雪兩腿向左右移開來,豐滿嬌嫩的小穴立即張了開來。

我道:「謝謝香雪阿姨,我會報答你的賜予的。」

香雪道:「不用你報答,先聽我的話,不要抱我太緊,把手掌按到床鋪上,把上身支起來。」

我道:「好!」

香雪又道:「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我依言做了。

香雪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沒水……」我的手探到香雪的陰戶上去摸著。

香雪一陣顫抖,笑道:「對!就是這樣,慢慢用手指往裡摸,待會讓你好好插。」

香雪嘴裡在支使我,而手卻未閒,香雪三把兩把的即將乳罩拿下,丟在一邊,好像似要與我比美,看看究竟誰的香艷肉感,美到極點。說真的,這雙白嫩豐潤、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的確美妙非凡、紅而發光的乳頭、潔白細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大方的岳母 – H小说
下一篇:我的鄰居阿姨叫香雪 [2/2] – H小说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