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腳淫(成熟姨娘) [2/3]

www.112mmm.com
(二)姨甥足交

中午,我們匆匆吃了飯稍微休息了一下,我和姨娘就騎著自行車走了。因為
沒有機會,所以我和表姐在今天一整天都沒有機會再「做愛」,分別前,她只是
把她今天穿過的那雙原味絲襪悄悄的塞在了我的褲兜裡。剛剛騎出了村。

「壞了姨娘,你跟我回去一趟吧,我忘了帶家裡的鑰匙。」這是我和表姐事
先編好的借口。

「你自己回去吧,我在這等你。」姨娘似乎累了。

「一起去吧,這種天氣越呆著越熱,有風吹著活動活動不會太熱。」

姨娘被我說服了,我倆又一起回到了家。由於大家心裡都很著急,所以開門
進院子直到進屋子我們都很快,當我們一進屋所有人都驚呆了,就連事先有準備
的我都沒有想到。

床上是表姐和姨夫兩個人的赤身裸體,姨夫躺在床上,表姐則趴在姨夫下體
處正含著他的大雞巴上下套弄,嘴邊還沾滿了姨夫的分泌物閃閃發光。這是完全
沒有想到的,太意外了,父女之間的亂倫就在眼前。

整個畫面靜止了,姨夫、表姐、姨娘三個人看在一起都楞了。姨娘發瘋似的
沖過去胡亂的撕打姨夫和表姐。剩下的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姨娘哭,表姐也哭,
姨夫拼命的說好話勸姨娘。

我當然知道表姐的哭是假的,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為了讓姨娘能夠接受我
,接受姨夫以外別的男人,而前提的底線就是要讓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也同樣的不
忠,這是起碼的條件,不然以姨娘的秉性是不會紅杏出牆的,只是這樣做代價太
大了,一個家就這樣毀了。

姨娘沒有原諒他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們一起去了我家。在這個時
候姨娘依舊沒有忘記裝上幾條性感的內褲和這種薄薄的肉色絲襪。

由於一場鬧劇的上演,使本來是串門的姨娘成了目前的這種暫住,她說她不
願回那個沒有人性的家。我原以為她只是厭惡了表姐和姨夫,但事實上她是不願
回到那個傷心的地方,因為在我們走後的第二天,表姐隨她們的夥伴們去了外地
打工,姨夫也提前結束了本月的休假回了單位。

姨娘依舊住在我們家裡,這讓我非常興奮,因為我可以每天看到姨娘,但由
於小玉表姐的遠走他鄉我很痛苦,因為她畢竟是我的性啟蒙老師。當然,這些都
是後話。

因為我家比較寬敞,姨娘的到來並不顯的緊張,媽媽給她收拾出了一個屋子
,就在我的隔壁。想著我心中的女神現在就住進了我家,想著她那誘人的身體,
性感的絲襪,整整一個晚上我都閉不上眼。

我拿出表姐送我的原味絲襪狠狠的嗅著,由於表姐只穿過半天,現在絲襪已
經沒什麼味道了,原本想靠聞著這雙絲襪手淫的我失望了。

這時我又想起了姨娘的絲襪。家裡人都睡了,我摸著黑起來走到了鞋櫃那裡
,一把就把姨娘那雙今天穿的黑色平底皮鞋抓起,遺憾,裡面沒有絲襪,看來被
姨娘穿到臥室了。

我把皮鞋放在鼻前輕輕的聞著,原本以為會是一些臭的皮革味道,沒想到卻
有些一絲絲的清香,淡淡的,接著又有些新鮮的皮革味,可這雙鞋卻明明是舊的

「還真騷,皮鞋都噴香水。」我在心裡想著姨娘為什麼這麼騷但就是對我很
正經呢。手裡拿著姨娘穿過的原味皮鞋,我又快勃起了。頓時我又生一計。

「姨娘,睡了嗎,我拿一盤蚊香。」因為這個屋子以前是放雜物的,今天並
沒有徹底的收拾干淨。

「小勇吧,進來吧。」原來沒有鎖門。「自己找吧,姨娘累了。」聽的出姨
娘剛剛又哭過,我的心裡也有那麼一絲絲難受。

我進來後依然沒有開燈,熟悉的在姨娘的床頭櫃上摸,果然,我摸到了,姨
娘的絲襪就在我手裡。接著我那只手把表姐送我的絲襪放在了床頭櫃上,見姨娘
還是轉著頭沒有看我,我馬上借口走了。

天啊!兩天以來我夢想的東西就在我手中,回到我屋,我放在鼻前拼命的聞
起來。啊,在經過了昨夜與姨夫的做愛,還有今天一天捂在皮鞋裡,我認為這雙
絲襪一定有些淡淡的酸味甚至臭味。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這雙性感的絲襪居然是香的,一種比絲襪本身還要香的
天然的香味,我的雞巴迅速膨脹,一邊嗅著姨娘香香的絲襪一邊手淫,簡直比讓
表姐口交還要舒服,因為我感到姨娘的玉足就在我鼻前。

「姨娘,淑慧姨娘,我的淑慧,你太性感了,太騷了,你連腳都要噴這麼濃
的香水,我太想要你了,我一定要上了你。」

想著姨娘發情時的樣子,不到一分鐘,我的精液噴的到處都是。又是一個瘋
狂的夜晚,今夜雖然沒有表姐的陪伴,但是我依然泄了三次,甚至比昨天還要舒
服,我知道,這是因為姨娘的絲襪。

第二天早晨,我把絲襪藏好,打算就這樣和姨娘換來換去,每天都可以聞她
的原味絲襪。

可是天亮後我才發現原來這兩雙絲襪的顏色並不一樣,雖然都是肉色的,但
姨娘的有些深表姐的有些淡,我提心吊膽的祈禱著希望姨娘不會發現這些細節。
果然,姨娘似乎沒有什麼不妥,起床後依舊穿著肉色絲襪。

在以後的幾天裡,姨娘的生活有了規律。她一雙絲襪會穿兩天,第一天會在
自己房間裡才脫去,第二天晚上會在門口的鞋櫃那脫去,而我就會在那天晚上換
掉姨娘的原味絲襪。

第二天早晨,姨娘會早早的起床洗了那雙絲襪。

起初我認為姨娘並不算很干淨的人,因為一雙襪子都會穿兩天,但後來我發
現我錯了,她很愛干淨,除了絲襪以外,其他的內衣、內褲都是一天一換,因為
陽台上總是曬著她不同的內衣。

我很想不通,為什麼絲襪對姨娘來說這麼特別呢,不過這樣也好,姨娘穿過
兩天的絲襪味道會濃一些,我聞著會更舒服一些。

這樣大概過了半年多吧,已是第二年的春天了。在這期間姨夫來過家裡很多
次,在媽媽和爸爸的勸說下可能姨娘的氣也消了些吧,但就是不肯跟他走。連春
節都是姨夫自己過的,表姐也沒有回家。

表姐給我來過信,她很想我,現在在南方的城市打工,而且她對我透露了不
肯和我做愛的原因,原來她被強奸過,害怕自己有性病和我接觸後怕傳染我。現
在好了,她已經證實了自己沒什麼不妥,而且答應我回來後一定把身體送給我。

我哭了,認為這個家的破碎和我有直接的關系,表姐說她不後悔,因為她愛
我。連同信的還有一個包裹,裡面有表姐剛剛換下的原味絲襪、連褲襪還有幾條
性感的透明的原味內褲。

她說她知道我會得到姨娘的絲襪,但現在天氣冷了,姨娘一定換上了棉襪子
,所以她給我寄來這些東西暫時幫我度過這些空虛的日子。

她說的沒錯,天氣終於變暖了,我已經15歲了,姨娘終於換上了我盼望已
久的絲襪。她的生活規律沒有變,我依舊可以每兩天得到她原味的絲襪,只是上
面的香味變淡了。

生活也在依舊規律的進行,姨娘每天幫助家裡收拾衛生,其余的時間就是看
電視或者到街上轉轉,父母都在忙工作,媽媽白天在單位,下了班也是和鄰裡們
打麻將,爸爸經常出差所以白天晚上都很少看到他。

或許這正是姨娘能夠安心住下來的原因,家裡並不顯的人多,她呆著也不覺
得自己是多余的。而且畢竟城市和農村不一樣,姨娘在這裡居住了半年多氣質變
了很多,人人都說比在農村時更漂亮了,人也苗條了一些。

在我眼中,姨娘更有韻味了,我手淫的次數也由兩天一次變成了一天一次,
有時姨娘的絲襪味道大些甚至會變成一天兩次。但我一直沒有逾越我倆之間那道
防線。

在一次學校組織的旅遊中,我意外的發現了賣竊聽器的,聽老板介紹效果很
好,隔著牆就和在一個屋子一樣。我毫不猶豫的買了一個,因為我的隔壁就是姨
娘。

盼望著旅遊的結束,又盼望著晚上的到來,姨娘終於回屋休息了。我把竊聽
器固定好在牆上,自己躺在床上等待著姨娘自己的叫春,因為我斷定她一定會手
淫,因為她已經將近一年沒有男人了,而且她一定會叫床,因為以前做愛不叫床
讓她這麼壓抑,現在的環境隔音這麼好她一定會喊出聲的。

今晚正好又是姨娘換絲襪的日子,我拿著姨娘剛剛換下的還帶著她體溫的絲
襪放在我的臉上,耳朵裡塞著耳機,聞著她清香的絲襪幻想著她手淫時的喊叫,
我自己套弄著我這粗大的雞巴,可是等了好久,直到隔壁傳來輕輕的鼾聲,我才
知道今夜沒戲了。

我遺憾的射精了,都射到了姨娘的絲襪上,猶如射到了她那雪白的乳房上一
樣過癮。第二天晚上我依舊在盼望著,但身邊已沒有了姨娘的絲襪,今天她的絲
襪是屬於姨娘自己的。上天是公平的,我失去了絲襪卻等到了姨娘的呻吟。

「啊……啊……」竊聽器的效果果然不錯,姨娘好像就躺在我身邊叫一樣。

「給你……快……」姨娘果然變了,現在她的叫床就像是刻意的表演一樣,
和我第一次偷看時完全是兩個人。

「快啊……哥哥……再快……一點……就好……別讓別讓……小慧著急……

姨娘暴露出了風騷的本性,自己手淫都叫的這麼淫蕩,或許她壓抑太久的原
因吧。我在這邊也忍不住了,掏出自己已經漲的通紅的雞巴一陣套弄。

「我不行了……要……要……丟了……哥……親丈夫……小慧丟了」姨娘發
瘋似的喊叫。

「啊……啊……哥……射吧……噴到我……乳頭上……啊……啊……真是…
…真是壞孩子!」接著一片寂靜,姨娘睡著了。

「壞孩子?她剛才喊壞孩子?」我心裡納悶到,「難道姨娘說的是我?她剛
才手淫的對像是我?」

我不敢相信,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姨娘已經受不了寂寞了,我離成功又近了
。拿出姨娘昨天脫下的絲襪,我噴在上面的精液已經干了,我聞著我的精液和姨
娘玉足結合的味道,又一次的泄了。

次日的晚上,依舊等空了,但我有原味絲襪的陪伴。

次日,沒有絲襪,但姨娘手淫了,又是忘情的叫春。

我發現了新的規律,姨娘把絲襪脫下來放在外面的那天她是不手淫的,早晨
起床後到衛生間洗內褲還有胸罩。而姨娘穿絲襪回屋的那天晚上肯定要手淫,而
且早晨起的特別早,起來還是去洗衣服,只是多了一雙絲襪。

我每天都要手淫,姨娘手淫的那天差不多要兩三次,而有絲襪陪伴的那天一
般都是兩次。漸漸的我越來越單薄了,身體越來越虛了,我知道這是頻繁手淫的
結果,但是我不能克制,我太需要我的姨娘了。

一天晚上,家裡依舊是我和姨娘,這天是姨娘把絲襪放在外邊的日子。但姨
娘在今天回屋前卻沒有去脫,直接穿著進了屋。我楞住了,一個人坐在客廳裡傻
了,我不知道姨娘為什麼要反常。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姨娘從她房間出來,看出來她是躺下後再起來的,因為
頭發很淩亂。姨娘穿著肥大的睡衣,但絲毫掩蓋不住她婀娜的身材,她走過來坐
到我身邊時還飄著淡淡的香味,與她的絲襪不同的香味。

「小勇,」姨娘把手放在我腿上,攏了攏自己已經過肩的卷曲的頭發,這是
姨娘住在城裡外型上最大的改變,頭發長了,而且也燙了。接著繼續說,「姨娘
剛才躺著想了好久還是決定對你說。」

我的心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因為我覺得姨娘似乎知道了我對她的感覺,我臉
紅了,我不敢面對姨娘,我更害怕姨娘會離開,「你說吧姨娘,我在聽。」

「最近你的臉色很不好,身體也越來越虛弱了,病了嗎?」姨娘摟住我一側
,像慈母一樣,這讓我很難對她產生邪念,但作為一個男人,我卻同樣拒絕不了
這樣的女人。

「沒有,挺好的,姨娘別擔心。」

「小勇每次都會拿姨娘的絲襪,對嗎?」姨娘還是摟著我,她把頭靠在沙發
的靠背上故意不看我的臉。

「你……都知道了?」我的臉一定紅透了,真想找個縫鑽進去。

「傻孩子,姨娘自己貼身的東西怎麼會不知道呢?為什麼拿姨娘的絲襪?喜
歡嗎?」

「恩,喜歡,特別喜歡姨娘的絲襪。」我知道姨娘揭露了我的醜事後肯定會
離開我家了,我索性全盤托出。

「拿絲襪干什麼?光是手淫用來擦拭嗎?」

原來這是我失誤的地方,給姨娘還回去的絲襪大都沾有精液,即使干了以後
也會留下痕跡,一個成年女性是不會不知道的。

「不,我喜歡姨娘絲襪的味道,有時候手淫後會沾上一點點。姨娘,我喜歡
你的絲襪。」我膽大了。

「傻孩子,知道手淫的危害嗎?現在你的身體虛弱了,也許會成為你一生的
病痛。不要再手淫了,聽姨娘的話,好嗎?」

姨娘撫摩著我的頭,我又想起了她與姨夫做愛的情節了。本來我可以答應的
,但我的欲火似乎在這時燃燒了。

「不,姨娘,你能理解嗎?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有欲望?誰能夠堅持一輩子
?」我的目光緊盯著姨娘。

「那,」姨娘不自然的低下了頭,「可以堅持的時間長一些嗎?比如,一個
月?姨娘到時候給你?」

這時,姨娘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如果你聽話,姨娘到時候還會把絲襪給
你。」

「啊?真的?」我興奮極了,「姨娘你不生氣?你不走了?」我欣喜若狂竟
然上去就親了姨娘的臉一口。

「不許沒大沒小,」姨娘假裝生氣,「誰說我要走了,不過如果你不聽話,
姨娘不但不給你絲襪,而且明天馬上就走!」

「我聽話我聽話我聽話,」我一百個滿意,「不過姨娘,你也知道,這些日
子我每天都要好幾次,你讓我一個月才可以一次怎麼受得了?」

「啊?」姨娘張大了嘴,「一天你就要好多次,你不要命了!」

「我們可以商量著把時間縮短些嗎?」我用頭頂著性感的姨娘撒嬌。

最後,經過姨娘和我協商決定,每個星期六晚上可以手淫,而且她那天才會
把絲襪給我,並且是一下給三雙,條件是我不可以在射到她的絲襪上了。

這真是個美好的夜晚,沒想到這成了我與姨娘的開始,因為她默許我使用她
的絲襪了,或者說她心裡有一點點接受我了,我正開心的往屋裡時,姨娘又叫住
了我。

「小勇,還有個事,」姨娘低著頭似乎難以啟齒。

「說吧,姨娘,我現在對於你來說已經完全沒有秘密了,你還有什麼不好意
思?」

「你能把……把你的……手淫完後的精液留給我嗎?」姨娘臉紅了。

「你……喜歡?」難道姨娘和表姐一樣喜歡食精?

「壞小子,我是用來喂魚。」說完姨娘指了指她養的幾條魚,「反正扔了怪
可惜的,這東西營養很大。」

「知道了,一定留給你姨娘,別人的要不要,我朋友們都會有很多。」

「別拿別人的惡心我來,就要你的,別人的不行,知道嗎?」

「一定一定。」我高興極了。

自從這次談話後,姨娘和我親近多了,像個大姐姐,又像個親密無間的朋友
,而我也會時不時的和她開些有色玩笑,姨娘習慣後不再端著長輩的架子了,也
會和我開玩笑,有時甚至會打打鬧鬧,當然,只是在家裡沒人的時候。

星期六終於到了,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親手從姨娘手中接過三雙絲襪的感覺,
有一雙深肉色的,一雙淺肉色的,還有一雙接近紅的特別深的肉色的。

這都是姨娘穿了好多天的,姨娘說怕味道淡了,都是輪流穿的,而且昨天晚
上這三雙一起穿的一夜沒脫。我跑回了屋鎖上門就是一陣狂嗅,每只絲襪都是暖
暖的,而且有著濃濃的香味,或許是姨娘特意獎勵給我的吧!

我閉上眼想起了姨娘赤裸的身體,雪白的乳房,粉紅的乳頭,烏黑的陰毛,
太久沒有手淫的原因,不到一分鐘我就噴了,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香皂盒,把整個
盒子的底部都漫過了。

我躺在床上喘著粗氣,忽然想到姨娘也和我一樣有一個星期不手淫了,她會
不會今晚也開戒呢?我找出竊聽器,原來好戲早上演了。

「啊……啊……要丟了……」

「哥……親哥哥……一個星期不見……你還是這麼厲害……」

「啊……啊……親丈夫……小慧來了……」

「啊啊啊啊……」

一片寂靜。姨娘,我的內心又是騷動,我一定要得到你!

天氣熱的很快,夏天到了。我和姨娘的約定還在繼續,我會每周六接過姨娘
三雙香噴噴的原味絲襪,周日早晨起床如數還給姨娘,還有香皂盒裡我的精液。
姨娘也會在每周六晚上手淫,呻吟聲越來越大。

又是周日的早晨,父母依舊不在家。我起床後姨娘已經收拾完客廳的衛生,
我把盛有精液的盒子和絲襪放在姨娘的臥室然後開始洗漱。

「小勇,你拿那個喂魚啦?」姨娘叫我。

「沒有啊,在你屋放著呢。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本來不就是喂魚嗎?」

「哪有啊,就一個空盒子。」

「不可能,」我出來看了看盒子,「哦,天氣熱了,肯定是昨晚干了揮發了
,今天先餓著吧。」

「這怎麼行,這些小金魚已經習慣了每個星期的這種食物,突然改變習慣會
得病的。」姨娘有些著急。

「那好吧!」我扶著姨娘的雙肩,把她按到床上坐下,然後擡起她的腿,瞬
間扒下她的兩雙肉色絲襪。姨娘有些吃驚,但沒有反抗,看著我扒下她的絲襪拿
著盒子回到我屋。

我激動的聞著這雙由我自己扒下的原味絲襪,依舊是淡淡的香味,幻想著姨
娘如果對我扒她的內褲也是這樣的順從該有多好。幾分鐘後,我端著盛有精液的
盒子和姨娘的絲襪又回到了姨娘的臥室。

姨娘正坐在床邊愣神,「放那吧,一會我喂。剛才真嚇死姨娘了,以為……

「以為什麼?姨娘,我喜歡你,但我不會強迫你,永遠不會。」說完我出了
屋帶上姨娘的房門回到了我屋。

剛坐下發現床上還有一只姨娘的絲襪,是昨天晚上那六只裡的一只,我拿起
來嗅了嗅便給姨娘送過去了。由於我剛剛出來所以這次進去並沒有敲門。

開門後,我竟然看到姨娘把我的精液都倒在了她那迷人的玉足上,一邊倒一
邊搓著,她看到我後也呆了。

「你……怎麼不敲門?」

「剛出去,也不知道你……干什麼呢。」原來我的精液姨娘都是用來護理她
那美麗的香足,我很欣慰,至少她不討厭我的精液。

「你……壞孩子,真氣人。」40歲的姨娘撒起嬌來真是異常的可愛。

「小勇,你知道了姨娘也不瞞你了,你的這個……精液,我都是用來護理我
的腳,你能理解嗎?如果你不喜歡,那姨娘不會強迫你的。」

「怎麼會不喜歡,姨娘,你不討厭我的精液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願意為你
付出,別說腳的護理,全身的護理我都願意為姨娘獻出精液。姨娘,你的腳這麼
香,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壞孩子,這麼喜歡刨根問底。」說完又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那前些日
子我沒有給你,姨夫也不在這裡,你的絲襪為什麼還那麼香呢?」

「笨蛋,你以為這是香水啊,不抹就不香,姨娘這麼多年白護理了?再說,
姨娘自己也有啊……」說完,姨娘突然意識到失言了,紅著臉低下了頭。

看到我們的關系又進了一步,我又壯了壯膽,「姨娘,其實晚上你的聲音有
時候還……蠻大的!」

「啊?」姨娘臉更紅了,「羞死了,都被你這個壞小子知道了。」姨娘轉過
了頭去。

「姨娘,以後……我可以吻著你的腳手淫嗎?」天啊,我說出來了。

「小勇,你太隨便了,這絕對不可以。」姨娘恢復了長輩的風度。

「姨娘,我們現在已是如此,你需要我的精液,我需要你的絲襪,而且我們
始終沒有逾越那倫理的鴻溝,我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但是我們內心誰沒有渴望過
?你沒有手淫過?手淫的幻想對像一次都不是我?我不相信。而我會對你坦白,
我每次的對像都是你,自從看到那夜你和我姨夫做愛我就迷上了你,你的美腳,
絲襪,還有我沒有看到的那最神秘的地方,都是我手淫時最大的幻想,現在我們
只不過是依靠在一起互相做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我們沒有背叛倫理,我只不過是
抱擁著你的雙腳自己手淫,而噴出來的精液又完全的送給了你的雙腳,這樣很過
分嗎?」我說的有些激動,姨娘看著我不再說話。然後我們默默的分開了。

大家僵持了一個星期,誰也沒和誰說話。又是周六的晚上,父母照例不在家
。剛剛8點多,姨娘便洗漱完畢回屋睡覺了。在她走進房間的那一剎那,她開口
了,「如果你想那樣就過來吧,一會你爸媽就回來了。」

啊!我是不是在做夢,我夢寐以求的事發生了,我跑著跟著姨娘進了屋,把
門反鎖。我楞著看著姨娘,姨娘今天穿一條最近很流行的齊膝黑色百葉裙,上身
是件乳白色的接近透明的襯衣,裡面的粉色胸罩隱約可見,腳下是一雙接近碳色
的絲襪。

姨娘緩緩坐到床邊,把自己的絲襪扒下,我正要失望不能親吻穿著絲襪的玉
足時,姨娘從櫃子裡拿出一條連褲的深肉色絲襪。

「小勇,這條連褲襪是姨娘特意為你而買的,姨娘知道你沒有吻過這種,今
天,姨娘讓你嘗嘗,還要讓你親自給姨娘穿上。」說完,姨娘把連褲襪遞給了我

我哆哆嗦嗦的接過,然後蹲在姨娘面前,讓姨娘的一條腿搭在我腿上,姨娘
的玉足伸過來的一剎那,一股清香也隨之而來。

我低頭親吻了一下姨娘的腳面,姨娘輕輕的顫了一下,就像那夜被姨夫插的
第一下一樣。好滑的美腳,今天姨娘出門穿了一天的皮鞋,絲毫沒有一點異味。

我記得表姐的腳有些微酸,或許正常人都會這樣吧,但是姨娘不會,她有保
養秘訣,她的腳沒有任何怪味,親起來像水一樣的純淨,聞起來淡淡的清香。

我把這條絲襪穿到姨娘的膝蓋處,開始為她穿另一條,我當然也會使勁的嗅
一嗅,啊,同樣的清香。兩條絲襪都穿到了姨娘的膝蓋處,因為這是連褲襪,這
時候必須掀起她的裙子才可以把絲褲也裹在姨娘身上。

我猶豫了,不敢下手。這時姨娘站了起來,大方的掀起了自己的黑色百葉裙
。天啊,我的下體一下子勃起了,粉色的小腹全是蕾絲的性感內褲,這條內褲也
一定是姨娘今天上街買的,因為她以前從沒有過。

「傻孩子,給姨娘穿上,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是姨娘嘛,和你的親媽有什
麼區別?」

我把停留在膝蓋處的絲褲緩緩的往姨娘腿上拉,我滑過了她的大腿,觸碰到
了她那性感的內褲,翹挺的臀部,最後把整條連褲襪完美的包裹在了姨娘的身上

這簡直是人間尤物,太美了,粉紅色的內褲就是要配這種絲襪才能盡顯出它
的嫵媚,我盯著看久久不能自拔。

「怎麼,現在不逞能了?怕了?」姨娘一下子把裙子放了下來,然後平躺在
了床上。

「快過來,一會你爸媽回來了。記住,只當我沒在,你親吻的只是絲襪。不
過膝蓋以上你是不可以親的。」姨娘閉上了眼。

我脫去了全身的衣服,撲到了姨娘的床上。我抓住姨娘的絲襪腳來回的嗅個
不停。薄薄的如同沒穿一樣的絲襪配有姨娘美腳特有的芳香。

我吻著姨娘的腳背,腳心,腳後跟,最後停留在了腳趾處。我試圖分開這幾
跟被包在一起的腳趾,一根一根的吮吸,但是我失敗了,我把它們全含在了嘴裡
,我的舌頭靈巧的一個個的挑逗著它們。

最後它們幾個已經沾滿了我的唾液,我開始往上親吻,我的舌頭走遍了姨娘
膝蓋以下每寸肌膚。我的雞巴膨脹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看著這一對美麗無比的
絲襪腿,我的雞巴僅在我右手撫摩了了幾下後就噴了,我急忙把姨娘的一只腳拿
過來接住這洶湧的精液,但還是有一部分飛到了姨娘的裙子上。

我躺在姨娘身邊喘著粗氣,心想終於在姨娘身上射了,雖說只是體外,但能
看著美麗的姨娘射精,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享受的事。

姨娘要起來清理我的精液被我攔住了,我拿衛生紙擦掉了噴在她裙子上的一
些,然後把裙子輕輕的掀起,姨娘沒有反對,靜靜的任我擺布。

我拉下她的連褲襪,當然不會忘記看她的內褲的風采,透明的蕾絲處隱約可
見烏黑的陰毛,由於姨娘需擡起臀部才能脫下這套褲襪,這樣她就不可避免的需
要擡腿和提臀,當兩條腿分開的時候,姨娘的肉穴處已經濕潤了,幾根陰毛還露
出了褲外。

我不敢做太久的停留,把褲襪扒下後,開始為姨娘清理玉足。我一邊含著她
的一根腳趾一邊為她按摩腳面,順便讓噴在上面的精液盡快吸收到皮膚。然後我
的舌頭又鑽進了她的腳趾縫,裡面爽滑的感覺更是妙不可言。

姨娘的身子又顫了一顫。姨娘的一條腿完全赤裸,另一條腿還裹著性感的連
褲襪,褲襪搭在姨娘右腳的腳踝處,而左腳的腳趾在我的口中,腳面在我的手中
被我輕輕按摩著。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簡直比表姐的口交還要讓人興奮,我一根根的品嘗著腳
趾,時而把右腳帶有性感絲襪的放在鼻前用力的嗅嗅,時而讓那只赤裸的美腳觸
碰我的大雞巴,不知不覺中,我的下身又硬了。

當姨娘的美腳碰到我勃起的大雞巴時,姨娘不自覺的「啊」了一聲。然後不
情願但又很希望的說:「當初我們沒有說還要這樣,這樣不可以。」說完她那只
絲襪腳又湊了過來,對準我的雞巴一陣撫摩。

「啊……姨娘……太舒服了……你們……做愛是不是……就是這樣爽……」

我興奮的躺在了床上,「姨娘,今天是我們的開始,而且我們已經開始了,
你的腳觸碰我的時候我特別的舒服,姨娘,求你繼續吧。」我可憐巴巴的等著姨
娘美腳的撫摩。

姨娘這時坐了起來,盯著我的勃起的大雞巴,「這麼大了,姨娘沒想到小勇
的會這麼大。說好了,我再幫你一次,不要太貪心哦。」說完姨娘把雙手往後一
拄,利用屁股做一個支點,然後兩只腳一個套著絲襪一個光著,溫柔的夾住了我
的雞巴上下的套弄著。

「啊……姨娘……舒服……再快點……」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腳淫的爽快。

姨娘加快了速度,但她似乎也不願意讓我馬上就泄身,在快速的套弄一會後
又停止了,然後她把我平躺的雙腿擡起做了一個靠背型,一屁股做到了我胸前,
她的頭靠在我的膝蓋上,雙手還是拄著床,兩只腳伸到了我的面前,「再親親姨
娘的,剛才好舒服,親親腳趾縫……」

很熟悉的一個畫面,當初第一次看姨娘做愛時,她把雙腳送到姨夫面前時就
是這個樣子,我的雞巴亢奮的頂著姨娘的後背,想著現在姨娘也可以和我這樣,
看著嘴邊的這一對美腳,毫不猶豫的伸出了舌頭。

「恩……舒服……小勇不嫌棄姨娘……姨娘好開心……」

「姨娘……我怎麼會嫌棄你呢……小勇願意一輩子和姨娘這樣玩……」

「真是乖孩子……小勇……這是我們的極限了……我們不能再往深發展了…
…」說完姨娘下意識的扭動了自己的臀部,我感到了那裡已是洪水泛濫了。

我擡起頭想看看姨娘的肉穴是不是已經露出來時,姨娘的玉足毫不留情的把
我踩回去。

「小勇……不許偷看……別讓姨娘難做人……知道嗎……」說完她閉上眼睛
頭又向後靠了去。

我知道姨娘已經有一點發情了,雙手摟著姨娘的腰際來回摩挲,舌頭靈巧的
挑逗著姨娘的玉足。

「姨娘……這不公平……小勇已經……脫光了……你還穿著衣服……」

「恩……壞孩子……姨娘不能……脫光光……要留一點點……」說完雙手把
襯衣扒去,把裙子從頭上脫了去。

啊!姨娘只剩下了胸罩和內褲,我滿足了,這樣姨娘已經付出了很大的犧牲

「只能讓你……看這些了……別的……不可以了……」姨娘依舊沈醉在我為
她吻足的興奮中。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姨娘恢復了些許理智,紅著臉從我身上下來,她劈開雙
腿從我眼前經過時,內褲邊上的陰毛暴露無疑。姨娘又回到了最初的姿勢,兩只
腳上下套弄我的雞巴,僅僅兩分鐘,我再一次泄身了。

姨娘和我都滿足了,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以後,我們最多是這樣,不可
以再發展了,知道嗎?」

「姨娘,你對我這麼好,我一定不會讓你難做的,我一定好好對你。」這些
話是發自內心的,當時我想,姨娘最大的限度也不過如此了。

「快穿上衣服吧,一會你爸媽回來就壞了。」姨娘也趕緊找著自己的衣服。

穿好衣服後我不忘深深的吻一下姨娘那美麗性感的玉足,「姨娘,我們下星
期再繼續,謝謝你姨娘。」

「快走吧傻孩子,又不是看不見了,跟多麼長的離別似的。」

在這以後,每個周末我和姨娘都會「偷情」一次,她用絲襪美腳幫我弄出來
,當然她會脫的只剩一條內褲和胸罩,我則一絲不掛的暴露在她面前,我們彼此
都習慣了這樣的「做愛」方式。

這樣我們一起度過了半年多,又到了寒冷的日子了,不過姨娘沒有換掉這薄
薄的絲襪,因為她知道我喜歡性感的絲襪。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