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藩和母親跟姨媽 [1/3]


一 幸福開始這一日,薛姨媽獨坐空閨中,不由的暗自垂淚,每每深夜空虛、寂寞極了,她長長的嘆了口氣,走出房間。
她想想看看兩個孩子在沒在用功,她先來的寶玉的房間,透過開著的窗戶看見寶玉正在讀書不由的欣慰的一笑,想薛藩的房間走去,當來到薛藩的房間看到門窗緊閉屋里傳來如雷的鼾聲,不由的大氣推開房門走進房間卻忘了關門,向薛藩的臥房走去。

來到里面正想發火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原來薛藩全身赤裸的仰躺在床上,那根與他年齡不相符的大肉棒直直的挺立又大又粗,薛姨媽驚奇的暗道:“他年齡這么小,怎么卻長了這么大的東西,比他爹的還大”同時身心升起一種莫名其妙的渴望,好希望那根大雞巴插入自己的小穴中來安慰自己這寂寞了十三年的小穴,他滿臉緋紅氣息粗濁,那忍耐了好多年的欲火如同火山爆發一樣熊熊的燃燒死死的盯著薛藩的大雞巴淫水不自覺的從小穴中流出,越流越多。

她來到兒子的床前,薛藩無意的將身子挺動了一下,紫紅的大龜頭跟著顫抖,好象與她打招呼,看的薛姨媽全身一顫,淫水大量的涌出全身一酸差點沒有跌倒,看著兒子的大肉棒,她內心充滿了矛盾,既想滿足自己空虛、寂寞的性欲又被世俗的倫理觀念束縛著,她呆呆的看著兒子的大肉棒欲火越燒越旺,淫水越流越多,一波波的沖擊頭腦,她被欲火淹沒了理智,小穴之中不知不覺的流出了淫水,急促的喘息,內心不斷的掙扎,這時薛藩的大肉棒一陣顫抖,薛姨媽在也忍受不住欲火的煎熬,伸手抓住兒子的大肉棒,粗大的肉棒一陣陣的脈動,使得薛姨媽更加如饑似渴,滿臉興奮的艷紅,把小嘴向龜頭伸去含住大龜頭不住的舔弄左手輕輕的撫摸陰囊,粗大的肉棒在她的口中出出入入,她忘乎所以的舔弄。薛藩在睡夢中被一陣陣的酥麻快感刺激的醒里過來,看到自己的母親正在玩弄自己的大雞巴不由的說道:“娘,你在干什么,好,好舒服呀”

薛姨媽吐出大肉棒抬起紅暈滿面的俏臉道:“藩兒,娘弄的你舒服嗎,不要說話,娘教你玩個好游戲”說完又舔弄起來,薛藩早已聽人說過這事,所以也不驚訝,呼呼的喘著粗氣,伸手在母親的肌膚上游走著最后停在母親的雙峰上把玩著那兩粒乳頭,此時薛姨媽已是全裸的把肉體呈現在兒子的面前,薛姨媽以手指溫和的撥弄著自己的陰穴,口中急速的套弄兒子的雞巴,嘴里發出“恩……恩”的聲音,薛藩只有十三歲從沒被人如此的玩弄過,一股舒暢直沖腦門,大雞巴忍不住的跳動幾下,那又濃又密的童男陽精直射入母親的口中,薛姨媽全部吞入,薛藩舒服極了,甕聲甕氣的道:“娘,好舒服”

說完將嘴唇貼在母親的嘴上,兩人伸出舌頭互相的吸吮,兩人的手也沒有閑著,薛藩左手在母親的乳房上揉弄,右手伸到小穴上撫摸、扣弄,薛姨媽的手則去搓揉兒子的大肉棒,一會,兩人的唇舌才分開,薛藩低下頭去吸吮著母親的乳頭輪流輕輕的咬著兩顆紫紅的乳頭,她移動著手顫抖的撫摸母親的大腿,薛姨媽想著眼前自己撫摸著自己的兒子,浪穴不由自主的淫水越流越多“恩……恩藩兒……真壞吸的娘的奶子……好……好舒服……哦……太好了……兒子……”薛藩的雙手接近母親的毛茸茸的浪穴他以不熟練的動作撫摸著母親的陰唇,撥弄著陰核,異樣的快感激蕩著薛姨媽的全身每一處地方,“兒……你的手好壞……啊……娘……的小穴……好癢……好舒服……乖兒子……用力扣……向里……”薛姨媽的全身都興奮起來,乳頭因興奮而變的堅硬,雙腿也上上下下猛烈的抽動著,薛藩此時更用舌頭吸舔著母親的泛濫成災的小穴“啊……我的乖兒子……好兒子……你舔的娘好爽……娘受不了了……快……用力舔……哦……舔死娘吧……把娘的浪穴吸干吧。天呀……好舒服……啊……”薛藩一邊吸著,一邊用手搓揉著母親的乳房,此時薛姨媽已接近崩潰的狀態瘋狂的把臀部上下的迎合,死命的湊向兒子的嘴,雙手抓緊床單,嬌呼:“恩……啊。

啊……啊……親親兒子……好厲害……娘……快要來了……恩……用力吸……快舔……哦……要……要來……啊……娘……受不了了……來了……”薛姨媽在兒子的吸吮下達到了高潮,一陣顫抖過后,一股陰精奔流而出,薛藩照單全收的吃進肚中,薛姨媽無力的雙手撫摸著兒子的頭發,看著兒子臉上沾滿了自己的愛液,覺得自己淫蕩無比。對薛藩道:“兒子,娘弄的你舒服吧,現在娘教你更好的,用你的大雞巴插入娘的小穴里”說著仰躺在床上,張開雙腿,薛藩起身雙手扶著碩大的雞巴對準母親的浪穴洞口用力的挺進,因有淫水的潤滑大雞巴毫不費力的穿刺而入,全根而入,由于大雞巴太大而且薛姨媽又十多年沒有弄過了,疼的她粉臉煞白,雙手緊緊抱住兒子,阻止他在動,喘了口氣到:“兒子,你慢點,娘好疼,等一等在動”過了一會,薛姨媽只感到小穴之中又脹又癢那種久違的快感從小穴中升起,不由的輕輕的扭動肥臀口中說道:“好兒子……你動……慢慢的動……”薛藩一聽開始一前一后的挺動,只感到自己的大肉棒被緊緊的包裹著又舒服又酥麻,不由的前后挺進著“啊……啊干……用力……的干……我的好兒子……娘需要你的大雞巴……。

快……用力的干娘的……小穴吧……啊……娘被你干的好爽……好爽……娘以后都讓你干……啊……恩……好美恩……啊……”薛藩一邊挺動大雞巴抽插著母親的騷穴,一邊用手去搓揉著母親的乳房并用嘴吸著乳頭,用舌頭去撥弄著那因高潮而堅挺的乳房,上下的快感相互沖擊著,使得薛姨媽陷入瘋狂的狀態,“我的好兒子……好丈夫……你干死娘了……恩。好爽呀……用力……的干吧……媽媽愿意為你去死……啊……好哥哥……大雞巴哥哥。

用力的的干娘吧……媽媽的小穴……。好舒服……哦恩……媽媽快來了……。”薛葵聽到母親的淫蕩的浪叫聲,他想完全的征服母親,她要讓母親今后都聽他的差遣,更加努力的抽插“哦對……就是……這樣……啊……我的好孩子……啊……親哥哥……。深一點哦……。用力干我……干……干……恩……干我的小穴……媽媽……是藩兒的小穴……就是這樣……干的媽媽……上天吧……啊……。恩……”“撲滋!撲滋!”加上床搖動的聲音交織在一起,他們母子兩人身體交纏著,薛姨媽的小穴被薛藩用力的抽插著,來回的進進出出,抽出的時候,只留著龜頭的前端;插進去的時候,整根到底。

當兩人的胯骨撞擊時,薛藩只覺得全身舒服“恩……娘……這樣干你……爽不爽……兒子的雞巴……大不大……干你的小騷穴。
美不美……啊……媽媽的小穴……好緊……好美……藩兒的雞巴……被夾的好……爽……。媽媽我好愛你……。你的……啊……”“恩……恩……藩兒的好棒……好厲害……啊……啊……你的大雞巴……干的媽媽……骨頭都酥……酥了……你是媽媽的親……哥哥……大雞巴哥哥……恩……好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啊。

啊……”薛藩將母親的屁股抬高,把枕頭放在母親的臀部下,使薛姨媽的小穴更加的突出并抬起母親的左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讓薛姨媽能看到兩人性器交合在一起“啊……媽媽……你看……我的肉棒……在你的小穴了……進進出出……的看你的……。啊……啊小騷穴……正在吞吞吐吐……的我的大雞巴……恩……恩干的你……爽不爽……美不美……啊。”“恩……恩……啊……爽……媽媽的小穴……爽極了……哎呀……好美呀……大雞巴哥哥……好會干呀……恩……”薛姨媽媚眼如絲的看著兩人性器,自己的淫水沾濕了兩人的陰毛,還流了滿床,象是小孩子尿床一樣,濕了一大片,這時薛姨媽的小穴不由的陣陣的痙攣,一陣陣的舒暢的感覺從小穴流出,薛藩也滿身是汗了“哦……哦……親兒子……啊……媽媽……快來了……啊……你也跟……媽媽……啊……用力……干媽媽的……小穴……”薛藩加快速度的的抽插著小穴,深深的插到底,肉丸次次碰撞在母親的小騷穴,仿佛要被他干進去一般,薛藩用手撫摸著母親和自己、雞巴和肉穴交合處,用手指去玩弄母親的陰核,沾滿了一手兩人的淫水,他把手指插入母親的口中,薛姨媽激動的含住吸吮著兒子的手指上的淫水“唔唔”薛姨媽嘴里有兒子的指頭一邊隨著兒子的撞擊一邊發出快樂的鼻音“啊……啊……好兒子……用力干……媽媽快來了。

嗎?……” ……受不了了……”一陣暖流自小穴內涌向薛藩的龜頭,薛姨媽全身痙攣小穴不斷收縮她達到了高潮,薛藩抱住母親往床上一躺來個女上男下,大雞巴向上的迎挺直干的薛姨媽小穴又騷癢起來,不由的上下的挺動“藩兒……你的肉棒好粗好長……啊……怎么還這么的能干……插的媽媽的。

……好……。媽媽好爽……餓……好舒服……啊……恩……”薛姨媽瘋狂地扭動身體運用腰力抽送著大肉棒,隨著兒子的抽插而套弄“哎呀……插死我了……啊……用力恩……用……用了……。干啊……媽媽……妹妹……的小穴……爽……啊……啊……恩……恩……哦……快……快……快一點……啊……用你的大雞巴……插……妹妹的小穴……恩……”薛姨媽的雙腿夾的薛藩更緊,讓小穴緊緊的包裹著兒子的雞巴,忘情的叫了又叫,腰不斷的擺動,配合薛藩的抽送“啊……用力……好兒子……大力的干……恩……爽。
太爽了……恩……好丈夫……親哥哥……妹妹好舒服呀……恩……啊……人家要大雞巴……哥哥……用力……用力干死妹妹……爽……好……棒……啊……啊……媽媽……爽死了……恩……”薛藩瘋狂的將大肉棒往上頂,薛姨媽也瘋狂的擺動她的肥臀配合著薛藩的肉棒往下坐“啊……干……死……你……干死你著騷貨……恩……用我的大雞巴……插穿你的騷穴……啊……看你……還……浪不浪……啊……”“恩……好美……啊……哥哥……啊……恩……你干的媽媽好美……哦……恩……啊……妹妹快……快受不了了……恩……哎呀……藩兒……恩。
媽媽……要你干死媽媽……大雞巴哥哥……。妹妹……好爽……恩……快。

讓媽媽爽死吧……”小穴一陣收縮,又泄了,她一陣尖叫軟綿綿的趴在兒子身上,薛藩一個大翻身恢復了正常姿勢的狠狠的干著,把母親推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泄的薛姨媽粉面煞白,他才把滾燙的精液射入母親的小穴之中,燙的薛姨媽一陣酥爽,薛藩射完精后,壓在母親的身上在聳動了幾下,就趴在母親的身上喘息著,兩人都已是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兩母子相擁在一起,薛姨媽喘息道:“藩兒,今天的事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否則娘就不同你做了”薛藩一聽急忙道:“好的,娘你放心我不傻的,我知道怎么回事。我不會和別人說的。”母子兩人相擁而眠。他們那想到這一切都被窗外的寶玉看到了,原來寶玉知道姨媽來檢查兩人有沒有學習,他知道薛藩不愛學習,怕姨媽打薛藩,他便過來想勸一勸。那想到看到了母子亂倫的一幕,看的他全身欲火焚燒,滿腦子是姨媽的雪白的肉體。大雞巴也被自己自慰的射精,他看到兩人睡著了才滿懷心事的回房睡覺了。自從看了姨媽母子的交合后,寶玉滿腦子都是那激動人心的畫面在也沒有心思學習和練武了,每天都無精打采的,薛姨媽發現了寶玉的反常行為也深感不解。這一日,薛姨媽來到寶玉的房間坐在椅子上關心的問道:“寶玉,你這些天是怎么了,干什么都不專心”寶玉望著被性愛滋潤的更加艷麗的姨媽回道:“姨媽我心里有事,我很難受”

薛姨媽驚道:“怎么了,那不舒服。心里想什么那告訴姨媽,看姨媽能不能幫你”寶玉來到薛姨媽的身后雙手抓住姨媽的雙肩輕輕的捏弄道:“姨媽,我……我愛你,我好喜歡你呀,我想同你做愛”說著雙手伸入薛姨媽的衣服里把她那對豐滿、渾圓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抓住不住的揉搓,薛姨媽好象觸電似的打了個寒噤,扭動嬌軀閃避著寶玉的輕薄,嬌喘的斥責道:“寶玉,不能這樣,……我是你的姨媽。
快住手……”寶玉用力的抓緊,氣喘噓噓的道:“姨媽我要你,你同不是也做了嗎?”

一聽呆住了,忘記了掙扎任由寶玉玩弄著,薛姨媽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寶玉道:“那天我看到了”薛姨媽暗嘆這是命,自己只有隨他了。寶玉看到姨媽不在掙扎,把自己的硬邦邦的雞巴掏了出來,湊到薛姨媽的面前,薛姨媽看著大雞巴心里驚道:“怎么他也這么大”不由的伸手握住,寶玉一見樂極了雙手用力的搓揉姨媽的大乳房,薛姨媽被撫摸的全身顫抖著。原始淫蕩的欲火被撩了起來,兩人吻在一起,薛姨媽那握住寶玉大雞巴的手也開始套弄著,她雙眸充滿了情欲,寶玉興奮不已的抱起成熟、美艷的姨媽來到床上把姨媽放在床上,迅速的脫掉衣服撲向姨媽愛撫的玩弄了一陣后把姨媽的衣服全部脫光。薛姨媽成熟的胴體一絲不掛的呈現在寶玉眼前,薛姨媽嬌喘連連,一對大乳房不斷的起伏,她的雙手分別掩住自己的乳房和小穴。“壞孩子……你……不要看了……。”寶玉拉開姨媽遮羞的雙手,她那潔白無暇的肉體赤裸裸的展現在寶玉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勻,好看的肌膚細膩光滑,曲線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玉腿渾圓、修長,她的陰毛濃密烏黑,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小穴整個圍著,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了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寶玉將姨媽雪白渾圓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行親吻那穴口一番在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后用牙齒輕咬如花生大小的陰核“啊……啊……小……小色鬼……乖侄子……你弄的我……我難受死了……你真壞。

”薛姨媽被舔的癢入心田,陣陣快感在全身流遍,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的抱住寶玉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的叫聲:“啊……寶玉……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
舔的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丟了……”寶玉猛的用力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薛姨媽的小穴一股熱燙的淫水流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的更高把小穴更為高凸,讓薛姣更徹底的舔食她的淫水。“姨媽你舒服不舒服……侄子的吸穴工夫……還滿意薛姨媽羞澀的道:“舒服……姨媽好舒服……姨媽的小穴好癢……好難過……”寶玉一聽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先用大龜頭在她的小穴穴口研磨,磨的薛姨媽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吶喊“好寶玉……別在磨了……小穴癢死了……快……快……把大雞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

你快嘛……好侄子……姨媽要……”寶玉看著姨媽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剛才被他舔的已丟了一次淫水的薛姨媽正處于興奮的狀態,急需要大雞巴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只聽姨媽浪的嬌呼:“死寶玉……姨媽快癢死了……你……你還捉弄我……快……快插進去呀。

快點……嘛……。”看姨媽騷媚、淫蕩的神情,寶玉不在猶豫,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撲滋”一聲直搞到底,大龜頭頂住薛姨媽的花心深處,寶玉覺得她的小穴又暖又緊,穴里嫩肉把雞巴包的緊緊的真是舒服,薛姨媽雖然經過了薛剛和薛藩的大雞巴插弄但一下子干到底仍然疼痛,寶玉也想不到嬸娘的小穴那么緊小,看姨媽剛才那騷媚、淫蕩饑渴的表情刺激的使寶玉性欲高漲猛插到底,過了半晌薛姨媽才嬌喘噓噓的望著寶玉一眼道:“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雞巴這么大……也不管姨媽受不受的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哎……姨媽真是又怕又愛……你……你這小冤家。

哎……”“姨媽……我不知道你的小穴還是這么的緊小……那天弟弟的大雞巴插入……我以為你能受住那……”薛姨媽不禁嬌媚的一笑道:“姨媽知道你不是有心的……現在輕點……抽插……別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記住別太沖動……”她嘴角泛著一絲笑意顯得跟嬌媚,更動人,寶玉開始輕抽慢插,而薛姨媽也扭動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著“姨媽受的了嗎。雞巴抽出來好嗎……”寶玉故意逗薛姨媽。“不行……不要抽出來……我要大雞巴……”
薛姨媽正感受著大雞巴塞滿小穴中是那么的充實又酥又麻的,她忙把雙手緊緊的摟住寶玉背部,雙腿高抬鉤住他的腰身惟恐他真的把雞巴抽出來。“姨媽……叫……我一聲親丈夫吧……”“不要……我是你的姨媽……我……我叫不出口……”“叫嘛……我要你叫……叫我丈夫……快叫嘛……”“你呀……你真折磨人……好侄子……親……親丈夫……哎……真羞人……”

薛姨媽羞的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美艷極了“啊……好爽呀……親……親丈夫……姨媽的小穴……被大雞巴……插的……好舒服呀……親……親丈夫……好侄子……用力……。在插快點……”春情蕩漾的薛姨媽肉體隨著雞巴的插穴的節奏起伏著,靈巧的扭動肥臀頻頻往上頂,激情淫穢浪叫著“哎呀……寶玉……乖侄子……你的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呀……我又要丟給你了……哦……好舒服……”一股熱燙的淫水直泄而出,寶玉感到龜頭被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的他原始的獸性,不在憐惜的改用猛抽狠插,研磨花心,九淺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來操著姨媽,薛姨媽的嬌軀好似被火燒著一樣,她緊緊的摟抱著寶玉,只聽到那雞巴抽插出入時的“撲滋!撲滋!”聲不斷,薛姨媽感到大雞巴的插穴帶給她無限的快感,舒服的使她幾乎發狂,她把寶玉摟的更緊,大肥臀猛扭猛搖,更不時發出消魂的叫床聲:“哦……哦……天那……美死我了……寶玉……啊……美死我了……哼……哼……姨媽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

哎呀……又……又要丟了……”薛姨媽經不起寶玉的猛弄猛頂全身一陣顫抖,小穴的嫩肉在痙攣著,不斷的吮吸著寶玉的大龜頭,突然陣陣淫水奮勇而出澆的寶玉無限的舒暢,他深深感到那插入姨媽小穴的大雞巴被夾的無限美妙,一在泄身的薛姨媽酥軟的癱在床上,寶玉的大雞巴正插的無比舒服突然感到薛姨媽不動了,使他難以忍受,于是雙手抬高姨媽的兩條美腿放在肩上,在拿個枕頭墊在姨媽的肥臀下使姨媽的小穴更加突出,寶玉握住大雞巴對準姨媽的小穴猛的一插到底,他毫不留情的猛抽猛插更使出“老漢推車”只插的姨媽嬌軀顫抖,寶玉不時將臀部搖擺幾下使大龜頭在花心深處研磨一番,薛姨媽被他這陣子的猛插猛抽干的爽的粉臉狂擺,秀發亂飛,渾身顫抖受驚般的淫聲浪叫:“喔……哦……不行了……快把姨媽的兩腿放下……啊……受不了了……姨媽的小穴要被你插……插破了……親丈夫……親侄子……。你……你饒了我……啊饒了我吧……啊……啊……”薛姨媽騷浪樣兒使寶玉賣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誘人的小穴才甘心,薛姨媽被插的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噓噓,媚眼如絲全身舒暢無比,香汗和淫水弄濕了床單“唔……唔……好寶玉……你好會玩女人……姨媽讓你玩……玩死了……啊……不行了……又泄了……停……停。

不行了……”一股股的淫水急泄而出,寶玉一個翻身使得姨媽坐在自己的身上,兩人忘記一切的交合,薛姨媽肥臀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只聽著有節奏的“撲滋!撲滋!”的性器交媾聲,薛姨媽狂擺猛搖亂抖酥乳,她不但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消魂的嬌叫聲“喔喔……我的親丈夫……好侄子。

你太厲害了……姨媽好舒服……爽呀……啊……啊……爽呀……姨媽都泄了……好幾次了……用力……啊……”上下扭擺的胴體帶動她的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的寶玉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姨媽的豐乳盡情的揉搓、捏弄,薛姨媽那原本就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小乳頭被揉捏的硬脹不已,薛姨媽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穴將龜頭頻頻的含夾一番“美極了……親丈夫……姨媽……一切給你了……。喔喔……親哥哥……好侄子……小穴美死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還是位空姐) [11/11]
下一篇:薛藩和母親跟姨媽 [2/3]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