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初赴巫山 [3/9]

(三)食髓知味

男女之間發生過性關系,要在心里埋葬了它,原來是不容易。有過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和老媽也一樣。

先交待一下,自那個禮拜天晚上,送老媽回到家門,我們再沒有見面,也沒談話。只有兩次,爸爸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回去吃飯。兩次都找個借口推了。

我明白媽媽不好意思和我再相見,她心存芥蒂,所以不想勉強她,叫她難做。我終于下了個結論:畢竟她是我的媽媽,幻想著和她男歡女愛,不切實際。

一次偶發的事件只能回味,不能重演。不過,兩個禮拜以來,腦袋里老是盤旋著老媽的影子。第二個禮拜,我決定不再想她,又四出獵艷,尋開心去了。

除了和媽上過一次床外,已一個月不知「肉」味,我差不多做了個禁欲主義者。我要趕快找個女友,有了女友就會把老媽快點忘掉。

可是,運氣不佳,沒遇上個合眼緣的。幸好碰到個舊相好,和她一個禮拜上了兩次床,算是一點點補償。

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那是九月中的一個周末,大概下午一點,百無聊賴,只穿著「孖煙囪」,攤在沙發上看報紙。

門鈴響了。我問是誰。門外的人說「是我」。當然一聽就認出那是老媽的聲音。她不預告就殺到門前。

我要深深吸一口氣才開門。

「早啊!」她說。

「不早了,下午一點了。」

「我可以進來嗎?」

「噢,當然可以。」我稍為退后,側身讓開路。她進來的時候,和我擦肩而過。

她進來,四圍探視,說:「不打擾你嗎?」

「我沒事做。」我裝成懶洋洋的樣子。

她出其不意駕臨,我竟然有些兒緊張。從前怕她當場抓到我和別的女孩子在床上做愛,那是我以前堅持她不要來我家的原因。

我心情緊張,心跳加速——不是心虛,而是預感到鴻鹄之將至。她好象一只「飛來蜢」,飛進我的門堂。

我何以有此見解?看她的神情,和她談吐舉止,在最小的骨節眼里,就知道她的心情很靓到絕。

另一件怪事是她在這大熱天里,只要穿一件T恤也會滿身大汗,沒風沒雨她卻穿著風衣來,看來古怪。

進到客廳,我請她坐,她不坐,反要我坐。我坐在沙發上,她站在我面前,再次問我:「只有你一個在家?沒別的人?」

「都說只有我一個人。」

我意味到有些事情將要發生,不過我以為她想和我說話而已。她站著片刻,低頭看著地板。

我等她說話,然后她脫掉外衣,露出一身薄薄的夏季衣裙。我看到布料隆起處她乳房的形狀,微微地下垂,兩顆乳尖,在襯衣下突起,若隱若現。第一、二顆鈕扣沒扣上,露出深不可測的乳溝。

她上面真空,沒戴乳罩,下面有沒有穿內褲,我看不見。現在作興些無痕內褲,讓人摸著女人的「底」。除此之外,她只穿上一雙涼鞋。

她直看著我,與我四目交投,說:「如果你不想要我,叫我走開就可以。不過,我以為你會喜歡替我剝乳罩,像上次一樣。」

「媽,你沒戴乳罩。上次你有戴。」我以認真的語氣回答她。

「是嗎?噢,是的。那么,我要你幫我做別的。」說著,她開始以極度誘惑的姿勢,拉起裙子,裙擺下,一雙玉腿徐徐暴露。

不過最大的驚喜在后頭。她對我綻出淫蕩的笑容,然后將裙子一下就揭起,讓我看見,她沒穿內褲,而且,剃光淨了,變成只「白虎(鳳)」。她這個樣子叫我吃了一驚,說不出話來。

她說:「我以為你喜歡我這樣子。這樣可以解決你問題嗎?」她指著我勃起的雞巴,那東西從「孖煙囪」褲裆間那縫兒鑽了出來。

她那么一指,令我登時異常尴尬,馬上用手捂著。看來,想做愛的不只是我一個。

那有點突兀,她一直拉高裙子,她的小貓兒和我的視線同一水平,讓我正面無遮地看個飽。我向她招招手,她就走過來,我拍一拍身旁的位置,她就坐在我身邊。

我伸過手去,搭住她的腰,攬著她,她就向我倒過來,二話不說就吻她。她立刻反應,回吻給我。我們嘴對嘴互相吸住,正想可以和她來個濕吻,她就推開我,說:「慢著。」

她想干什么?又反悔了?我毫無頭緒地看著她。她對我笑一笑,說:「如果你想做愛,現在就來干我。」

我第一次聽到媽媽說「干我」這么粗俗不文的字眼。不過,我知道她不是開玩笑。恭敬不如從命,立即上馬,打開她的大腿,脫掉孖煙囪,她把裙子翻起,讓我伏在她身上,進入她。

她小屄別來無恙,一樣的濡濕。我不必再挑逗催情,她已欲火中燒了。事出突然,惟恐她會改變主意,我就失去機會,只顧拼命地操她,沒想到其它事情。

我知道和媽媽做愛,應該要特別溫柔體貼,但是她似乎不介意我的急色。她樂在其中,比我更覺享受,差不多叫喚起來。

聽到我們的肉體相碰的聲音、加上老媽呻吟、叫喚,連我自己也覺得太荒淫了。我抽插了不多時,就忍不住,射了。信不信由你,她來了兩個高潮,是她告訴我的。

高潮落下,我仍插在她里面,和她擁抱著,不願退出來,享受著做愛之后的余熾。此時,大家都需要喘息一下。

回氣之后,她問我可以入去我的睡房嗎?我說當然可以。

扶起她軟綿綿的身子,擁在懷里,她看見我的雞巴雄糾糾地翹起,抵住她的大腿,有點羞答答。她衣裙凌亂,也不整理,就隨著我,走入我的睡房。她叫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心跳得更厲害,等待好戲上演。

老媽彎腰脫掉涼鞋,裙子,一絲不掛地來到床前。她赤裸的胴體逐步迫近,我不能不看她。

她不只脫掉衣衫,而且恥丘光滑無毛,我從來沒想象過老媽的小貓兒會沒有毛發,那是她給我最赤裸的照面。

她上了床,拿起我的雞巴在她手里。我心里想,媽呀,不要替我「打飛機」

(手搶),我要把它插到你里面去。她觸摸它,輕吻它,將我兩顆彈子(當然連著陰囊)放在手里愛撫著,順著雞巴的起勢上下來回地套弄揉搓。

我的雞巴馬上又硬度十足,在她手里脈動。她跨騎在我上面,把著我的雞巴對准她的小貓兒,把小屄緩緩地降落在它之上,直至雞巴全根沒入她的里面,然后坐在我身上,不動。我也不動,看著她,她也看著我。我們兩個人已經結合為一體了,這美好感覺會永恆地留住在我心里。

在這片刻的溫存,媽媽教會了我很多做愛的技巧。真人不露相,原來她是那么會做愛的。她會慢慢地上下波動,俯身用她的乳尖和乳房愛撫我的胸膛。我的雞巴套在她的小貓咪里面,等到她感覺到我興奮得快要射了,就歇一歇,然后再來一遍,一步一步為做愛的過程加熱。

她在我上面上下起伏,我才發現原來她讓我占了個最佳視角,去欣賞媽媽的乳房貼近我的面前舞動。我們就是這樣,慢慢地做著愛,維持了十五分钟,才一起攀升到性愛的高潮。我記得她怎樣倒在我身上,感覺到她汗浸浸的乳房粘貼在我胸口,而我的雞巴插在她里面,不肯溜出來。

我希望這美妙的感覺不要完。我知道,我摸到了個最好的彩,能和媽媽做愛的艷福是幾生修到的功德。

歉疚不能破壞這美妙的時刻,我相信我們都不能沒有一點,但是,情欲更為強烈,把我們兩個血脈相連的身體鑄成一體。第二次做愛,我就已經和她有一種感應,她一挪移身體,我就知道想要什么。我展臂環抱著她,一起躺著,吻著,彼此撫觸著,良久。

她做好了心理准備,就告訴我她有話要說。我才發覺,自媽入屋之后,我們沒說過幾句話。身體的親密,縮短了心理的距離,彼此既已赤露身體,心靈也應該敞開,我們睡在床上談個不休,談我們的關系,談她與老爸的關系,盡吐心中情,沒有半點遮攔。

女人就是女人,只要她認為可以跟你說話,就會喋喋不休。我餓得要死,問她想吃什么?她建議我們先(她意思是一起)沖個澡,她先下床,走進浴室,我才會意,尾隨趕上。是的,反正做過愛了,她不會反對和我擠在狹小的浴間里。

而且她說,她要我幫忙替她擦背(和那些給我弄髒了的部位)。

我全身都替她揩肥皂,都替她洗得干干淨淨。媽幫忙我洗雞巴,替我把包皮翻開來洗。

浴罷,媽說要煮飯給我吃,我只有些意大利面條,媽煮了個肉醬,開一瓶意大利紅葡萄酒,是上佳的配搭。最賞心的樂事是觀賞老媽煮飯,我不是沒看過她煮飯,自小就看了。但情調不一樣,她打赤腳,只穿一件T恤,剛蓋住屁股,她自己在我衣櫃隨便掏出來的。

她每一俯身彎腰要拿些什么,我就沖上天堂了。你明白為什么?你沒看見過就不會明白。我老是膩在她背后,繞纏住她的腰,吻她的頸窩,探進她的T恤里撫摸她的乳房。她只要吭聲抗議我妨礙她煮飯,我就把她的臉扳過來,吻她,不讓她說話。

吃飯的時候,我在桌子下,把腿伸過老媽那邊去,和她的腿纏著,厮磨著。

老媽把面條吮到嘴里,我就幻想著那是我的雞巴,含在她的紅唇里。她給我直看得不好意思,低下頭自顧吃飯。我猜,她是不是在猜想著,飯后我們又會做些什么?

美好的光陰我們不會虛度的,我把最后一滴紅酒倒進肚里,我又摟住她,吻她,她跷起腳尖來迎,兩條玉臂掛在我的脖子。唇齒間紅葡萄酒的熏香,使我聯想起在旅館那一晚的時光。我對老媽說:「來,跟我上床去。」她垂下頭,給我拉進睡房去。

我掀起她的T恤,她幫忙我把它脫掉。我分開她的腿,她樂意為我張開。但當我趴下來,開始舔她的小貓咪時。她說:「不要,那里髒。」把腿合緊緊地合攏起來。我不理會,把她的腿再次強行分開,繼續地舐。她不住扭擺著臀兒,想要閃避。

忽然,我的舌尖觸到她的陰蒂了,她尖叫一聲,就軟化了,不再抗拒,讓我捧起臀兒,盡情地吃她的小貓兒。

老媽的小貓兒在我嘴巴里是多么的敏感,每一吸吮,一波又一波的性感就傳到她神經末梢。我怎知道?看她身體顫抖,狀似痛苦其實是歡樂的表情。她對我唇舌的工夫原來有那么大的反應。媽洩完一次又一次。我肆盡了口舌之欲,媽說得回敬我一個。

她氣定神閒地棒著我的兩顆彈子又吻又愛撫,從雞巴的根部吻到龜頭,然后塞進嘴巴里去吮。

我看得出,她的口技不甚老練,不過,光看我的雞巴給含在媽的嘴巴里,由她又吮又舔,吸吮時哧溜哧溜的聲音,已經教我欲死欲仙了,結果來了個勁射完場。

她想把我的精液吞下,不過,我射的一大泡,她嗆了,吐了出來,從她的嘴角,下颌流到胸口。我在她嘴邊,身上舔那些腥臊的液汁。而她也伸出舌頭,舔那些殘留在我嘴角的。

我對老媽說:「你吃了我的子孫。」

老媽說:「也是我的。」

竟日竟夜的盤腸大戰過后,我們都累了,相擁著躺在床上。

老媽赤身睡在我身旁,那是很特別的感覺。她睡得像個嬰兒一樣甜,我趁這機會,把沒機會看清楚的地方,細細地看看。那是她的小貓兒。我把她的陰唇翻開來的時候,就把她弄醒了。她說我壞透了。我們都想著同一件事,于是,我們又做起愛了。

整個周末,我們除了做愛之外,沒有做過其它的事。通宵達旦地做愛,好象要把錯過了的光陰都追回來。她在我家過夜,都沒出過我家門。禮拜天,老媽沒上禮拜堂,留在我的床上。我們間或作個小休恢復體力,吃飯,沖澡,然后繼續探索彼此的身體。

我未結婚,未曾度過蜜月,我猜新婚燕爾的男女會做的事大概如是。

爸爸回家前,我把老媽送回去。這是我們的第二次,我們做過的愛,說過的話,都令我們回味無窮。這個周末改變了我們的一生,自此之后世界都好象改變了。

下一回我會把這個下午我們談話的內容寫下來。她向我表白一切,看過了你就會比較容易理解,為什么會脫胎換骨一樣,來到我的床上。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母子初赴巫山 [2/9]
下一篇:母子初赴巫山 [4/9]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