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姐姐的神祕關係 [1/2] – H小说


和姐姐的神祕關係從小到大,姐姐就是我的“偶像”:不但人長得漂亮,身材又好,成績也好,而且還是學校的學生會主席。在很多人看來,我居然是她的親弟弟?──值得懷疑!!!因為我長得其貌不揚,和我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上帝造人就是這麼奇怪,我和姐姐還真的是親生姐弟。

從小姐姐和我的感情就比較好,雖然一直打打鬧鬧,卻應了一句話:“打是親,罵是愛,不打不親不自在”。記得小時候看了一個電視劇(不記得是什麼電視了),外國片,裡面講的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那個男人走近女人,突然伸出一只手伸進女人的裙子裡面去摸索。看到這個畫面後,莫名地我們都有點激動。

正好那天家裡沒人,父母都上班了。姐姐突然對我說:“弟,我們來學學電視裡的動作吧。”

聽聞此言,我嚇了一跳,但也有些想試試的想法。於是我對姐姐說:“那好,我來了。”

姐姐學著電視裡女人的表情,閉上了眼睛。我將罪惡之手伸了進去。頭一次摸到女孩子的內褲,我非常激動。但摸了一會兒後我覺得沒意思,又把手伸了出來,我們又開始玩別的游戲。

本來我以為這事就這樣就結束了,我們都慢慢地長大了。本以為我會慢慢地忘掉這事,可偏偏上天要和我開個玩笑:在我12歲的那年夏天,那年小學我6年級,姐姐初三。一天我姐姐身上長了一些紅豆豆,她讓媽媽給她後背搽點止癢的藥。

姐姐脫掉上衣的時候,我正好進房間,當然那個動作便印進了我的腦海中:她的乳房剛剛開始發育,不算太大,但已經“初具規模”──小山丘似的。粉紅的乳頭像兩顆嫩小的葡萄綴在山丘的頂上。姐姐和我一樣,全身上下的汗毛很短,膚色又白,整個身體看上去就像一塊白色的綢緞,吸引著我的視線。

晚上睡覺時我翻來覆去睡不著,只要一閉上眼睛,就仿佛又看見姐姐脫光了衣服的樣子。我忍不住了,便試探地問了一聲:“姐姐,你睡著了嗎?”

那時父母以為我還小,讓我和姐姐單獨住在一個房間。

“我還沒睡著。淦嗎,有什麼事嗎?”姐姐剛剛才睡下,當然沒睡著。

“沒什麼事,我就想問問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嗎?那時我們一起玩耍,可高興了。”我決定慢慢來。

姐姐不知道是我的計:“當然記得了。淦嗎?小男孩懷念小時候了?”──她還把我當小孩子看待。

“那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小時候玩的游戲?”我棄而不捨地步步引她入套。

“那可就多了,像扔沙包呀,躲迷藏呀,跳方格呀 有很多嘛。你想哪一個呀?”

“我不是說那些,我是說我們兩個人玩的。你還記不記得,有次我們看電視時就模仿電視?”我見她就快落入圈套了,心裡不禁一陣狂喜。

姐姐沉默了,我知道她心裡肯定在回想當時的事情。我可不想耽誤時間,我鑽出被窩,全身上下僅著一條短褲的來到姐姐床前。

姐姐一見忙說:“這樣多冷呀,快,進被子裡來。”說完她把被子一邊撐起,讓我鑽進了她的被子中。

一進入被窩,我明白姐姐也動情了,於是我翻身騎在她的身上。

姐姐害羞地說:“你想玩哪兒就告訴我。”

姐姐見我半天沒有動靜,又說:“這樣吧,你想玩哪兒就玩吧。”

一聽見姐姐這麼說,我還是不好意思,遲疑了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對姐姐說:“把衣服掀起來吧。”

姐姐把僅著的一件小背心掀了上去,那兩個饅頭狀的東西又出現在我面前。我伸出兩只手,一手抓住一個山丘開始搓動。

由於從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加之感覺特別棒,我就傻呼呼地一直搓著。姐姐的感覺也肯定很好,她一直閉著眼睛,享受著我搓動她的乳房。

時間一長,姐姐開始不耐煩了,她看了一下我的動作,又對我說:“你 你不要光是搓 你還可以用嘴吃 吃 ”

其實我早就想用嘴了,但怕姐姐不高興不和我玩了,只好一直忍著。如今受到如此鼓勵,我心裡那個高興勁呀,別提了。

我馬上張開我的嘴,含住姐姐的一個乳房,雖然姐姐的乳房尚在發育中,不是很大,但對於我這個只有12歲的小男生來說,還是一張嘴包不完。含住姐姐的乳房後,我感覺特別舒服,那顆小豆豆在我嘴裡不斷跳動,刺激著我的舌頭,真是很難形容當時的感受。

我不斷地換著姿勢,力圖讓姐姐和自己的感覺最棒。我們都很興奮,因為這是亂倫,我們都有種解脫的感覺。

但那時因為自己還小,我還天真地以為男人和女人只要接吻就能生出小孩。所以我不敢和姐姐接吻。我也不知道男人和女人做愛時還有很多事情,可那時的我以為能吃到姐姐的乳房,就已經非常知足了。我也沒有更進一步的想法(也不會)。

我們玩了好一陣,可能有半個多小時吧。後來覺得沒意思了,我就回到我的床上,繼續睡覺。

姐姐對我說:“若你以後還想玩,就說你冷就行了。”

我“嗯”了一聲,也就從此拉開了我的幸福人生。

自從我和姐姐有了肌膚相親後,這樣的玩耍我們幾乎天天進行。基本上都是我主動在睡覺後去找姐姐玩,她也挺配合我的舉動,有求必應

親姐弟嘛!即使是在她月經期間,也不例外,反正又不是真正的插入。

這樣的關系持續了兩年多後,我有了更進一步的想法。但我又不想傷痛到那麼好的姐姐。正在我進退兩難的時候,時機來到了

姐姐有個同學敏萍,她住在我家樓上(我們那時讀的是廠礦子弟校,同學都是同一廠職工的子女,幾乎都認識。我家住二樓,她家在四樓)。她和姐姐的關系特別好,經常跑我家來玩。她沒有兄弟姐妹,就把我也戲稱為她的小弟弟。經常來我家逗我玩。

“嘿,弟娃兒,給你好玩的。不過要叫我敏萍姐姐哦!”我每次都乖乖地、甜甜地叫了她“敏萍姐姐”後,她才告訴我,其實她什麼都沒有,逗我玩的!然後她和姐姐一同開心地大笑。

我表面上裝傻,心裡暗想:“敏萍姐姐啊,你沒有東西給我玩?就把你給我玩玩就好了。”

對了,忘了介紹了:敏萍姐姐,比姐姐稍矮一點,長得也沒有姐姐那麼漂亮。但身材卻是一流:雖然有點胖(也可說是豐滿)。才高一時就已經非常“引人注目”了胸部的曲線像兩座山峰高高的聳立!沒有一絲一毫下墜的傾向。

那年我已經升入初二,姐姐讀高二。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大乳房女孩的渴望越來越大,而這方面,姐姐的那對小巧玲瓏的乳房已不能滿足我。每次看到敏萍姐姐,我總有一種衝動想上了她,卻始終找不到機會。

有了這樣的想法後,我在又一次和姐姐的“親密接觸”中,向她提出了這個要求。我滿心以為姐姐會答應,誰知姐姐卻一口否決:“弟,你玩我就夠了嘛,還要玩敏萍淦什麼?”

“哎呀,姐,我只是覺得敏萍姐姐和你那麼好,說一下應該沒什麼事吧。答不答應隨她的便,再說我也保証不傷害她,就和你玩時一樣,這也不行嗎?”

姐姐還是堅持說不行。我只好說:“不行就算了,開個玩笑嘛。我們再來玩吧!”說完我又含住姐姐的乳頭開始吸吮。

姐姐隨即小聲地發出舒服的聲音。(我們不敢大聲,因為父母就住在隔壁。)

5月中旬的一天,因為廠裡有事,父母都外出了。下午時,敏萍姐姐來找姐姐:“艷,我父母外出了。我一人睡家裡害怕,我能不能下來睡呀?”

姐姐看了我一眼,我只好把眼光移開,我認為姐姐一定會拒絕,因為中午吃飯時,我就和姐姐約好了晚上玩它個痛快,這種時候怎麼能讓別人來我家睡呢?

誰知姐姐竟然來一句:“好的,我晚上也是挺無聊的,你來陪陪我也好。”
_
待敏萍姐姐一走,我就質問姐姐:“姐,你怎麼搞的?不是說好了晚上來那個嗎?”

姐姐白了我一眼:“天天都玩這個,你沒煩嗎?今天晚上就休息吧,以後機會還多著呢。”

雖然有一萬個不情願,我也只能把這念頭強壓在腦海中。

晚飯後我一邊洗碗,心中一邊罵敏萍姐姐:“你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這個時候來,壞我的好事!”

看電視時,敏萍姐姐來了:“喲,你們在看電視呀?!”一臉的笑容。

一看她來了,我知道今天晚上注定了我得孤獨地睡覺。我怏怏地說:“姐,我看書去了。你們不要喊我,也許待會我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姐姐看著我笑,笑得十分神秘。

由於心情不好,我也懶得去猜姐姐笑容中隱藏的信息,我轉身進我的屋。看了一會兒書(其實哪兒看得進去?),我聽見敏萍姐姐對姐姐說:“艷兒,我家的熱水器壞了。我想在你家洗個澡。”

“說那些淦什麼?要洗盡管洗。你先到浴室,我給你放水去。”

不一會兒,浴室就傳來嘩嘩的水聲。

我如坐針氈,總有種想“一覽風景”的衝動,但又礙於姐姐,不敢有什麼作為。

正在這時,突然聽到姐姐說:“弟,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把家看好。等會兒敏萍姐洗完澡,你幫她關下火。我等一會兒就回來,叫她不要走了。”隨即傳來“咚”的一聲關門聲。

我把耳朵附在門上聽了一會兒,確信沒人後,我偷偷溜出來,來到浴室門口。我家浴室門是下面開口的那種,我蹲下去,從開口處往內望去。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客輪上的父子換妻游戲 – H小说
下一篇:和姐姐的神祕關係 [2/2] – H小说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