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繼父誘姦的人妻 [2/2]


這個老張見時機成熟,趕忙樂不顛地脫了褲子,掏出他那根青筋暴漲、又粗又長的大雞巴,當他不慌不忙地把韻如那嬌軟滑嫩的陰唇內挑逗得淫滑不堪時,下身一挺,碩大渾圓的龜頭擠開那緊閉而滑膩的嬌軟陰唇,微一用力,粗長硬碩的陽具便深地插進她緊縮狹窄的嬌小陰道內,開始輕抽緩插起來…………..

韻如玉頰暈紅,嬌羞萬般地嬌啼輕喘,“輕…點……唔……嗯 輕….輕..點………唔、嗯 ”
他在韻如的陰道中進進出出,逐漸加快了節奏,越頂越狠,也越頂越深,把韻如姦淫得嬌喘柔柔,香汗淋漓,欲仙欲死,在他胯下嬌啼呻吟、高潮叠起,“唔….你…啊……唔……嗯…唔……”她掀起粉臀扭動柳腰,一絲不挂的嬌美玉體火熱地蠕動起伏,挺送迎合著男人陰莖的抽出、頂進。

一番欲仙欲死的男女交歡翻雲覆雨之後,他們雙達到了雲雨交歡的極樂高潮,韻如玉體一陣痙攣、抽搐,顫動的泄出一股粘稠滑膩的陰精.
張天德也發起最後的猛沖猛刺,最後粗大的陽具射出一股滾燙的精液,直射入韻如久旱了子宮深處………
只見雪白的床單上、修長雪白的玉腿間,從韻如下身流出的淫精穢物濡濕了一大片床單,狼藉汙穢不堪入目。
兩人一絲不挂疲倦的躺在床上,看著韻如渾身玉肌雪膚光潔如絲、細滑似綢,張天德很滿足的摟著她柔軟的纖腰,色迷迷地問道:‘怎麽樣?…舒服嗎?我的寶貝兒!”他把那萎縮了的陰莖還留在韻如濕滑溫暖的下體里,不肯拔出來,用淫言穢語調戲她。

“你壞死了,老東西……”韻如嬌羞地把玉首埋在老頭子的懷里。
可老頭子還是不依不饒一臉淫笑的說:“到底舒服不舒服?”一只手又撫上了韻如一雙粉嫩的大奶,摸捏起來。
韻如見老頭這麽戲弄自己,又臊紅了臉,但也沒反抗,任他玩奶,“舒服,老鬼……”
“喜歡我那個讓你欲仙欲死的寶貝話兒吧,來摸一摸……”
“它壞死了,捅得人家下身又紅又腫,跟你一樣,壞東西……”
兩人一副姦夫淫婦調情的樣子,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就這樣被糟老頭徹底征服了。

第二天韻如又上班,穿上莊重的海關制服,嚴肅正經,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站在機場大廳,讓人很難把她和昨天那個千嬌百媚的淫婦嬌娃聯想在一起。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韻如對形形色色的人們,從心裡產生了一種不屑,每個人都仿佛戴著一張假面具在演戲。繼父張天德看起來是個和藹可親的長輩,可誰知卻是個玩弄女人的老色狼,在床上醜態畢露。而在母親淑蘭面前,自己是個孝順女兒,在同事面前自己是認真工作的好同志,可卻和繼父上演了亂倫的醜劇……韻如的想法開始有些偏激了,玩世不恭的處事態度開始影響了她的生活...。

下午五點下班回家,淑蘭又不在家,張老頭好像也不在。今天的溫度很高,班車有沒有冷氣,回一趟家,渾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尤其是胸罩和內褲都汗濕了,連褲襪好像都粘到腿上了,穿在身上難受死了,因此一回家她就要去換一身衣服。踢掉腳上的高跟鞋,韻如走進自己的臥室除去汗濕的上衣和裙子,正要反手解開自己背後乳罩的扣搭,突然從背後被人一把抱住。

韻如嚇得“啊”一聲大叫,回頭一看原來是張天德這個老傢夥。粉面紅暈的她轉過身,故作嗔怒,雙手捶打他厚實的胸脯,“嚇死我了,老傢夥!”。張老頭嬉皮笑臉的抓住她粉嫩的雙手,一把把半裸的美人摟入懷,抽出一只手揉摸她的豐臀雪股,“阿如,上班時想不想我?”

“哎呀,死鬼,人家一身臭汗,難受死了,讓我脫了衣服洗個澡!”,說著韻如要推開張老頭,可卻被他摟得更緊。
“我就是喜歡你身上的汗味”,老頭子竟然把鼻子伸到韻如的腋下乳畔,去嗅她的體臭,把韻如都羞紅了臉,掙紮著想脫離他的懷抱。
這時老頭子又撫上了那像要把那乳罩漲破的傲人雙峰,隔著汗濕的薄薄乳罩,揉捏輕撫柔軟玉乳,一陣強烈的刺激從敏感的乳峰傳片韻如的身體,她忍不住嚶嚀一聲,“嗯……嗯……”

愛撫了一會兒他干脆把韻如的乳罩扯到她的乳根底下,韻如堅挺嬌嫩的雙峰完全裸露出來,嫣紅圓潤挺立的乳蒂已經被刺激得暴漲欲裂,鮮紅的乳頭堅挺誘人。
他一口含住了一只飽滿嬌挺的怒聳椒乳,用力吮咂,韻如的另一只飽滿的玉乳則被他一隻手握住揉撫玩弄,先用手指尖觸摸新鮮的乳峰,接著換成兩根手指不斷搓揉,接下來捏著她又硬又挺的奶頭,捏得她渾身亂顫,奶頭隨著她的呼吸上下浮動...

“輕…輕一點……,好癢…啊,啊…喔……”,韻如的情欲又被點燃,開始嬌喘呻吟。
在乳浪中狂吮猛吸的張老頭,聞著少婦陣陣的乳腺香味混著微騷的汗水味,興奮不已,良久才擡起頭來,懷裡的氣質高雅端莊的女人,此時已是渾身酸麻,軟軟的靠在自己胸膛上,任自己愛撫親吻。打量一下她的下身,是淺灰色開襠連褲襪和粉紅色蕾絲內褲的性感裝飾,典型的職業女性裝扮,這種人前是貴婦,床上是淫婦的女人可是老張的最愛。

韻如已麗靨含春,羞羞答答地用纖纖玉手解開他褲子上的拉鏈,火熱而嬌羞地掏出男人陰莖,急想讓“ 它”快點充實她早已飢渴萬分、寂寞、空虛的下體。
今年六十出頭的張天德畢竟不是年輕人,昨天的激戰耗掉了他太多的“精力”和體力,所以雖然這麼刺激,他的“話兒”還沒完全勃起,這樣他就在床邊坐下,解開皮帶,把陽具整個地露出來,再讓韻如跪在他面前,然後自己兩手抓著她兩個大奶子,把乳頭頂到胯下,從陰囊到龜頭,輪流用兩顆鮮紅地乳頭一上一下地磨著,好熱,好……癢!

韻如還是第一次嘗試以這麼淫賤的方式和男人做愛,強烈的羞恥感讓她的身體格外亢奮,下身已是淫水潺潺,她主動用雙手捧著渾圓的乳房,讓老頭子漸漸膨脹
聽著年紀比自己父親還大的張老頭肉麻地說“我愛你”之類的話,韻如也很受用,畢竟女人是虛榮的動物。她纖細的玉手輕輕柔弄肉棒下的卵蛋,把頭靠近張老頭襠部,一股略帶騷臭的強烈男性氣味,幾乎讓她昏厥過去,她伸出舌尖輕舔著他的大龜頭,用那青蔥手指撫著火熱的肉棒,不時上下套弄,緊接著她的櫻桃小口開始吮著肉棒,或吸,或含,或舔,或吮,弄的老頭子飄飄欲仙……

終於在韻如的“不懈努力”之下,張老頭的又長又粗的大 淫棒 終於又重現雄風,火熱堅硬如同鐵棒鋼炮,六十歲男人的陽物還能有這份硬度實屬不易。
他讓情欲難耐的韻如起身,他熟撚地扒下婦人說不清究竟是被汗水還是淫水浸透的性感底褲,韻如很配合地挪動纖纖細足,甩開腳踝處的內褲,媚眼如絲,向張老爺子撒嬌地說,“幫人家褲襪也脫了呀!盡是汗,難受死了”。

看著肌膚如凝脂般雪白的嬌媚小婦人這般發浪,張老爺子心旌搖動,“我的小心肝兒,你這開襠襪還是穿著好,看著顯得你更騷…”
“壞蛋,罵人家騷,不理你了……”
“我錯了,還不行嗎……”
兩人又是一番打情罵俏,最後韻如的褲襪還是沒脫,看起來比一絲不挂還要命...開襠處裸露出雪白的皮膚放出誘人的色彩,大腿間的陰毛被老頭的手搞得亂七八糟,黑黝黝的陰毛和雪白的大腿形成鮮明的對比,顯得格外誘人。

老頭讓韻如雙手撐在寫字台上,撅起褲襪包裹的屁股,等待他的衝刺。緊貼著韻如玉股的火熱陽具不斷彈頂,韻如柔軟嬌翹的飽滿玉股已膨脹欲裂,這樣的姿勢讓她的整個陰部全部暴露在外面,兩片大陰唇因刺激而充血張大,周圍的恥毛已被淫水打濕,黑黑發亮,這番春景只把老爺子看得口干舌燥,直吞口水。

“快一點嘛!”韻如不見他動作,急了。
張天德這才一手從前面攬住她的小腹,一手扶著自己的粗長又硬的大陰莖,“唧”的一聲順著愛液全根擠了韻如的嫩屄!
“啊...!”強烈的充實感讓少婦興奮得大聲叫起來,深深插入她體內深處的“它”是那樣的充實、緊脹著她幽深狹窄的陰道膣壁的每一寸空間。
而老頭也因為自己的陽具被如此溫暖緊密地包夾住而舒爽無比,交媾的男女兩人在此刻都感到一股強烈結合的快感。張天德一深一淺地抽插韻如的陰道,不停不歇而且每次都頂到她的花心。

韻如一頭烏黑的長髮像波浪般的甩動,豐滿的乳房上下跳動,屁股高高的挺著,兩半鮮嫩紅潤的陰唇被老頭的粗大陰莖帶著上下跳動,還“噗嗤”“噗嗤”的發出聲響,弄得她不停的發出淫浪的呻吟 .“.不行了 啊 你太強了 喔 我 快死了 ”.,顯得淫穢無比。

還沒等張老爺子抽送了幾十下,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淑蘭回來了!!!
正在瘋狂交媾的兩人,嚇得魂飛魄散,老頭子慌忙從韻如濕漉漉的陰戶裡抽出大雞巴,“你快躲進衛生間,裝作洗澡。”
韻如這才回過神來,抓起地上衣裙,心驚膽戰地跑進衛生間。老頭飛快地穿上褲子,藏好韻如忘在地板上的褲衩奶罩,跑去給淑蘭開門。
“老婆回來了!”,張天德一臉嬉皮笑臉地把淑蘭引進門。

淑蘭嗔怪道,“怎麼這麼長時間才給我開門?”
“剛才我睡著了!”張天德在妻子面前還是一臉堆笑。
淑蘭看到門口韻如的高跟鞋,就問道,“韻如也在家,怎麼也不給我開門!”
“你女兒回來在洗澡呢!”
“哦,我說的的呢。不讓怎麼會不給我開門……”
一場捉姦在床風波這樣才避免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被繼父誘姦的人妻 [1/2]
下一篇:叔叔,你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裡了… – H小说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