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6/11]

(9)

等了這麼長時間,令人期待的五一長假終於來到了,本來要和我到海南玩的媽媽因為公司的事去不成了,恰好媽媽的一個姨媽七十大壽,媽媽帶著我一道又回到了鄉下。

老實說,我並不是太喜歡來這種地方,但是誰叫爸爸在外邊工作呢!好好的一個假期就這樣沒了。

這次媽媽回來,找了不少兒時的好友,他們一班人還搞了聚會,我卻與他們顯得格格不入,只有一個叫張明的小孩和我玩得來。

但我卻在媽媽他們搞聚會的時候偷聽到,這個張明的爸爸叫張強,原來曾經想泡我媽媽的,但我媽媽原來就是城裡人,只不過當知青時投親才來到這個小地方。在交往了一陣子後,張明的爺爺覺得媽媽當時的成分不好,不讓兩人交往,他也自知沒可能,就找了個村裡的姑娘結婚了。

二十多年過去了,他也已有兩個兒子了,小兒子已差不多二十了,張明也已十五了;老父親也還在,但老婆在生了兩個兒子後就像風乾的栗子一樣,又老又醜,他也常常嘆氣,為何當年沒找我媽。

媽媽上次回來,張強就沒有找到我媽,這次聚會給了兩人一個機會。

這天聚會完了後,張強約我媽媽和我去他家玩,到他新的樓房去,同行的還有媽媽當時的幾個農友,就只有我和張明兩個小孩。我們聽著聽著就覺得煩了,問媽媽和張明他爸爸要了點錢,就到村外邊去玩了。

玩著、玩著,肚子卻痛了起來。

「是不是吃的東西不行啊?」張明問。

「可能是吧!」我已經痛得不行了。

「我家就在附近,到我們家去上廁所。」

「不是吧!你到底有幾個家啊?」我禁不住問道。

「我家有三、四個房子吧!這是老屋,只有我爺爺住。」這時,張明已將我從後山領到一個院子裡,那是一個有三間二層小樓房的院子。這個張強是做什麼的,有這麼多房子?

張明拿了一串鑰匙,開了其中一家的門,我和他鑽了進去,我像風一樣進了廁所。

正當我剛拉完了正準備走的時候,外邊傳來了汽車停車的聲音,張明從二樓一望,是他爸爸和我媽。

因為這裡本來就比較偏僻,平時很少人來。張強和我媽走到了張明爺爺住的那間房子,卻是空無一人,只是開了門。

這時聽到媽媽對張強說:「伯父不在,我們回去吧!」

張強對媽媽說:「再等一會,妳坐一下吧!」媽媽只好在這裡等了。

媽媽著了一件淡藍色的套裙,下邊的短裙將媽媽豐滿的屁股包得緊緊的;下邊是反史的肉色絲襪,一雙白色無後跟高跟涼鞋,將媽媽的臀部抬得更高。

張強在後邊望著媽媽的樣子,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的下邊摸著,我和張明望得清楚。

我正準備下去,卻讓張明拉住了:「別下去,等他們走了我們再走。」我點了點頭。

可能真是吃的東西有問題,這時媽媽也問張強廁所在哪裡,張強讓媽媽到了他的書房的廁所裡,媽媽可能真的急了,進廁所後,將裙子與內褲一拉就坐在坐廁上了。

張強這廁所的門也沒有拉上,在另一座樓裡,我和張明望著對面。

張強通過在門口的大鏡望著裡邊的媽媽,媽媽雙腳併著,性感的雙腳從高跟涼鞋中脫出,輕輕地動著。張強已將上衣脫去了,媽媽這時也已完事,她曲起後邊,一雙豐滿的乳房像吊鐘一樣垂下。張強這時已將褲子也脫去,只著了內褲和襪子,媽媽到外邊一洗手一轉頭,望到張強這個樣子也嚇了一跳。

「你在做什麼?」媽媽驚恐地問。

這時張強拉著媽媽,一下子就將她抱著:「妳就給我吧!二十年前,我們不能在一起,現在就順一順我的意思吧!」邊說邊在媽媽的臉上狂吻著。

媽媽高叫著反抗,捶打著張強,但這樣卻更激起了張強的獸性,他將媽媽一把推倒在書房內的床上,一下子就壓在媽媽的上邊。媽媽的上衣已被拉開,短裙也拉到了腰部,黑色的透明內褲被拉下,掛在媽媽的左邊小腿上。

「妳叫啊!叫啊!這裡沒人聽得到,就算聽到了,妳以後還有臉子嗎?妳想一想妳的親戚和兒子吧!」媽媽一聽,是啊!馬上收了聲,但還在不停地反抗。

但女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終於,媽媽沒了力氣,在床上任由張強搞上去了。

我和張明在對面望著這邊,已嚇得不會說話了。

張強這時將媽媽拉到大書桌前,將桌上的東西全都掃到了地上,然後抱起媽媽放在上邊,他趴在媽媽身上,吸著媽媽的嘴唇,媽媽起初還是避著他的,但他的手強而有力地拉著媽媽的頭,硬是將媽媽的舌頭從嘴裡吸著,媽媽捲曲的淡紅色頭髮散在桌上,在陽光下格外耀眼。

這時張強的口氣有所放軟,對媽媽說:「妳就順一順我吧!好嗎?妳知不知道我多喜歡妳,好嗎?」媽媽想反正已經是這樣了,還是順了他吧!於是也完全停止了反抗。

張強站在書桌邊,將媽媽的頭拉了過去,左手將媽媽的頭髮拉成馬尾狀,右手握著大肉棒放在媽媽的面前:「給我吃下去。」

媽媽緊合著嘴唇,張強一掌打在媽媽豐滿的屁股上,上邊立時多了五個指印,媽媽無奈之下,只好將張強的肉棒吸了進去。

就在這時,外邊有一輛摩托車進到小院子裡來,張明一望:「是我哥。」

這時張力(張明的哥)也已發現他爸爸的車子在,於是輕手輕腳地走到爸爸書房口,只見爸爸的肉棒正讓一個中年熟婦吸著,因為媽媽的臉是向外的,媽媽臉上的表情張力都望得一清二楚。

這時張強也已發現張力了,對他罵了一句:「小子,還不過來幫忙!」

張力一聽,老爸讓他也上,實在太好了!本來剛才在吃飯時就覺得這個省城來的女人不錯,想不到現在就可以操她,就像在夢中一樣。他立即將衣服脫光,也加入了戰團。

媽媽這時被拉到地上,張強兩父子對站著,媽媽則坐在地上,豐滿的乳房、結實的雙腿、豐翹的臂部,令兩人的肉棒高高豎起,媽媽只能從下邊吸著兩人的睾丸。吸了一會,媽媽雙手各握一支肉棒,從根部慢慢舔起,時而吸著大肉棒,時而吮啜著龜頭,雙顎因吸著兩支肉棒而陷了下去。

過了一會,媽媽又被拉到桌上趴下,張強站在媽媽頭側,仍是將肉棒交給媽媽吸吮;而張力則是站在媽媽屁股後面,從兩腿間將肉棒放進了媽媽的下體。

張強依然將媽媽的頭髮拉成馬尾狀,媽媽左手輕托著張強的雙丸,舌頭在張強的龜頭上輕舔著;右手則放在下邊,握著張力的肉棒放進自己的小穴中。

張力將媽媽一隻腳拉起,雙手握著媽媽的大腿,從下邊用力地向上挺動著,過媽媽小嘴潤滑過的肉棒,輕易地在媽媽的小穴中上下聳動。張強的右手也沒閑,他將媽媽黑色前開式乳罩拉開,露出媽媽一雙動人的巨乳,他握著媽媽的乳搓揉著,一邊握一邊想:「城裡的女人波就是大。」

張力一邊操著一邊從後邊舔著媽媽的耳垂和後頸,這可是媽媽的性感帶,媽媽將左腿向後一伸,夾住了張力的屁股,轉過了頭一隻手抱著與張力的頭與他接吻,另一隻手則仍在搞著張強的大肉棒,張力與媽媽的舌頭在嘴內交纏著。

張強聽到外邊有響聲,走過去一望,原來是老爹回來了。他在下邊望到張強與張力的車子,在院子裡又聽到媽媽的呻吟浪叫聲,於是也三步併作兩步的上來了。

這時張力正吸著媽媽的雙乳,又吸又咬,媽媽的雙乳上佈滿了紅色的齒痕。他只顧對媽媽的乳房用力,下邊就少了力度,媽媽哪容他歇下來,用力把自己的屁股撞向張力的下體,頭則放到了張力的胸部,用性感的舌頭在張力的一雙乳頭上吸舔著。

張力這時再也頂不住了,一個顫抖,將他的精液全部送進了媽媽的小穴中。媽媽用力抱緊張力,雙手雙腳緊緊纏著他身軀,在張力的狂操下,媽媽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這時,老張也已脫去了衣服,光溜溜的胯下垂著一根大肉棒。

媽媽一望,是他。

「張叔……」只叫了一句,媽媽的嘴就已叫不出了,因為老張的那根肉棒已經塞進了媽媽的口中。

媽媽這時站在地上,腳上白色的無後跟高跟涼鞋穿在腳上,使得屁股更向上翹起。張強則站在他的後邊,肉棒在媽媽的屁股縫中輕磨著,他一咬牙,將他的肉棒捅進了媽媽剛被精液灌注過的小穴。

媽媽的雙乳被老張從上邊握著,老張兩手在媽媽的乳頭上玩弄著,媽媽爽得吐出老張大肉棒,叫出一句:「天啊…太爽了!啊…不要停……」之後,又將肉棒吸進了,好像要把老張的整個下體都吃掉一樣。

張力坐在床上,望著爺爺和爸爸兩人操著媽媽,肉棒又再硬起來。這時老張已經開始有感覺了,他將肉棒從媽媽的口中拉開,走回自己的房間,張強見老子走開,將媽媽平空拉起來,要媽媽把腿盤在他的腰杆上,他仍從後邊操著媽媽,媽媽口中已沒有了肉棒,原本輕聲不清的呻吟變成了高聲的浪叫:「天!爽…啊啊…不要…不要停啊……」

張強這時也加快了速度,他將媽媽反過後讓媽媽躺在桌上,雙腿擱在自己肩上,將媽媽的小腳放進了自己的口中,輕咬著媽媽性感的尖尖的足尖,不一下,媽媽左邊腳上的腳掌、腳趾、腳背上的絲襪部份已全是張強的口水。

張力這時也已上來,正吸著媽媽的乳房,老張則重新回來了,他一定是吃了藥,肉棒也像兒孫一樣高高豎起。他像剛才兒子一樣將媽媽的頭髮拉成馬尾狀,將媽媽的頭向拉自己下部,媽媽一手抱著張力的頭放在自己胸前,定好位置後,將手伸向老張的下部,握著他的肉棒套弄起來,頭則在老張的下邊為他服務。

張強抱著媽媽豐滿的大腿,在上邊伸著舌頭吸著、親著,媽媽的長絲襪上佈滿了張強的口水,媽媽的哼吟聲充滿了整個房間。

張強操了媽媽幾百下後已達到了他的極限,突然以衝刺的速度狂操著媽媽,媽媽在張強射之前達到了第二次高潮後,她的呻吟聲慢慢低了下去。張強在媽媽的胯間用力聳了幾下,將大肉棒拔出,精液向媽媽的上身射出後坐在了床上。

張力和老張將媽媽拉到了床上,媽媽在給胖胖的老張吸著肉棒,張力睡在下邊吸著媽媽的巨乳,張強則坐在邊上望著這一場春宮戲。不一會兒,張強又回復了戰鬥力,再次重新加入了。

媽媽這時全身上下只有一雙濕了的絲襪,淡紅色的捲髮已讓汗水和精液沾貼在臉上。老張這時提槍上馬,要媽媽坐在他肉棒上,張力和張強一人一邊站在床上,媽媽一手一支肉棒,舌頭輪流在兩父子的肉棒上吸著。

吸著,吸著,張力轉到媽媽後邊,把一個手指插進了媽媽的屁眼,媽媽雖說以前也試過肛交,但突然這一下還是嚇著了她。張力將媽媽下體上的潤滑液在媽媽的屁眼上輕塗著,媽媽也配合著將下體打開,張力的肉棒慢慢地插進了媽媽的屁眼中。

「好爽啊!天…啊…啊……」媽媽一邊高叫,邊將張強的肉棒吸著,用舌尖舔著張強的馬眼、雙丸,張強受到刺激,拉著媽媽的頭做深喉,媽媽的雙顎也因吸肉棒而深陷下去。

在張強的狂操下,媽媽的雙眼凸起,好像氣都已用完一般,才將肉棒拉開。張力和老張兩爺孫則一人一個穴在操著媽媽,媽媽因過度性感,變得紅腫的陰道使得老張覺得媽媽的肉棒像她的小嘴一樣緊吸著,不像生過小孩的婦人。

肉棒在屁眼裡的張力更不用說,屁眼比小穴緊多了,他的胯部撞在媽媽的屁股上「啪啪」有聲,兩爺孫你進我退、你上我下,加上在前邊的張強,媽媽夾在三個人中間,她的三個洞沒有一絲空閒,一人一洞,整個房間全是性交的體味和媽媽的呻吟聲。

張力第一個不行了,他在操了媽媽百多下後,將肉棒拉到媽媽後邊,將他年輕的精液全部散在了媽媽的屁股與背上。張強與張力交換位置,張力坐在床頭,媽媽用舌頭為他清理著還帶有自己排泄物的肉棒;張強則接替了兒子的位置,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屁眼中。

老張雖說是吃了藥,但年紀是大了,在媽媽肉穴的緊逼下,他終於將自已的精液全部送進了媽媽的小穴中,他也坐在媽媽面前,讓媽媽用舌頭清理著他的肉棒。

別看張強已經將近五十,但是體力真是驚人。媽媽已將近筋疲力盡了,趴在床上,讓張強操著她的屁眼,張強趴在她後邊狂操,依然沒有射精的跡象。

張強從後邊玩弄著媽媽的巨乳,媽媽與他輕輕接吻,並輕聲對張強說:「你真強啊!你是不是畜生啊?操了這麼長時間還有勁,我都要被你操死了!啊…啊…啊……」

張強聽到媽媽的說話,就如同打了支強心針,更加強用力地操著媽媽,又在她背上、脖子上、耳垂上咬著,全然不理媽媽的痛叫,一雙巨乳更是傷痕累累。之前他已射過一次了,第二次更能持久,操得媽媽又有了第三次高潮。直到媽媽趴在床上不會動了,他才將第二次交給了媽媽的屁眼。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5/11]
下一篇: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7/11]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