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8/11]

(11)

媽媽第二天起來時已經將近十點多了,十一點的時候,張強來到我們住的房子,他將媽媽拉到一家小房間裡談了有一個多小時,最後,原定在晚上與李東的約會提前到了中午。

原來,當天的晚上,張強已知道了我打傷人的事,當張明回家的時候,張強已將這事問得一清二楚,第二天就打電話找李東將事情挑明了,李東當然不敢有什麼意見(張強與當地的黑白兩道都有關係)。

吃中飯時,由張強和媽媽去,媽媽一根頭髮也沒掉就回來了。媽媽對張強只有感激,已忘記了張強對她做過的事。

媽媽通過了這件事,雖說是事情已過去,但她還是不放心,就將我交給了姨婆,她在外邊和朋友聚會的時候就要我獃在姨婆家,不能到外邊惹事。卻想不到這反而令她在家鄉又遇到一件壞事。

假期已到了第三天,媽媽應那天與她約會的朋友之請到她家裡作客,這天冷空氣南下,一下子降了幾度,更下起了大雨,媽媽本來不想去的,但與人有約在先,只好自己去了,我卻只能留在姨婆家裡自己玩。

媽媽的朋友十分熱情,兩個女人一起逛街、吃飯、聊天,一整天過去了,兩個女人到晚上七點才分手,這時鎮上商業街的燈已經全都亮了。媽媽從市區坐車到鎮上客運站準備坐車時卻發現一張公告,因為下雨的原因,原來已在搞維護的路更出現了問題,回村子是暫時不行了,最快的一班車也要在十點鐘才開,媽媽無奈,只有在鎮上呆著了。

因為下雨,媽媽這天穿著一件像雨衣質料的粉藍色連衣裙,那是一件像睡衣式的中間有腰帶的裙子,下邊是一雙白色的搭扣高跟鞋,一雙比較接近肉色的長絲襪。

在晚上,客運站的人明顯比白天要少了,但是在等晚班車的人也不在少數,客運站中那些剛從外省來還沒有找到工作的民工,像一個方陣一個方陣的睡在一起,那些人的體味和汽油味充斥著整個客運站,媽媽實在受不了那個味。她這樣衣著的人明顯與客運站格格不入,當她在客運站裡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她決定不在這裡等了,她要到外邊去,到時間才回來。

「兒子,媽媽要晚一點回來,路要修,沒辦法。」媽媽給我打電話。

「那也沒辦法啊!媽,妳小心點。」

「知道了,媽掛了,早點睡。」媽媽打完電話才從客運站向商業街走去。

媽媽到了鎮上商業街的邊上消磨時間,她卻不知道在她剛入車站時已經有兩個人跟在她後邊了。不知不覺中,她已走到了商業街的盡頭,這裡已經沒有什麼人了,只五、六個女人在那裡,邊上有一家電影廳。為什麼不叫它電影院?因為它實在是太小了,是用一個民房改的,但望上去卻不小。

媽媽剛想上去望一下有什麼電影,這時有幾個男的走過來,那些女的就圍了上去:「大哥,請我看場電影吧!」媽媽一聽就知道是城鎮中的那些妓女在一些電影院門口賣淫的玩意。

媽媽再一望那些電影,第一場是什麼《慾求不滿的少婦》、第二場是《出軌的少婦》,一共五場,只要十元就可以看到底。這都是一些三級的玩意,媽媽已對這間電影廳完全沒有了興趣。

她剛轉身要走,已有兩個人貼住了她,媽媽還以為是扒手,當她發現不對勁時,兩把明晃晃的小刀已頂在了她的腹部。

「小姐,別叫,聽我的話照做,不然我捅了妳,我們也絕對走得掉。」說話的人一口很重的北方口音。

事實上,當媽媽發現被刀頂著時,她已聽不到對方的話語了,她只覺得腦袋轟的一聲:『我被搶劫!』手心全都是涼的。

她望了一下兩人,一個小平頭,一個戴眼鏡。不知為什麼,他覺得兩個人有點臉熟,但又想不起來,是不是李東的人不服氣呢?

但不由她多想,那兩個人已拉著媽媽向電影廳走去,在左邊的那個將手伸進媽媽左邊的口袋裡,將媽媽衣袋中的零錢拿出來交給了賣票的。

「三張,兩張情侶座,我要最裡邊的兩張。」

「好,五十元。」賣票的望著媽媽一臉的壞笑。

想不到這種破地方也有什麼情侶座,媽媽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她剛張嘴想叫,但在媽媽右邊的人手一動,媽媽只覺腰上的異物又頂入了一些,她只好把張開的嘴合上了。原來在電影廳門口的幾個妓女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望著媽媽被兩個人拉著進了電影廳。

當媽媽進去時,一股很大的人體氣味衝進了媽媽鼻子,說是「情侶座」,實際上就是一張舊的長沙發。電影已經開始了,那兩個人將媽媽夾在中間,兩人的手已經放在了媽媽的大腿上了。放的電影本來就是那些H級的東西,女人的呻吟聲、男人的喘息聲充斥著整個電影廳內,從前邊不時傳來的也是南腔北調,這裡明顯是一個外來民工才來的小電影廳。

這時,媽媽已感覺到有點絕望了:「別,我給你錢,你別傷害我。」

小平頭不屑地一笑,將媽媽本來疊在一起的雙腿拉開,眼鏡則將媽媽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腹股溝中。

『怎麼這樣大!』媽媽吃了一驚,她只覺手中有一包東西,她整隻手也握不下。小平頭將舌頭伸出在媽媽的耳朵上舔起來,並將媽媽的手也放在他的下部。

這時有人從他們前邊走過,三人被嚇了一跳,他們兩人馬上坐好,各伸出一隻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上摸索著,並拉下了自己的褲鏈,將肉棒掏出,要媽媽用手去套弄他們的肉棒,媽媽起初不願意,但在兩人的強制下,媽媽還是握住了兩人的肉棒。

這時,兩人的手已經在媽媽的大腿內側摸動著了,小平頭的手在媽媽的絲襪邊上輕刮著,眼鏡則將手指在媽媽的內褲沿上插了進去,輕拉著媽媽的陰毛,並將中指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中。搞了大約五、六分鐘,眼鏡只覺得有水從手指流到手掌上,媽媽的喘息也由剛開始的幾不可聞,變得大聲到成為兩人耳朵中的碧水仙音了。

媽媽兩手分別握著兩人的肉棒,眼鏡的下邊很大,肉棒直,雙丸也不小;小平頭的比眼鏡小一點,但有些向上彎。媽媽的玉掌上已滿是兩人馬眼中流出的黏液,媽媽在套動他們肉棒的同時,還用小指的指甲輕刮著兩人的雙丸。

眼鏡這時要媽媽放開他的肉棒,他應該是忍不住想幹炮了,剛才只是強忍著的,他深吸了幾口氣,拉好褲子,走到廳口,問人廁所在哪裡。小平頭要媽媽側坐沙發邊上,他則坐在另一邊,媽媽半睡著吸他的肉棒,媽媽起初不肯,但小平頭握著媽媽的脖子,拉著媽媽的頭髮,將媽媽強力往下按。

「小姐,別忘了,妳還有一個兒子。」媽媽聽到後突然一驚,原來她打電話時這兩人已跟在旁邊了。

『這些亡命之徒,什麼都可做得出來。』媽媽想,只有順從他了。

『好腥啊!』當我媽將頭湊近小平頭肉棒時心裡不禁想,她握著小平頭的肉棒,只用嘴唇輕含著肉棒前部。小平頭拉起了媽媽的裙子,將手指放在媽媽的陰部上,這時,媽媽的內褲已經濕了,他將媽媽的白色透明內褲拉下,媽媽的光屁股坐在破舊的沙發上,只覺得十分不爽,她知道要快點搞定,只有讓他完事才行。

媽媽握著肉棒的根部,將小平頭的肉棒整條吸進去,又整條吐出,整支肉棒上全都是媽媽的口水。小平頭左手玩著媽媽的小穴,右手則從媽媽的衣領伸進去握著媽媽的巨乳,媽媽雙腿緊夾,由於口中有一條大肉棒,只能從鼻孔中哼出含糊不清的「嗯…嗯……」聲,但與電影放映的聲音相比卻微不足道了。

這時又有一個人走過,兩人都不敢動了,小平頭要媽媽起來,他自己則坐在沙發邊,有半個位左右,媽媽半坐在他腿上,他從後邊親著媽媽的脖子、臉頰,雙手在媽媽的大腿、屁股、巨乳上摸索著。

正當他感覺極爽時,他的手機響了,他一接,聽了幾句,馬上掛了電話,拉著媽媽向後邊一轉兩轉的走。媽媽不知他在做什麼,他要媽媽走前邊,來到一個有洗手台的小房間前敲了三下,門開了,原來是眼鏡,裡邊是一個廁所,還是坐廁,空間也不小,他讓兩人一進來就上了內鎖。

眼鏡已經頂不住了,他手忙腳亂地將媽媽的腰帶解開,媽媽豐滿的媚淫肉體立即就顯現在兩人面前,媽媽的衣裙剛長過大腿,裡邊只有一件半罩杯的白色透明胸罩,解開腰帶後,讓人覺得那是一件睡衣而不是一件外衣。

媽媽的內褲已脫掉,上邊的胸罩是透明的,用兩條透明的肩帶吊著,兩人已迫不及待的一頭扎進了媽媽胸口上,兩條舌頭輪流在媽媽深深的乳溝上徘徊,當一個人舔乳溝時,另一個就在他那邊吸著媽媽的乳房及乳頭。

小平頭將注意力放到下邊,他拉開媽媽的雙腿,將舌頭在媽媽的小穴邊上輕舔著;而眼鏡則握著媽媽的脖子,將舌頭吐進媽媽的口中,兩人的舌頭相互交纏著。

小平頭的舌技不錯,他先輕舔著媽媽小穴的邊緣,然後將媽媽的陰蒂吸進口中,吸吮一會再輕吐出來,又將舌頭插進小穴中,將嘴唇貼著小穴輕吸。

『天啊!實在是太正點了!』媽媽不禁想著。原本垂下的手則放在小平頭的頭上,她也將下體向前挺,讓小平頭的舌頭更容易深入她的小穴。眼鏡則專注在媽媽的雙乳上下工夫。他將媽媽的胸罩拉起,托著媽媽的一雙巨乳,口中吸著左邊的乳頭,右手則玩著媽媽右邊的乳房,不時將媽媽的乳頭整個吸進口中又吐出來,媽媽一雙巨乳上都佈滿了他的口水。

這時小平頭站起來,手摸著媽媽的小穴,媽媽也回應地套動著他的肉棒,而眼鏡則與媽媽吸吻著。小平頭將媽媽放坐在馬桶邊上,他雙手抄著媽媽的腿彎,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濕穴中,然後就粗野地操幹起來,彎彎的肉棒從媽媽小穴的上面斜插下去,大大地刺激著媽媽的陰蒂。

媽媽拉開眼鏡:「啊…爽!真爽!好麻…天啊…嗯……」的浪叫著,只覺得下邊的快感已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她剛叫了幾下就沒有了聲音,原來眼鏡已站了起來,將肉棒塞進了媽媽的口中,用力地抽插著媽媽的淫嘴,媽媽橫舔、豎舔、舔馬眼、吸龜頭…眼鏡實在太爽了。

在兩人的合姦下,媽媽很快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原本配合抽插的屁股已向下垂,大腿肌肉發出一陣陣抽搐,小穴口洩出大量的淫水。

兩人卻在這時停了下來,顯然他們也不想這麼快就完事。眼鏡坐在馬桶上,要媽媽屁股向後撅起的站著,讓他吸吮媽媽的小穴,並輕輕舔著媽媽的屁眼,將吸進口中的淫水糊散在媽媽的屁眼上,媽媽的屁眼在他的服務下一張一合的蠕動著。小平頭則站在媽媽面前,挺著肉棒要媽媽重新為他提供口舌服務。

眼鏡在媽媽後面舔了一會,將媽媽拉向自己,扶著肉棒要她坐下來。他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小穴後,要媽媽自己抬動身體去吞吐他的肉棒,他則安坐著享受媽媽用小穴套弄他肉棒的爽快感覺。

但插了五十多下後,他仍覺得不夠過癮,於是抽出肉棒,將媽媽兩邊的屁股肉拉得開開的,把肉棒強行塞進媽媽窄小的屁眼裡,可是他的肉棒剛剛在媽媽的陰道裡操過,龜頭已經漲得又大又硬,用盡氣力也只塞入半個龜頭,媽媽怕他這麼粗暴會把自己嬌嫩的屁眼撐破,只好合作地放鬆肛門肌肉去容納他的肉棒,在眼鏡蠻牛般的力闖加上媽媽淫水的潤滑下,終於都插進去了。

因為眼鏡的肉棒較大,全部進去後媽媽只覺裡邊悶脹得很,後庭極度撐闊,有一種被撕裂的火辣辣感覺,她只有死命地吸著小平頭的肉棒,藉此來分散對疼痛的注意力。

抱著媽媽的大屁股抽送了一百多下,眼鏡向上坐了坐,叫道:「兄弟,一起上!」

「好!大哥,我來了。」平頭應聲而起。

眼鏡將媽媽的大腿拉成M字形,肉棒則仍舊插在媽媽的屁眼裡;平頭按著媽媽的雙腿,將他的肉棒插了進去。媽媽雙手按著小平頭的胸部,長指甲逗弄著他的乳頭,小平頭雙手抄著媽媽的腿彎,像狗公一樣拱動著腰杆子;而後邊的眼鏡則用力握著媽媽的一雙巨乳,肉棒在媽媽的屁眼中抽動。

兩人默契地配合著,你進我出,你上我下,兩根不同尋常的肉棒,在相隔幾釐米的地方努力耕耘著。媽媽領受著兩根肉棒在自己底下兩個洞穴前後抽插的刺激感,時而玩弄著小平頭的乳頭,時而將手向後抄,抱著眼鏡的頭與他濕吻,而小平頭則不時與媽媽吸吻,眼鏡就從後邊吸著媽媽的後頸、耳垂。

在抽插了幾百下後,媽媽又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天啊!我又來了!啊…啊……」雖說開始是在不情願下被幹,但兩人的持久力確實驚人,把媽媽操得淫水像排洪一樣不斷從小穴直洩出外,想收也收不住,已逐漸沉迷在這既淫糜又刺激的3P中。

這時眼鏡與小平頭兩人也已達到了頂點,分別在媽媽的小穴及屁眼中射出了他們的精液。媽媽只覺兩股滾燙的熱流在子宮及直腸處奔流,她無力地躺睡在眼鏡身體上面,而小平頭在高潮後也趴在了媽媽身上,三人就這樣下體相連地疊在一起,任由黏糊糊的淫水和精液混合物從媽媽的下體慢慢倒流出來淌到馬桶上。

休息了還不到三分鐘,小鎮的商業街那邊傳來了警笛聲,兩人將還沒有回過氣的媽媽拋下走了。開始媽媽還擔心警察會來,她現在這個樣子在這裡真是百口莫辯,於是也匆匆忙忙找回自己的衣服穿好馬上走了。但是她的擔心是多餘的,警車只是湊巧經過而已。

媽媽重新回到客運站,這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個男的路人不小心碰撞到她,可是媽媽剛剛才性交完,還來了兩次高潮,渾身乏力、雙腿發軟,站得不穩便靠在了公告欄上。藉著燈光,上邊有兩張通緝令,居然就是先前強姦她的那兩個人,他們是搶劫殺人犯,還強姦了一些女事主,有幾個還被他們捅死了。

媽媽這才想起來,剛才買票時也見過這兩人,只是沒留意,暗自慶幸那警笛聲把他們嚇跑了,不然自己被姦還是事小,搞不好可能連命也會給陪上。

媽媽也不知道是怎樣上的車,下車也是別人叫的,她只知道全身衣服都濕透了。當我問她為何雨傘不見了時,她才回過神來,第二天就帶著我回家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7/11]
下一篇:淫蕩又偉大的媽媽 [9/11]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