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小蘭被整村的男人姦 [1/2]


這件事發生在夏天,這整個夏天幾乎都在下雨,差點讓我們計畫了好幾個月的渡假泡湯。最後,氣像報告預報了下周末天氣不錯,於是我們決定出發。我和小蘭決定去南部玩,我們預計在星期四傍晚出發,還在一個小漁村的旅館訂了個房間。

星期五我們在海灘上渡過,我們在沙灘上散步,做做日光浴,小蘭決定脫了衣服做日光浴,這樣身上不會留下泳裝的印子,於是她脫了衣服躺在沙灘上。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我覺得很無聊,因爲沙灘上一個人也沒有,所以我決定到處走走,留小蘭一個人在沙灘上曬太陽。不過我才走到一塊石頭後面,我就聽到小蘭的附近有人說話的聲音,我躲在石頭後偷看,看到兩個大約17歲的男孩正在另一塊石頭上看著小蘭。

小蘭這時也發現了,她故意要給他們一些好看的,於是她用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捏著自己的乳頭,讓她的乳頭豎立起來,另一只手往私處摸去,先是撫弄著陰唇,然後將兩根手指插入了陰戶里,一直自慰到她高潮了爲止。

兩個男孩看著小蘭打著手槍,小蘭高潮過去之後,她招招手,叫那兩個男孩過去,她說由她來幫他們做。兩個男孩聽了之後,用他們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小蘭的兩只手各握住一根陰莖,開始上下搓弄,一個男孩大膽伸出手摸著小蘭的乳房,還不時捏她的乳頭;另一個男孩看到小蘭沒有反抗,於是他也伸手摸向小蘭的私處,愛撫她的陰戶。

「別摸了,」小蘭說道:「爲什麽不把你們的肉棒放進我的熱穴里呢?」一個男孩馬上跳了起來,伏在小蘭的雙腿之間,把他硬得不能再硬的肉棒插進小蘭濕潤的陰戶里,小蘭大聲叫那個男孩干得用力一點,而她的手還在不停地幫另一個男孩打著手槍,那個被打手槍的男孩一直在罵他的朋友,要他干得快一點,因爲他也想要干這個女人。

他的朋友沒有讓他失望,他很快地就射精在小蘭的陰戶里,另一股精液射在小蘭的小腹上。被打手槍的男孩馬上把他的朋友推開,由他來干小蘭,剛射完精的男孩走到小蘭的面前,小蘭主動張開嘴,含住他的陰莖,將陰莖上的精液都吃乾淨,而另一個男孩沒干多久也射了,小蘭又把他肉棒上的精液舔乾淨。

兩個男孩穿好衣服,和小蘭道別就離開了,我這時候才從石頭後面走出來,我告訴她我全部都看見了,然後我將她翻過身去,好好地干了她一次屁眼。

那天傍晚,我們在回旅館的路上,到一間餐廳用餐,餐點非常美味,我一邊用餐,一邊在桌底下愛撫小蘭的私處,在她高潮的時候,她緊緊咬著雞腿,好讓她不致於叫出聲音來,我確定這樣整她,會讓她今夜越來越饑渴。

當我們回旅館時,已經很晚了,路上我們經過一個小小的村莊,這個村莊附近十分荒涼,離我們的旅館還有很長一段路,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車子發出巨大的噪音,車子一陣晃動後就熄火了,再也發動不了。我下車看看周圍的環境,發現這里只有一間酒吧、小小的修車廠、小商店和十幾幢房子,其中只有酒吧的燈是亮著的,這個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半了。

我決定走進酒吧碰運氣,很幸運的,那個修車廠的老板就在里面喝酒,我和他說了半天,他讓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出來看看我的車。我們走到車前,打開引擎蓋,他看了看車子的引擎,摸了幾下,然後告訴我,車子可以修,但是要花點功夫,不過因爲今天是周末,所以要修也要等到星期一,他說完就走開了。

我氣得要命,小蘭下車來問我發生了什麽事,我告訴她我們可能要星期一才能回去了,不過今天晚上要住在哪里,是我們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我和小蘭又走進酒吧決定再試一次,這是一間老舊的酒吧,里面還有11個男人,年齡從19歲到50歲都有,他們全都在打量著小蘭,小蘭穿了一件很短很緊的迷你裙,黑色的絲襪和一雙黑色的長統馬靴,她這種打扮,不讓人注意都不行。

我又去找那個修車的,不過還是沒有用,他看到小蘭,眼睛一亮,邪惡地笑著說道:「這樣吧,我是一個賭鬼,我們來賭一把丟銅板吧,如果是字那一面,算你贏,我明天就幫你修車,而且不收錢;但是如果是人頭這一面,那算我贏,你今晚可以去修車廠旁邊的一個小房子里過夜,但是這個女人則要陪我過周末。」他這句話讓酒吧里的人都開始起哄。

「不!」我拒絕了他。

那個修車的聳聳肩,說如果我不願意就算了。

「等一下!」小蘭走到我們面前:「這不夠公平,如果你贏了,你還是要免費修車,而且要在星期日的中午修好,這樣我們就答應你。」他想了一會兒,然後大笑著同意。我再問小蘭,是不是確定要這麽做?

「我可不想這幾天都睡在車上,」她說道:「而且不論是贏是輸,我們修車都不要錢。」「好吧,」我只有同意:「但是如果我們輸了,你知道你可能會被輪奸好幾天!」「這個我知道,」她答道:「你知道我喜歡性交,放心吧!」接著小蘭要那個修車技工扔銅板。

銅板高高地飛起,掉在地上不住地旋轉,轉了幾圈之後,銅板停了下來,是人頭朝上,那個技工露出笑容,掏出一串鑰匙交給我,說這是那個房子的鑰匙,他要我星期天中午再來接小蘭。

我告訴他,我們願賭服輸,不過我是不是可以在旁邊觀看?我不會妨礙他們的。那技工說,如果我看不下去了,隨時可以離開,不過明天晚上這個酒吧有一個派對,到時候我一定要來看看。

我笑著點頭,找了把角落的椅子坐下,那技工仔細地打量了小蘭一會兒,然後告訴小蘭,這幾天她是他的奴隸,她要完全服從他,首先,他要小蘭把衣服脫了。

當小蘭開始脫衣服時,所有的人都盯著她,小蘭拉下衣服的拉煉,讓衣服跌落在地上,男人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現在小蘭的身上,只有絲襪、吊襪帶和鞋子,乳房、胸部和私處全都展露在衆人的面前。

那個技工對小蘭說,他喜歡像她這種騷女人,隨時準備被干,所以都不穿內衣褲。他將小蘭的衣服扔給酒保,叫酒保把她的衣服收好,因爲小蘭接下來這幾天都再也用不著穿了,他轉頭告訴小蘭,這幾天她什麽都不淮穿,而且他走到哪里,她就要跟他去哪里,他要帶她走遍這個村莊的每一個角落,讓所有的人知道她是個多麽淫蕩的女人。

小蘭正想抗議,但是那個技工在她還沒開口之前,就用他又厚又大的手重重地掴在她的屁股上,叫她閉嘴。

「是的┅┅」小蘭委曲地說道。

又是一個重掴,「是什麽?」那技工惡狠狠地問道。

「是的,主人。」小蘭的眼角泛著淚光。

酒吧里的人放聲大笑,小蘭的臉和她的屁股一樣地紅。

「很好,」那技工說道:「現在躺到那張桌子上,把腿張開。」小蘭順從地往那張桌子走去,她的乳房不住地在她的胸前晃動,走過男人們身邊時,他們都伸出手來吃她的豆腐。她爬上桌子躺下,張開雙腿,讓每個人都看到了她陰戶里粉紅色的嫩肉。

那技工走到小蘭面前,先用手摸了摸小蘭的陰戶,然後指了一只手指進去,又插了第二支手指進去,一直到他插了四支手指進去爲止,他的另一只手則是笨扭地摸著她的乳房。當他用力扯小蘭乳頭時,小蘭不禁叫出聲來,他對小蘭說,她的陰戶可以插進四根手指,很有彈性,一定讓很多男人干過了。

「是的┅┅主人┅┅」小蘭喘息著道:「我被好多好多男人干過了┅┅」小蘭在那技工的指奸之下得到了高潮,高潮過去之後,技工伏在小蘭的雙腿之間,用他的舌頭上下舔著她的陰唇,然後將舌頭伸進陰道之中,用舌頭干著小蘭。

酒吧里的人開始起哄,一個家夥說,這種女人過不了多久就會再一次高潮,他說得沒錯,小蘭馬上又得到一次強烈的高潮,她的愛液濺在那個技工的臉上。

那個技工站了起來,他告訴小蘭,從現在起輪奸就要開始了,他把他的大陰莖粗魯地插進小蘭的陰戶里,狠狠地干她。

「從現在起,你是一個奴隸,」那個技工邊干邊說:「你會被徹底奸淫,我干完你之後,我的朋友們會再玩玩你的身體,知道嗎?」「是┅┅是┅┅是的┅┅主人┅┅」小蘭呻吟應道。

接下來的四個小時,肉棒不斷地插入小蘭的每一個肉洞,許多時候,小蘭的陰戶、屁眼、嘴,同時都有一根陰莖在抽送,大量的精液不斷地注入她的子宮、直腸和食道。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慘遭強姦的熏兒
下一篇:女孩小蘭被整村的男人姦 [2/2]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