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小雯 [8/9]

www.112mmm.com
第八章肮髒的後巷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模糊中的我彷彿感覺到一陣陣溫暖的熱水噴灑到我的身
上。

好舒服的感覺……

不對!我們學校的更衣室不是沒有暖水的嗎。那麼噴在我身上的是……

我一張開眼,就看到六、七個男生圍著我的身體,提著自己醜陋的陽具,往
我身上撒尿。

「啊∼」我輕叫了一聲,正想嘗試將身體移開,誰知剛動一下,陰道和肛門
都傳來劇烈的痛楚。

「哦……醒來了嗎?賤人。來,乖乖的張嘴把尿都喝進去。」李勇此時剛好
站在我頭邊,一道金黃色的液柱正灑在我臉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聽他的命令,也許是為了錢,也許我真的如他所說,
是個天生淫賤的女人。

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張開口,讓金黃色的液柱落到我的口中。其他的男生看
我在喝李勇的尿,都把尿往我口中射來。又騷又臭的液體灌滿我口腔,被我一口
一口的嚥下。

這大概就是標准的男生公廁吧。

好不容易等他們十幾個男生都排泄完畢,穿好褲子,也各自散開收拾行裝,
准備離開了。

而我呢,則依然躺在男生的尿液裡喘氣著。不是我不想動,而是我根本動不
起來。下身至今依然傳來劇烈的痛楚,特別是剛被開苞的後巷,動一動都給我帶
來巨大的痛苦。雖然看不見,但我猜裡面應該在流血吧。大概陳老師替我開了苞
後,又有不少男生光顧過這裡吧。

「賤人,別躺太久,學校再過五分鐘就鎖門了。到時給關在學校裡餓死掉,
那就太可惜了。」李勇說完就回頭,帶著一大班男生離開了。

「等等……別走……拉我一把……啊……」剛想動一動,又掀扯到下身的傷
口,悶啍了一聲,還是動不了。

「你全身都髒透了,誰敢碰你啊。」李勇說道。除了一、兩個看上去善良一
點的男生回頭看我一眼外,大部份男生都跟李勇一樣,頭都不回的走出了更衣室。

留下我一個人躺在尿泊之中自生自滅。

我在他們心中,大概就只是一只供他們泄欲的母狗吧。

「啊……啊……好痛……」我強忍身下的痛楚感覺,勉強的爬了起來。看看
手錶,現在已經是七時二十五分,怪不得痛得這麼厲害,又給他們操了四個多小
時,還有五分鐘學校就會鎖門。唯有快點忍痛走到牆邊,用花灑把我身上的尿液、
精液等沖去。不待把身體擦乾,便急急忙忙把散落在更衣室四角的短裙、短袖衫
和內衣褲拾回來。

「天啊!」我不禁驚呼了出來。

這是什麼?在我的胸罩和內褲的內層上,沾滿了一層厚厚的,半乾固的淡黃
色黏液。

是男人的精液!這內衣還怎麼穿?

可是,我可以不穿嗎?

那件短袖衫本來已經是又淺色又緊身的了,現在還給我用來擦下身之後,濕
了一半,要是面什麼都不穿的話那豈不是引人犯罪嗎?要是現在再有男人來干我,
可真的能把我活活操死。

至於內褲,我現在下身已經痛得連大腿都合不上,加上裙子又那麼短,上落
樓梯或者風吹一吹過的時候,私處豈不是讓途人一覽無遺。加上現在不斷在精液
從我的子宮中倒流出來,不穿內褲的話,那不是直接流到大腿上了嗎?

其實我倒是傻,不就是男人的精液嘛,我吞下肚子的,子宮裡裝著的,都不
知多過這裡多少了。我不就是賤女人、是街上的母狗嘛,又怎會怕髒呢?

冷笑了一聲,匆匆把肮髒衣服穿好,便趕快走到學校門口去。

那年老的保安剛剛准備鎖門。真好運,剛剛趕得及。

可是剛才的一陣疾步,似乎又把肛門裡的傷口撕裂了一點。現在每走一步都
痛得很。走不了幾步就要停一停,休息一會兒。本來由學校到巴士站,十五分鐘
的路,走了半個多小時都沒到。

今天我連早餐都沒吃就出門了,一整天除了男人的精液和尿液外,什麼東西
都沒有下過肚,加上下身給他們操得好痛,雙腿發軟,現在連走兩步路都有困難。

「咦∼黃小雯,是你嗎?你受了傷?來來來∼我扶你一下。」接著,一只有
力的手在我快倒下的時候,從後伸出,扶著我左手的手臂。

我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年紀和我相若的男生,伸出右手扶著我的手臂。

「你是……林正泰,你怎的在這裡?」看了一會兒,我才想起這個男生的名
字。他叫林正泰,是我同班四年的同學,和我住在同一條村子裡。不過,由於他
是屬於上課認真聽話的好學生,平時安安靜靜的。加上我平日在學校裡,亦很少
和其他同學說話。因此,我們倆即使同班多年,大家亦沒有什麼說過話。

「我在附近的自修室裡溫習功課,現在回家吃飯嘛。」他老老實實的答道。

「嘩!我們才剛考完試,你就開始溫習啦。」我們的暑假都沒開始放,這傢
伙已經開始溫習了嗎?雖然一早知道他是用功讀書的那一類型,可是沒想到他用
功到這個程度。

「這個……唉……這次考得不怎樣,考完才知道自己有很多東西都沒有弄懂,
所以,趁現在自己的印像還深刻的時候趕緊補回來嘛……」他有點害羞地低頭說
著。不過右手依然扶著我慢慢的走著。

「唉……我也是考得不好呀……你英文幾分?」

「七十二」

「……」

「中文呢?」

「六十九」

「……」

接著,我們對了八、九科的成績。他口中所謂的考得不怎樣,就是除了數學
以外,每科都高我一倍以上。

也罷,人家這麼用功,一分耕耘,也就一分收獲。只不過,這傢伙謙虛到有
點討厭就是了。

「哦……對了,你還沒說,你怎的弄成這樣?」林正泰看走路一拐一拐的我
問道。

「咳……這個嘛……唉……在我排舞的時候扭到了。」我慌忙應道。

「排舞?排什麼舞?」他好奇的問道。

「那個嘛……藍球隊快有比賽嘛……我是他們的啦啦隊嘛……所以嘛……要

排舞。」

「哦……原來我們的藍球隊還有啦啦隊打氣,真好。」

我結結巴巴說出的謊話,他似乎都相信了。但是,在這之後,我們兩個不善
言辭的男女,從這裡走到車站的十五分鐘路程,再加上半個小時的車程裡,就一
句話都沒說過了。不知為什麼,對著他這種男生的時候,我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他的手倒是老老實實的扶著我的手臂。大概是因為我穿得太過性感,
害得他連話都不敢說,走路時低著頭兩眼盯著地面,連看都不太敢看我。

一上到車的時候,他就坐在我旁邊低頭裝睡,可是依然不難發現經常他偷偷
的張開眼睛,偷看著我潔白修長的大腿。

有了他在我身邊,一路上都沒有及那別的男人非禮過,安安全全的到了我家
樓下。

「你住第三座呀,我就住在第九座。原來我們住得這麼近。」他勉強的笑著
說。看得出來,他是沒話找話說。平時上學回家都已常碰面,他怎會不知道我住
在這裡呢。但無論如何,這句話打破了我們之前長達四十五分鐘的沉默。

「是啊……還有……咳……那個……咳……感謝你扶了我這麼遠的路……咳

……再見。」我很不自然的說出了感謝和告別的對白。

「咳……那個……不用謝……咳……再見。」不過他也自然不到哪裡去。說
完他便轉身離去。我隱隱的看到,他轉身後,好像偷偷的呼了一口氣。

「正泰……」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喊住他。

「什麼事?」他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我想問問你……那個……對了,你是不是每星期六都會去我們學校附近的
那個自修室溫習的?」

「對呀,不只星期六,我星期天都會去。等放了暑假之後,我更應該天天都
會去。」

「哦……原來是這樣……」

「怎樣,你會來嗎?」

「……可能吧……我也有很多東西不明白。到時,可以問你嗎?」

「可以,一定可以。」此刻,正泰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那好……再見。」

「再見。」

當我轉過身去的時候,我亦忍不住笑了出來。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好溫
暖,好快樂,還有一點點害羞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初戀的感覺嗎。

可是,到了下一個星期六。

我卻正如過去一個學期的每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都會跟李勇他們三人出街。

上身一件松身的低胸白色小背心,領口一直開到我的胸口中間,我只要低一
低頭,其他人就差不多可以看到我的小乳頭。配上一條連大腿一半都不到的藍色
迷你裙,加上一對清涼露趾的高跟鞋,便是我今天的裝束。當然,一如以往,我
裡面沒有穿內褲或者胸圍。

「啊……啊……不要……勇哥……啊……」

「還裝什麼害羞,自己下面明明都已濕透了。怎樣,很想給男人操吧,賤婊
子。」

在差不多是全P市中,治安最差的112區的某一條沒有街燈,又肮髒狹窄
的後巷,我此時正被李勇他們強行按在牆上,李勇一手將我的迷你裙掀起,把手
指伸入我那一早已經濕透了的小穴中抽插。

「噢∼∼∼∼不要……啊……別在這裡……啊……會給別人看到的……」

「看到了不就看到了,我看你這麼淫蕩,讓其他男人都一起來操爛你的賤穴
不是很好嗎?」馬小龍在我耳邊說著。他強壯的臂彎此時從後交叉地緊緊抱著我,
雙手一左一右大力地扣著我的乳房,隔著衣服肆意搓揉著。

「不……別這樣……啊……我不要……啊……」

「還說不要,下面都濕成這個樣子了,讓我的雞巴來滿足你這個騷貨吧!」

李勇說完,馬上就拉下褲鏈,把他那大雞巴拔出來。然後兩手用地的將我的
大腿往兩邊一分,讓他那東西在我的陰唇附近磨了一會兒後,整根東西一下子盡
根沒入了我的體內。

「噢∼∼∼∼」盡管之前我已經盡量忍著不大叫出聲,但當李勇的雞巴一下
狠狠的插入來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高聲叫了出來。

接著,李勇就開始了猛烈的抽插。通常在這些公眾地方作愛時,李勇他們一
般都是干得又快又狠,好讓自己盡快完事。他每一下的插入,都將他的雞巴頂到
最深的地方,抽出時,又差不多整根都抽出來,只把龜頭上一點點的地方留在裡
面。這樣的抽插方法,以極高的頻率進行著。

「好緊啊∼∼∼∼這小淫娃的賤穴給我們操了這麼久,還是這麼的緊,夾得
好舒服∼∼∼∼」李勇咬牙切齒地說著。

「啊∼∼∼啊∼∼∼不要……太大力了……噢∼∼∼好痛……啊∼∼∼輕點

……」下體傳來那撕裂的痛楚,讓我不顧一切的大聲呻吟起來。在這黑暗默
靜的後巷,我淫叫的聲浪,大得連幾條街外都聽得見。

「啊∼∼∼啊∼∼∼勇哥……痛死了……噢∼∼∼好深∼∼∼啊∼∼∼」

在我身後的小龍亦趁著我給操得全身酸軟,無力反抗時,把我的小背心給脫
掉了。這時,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已經拉到腰際的短裙,雪白的肌膚,差不
多全都暴露在旁人的眼線裡。

我的身體無力地斜靠在馬小龍的懷中,雪白修長的大腿,軟軟地勾在李勇的
腰際。整個人因他猛烈的抽插,而處於半昏迷狀態,眼睛都睜不開了,只懂得盡
情的浪叫和呻吟。

身後的馬小龍,依然陶醉地玩弄我的一對乳房。我的乳房不斷被他充滿力量
的雙手揉成各種的形狀。而李勇,則繼續雙手提著我的大腿,發狠的抽插著我的
小穴。

我的身體便是這樣夾在兩個高大強壯的男人之間,被他們任意魚肉著。

幸好,不需太久的時間,李勇低吼一聲,便將他的精液射在我的體內。接著,
他們二人馬上交換位置,李勇從後抱著我的身體,小龍分開我的大腿,像李勇那
樣狠狠的操著我的小穴。

「啊……不行……讓我休息一下……啊……太大力了……啊……啊……」

後來,我更連浪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發出陣陣低聲的呻吟。

「啊……啊……痛……啊啊……」

不知過了多久,總算等到小龍也在我體內射出了他的精液,我才獲得片刻休
息的時間。

可是,在我的神志還沒有恢復清醒時,馬小龍已經和原來負責把風的陳國強
換了位置。

已經在一旁等了很久的陳國強,他是三人中肌肉最為發達的一人,動作也比
其他二人更是粗暴。高大強壯的身驅一下將我撲到在肮髒的地上,發了狂似的吻
著我的粉頸。一雙大手更是將我的乳房搓得發痛。

「啊∼∼啊∼∼別這樣……啊∼∼我上次的傷還沒好全……別……啊∼∼」

一早已經無力反抗的我只好任由他玩弄我的身體,讓他用我的身體來發泄自
己的欲火。

好在他和李勇兩人一樣,沒用多久就射了。當我感覺到國強低吼著在我體內
射出最後一滴的精液後,嘴角不禁泛起了一點滿足的微笑。我想,總算是結束了
吧。

一般來說,我們在公眾地方作愛時,差不多都是一人射一次後就算完。然後,
他們往往都是馬上抱起給操得半死的我離開,不愛多作停留的。

我躺在地上休息了一段時間後,神志也漸漸恢復清醒。

「不對,怎的我還在這裡。」我突然發現,原來自己還躺在這肮髒冰冷的後
巷上。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