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愛情故事 [2/4] – H小说

“噢,對不起……”她嚇了一跳,連忙松手。
我馬上後悔了:“我沒事了,其實那也不是很痛。”

敏姐吸了口氣,開始感到害羞,再也不肯握我的雞雞了。她紅著臉說:“好了,我看夠了!小燦,你快點穿回褲子吧。”
“……”我很無奈的只有拉起褲子,不過卻有點為難,因為讓雞巴頂著了,我穿不上去。唯有苦著臉問敏姐說:“敏姐,怎麼會這樣的?現在怎麼辦啊?”
“我又不是男孩子,怎麼知道啊?”她盯著我那脹硬的雞巴,紅著臉啐道:“你去問你大伯吧?”

一說到我大伯我便害怕了……如果讓他知道我又溜了出來玩,一定會被他狠狠地教訓一頓。
……可能是因為太害怕的關系,我那硬硬的雞巴竟然自動的軟掉了。

“啊……變小了……”敏姐茫然地望著我,也沒說什麼……她似乎也沒比我懂太多……
我拉回褲子後,又坐在敏姐的旁邊,訕訕的沒再說話。說老實的,我當時已經忘記她說把胸脯給我看看的承諾,我只是還記掛著剛才給她玩雞巴時的奇怪感覺……
敏姐見我沉默不語,以為我在惱她,也沒等我開口便搶著說:“小器鬼!說過讓你看便會讓你看的,可不要說我騙你……”說著就把自己的衣服往上拉起……
……

我頓時感到一陣眩目……
那是兩只非常美麗的奶了,脹脹的,很白,很尖挺,就好像是兩座宏偉的山峰矗立在她的胸前似的。嫩紅色的奶頭挺立著,旁邊還有一些很細很細的柔毛!
陽光斜射下來,她的兩顆奶子就好像水晶一樣的晶瑩剔透!奶子上淡青色的靜脈隱約可見,像是一條條小蚯蚓似的。她的皮膚又很白皙,看上去那兩個奶子就好像剛剛剝了殼的雞蛋一樣,一碰就會破掉。
敏姐見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吸了口氣,竟然拉住我的手,輕輕地按到她的奶子上去。

……我的手抖得很厲害……我從來沒有摸過女人的奶子,況且還是這樣美麗的。
我的手接觸到奶子的一剎那,敏姐全身像打冷顫的顫栗了一下,小嘴裡還“哦”
的叫了一聲!

……好舒服!我慢慢地撫摸著,感覺著那滑不溜手的美麗感覺。敏姐的奶子真的很大,我一只手也不能掌握。我沿著奶子邊緣摸了一個圈,又再往內再轉了一個圈,最後才輕輕地捏了捏她的奶頭。只感覺到那小小的乳頭變得又脹又硬的,真是很有勁

道啊!乳頭旁邊還起滿了一小圈的小疙瘩,顏色也慢慢地變紅了。
敏姐又叫了一下,推著我的手不讓我捏,說會疼的……我松開手,慢慢地撫摸著。我特別喜歡摸她奶子下面那美麗的弧線,因為托上去重甸甸的,有種特別飽滿的感覺。
她的整顆奶子都是軟軟的,摸著很舒服,讓我愛不釋手……

我感到她的身上愈來愈熱,其實我也一樣,剛才好辛苦才軟掉的雞巴馬上又脹起來了,硬硬地頂在敏姐的胯間。她整個人也像沒力似的,軟軟地靠在我身上,喘吁吁的說:“哎……怎麼會這樣的……小燦,你摸得我很舒服啊……”
我看著她那近在咫尺的緋紅俏臉,只感到腦袋一熱,嘴巴不由自主的便往那張半開半合的嫣紅小嘴吻了上去。
“嗯……”敏姐震了一下,卻沒有罵我,還柔順地擁著我回吻。

我們抱著吻了一會兒,敏姐開始用舌頭撩我的牙齒。我記起了學校裡的人說的“濕吻”,便嘗試張開嘴,把舌頭伸了過去。原來她早已經在等著了,馬上把我的舌頭卷了起來。
我們兩個順勢倒在石台七,我翻身把敏姐壓著,雙手都插進她的上衣裡,在她那雙美麗的奶子上用力地搓揉著。而我那脹硬的雞巴,也已經隔著兩人的褲子,硬硬地抵在敏姐腿間那脹蔔蔔的地方。
口涎不斷的從我們緊接的唇邊縊出,我唯有用力的吸吮著,把敏姐香甜的口水都吞下肚裡去。

……幾乎是不自覺地,我的手自動地探進了她那寬大的褲襠裡探索著……觸手處是已經一大片濕漉漉的柔毛。
“啊……”敏姐掙脫了我,長長地吁了口氣,屁股不斷的向上挺著。

手指“撲”的陷進一片泥濘中,我也不知道摸到了些什麼?只感到被兩邊的嫩肉緊緊地夾著,一大股滾燙的水灑到我的手上……敏姐“呀”的尖叫了一聲,雙手用力抱得我緊緊的。
我還以為弄痛了她,嚇得馬上把手抽了回來,撐起身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來,稍稍松開了我,又吻了我嘴唇一下:“小燦,你
真好!”她說著。

“我還以為弄痛你了……剛才那樣……會很舒服嗎?”我看了看自己那濕濕的手指,怯怯地問道。
“嗯……你這小鬼可壞死了……”她紅著臉的答道。
“剛才我們那樣……就是……“做愛”了嗎,”我傻傻地問。
她“噗嗤”的笑了:“當然不是呢!做愛是要把你的雞雞插進我那裡才算的……”
她指指自己的腿間。

“哦……”我呆呆地看著敏姐那被我掀起了的褲襠,那蓬烏黑的柔毛上泛光的水跡仍然清晰可見,只感覺褲子裡的雞雞脹得更大更硬,快要爆裂了。
“敏姐,”我大膽地要求說:“那我們來試試做愛好嗎?”
她的臉紅得像快滴出血一樣,垂下頭咬了咬牙:“好啊!”
……想不到她竟然答應了。

這一次我沒有半點遲疑,飛快脫下自己的褲子,又幫敏姐除掉了短褲,接著便粗魯的把敏姐推倒,壓了上去……脹硬的雞巴在她的腿間亂衝亂撞的,滿頭大汗的嘗試了好幾次,把她撞得喘吁吁的痛叫著,但卻總插不進去。
“敏姐,我找不到門口……”

“我又沒試過,也不知道啊……”她雙手抱著我,咬著牙忍耐,似乎也被我撞得很痛吧?
我感到雞巴愈來愈脹,那股要撒尿的感覺愈來愈強烈;而她的胯間也愈來愈濕、愈來愈滑了。
我慢慢地嘗試著另外的角度,“哎……”終於有一下,我忽然感到陷進了一個特別柔軟的地方,敏姐也全身一震的喊著:“哎呀!很痛啊……己雞巴頭強硬地穿越了那最緊窄的開口……那感覺太爽了!我不顧一切地繼續壓下去!
“哎!好痛!不要!”敏姐痛得仰起頭大叫了起來,連眼淚也流出來了。

我才剛剛開始爽,當然不肯就此罷休了,拚命地緊壓她,用盡全身氣力的猛刺進去。
“呀……”太爽了!我從來沒試過這種感覺。整根雞巴像是鑽進了一個又緊又熱
的空間,舒服得不得了……真的非常緊……我的雞巴頭也被擠壓得有點痛楚,可是我再也顧不得什麼了。在敏姐頻頻呼痛的哭叫聲鼓勵下,我一往直前的繼續鑽進去,一路上強橫的撐開那一圈一圈緊迫的嫩肉,直到我的兩顆蛋蛋重重地撞在敏姐的恥骨上,再沒有進路為止。

終於全進去了!我長長地吁了口大氣,感到頂到了一塊不停震動的嫩肉上,雞巴頭上一陣難耐的灼熱,感覺非常的爽!整根雞巴都在猛烈地急速跳動……那感覺……
像要撒尿似的。

我吸了一口氣,強忍著撒尿的衝動,本能的把雞巴急抽出來,敏姐又像殺豬似的嚎叫了一聲,把我緊緊地摟著不讓我離開。我沒辦法,唯有又再插了回去……
……

……我馬上發現原來這樣玩法更加的爽……於是我依樣畫葫蘆的前後抽插起來。
“痛呀……不要……”敏姐痛叫著,雙手使勁地推拒著我,兩條大腿卻用力地緊夾起來。
可她一夾緊我便受不了……撒尿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這時敏姐忽然渾身一震,雙手雙腳都纏了上來,小洞劇烈的顫動起來,緊緊的將我恥著我感到雞巴頭一脹一脹的,再也支持不了,大叫一聲便在她身體埋“尿”出來了。
我們兩個擁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過了好一會兒,我那開始變軟的小雞雞才被敏姐的小洞擠了出來。我低頭一看,只見她兩腿中間染紅一大片,大股大股粉紅色的漿液正從那微微張開的洞口裡滿溢出來,而我的小雞雞上也沾了些血水。
“敏姐,我……把你弄傷了?”我駭然道。
“我沒事……”敏姐羞紅了臉。
“但那……”我呆呆地看著她那滿是血污的胯間。
“傻瓜!”敏姐撲上來在我肩上輕咬了一口:“敏姐的處女身給你破了……”
“……”我像頭呆頭鵝似的。

就在這時,屋子外面忽然傳來了一陣凶巴巴的罵聲:“小燦,你這小子又跑到那裡去玩了……”
……是大伯!我嚇得馬上跳了起來。
“敏姐!”我焦急的望著她。
她好沒氣的笑著說:“你這死小鬼,快跑吧!讓我給你擋一擋……”
我聽到馬上拾起褲子,一邊穿一邊往後門那邊逃跑了……

那人我很晚才敢回家,原本以為一定要吃一頓狠揍的了……怎知大伯竟然早己經睡了……
接下來的十幾天都要考試,我再也不敢跑出去玩,也沒有再見到敏姐了。不過我的心裡,卻時時刻刻都在記掛著那天和她做愛的事。
考完試的那天,我才放學馬上便衝到敏姐家裡去找她。誰知她們全家人都在家裡吃午飯,連我大伯都在,原來小由已經回來了。
我聽他們說,暑假完了以後,敏姐便要到廣州她阿姨家中寄住了,順便學做買賣吃飯時,小由一直逗我說話,不過我卻只顧偷偷地看著敏姐。她卻好像沒事似的,連正眼也不多看我一下,吃過飯後還馬上跑回房間了。
我感到很喪氣……

暑假開始之後,小由像往年一樣,每天都跑過來找我出去玩,不過卻總是不見敏姐一起來,她似乎在刻意地躲避我。
我很失望!敏姐一定是惱了我!她這麼美,我這“小毛頭”怎配得上她?而且到
了廣州之後,她認識了城裡那些男人,更加不會記得我了……

雖然我心裡還是對敏姐念念不忘,但跟小由也玩得很開心。而且自從跟敏姐嘗過了禁果的滋味之後,我對女性的身體產生了非常濃烈的興趣……敏姐已經不再理我了,小由那稚嫩青澀的身體,正好成為了我尋幽探秘的目標。
小由跟我一樣也長高了很多,已經不是頭上扎著兩個丫角的小毛頭了,胸部也不再像去年那樣扁扁的了,開始脹起了少許;當然還遠遠及不上敏姐那麼碩大,但在那纖細的腰肢和渾圓的小屁股襯托之下,那漸露雛形的曲線已經蠻誘人的了。

我時不時都可以從她敞開的衣領中或者腋下寬闊的空隙間,窺見到裡面那雙微微脹起的可愛小奶子,和那兩顆淺紅色的乳頭。
我們到山邊的小水潭玩水時,雖然她今年已經不肯再跟我一起脫光光了,但透過她的濕衣褲,我也看到她的下面跟我一樣,也已經開始長毛了。
她對我那“快高長大”的小雞雞也很有興趣,尤其是當她發覺我那小東西原來會變長變硬之後,更是有意無意的故意把身體暴露給我看,每次惹得我血脈賁張時,便嘻嘻的取笑我。
那一次我們兩個又單獨地跑到水潭邊玩水,她被我拖進水裡,渾身都濕透了。

那天她的衣褲特別單薄,濕了水之後幾乎變得完全透明的緊緊貼在身上,胸前兩顆微脹的小白兔一抖一抖的,連兩點小乳頭也“激凸”的挺立起來。
我那小雞雞馬上起了劇烈的反應,彈了起來硬硬地指著她。不知怎的,她沒有像平時那樣使勁掙開,只是羞紅了臉的看著我。於是我開玩笑的嘗試吻她,她起初嚇了一跳,很是抗拒;但自從有一次被我強吻得手了之後,慢慢也沒反對了,還超愛跟我接吻的。我於是更加得寸進尺,開始探索她身體其他的部分。
暑假才過了一半,我便已經把她渾身上下都摸透了,還讓她摸過我的雞雞……
……

可能是因為在城裡讀書吧,小由對性的知識比較豐富,她知道女人讓男人干進去會懷孕,所以她一直都守著最後一關,始終不肯讓我把雞雞插進她的小穴裡。
她不肯我也沒辦法,只有一直找機會。

那天我和小由又跑到河邊玩,我把她按在河邊的圓石堆上又撫又吻的,把她弄得渾身發騷。但正當我想趁機扒掉她的褲子時,她卻突然地清醒了過來,用力地推開了
我,又氣鼓鼓的跑回家去。我只有一直在後面追著,一面陪著小心……
我們回到她家時,發覺正門竟然從裡面上栓了!

“怎麼會這樣的?這時候敏姐應該在家的啊!”我奇道,拉著小由繞過她家的鴨圈,跑到後門去。
幸好後門還是像往常一樣虛掩飾著,沒有鎖上。

我們進了屋子,剛想跑上樓梯時,便聽到樓上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是個男人在說話!聲音很低很沉的;還有敏姐的聲音,同樣也是壓得很低……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和小由對望了一眼,心裡面都感到很奇怪。因為我們從來都沒聽說過敏姐有對像,或者交了男友,以前也從來沒有看見有男人進過敏姐的房間!
於是我們便躡手躡腳,輕輕地走到敏姐的房間門口。鄉下的門都是粗木板做的,就算關上了也還留有很大的門縫。我和小由便一左一右的,把眼睛湊上門縫窺看……
這時裡面那個男人又在說話了:“別怕,小囡,你爸跟你娘早就下田去了,你那小妹又出去玩,不會那麼快回來的……”
哎!那聲音好熟啊!

……這好像是……是我大伯!
我跟同樣愕然的小由又對望了一下……大家都好奇怪!他們兩個大白天躲在房裡說些什麼?還搞得那麼神秘兮兮的!
我湊在門縫上,看見敏姐低著頭坐在床沿,長長的頭發把臉都蓋住了。身上只穿著件無袖的背心形小罩衫,下身穿著花短褲,似乎剛睡醒,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垂在床邊。鄉下沒冷氣,晚上太燠熱,睡覺時只有穿少一點了。
敏姐雙手掩著面低聲的說:“我不要見到你!你快點滾出去啊!一會兒要是給我娘我爸回家看見了怎麼辦啊?”

“小囡,別唬我了!他們下了田,沒到日落都不會回來。”這下看清楚了,真的是大伯!他在敏姐的房裡干什麼?
我再往門縫裡看的時候,大伯已經坐到了床沿上,和敏姐並排的坐著。

大伯只穿了一條黑色的短褲,整個上身赤裸著,身上的肉不是很黑,肚子很大,坐著的時候,很明顯的看見有一圈肥肉堆在腰間。
敏姐還是低著頭,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見她的肩膀一搐一搐的,像是很驚慌、很惱怒的樣子!
大伯側著身,竟然一把抱住了敏姐,一雙手還在她身上亂摸著!敏姐全身扭得像條黃鱔一樣,雙手不斷地推拒,嘴巴裡說著:“不……不要……不要啊!我妹妹隨時都會回來的,你別這樣啊!”

這時候大伯的呼吸聲也愈來愈急促了。因為敏姐雙手死死地護住胸口和腿間,他的手抄不進去,只能在她的大腿和背脊上來回的亂摸亂蹭,嘴巴又在敏姐的臉蛋上亂哄叫著:“你不用唬我了,你那小妹明明跟小燦上山去玩。我的好囡囡!
我的小寶貝!還磨蹭什麼的,又不是第一次了,難道我上次干得你不夠爽嗎?”
什麼?敏姐和大伯竟然……搞上了!我感覺到腦裡面像被塞進了一團火似的!
……我那美麗清純的敏姐,竟然和大伯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搞上了!
我感覺到身邊小由的身體也劇烈地震了一下!

“嗚……還說!”敏姐哭泣起來:“是你強奸了我!”
“呵呵……誰叫你這小淫婦偷男人時讓我抓著了……”大伯淫淫地笑著:“反正一件汙、兩件穢!你也不是什麼黃花閨女了,給我爽。不就當是掩口費吧!
而其我干你時,你不是也很爽嗎?”
“嗚……”敏姐還在哭……

大伯的手始終沒能伸進敏姐腿間那地方,他摸了一陣子後便把手抽出來,拉起敏姐的上衣摸她的胸脯。我看見他的手伸進去的時候,敏姐又低低地呻吟了一聲。
大伯的大手在敏姐的胸前慢慢地揉捏,敏姐最初還在掙扎,但後來卻仰後了頭,小嘴微微地喘息起來,像是開始舒服的樣子。看來大伯真的很有經驗啊,他常常吹噓自己不知操過多少女人的屄那些話也可能是真的了!
敏姐的頭望後仰著,“嗚嗚”的直喘氣。大伯正好把她摟在懷裡,俯首用嘴巴親她的小嘴,又趁她雙手推拒的時候,一下便拉下了敏姐的短褲,把手插進了她的腿間。
這下敏姐全身一震,像是被打了一槍似的,跟著便整個人軟綿綿地靠在大伯的身上,任由他那只大手在她的腿間亂摸亂抓。

敏姐下面那個地方完全露了出來,大伯的手蓋在上面,手指頭卻好像是少了一根
似的……再看清楚點,才發現原來他已經把一根手指頭塞進敏姐的洞洞裡去了。只見兩片紅紅的肉唇夾住了那個手指,隨著手指頭的進進出出,一上一下的鼓著。從大伯那粗糙的手指縫問,還乍隱乍現的看得到敏姐那些烏亮的柔毛和嫣紅的嫩肉,乳白色的漿液不斷地隨著手指的挖掘汨汨湧出。

“小囡,看你濕成這個樣子,還說不是發騷了?”大伯把沾滿淫水的手指抽了出來,湊到敏姐的眼前讓她自己看。
敏姐羞得馬上閉起了雙眼,哭著斷斷續續的說:“不要了……現在大白天,我爸爸真要回家的啊,讓他知道我可要死的啊!”

大伯氣喘吁吁的說:“小囡,不用怕!我好辛苦才逮到這個機會,今天你無論如何都得讓我盡興地爽一下。我答應你,很快的……”說著便用力把敏姐推倒在床上。
“不!啊!疼啊!哦喲!我不要,我不要啊!”敏姐用力地踢著,無奈她的雙腿早已經給大伯又開了,根本踢不著。還讓他順勢抓牢了小腿肚,把她的兩條腿大大的分開。
敏姐的花短褲本來是卡是在腳跟的,這下也給大伯順手甩到地上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鄉村愛情故事 [1/4] – H小说
下一篇:鄉村愛情故事 [3/4] – H小说
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