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1/3]

台灣大學椰林大道的盡頭,座落著活動中心,幾十年來,這裡藉著多采多
姿的社團活動,培養出許多優秀的人才!

就像現在,晚上七點,在女青年社的社團辦公室裡,七位千嬌百媚的青春編
輯們圍著會議桌,正在開編輯會議,大家在爲下一期的刊物腦力激盪,要找出既
與時事配合,又與女青年社宗旨有關,而且還要聳動的主題!採訪這個怎樣?國
中女生受不了升學壓力,跳樓自殺!好是好;可是與我們的宗旨不合啊?!爲我
們女性服務啊!怎麽不合?唉呀!我們應該專門針對大專女生嘛!要不然哪裡管
得完喔?!你們看報紙:成大女學生爲情自殺……成大在台南呢,又採訪不到!

你們先不要吵!我有個構想:聽說大學女生被強暴的很多,要不要對這個做
個專題報導?大家都靜了下來,面面相觑……怎麽啦?你們這些時代新女性?這
個問題那麽難啓齒嗎?難道你們都被強暴過啊!!!

總編輯制止她:你不要胡說!這個議題相當好,誰去採訪?她提議的,就她
去吧!你怎麽這樣嘛!照你這樣說,以后誰敢提比較刺激的採訪題目呢?總編輯
叫做張慈芬;說也真巧,她的神情相貌酷似華視那位明豔動人的主播崔慈芬!她
明快地做了裁示:

我看,這個題目就由雪蘭來做吧!白雪蘭?!大家都吃了一驚可是她才大一,
不是該跟個誰先見習見習嗎?這個議題具有很強的爆炸性!需要採訪很多人,要
花極大的時間和精力!我看你們這些老骨頭,萬一陪男朋友的時間少了,不怕男
朋友跑了!大家都笑了!

這是實情!這個時代啊,好的男生已經變成稀有動物!主動積極的女孩又那
麽多;如果萬幸有個夠水準的男友,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

雪蘭,你還沒有男友吧?

雪蘭搖搖頭;俏麗的馬尾隨著搖晃,晃動了一屋子的青春!她腼腆地說:我
才剛進大學不到兩個月呢!

好吧,那就這樣決定!雪蘭,關於這個專題,由我親自指導,你直接向我報
告!

啊!大家又嚇了一跳!總編輯從高中開始到現在,六七年來,她一直是校刊
的重要人物!雖然她還在讀大學,但在藝文界已經小有名氣!現在已經大三的總
編輯,已經好久沒有親自指導新進的記者了,竟對白雪蘭特別垂青……慈芬對大
家投以鼓勵的微笑,結束了編輯會議:加油吧!讓這一期的水準又超過以前!

第二天晚上,在總編輯的指示下,雪蘭聯絡上一位飽受蹂躏的女同學,和她
約在傅園。傅園,是台大第一任校長傅斯年的墳墓。傅斯年任內,正是整個台灣
風雨飄搖的四十年代!他不僅對內提升了台大的學術水準,對外更抗拒軍特的入
侵!在他任內,不準任何一個軍人踏進台大一步,從而樹立了台大的尊嚴!

逝世后,台大當局遵照他的遺言,將他埋葬於校園內,蓋了一個希臘神廟式
的墳墓!

他的事迹代代相傳,學生晚上在傅園一點都不覺得可怕,好像有他的英靈保
護似的,只覺得親切溫暖!再加上種滿了花草樹木,顯得既旖旎又隱密,所以,
傅園早已成了男女同學,晚上幽會的好場所!

雪蘭問:你什麽系的?

圖書館系二年級。你能不能描述當時的經過?我們要做詳細的報導,好讓其
她女同學不會再有同樣的遭遇!當然,您的個人資料一定是保密的!

芷如深吸了一口氣,腦海回到了那當時,眼神迷惘空洞……你知道我爲什麽
約你在這兒談嗎?

雪蘭說:不知道耶!

因爲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大約一年前吧,我剛進大學不到兩個月,
在登山社認識了一個男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和他到這裡來約會:正雄在草地上
舖上一條大浴巾,自己先坐下來,然后扶著芷如的臀部說:坐下來吧!

嗯!她應了一聲,一屁股跌到他的懷裡!

軟玉溫香在懷,正雄的老二漸漸充血膨脹,說:來,先香一個!急急忙忙地
親起她的臉頰來嗯哼……

芷如舒服地享受他嘴唇的撫摸!正雄接下來舔她的耳垂,並且輕輕地咬起來
……

啊!啊!啊!她呼吸開始急促,全身扭動,春情蕩漾,嘴唇微微張開來……

他捧著她的臉,嘴唇吸起她的嘴唇來,舌頭深進去快意地翻攪勾纏!

唔……她雙手纏上他的脖子,也熱烈地回應起來!

他一面吸吮攪弄,手一面從套頭運動杉的下擺伸進去,直接滑進她的胸罩裡
面,搓揉起她的乳房來!

她更興奮了!吸吮得更起勁了!扭動得更厲害了!

他撫摸她的膝蓋,然后手從她夾得緊緊的大腿之間硬擠進去!

她短裙下的雙腿,依然夾得緊緊的;不過那並不是抗拒,而是爲了增添摩擦
的快感!

他咬著她的耳垂,說著:我的小心肝!!!手指觸上了她的私處!

她一陣顫慄,張開了雙腿,好讓可惡的手指頭能爲所欲爲!

他手指滑進內褲裡去,伸進陰唇和陰道內,迴旋!抖動!嘴唇對著她的耳朵
不斷吹著熱氣!

到你的宿舍吧!?

她通體舒暢,嬌喘連連,但卻搖搖頭,又搖搖頭……嬌嬌地說:不行啦!心
裡想著:才認識你不到一個月,讓你這樣已經很超過了;如果還讓你……那不是
要被你看不起!你們男生啊,容易上手的就不重視啦!

他苦著臉說:那我怎麽辦?手指可毫不停留,繼續挑勾她的密處!

她緊緊地抱著他的大頭,害羞地小聲地說:我幫你弄嘛!

呃……你幫我?他有點迷煳……

她嬌罵一聲:唉呀!連這個都不懂!

你是說……

和你一樣,用手啦!

說著狠狠地抓了他的小頭一下!他看四周沒人會注意,就坐到台階上,張開
了大腿……

她跪在他的面前,拉開他的拉鏈,將他的小頭緩緩地拉出來,用手握住,溫
柔地上下搓揉起來……

啊——他快樂得喘起氣來,雙手撐在背后的地上,仰著頭閉起眼睛,讓她那
嬌嫩的小手,那冰冰涼涼的小手,在他的命根子上撫弄!!!

那種快感,比起自己搞,真有天壤之別啊!!正雄邊喘氣,邊問:你怎麽會
的?

人家看錄影帶的嘛!

那……你好人作到底,用嘴幫我吸出來好嗎?

不要!

求求你嘛!輕輕的吸一吸就好!

她坳不過他,而且也有點想嘗嘗看是什麽滋味;所以就閉起眼睛,真的把他
的陽具含進嘴裡,舔噬起來!

他爽得啊——啊——啊——地呻吟出聲!!!

她受到他呻吟聲的刺激,吸得更起勁了!

第一次被女生吸呢!他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大叫一聲,玉莖急速抽搐,精液
噴了出來!

她閃開了,用早就準備在旁邊的衛生紙,幫他擦乾淨!再親親已經漸漸萎縮
的小弟弟,把它放回原來的地方。她拉起還在一邊喘氣的男朋友,說:好啦,該
回去了!公車最后一班快趕不上了!

他摟著她的腰,邊走邊涎著臉說:送你回宿舍吧!?

少打歪主意了!末班車快來了!

大一的少男撒起嬌來:我想要你嘛!

不行!懷孕怎麽辦?

他看她語氣有點鬆動,趕緊說:我用保險套嘛!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嘛!

這位單純的年輕人,看到她發脾氣了,不敢再說,乖乖地坐上最后一班0南
走了。

唉!她何嘗不想呢!每次被他弄得腰部以下充滿了血,敏感得要死;沒有高
潮來宣洩,一整個晚上都會很難過的;但是,如果這麽容易就給了他,他一定不
會珍惜的!她目送他的公車離去,歎歎氣,準備走回宿舍……

一個約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叫住了她:這位同學,請你過來一下!

她狐疑地走近他:有什麽事嗎?

他把皮夾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我是學校的校警!你剛才的行爲我都看到了!

啊!!!她嚇呆了!請你和我到校警室去一下!說著抓住她的臂膀,把她往
大門口拖著走!

她掙紮!

他說:同學——難道你要我用手铐把你铐起來嗎?!她聞言不敢再掙紮,順
從地隨他走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一個妹子的高中生活 – H小说
下一篇: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2/3]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