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的激情時刻 [1/3] – H小说

考試對學生來說,總是比想像中來得慢,比實際上來得快。
所以當審計學副教授在下課前宣布,下個禮拜要期中考的時候,大家還是發出“哇啊”的聲音,表示僞裝的驚訝。
副教授司空見慣,連一點反應也沒有,收拾好提袋就走了。

“喂,怎麽辦?”依姈對旁邊另一個女生說:“這科好難,你有抄筆記嗎?”
“我抄得很亂,”那女生說:“我恐怕連自己都看不懂。”
“那怎麽辦……?”依姈轉向前排座位問:“文文,你一定有抄吧!”
“有啊!”文文說:“可是不曉得有沒有用?”
“借我copy,”依姈跑過去:“先讀了再說。”

“筆記不會自己抄啊?”更前排的雪梅冷冷地道:“干嘛到處借!咳咳……”
依姈和文文面面相觑,文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依姈等雪梅離開座位後,對著她的背影作了一個鬼臉,小聲說:“裝模作樣!咳嗽鬼!”
雪梅這兩天染了風寒,咳個不停。

剛才坐在依姈旁的女生也走過來,說:“別理她,人家是好學生嘛……欸欸,對了,我有聽別科的同學說啊,我們這個副教授最近情緒很差,下個禮拜的題目不曉得會不會故意……”
“啊!你別嚇我!”文文很擔心。
“真的!”那女生說:“人家說的,他和太太辦移民,可是他太太到了美國以後,就說要離婚了……”
“不是,是說已經離婚了……”又有人說。

這種小道消息女孩子可有興趣了,馬上忘記考試的事情,繪聲繪影地交換起情報,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無事生非一番。
“好了!好了!”半天沒吭聲的阿賓實在聽不下去:“吃午飯了,吃完快點念書。”
“你請客啊?”那女生問。

“呃,”阿賓一時語塞,顧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氣真好。”
“一點誠意都沒有。”那女生說:“別老黏著女朋友,我們這些同學其實也不錯的!偶而約約我啊……”
阿賓赧澀的看了看依姈和文文,趕緊收拾包包,依姈機靈的很,提議說:“好了,一起吃飯吧!順便把筆記copy了大家一份。”
這最後一句是問文文的,文文點頭說:“嗯。”

衆人背起包包,到校門口的自助餐廳胡亂吃了些東西,依姈平時沒燒香,這時不敢怠慢,主動去影印行印好了筆記,分給大家,然後便作鳥獸散各自回去抱佛腳了。
依姈拉住文文:“文文,我有一個想法……”

她將她的想法告訴文文,文文聽著,時而搖頭,時而點頭,依姈說完了,問道:“好不好?”
“這樣好嗎?”文文很遲疑,依姈是提議去拜訪副教授。
“好啦!好啦!”依姈說:“包準妥當。”

“可是……可是……”文文說:“爲什麽我要一起去?”
“哎呀!”依姈挽住她的手:“你有抄筆記,你問起來比較有方向嘛……”
“不過……不過……”文文不放心。

“沒關系的,”依姈拉她:“去啦!天好黑,好像要下雨,我們快走。”
天真的很黑,烏云壓頂,空氣十分沈悶。文文向來沒有主見,依姈連哄帶騙,將她拖著走,來到學校旁的教職員宿舍。
“好像是這一家。”依姈跳上門階,按著電鈴。
“還是不要啦……”文文想反悔。
“上來啦!”依姈又按了一次。

“這樣說不定……老師反而不高興哦……”文文苦著臉。
“不會的。”依姈再按了第三次。

“好像要下雨欸……不如……”文文隨便找藉口。
“誰啊?”可是來不及了,門已經打開來:“唔,你們……”
“老師!”依姈漾起迷人又燦爛的笑臉。

“找我嗎?”副教授穿著汗衫,嘴里正嚼著什麽東西。
“老師,”依姈拉著文文的手:“對不起,你在用餐啊?真抱歉……是這樣,我們剛剛課堂上有一兩個地方搞不懂,兩個人又討論不出結果,可以……再問問老師嗎?”
依姈說得好像跟真的一樣,副教授很難推辭,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他抓了抓耳朵說:“好……好啊……那好啊……請進來!”

依姈的第一招成功了,她對文文使了個眼色,倆人手牽手一起跟在副教授後面走進屋里。
“對不起,”副教授邊走邊說:“屋里亂了一點……”
“咯叽……”依姈和文文忍不住都笑出聲來。

這屋里哪是亂了一點,簡直是亂了七八九十一百點。
宿舍本來就很舊,可是一進門,就有一種單身男人特有的臭味,門旁是亂成一堆的鞋襪,客廳里衣服和雜物到處散堆,電視跟電腦的螢幕都亮著,沙發上有書有瓶罐還有杯盤碗筷,長幾布滿紙張文具,唯一的小空位放著一碗泡面,正在熱騰騰的冒著白煙。

“你中午吃這個啊?老師。”依姈問,而且和文文轉頭四下打量這不可思議的房子。
“呵呵……”副教授除了傻笑,也不知道要怎麽辦。

“啊,”依姈說:“那你先繼續吃啊,我們等一下再問。”
“唔……這個……”副教授變得傻呼呼的,和課堂上專業權威的模樣完全不同。
“吃啦吃啦,”依姈牽著文文的手:“文文,來……”
她們往屋後廚房走去,副教授獃了一會兒,坐下來繼續吃他的泡面,不過眼睛還是不安的瞄著廚房那邊。廚房傳來隱約的水聲,還有叮叮冬冬的其他聲音,不久文文出來了,提著一只塑膠籃子來撿零零落落的那些碗筷。
“欸……那個……”副教授覺得很不好意思,正想說些什麽。

“吃你的面,老師。”依姈也出來了,提著一只更大的籃子。
副教授像是幼稚園的小朋友,乖乖地夾起他的面,做錯了事般默默的吮著。
文文端了籃子回去廚房,依姈則蹲到沙發旁邊,把帶著汗味的衣服一件件丟進籃子里。
副教授邊吃著面,邊看著依姈,依姈專心的收拾連瞧都不瞧他。副教授眨著眼,心頭酸酸的。
依姈側蹲在那兒,盈盈的腰枝和嬌俏的小臀構成美麗的曲線,副教授盯著這充滿青春活力的學生,有些發愣。
“吃面啊,傻瓜。”依姈說。

副教授大夢初醒,被叫作傻瓜反而有點臉紅,恰好文文又拎著空籃子出來,沖淡了一些尴尬。
“轟隆!”外面猛的打起一道響雷,嚇得文文“呀”的縮了一下,接著就聽到嘩啦啦的雨聲。
“下雨了……”依姈問副教授:“洗衣機在哪里?”
“廚房後門出去就看到了……”

依姈對他嫣然一笑,轉身往後頭去,副教授心頭又是一陣酸。文文把沙發上剩余的碗筷一掃,都推到籃子里,也回到屋後頭去了。
雨下得很大很大,副教授心神不甯的又撈起他的面來吃,卻聽到“筐啷”一聲,還有兩個女孩的驚呼,他連忙將面吐出來,站起來大聲問:“怎麽了!?”
“沒……沒事……”這是依姈的回答。

副教授不放心,正要去看看,依姈和文文就從廚房走出來了,兩人身上都濕了半邊。依姈吐著舌頭笑笑說:“開後門的時候撞在一起了,打翻了水桶……”
她們拍著身上的水,文文白色的短褲還有一大片泥漬。依姈和文文正在整理間,門鈴突然又響起。
副教授望了望她們倆,又望了望門,才放下筷子,往大門走去。
“哪位?”副教授將門打開。

門口站的是雪梅,她被雨淋得全身都濕淋淋的。
“老師……”她才開口,又閉上嘴,原來她看見屋里的依姈和文文。
氣氛一下子僵硬起來。

副教授才想起應該叫雪梅趕快進來,依姈就開口了:“啊,你遲到了,怎麽淋得這麽濕,快進來!”
文文先是瞪著依姈,不過馬上也反應過來,隨著說:“是啊,你怎麽晚這麽多?”
她跑到門口拉著雪梅走進來:“哎,你不是還在咳嗽嗎?淋成這樣……”
副教授讓開位子,還真以爲她們是約了一起來的。

“老師還在吃午餐,我們剛好幫他收拾一下……”依姈轉頭對副教授說:“你看,我們三個都濕透了,有沒有衣服讓我們換呢?”
“我怎麽會有衣服讓你們換……”副教授關上門,搔著頭說。
“襯衫T恤都可以啊,我們先把濕衣服換下來。”
“襯衫是有幾件……”

“要乾淨的哦。”依姈想起洗衣機里那一堆臭衣服。
“乾淨的乾淨的,”副教授說:“在房間里,我帶你們去。”
副教授拉開了臥室門,里面雖然也沒整齊到哪里,不過比起客廳是好多了。依姈走進去,文文拉著雪梅,雪梅有一點扭抳,還是一起進去了。
副教授在衣櫥里翻出幾件襯衫,果然都是乾淨的,依姈相當滿意。

“有吹風機嗎?”依姈又問。她和文文只是衣衫濕了,這吹風機顯然是替雪梅要的,雪梅嘴唇動了一下,好像要說什麽,終究沒說出來。
“有有……”副教授點著頭:“等一下,我去拿。”
說著將襯衫擺在床頭,他就走出房間。

房間因爲副教授的離開而安靜下來,連外面也安靜下來,文文看著床邊的窗戶說:“雨變小了……”
“咳……”雪梅說:“你們……在這里作什麽?”
“那你又來作什麽?”依姈甜甜地笑著,用手去輕撫雪梅的發稍。
雪梅偏過頭,沈默不語。

“啊,我們趕快換衣服吧!”文文說。
依姈應了一聲,自然大方的脫去濕衣服,文文比較含蓄一點,背對著兩人,也解開衣扣,雪梅動也不動,甚至不看倆人。
“依姈,你身材真好。”文文說。

依姈將外衣褲及鞋襪脫下,正要解內衣,見到文文已經要穿襯衫了,不禁問說:“你里面還穿著濕衣服作什麽?”
“哦!”文文便又將襯衫脫下,也打開內衣背扣,倆人都只剩下小小的三角褲,露出白嫩嫩的乳房。
“你身材也不錯啊!”依姈趁文文穿回襯衫的空檔,頑皮地伸手在文文粉淡的乳頭上撥了一下。
“唉唷!”文文連忙閃身躲閉,卻一家夥撞進副教授的懷里。

剛才房間門也沒關,副教授拿著吹風機站在門口:“吹……吹風機……”
“謝謝……”依姈襯衫也沒扣,跳過來接起吹風機,同時將文文拉出副教授的懷抱,“碰!”一聲將門關上。
副教授的鼻子和門板只差兩公分,他還沒來得及走開,房間門又拉開了,依姈探出半個身體問:“還有毛巾嗎?”
依姈這小魔女,衣扣同樣沒扣,圓滾滾的半邊酥乳顫巍巍的抖著,副教授的喉頭困難地吞咽著口水。
“我……我去拿……”他說。
“碰”的,門又關上了。

文文紅著雙頰,把衣扣一一扣好,依姈拿著吹風機走到雪梅旁邊,她還是穿著濕衣服動都沒動。
依姈說:“好了,別別扭了,來,坐這里把衣服換了,身體又不是挺好……”
雪梅雖然聽她的話在床頭坐下來,卻沒有要脫衣服的意思。
“扣扣”門上傳來敲門聲,副教授在外面說:“毛巾……”
文文看了依姈一下,依姈對她使眼色,文文赤著腳走去開門,接過毛巾拿去給依姈,回頭看見副教授還傻在門口,就說:“老師,你的面不是還沒吃完嗎?”
“啊!對了!”

“我也還沒把碗洗好呢。”文文走到門口,把副教授拉走開,同時將門帶上了。
房間里就只留下雪梅和依姈。

依姈將毛巾攤開,蹲在床上,從背後替雪梅搓揭著頭發,拭去滿頭的雨水,然後伸手到雪梅的胸前,把她的衣服解開,輕輕的褪下來,倆人都默默無語。
“你好細的皮膚。”依姈拉下雪梅內衣的肩帶時說。

雪梅甩了甩頭發,還是沒有說話。依姈將一件襯衫披到雪梅身上,跳下床來要去脫她的長裙,雪梅突然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依姈不理她,仍然將她的裙子脫去,雪梅把手掌遮在內褲上,這內褲是阿賓不久前才送給她的,屁股那一面是透明細紗。
依姈格格笑著,伸手摸在她的屁股上,說:“哎呀!連這里都濕掉了啦!”

說著又要去脫她的內褲,雪梅這回死都不肯,依姈站起身來,笑著脫掉自己的內褲:“傻丫頭,我的也濕了,穿著多難過啊。”
雖然有襯衫遮著,雪梅還是看見依姈黑黝黝的私處,依姈將襯衫往腰間掀開,香噴噴的身體全部露出來。她對雪梅說:“怕什麽?身材好不怕你看!”
雪梅忍不住咳了兩下,咬著牙,還是拉住襯衫遮住身體。

依姈沒再笑她,只是蹲下來替她脫去鞋襪,又拿起吹風機,找到插座,蹲到雪梅背後,幫她吹起頭發。
溫暖的熱風吹到雪梅冰冷的發絲上,倆人不再說話了,直到依姈將她的頭發完全吹乾,雪梅猛的又咳起來,而且咳個不停。依姈替她拍著背,她搖搖手表示不要緊。
依姈走下床,隨便扣上兩顆扣子,抓起地上那一堆濕衣服,輕聲地離開房間,過了一會兒,她又進來,手上端著一杯溫水。
“老師剛好有康德,你要吃嗎?”依姈攤開手掌,有一顆膠囊。
雪梅點點頭,接過來吞下,並喝了一口水。
依姈坐到雪梅旁邊,對著她的臉一直看。
“文文呢?”雪梅問。

“還在整理廚房呢,”依姈說:“說真的,雪梅你很漂亮。”
雪梅又羞了,眼睛看向窗外。
“雨停了……”依姈也看著窗外說:“來!”
依姈拉著雪梅,打開窗戶,肩並肩在床上跪著,雙肘架在窗台上,窗外是一片很小很小的園子,圍著密密麻麻的九重葛,園子里還是亂得可以。
“嗯……空氣好好。”依姈說。
“依姈,”雪梅說:“對不起……”
“什麽?”依姈問。

雪梅搖搖頭,沒有再說。依姈白眼瞪她,一招回馬槍手掌輕拍在她的屁股上。
雪梅驚呼一聲,才記起她只穿著幾乎是透明的內褲,而依姈連褲子都沒穿,兩人還翹著屁股在這里看窗景,依姈摟著她的肩,一起笑得花枝亂顫。
“我們倆很少講話哦……”依姈說。
“嗯。”

“唔,你有男朋友嗎?”依姈突然問。
“……”雪梅想起阿賓,又紅了臉:“干嘛問這個?”
“有沒有嘛?”

雪梅一下子答不上來,她有男朋友嗎?阿賓好像不算男朋友,可是回答沒有又好像有點兒丟臉。
“不算是吧!”雪梅望回遠方。
“不算是?”依姈沈吟著:“好奇怪……”
“什麽奇怪?”

“這麽漂亮的美人兒,是你猶豫還是對方猶豫啊?”
“是你胡說……”

“我哪里胡說……”依姈將頭靠在雪梅肩上。
“……”雪梅說:“喂,你不要這樣……”
“我怎樣?”依姈說:“靠一下也不行啊?”
“不是啦……我不是說這個啦……我是說……”雪梅說:“你不要這樣嘛!”
“我又沒怎樣?”
“你別摸我嘛!”

“我哪有摸你?”依姈搖著雙手:“我的手在這里啊!”
雪梅狐疑地回過頭,發現臀部的圓弧後面,除了蘋果綠的內褲顔色外,還有一團毛絨絨的黑影,並且在上下左右蠕蠕移動。
“啊……”雪梅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

“啊……”依姈隨著也看見了那東西,她往床邊一摸,抓到吹風機,機伶地向那東西撥去,那黑影被抛出床外,落到地上,原來是只肥大的蜘蛛,足有半個巴掌大,依姈趴落床緣,檢起一只鞋子,“啪”的將那蜘蛛拍得血肉模糊。
“呃……呃……”雪梅嚇得直哆嗦:“它……它……它咬我……”
“咬到哪里?”依姈彎下腰來。
“屁……屁股……”雪梅快要哭出來了。

“我瞧瞧……”依姈安慰她:“身體低下去!”
雪梅伏回窗台,將屁股翹高,依姈看了一下看不出異樣,便將她的內褲褪到大腿,雪梅本來想阻止,又不知那該死的蜘蛛到底對她作了什麽,只好讓依姈將它捋下。
“有一條線……”沒依姈看著說。

有一條紅紅細絲的般的抓痕從雪梅的右臀斜劃到右臀,依姈猜測那是她將蜘蛛撥開時,被牠的尖爪抓出來的。
“怎麽辦?怎麽辦?”雪梅急死了。
“我再瞧瞧……”
依姈再前後左右的看了看,沒有紅腫也沒有血迹。
“這里會痛嗎?”依姈用指頭沿著細痕輕輕摸著。
“嗯……不會。”雪梅說。
“這兒呢?”
“也不會。”

依姈又來回問她兩次,雪梅都不會痛,依姈覺得那倒黴的蜘蛛並沒有對她造成什麽傷害,就放了心,看著雪梅圓翹雪白的香臀,不免起了頑皮的意圖。
“可是很紅欸……”她故意說,同時用指甲兒尖摳在那細痕上。
“嗯……有一點癢……”雪梅說,她也不知道癢是指甲還是蜘蛛造成的。

“糟糕……”依姈說,食指和中指動個不停:“這兒也有。”
她將指甲兒尖挑著雪梅菊花皺摺的邊緣,雪梅毛骨悚然起來,浮出顆顆的雞皮疙瘩。
“依姈……”
“別動,別動,”依姈說:“我得再看看……”
雪梅的肛門周圍長著幾支細柔柔的嫩毛,依姈猜雪梅自己也不知道,她輕抽著其中一兩根,雪梅忍不住哼出來,臉蛋兒紅得透汁。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蹂躏白嫩的女校長 [3/3]
下一篇:教授的激情時刻 [2/3] – H小说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