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前妻焦潔 (焦豔春) [4/4] – H小说

www.112mmm.com
4

這倆狗男女的無恥,使韓兆亮怒火高張,找他的好朋友高瘸子商量,高瘸子滿口答應。高瘸子曾見過焦潔,他記不清楚有幾次了。每次見面他都産生了要摟抱這個女人的欲望,有時甚至産生一種膽大妄爲的想法,渴望把這個女人全身剝得一絲不挂。把這個女人弄來當奴隸,當然是他想干的事。把韓兆亮的妻子弄來當奴隸這個想法,不知不覺,使得高瘸子興奮起來。

在他那興奮的心情中,也包含有爲韓兆亮的複仇助一臂之力的因素。

“怎麽下手?”高瘸子問韓兆亮。

“等她去和老胖約會的時候,你就引誘她同你一道去乘車兜風。”韓兆亮悄聲說道。

這天晚上,焦潔要去和老胖約會。看見焦潔來了,高瘸子馬上朝著焦潔追去。他要把她帶進韓兆亮的地下室里,狠狠地加以淩辱,然后將她當作性奴隸,盡興地懲罰她。

一直注視著焦潔背影的韓兆亮,腦海里又燃起了某種屈辱的火焰。遠遠看去,高瘸子已和焦潔搭上了話。

韓兆亮的身體不由得哆嗦起來,與焦潔分手之前焦潔那些冷酷的所作所爲又漸漸地在記憶中複蘇。哼,男人挑剩下的破爛貨,他輕蔑地在心里罵著焦潔。老胖的房間里的情景又浮上了他的腦海:跪在老胖面前,焦潔被老胖摟在懷里,扭動著身子,真是一個不可饒恕的女人。

韓兆亮等待著高瘸子的歸來,身上微微有些顫抖。

那種女人。哼,對沒有錢的男人才沒有什麽興趣呢。她竟然願意與高瘸子睡覺,和他去兜風賣弄騷情。一想到這,韓兆亮滿肚子都是氣。他試著自己安慰自己,對於這種女人生氣或許是沒有什麽用的。但是,所有的自我安慰都無濟於事,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抹去自己心中對焦潔的憎恨。但憎惡和嫉妒情感混雜在一起了。

干枯的樹葉在空中飛舞旋轉,然后力竭地掉在道路上。

一輛車在眼前的公路上停了下來,上面坐著高瘸子和焦潔。看清是他們之后,韓兆亮從林中走了出來。

焦潔打開車門,一眼看到了韓兆亮,發出了悲怆的喊叫:“這是怎麽一回事!怎麽搞的!”

“你大概沒想到吧!出來,臭婊子!”韓兆亮一副陰森可怕的面孔,將焦潔硬拖曳下車,倒剪雙臂,將預先準備好橡皮塞進焦潔的口中,然后,韓兆亮和高瘸子將掙紮不已的焦潔挾持著拖進了樹林。

韓兆亮的身體熱血流淌,激動的心情已將身體的寒意驅了開去。他帶著捕獲獵物的喜悅,疾步行走,他手腕之中狼籍掙紮的焦潔不時與他身體相撞,那種身體的接觸,使他産生出一種征服者的感覺。

——馬上就給你帶上枷鎖,你瞧著吧,我要讓你一輩子做奴隸。他得意地想著。

焦潔的兩手分別被韓兆亮和韓兆亮把握住,跌跌撞撞地身不由己,她那長長的頭發被風吹亂,那青白的臉上在微弱的光線下,像是幽靈一樣。這光景看起來特別淒慘。

“你是奴隸!把你帶到地底下去,用枷鎖鎖起來,當作奴隸使喚!你已不是個人了,只是個母狗,不,比母狗還要下賤。”韓兆亮聲嘶力竭地在焦潔耳背喊叫著。

焦潔被拖進了深藏在地底下的地下室里。她腦袋如同一團亂麻,紛亂的頭腦使她暫時忘記了恐懼。

韓兆亮朝著焦潔的臉上抽打起來。那幾巴掌真是厲害,焦潔被打得雙膝跪在地上。

焦潔被拖到了一個刑架下,韓兆亮和高瘸子開始用繩索把她仔細地捆綁起來──這是韓兆亮和高瘸子最過瘾、最樂此不疲的事情之一。

韓兆亮和高瘸子焦潔的雙手先被綁在背後,捆住手腕的麻繩分左右繞到胸前,從乳房上下繞過,緊緊地勒住乳房,然後再回到背後交錯;另一條繩子在乳溝處把乳房上下的兩條繩子緊勒在一起,擠壓得乳房格外突出,然後向上經過脖子兩側吊住綁在背後的手腕,繩子一收緊,焦潔被反綁的手腕被迫向頭部屈起,沒有絲毫動彈的馀地;另一根繩子捆在了焦潔的腰上,又一根繩子在腹部勾住腰上的繩,緊緊地勒在陰蒂上,然後延伸過肛門在身後再次和手腕綁在一起。

韓兆亮和高瘸子捆綁的時候下手很重,綁得很緊,焦潔痛得流下了眼淚。手指般粗的麻繩深深地勒入了焦潔柔嫩的肌膚里,火辣辣地刺痛,被扭曲的雙臂抽筋般地疼痛,焦潔的全身被勒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韓兆亮和高瘸子在橫梁下放了一張特制的低矮方桌,桌面上襄了一塊鐵板。韓兆亮和高瘸子把焦潔拖了過來,迫使她站在了桌子上,頭頂橫梁上滑輪里垂下的一根繩子與她背後縱橫交織的繩索捆在一起,松松地把焦潔吊在桌子的上方,雖然身體稍有活動的馀地,但雙腳無法脫離鐵板的范圍。

韓兆亮饒有興致地欣賞著焦潔站在鐵板上赤裸著的雙腳,豐滿柔和的輪廓、潔白滑嫩的肉感、足弓隆起的曲線,纖巧圓潤的腳踝,特別是精致細膩的腳趾,

使人情不自禁地産生一種想把它們握在手中把玩的沖動──這是一雙天生屬於舞蹈的纖足。想到這雙漂亮的秀足將要遭受的折磨,韓兆亮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惡毒

的笑意。

韓兆亮和高瘸子把鐵板接上了電源,韓兆亮走到焦潔的跟前,一把抓住焦潔的頭發,使她的臉仰了起來,韓兆亮獰笑著∶“今天讓你當一回電動舞女,好給你長點記性!”說完,把焦潔的頭用力一搡,把電源的電壓調到了80伏,然後猛地把電源開關一合。

“啊┅┅!”地一聲尖厲的慘叫,焦潔的雙腳猛地從鐵板上跳起,可隨即又落在了鐵板上,強烈的電流通過腳底傳到全身。焦潔感到好像站在一塊燒紅的鐵

板上,又好像腳底有無數根鋼針在刺入,痛苦不堪,全身劇烈地抽搐著,雙腳不由自主地跳起來,一只腳剛跳離鐵板,另一只腳又落到了上面,吊著她的繩索使

她只能在這塊小小的地方發了瘋似地不停跳動。

可憐的焦潔一邊尖聲慘叫著,好以此來緩解一下受刑時的痛苦,一邊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從額上、臉上和身上不斷地滾落下來,和著焦潔屈辱的淚水一起

不斷地滴落到鐵板上,不一會兒,就在焦潔的腳下積起了一大灘。焦潔私處的恥毛像是一塊剛被澆灌過的黑草地,濕漉漉的帶著水珠。

韓兆亮和韓兆亮和高瘸子滿意地看著痛苦掙紮著的焦潔,神情如癡如醉。焦潔挺拔的乳峰隨著每一次跳動而上下甩動,更增加了拷打時的性感,激起了韓兆亮和高瘸子的虐淫欲。

眼看著焦潔的喘氣越來越粗,臉色煞白,腳下跳動的節奏也慢了下來。韓兆亮切斷電源,讓焦潔站在那兒舒緩一口氣。他並不想那麽快就讓焦潔昏死過

去,他需要慢慢地來折磨她,把焦潔的痛苦盡可能地延長。

陰蒂在焦潔不停的跳動中早已被緊勒在上面的粗麻繩磨破,滲出點點滴滴的鮮血,傷口直接被麻繩摩擦著,再被汗水一浸淫,頓時劇痛難忍,這種痛感更被
遭淫虐帶來的恥辱感所強化。

焦潔站在那里,痛苦地直喘粗氣,斷斷續續地呻吟著∶“饒┅┅饒┅┅了我吧!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韓兆亮獰笑著∶“別著急,焦潔,舞會才剛剛開始呢!”

“啊┅┅!啊┅┅!”電源再次被接通,焦潔被迫再次痛苦地扭動著身子,尖聲慘叫,雙腳拼命地在鐵板上跳動著,先前的一幕又被重演一遍。慢慢地,尖叫聲越來越輕,成了痛苦的呻吟。

焦潔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臉色慘白,渾身的汗水使得她看上去好像剛被從水里撈上來一樣。任憑腳底受著電流的強烈刺激,焦潔再也無力像先前那樣劇烈跳動了,她的身體掙紮著,人幾乎已經虛脫得無法站立,只是靠那根吊著她的繩索才勉強沒有倒下,雙腳幾乎是本能地抽搐著,想要脫離鐵板,但剛剛擡離鐵板幾公分,又無力地掉了下來。

焦潔的動作越來越慢,她的眼前金星直冒,並且一陣陣地昏黑,口中吐著白沫,漸漸地連呻吟聲也無法發出,只聽到一聲聲粗重的喘氣聲。終於,可憐的焦潔再也無力掙紮了,她的頭垂到了胸前,全身癱軟著被吊在橫梁的滑輪下,像一只任人屠宰的牲口,焦潔被折磨得昏死了過去。

焦潔已經不知道自己在痛苦里煎熬了多少日子了,在這里時間已沒有任何意義,因爲自從進了這座地下室,她就再也沒見過太陽。焦潔被赤身裸體綁在架子上,她仿佛失去了意識,腦子里一片空白。由於屈辱的緣故,她臉色蒼白,全身像是貧血一般。

這多時間,她經常被韓兆亮拖倒在地,受到奸淫。韓兆亮還經常把她捆綁成淫蕩的姿勢,把電動陽具和跳蛋分別塞進她的下體,在她的乳頭上夾上夾子。電動的性具讓她高潮叠起,卻又不能滿足。

如果她態度不大好,馬上就會被拖翻在地被毆打一番。一邊使鞭子抽打焦潔的屁股,直到焦潔被打得渾身無力癱倒在地爲止。

就這樣,韓兆亮還不滿足,經常把赤裸著身體的焦潔縛在柱子上,然后用假性具捅進她的陰道里,百般淩辱,一直持續了半天。

韓兆亮和高瘸子來了,韓兆亮開始奸汙焦潔。

“心情怎麽樣?你這最下等的奴隸。”他一邊侮辱著焦潔,一邊問道。臉上帶著一種陰森森的微笑。

焦潔低聲哀求說:“我求你了,饒了我吧。過去的事情我有錯,你怎麽對我都行。我只求求你開恩,。”

“晚了。”韓兆亮的話冷冰冰的。

“對不起,兆亮。”焦潔趕忙陪罪。她還抱有一絲希望。

“不行不行。”韓兆亮的語調仍是冰冷的。

焦潔完全失望了。她低了頭。

兩個男人已撲向焦潔,將從架子上放下來,把她按倒在地,然后將她的裸體拖到一根柱子跟前,使她背靠柱子坐著,雙手反捆在柱子后面,雙腿朝上擡起來,分別用繩子將兩支腳一左一右地捆在柱子上。反綁雙手坐著,雙足朝上左右分開捆在柱上,正好把女人的陰部徹底地暴露在男人面前。

韓兆亮跪在她跟前,一手撫摸著焦潔的小巧玲珑的嫩腳兒,一手用手指去輕撩她的水簾洞,

這時高瘸子拿來了一支尺寸粗大的電動陽具,上面布滿了凸出的小點,女人看見它就會興奮不已。韓兆亮一面用手玩弄焦潔的玉足,一面低下頭去吮吸她的乳頭,而高瘸子則開始用電動陽具的頭部輕輕地去磨擦她的陰核,祇見那顆極爲敏感的小紅肉粒立即充血勃起,焦潔開始掙紮起來,無奈手足被縛,一點動彈不得。又長又粗而且會不停地蠕動的電動陽具緩緩地插進了焦潔敞開流水的陰道,焦潔的乳房、腳掌和陰部同時受到了男人的折磨,她已不能自己控制,顫舌呻吟,嬌語綿綿,香汗淋漓。

高瘸子開始加快了電動陰莖在她陰道里抽送的頻率,韓兆亮則低頭狂吻她的雙乳,男人的手還不住地玩弄她的兩祇玉足,焦潔在韓兆亮手口和電動陽具並用的攻勢下已抵擋不住了,隨著她一聲又一聲的淫叫,她已達到了性高潮。

首戰告捷。韓兆亮解開她雙足,然后把她的雙腿和雙足並排綁在一起,堅起來捆在了柱子上,足心朝天。韓兆亮站起身,用手指搔弄她的腳板,高瘸子則蹲在地下開始作弄她的雙乳。他拿來評多橡皮筋,然而將皮筋一根一根地套在她肥碩的乳房上,富有彈性的橡皮筋一套上松軟的奶子立刻收縮拉緊,一圈又一圈的橡皮筋緊緊地篩住了焦潔雪白細嫩的乳房,令其更加凸出,乳頭因爲被勒緊而變得暗紅和堅挺。而她的兩只腳板亦被搔得腳趾都合攏起來。

接著,韓兆亮把她從柱子上解下來,讓她反綁雙手站在屋子中間,背上的繩子拴在天花板上垂下來的吊繩上,使她身體固定住。韓兆亮拿來一根小鐵鏈,兩頭是兩只小木夾子,他把小夾子分別夾在焦潔的兩只乳頭上,然后往小鏈子上挂鎖頭,一把、二把、三把,那鎖頭吊在鏈子上往下墜落,其重量令小夾子將她的乳頭往外扯,那股拉力使得焦潔發出痛苦的呻吟。

韓兆亮取來一瓶潤滑膏,打開蓋子,用手指淘出一大塊抹在了她的外陰部,然后用一根大約半寸粗繩子,穿過她的兩片塗滿潤滑膏的陰唇,然而再將繩子穿過房上的兩個鐵滑輪,兩個男人一人抓住繩子的一頭,開始輕輕來回地拉扯起繩子來了。

焦潔被五花大綁地站著,男人扯動的繩子來回磨擦著她敏感無比的陰蒂和陰道口的嫩肉,兩祇乳房上緊纏著一圈又一圈的橡皮筋,奶頭上夾著木夾子並被吊著幾把鎖頭。性虐待帶給她的肉體感官刺激越來越強烈,她忍不住發出了求饒。

「哎喲﹗受不了,親哥哥,快來吧﹗妹妹實在受不了啦﹗」焦潔哼叫著,不一會兒功夫,焦潔再次享受到性高潮的歡悅。

韓兆亮解下她,松開橡皮筋和木夾子,溫柔地替她按摩胸部,讓她休息一會。

韓兆亮讓焦潔俯臥在地板上,成大字型伸展四肢,用一根竹竿橫在她平伸著的胳膊后面,然后將她兩條胳膊縛在這根竹竿上。在她的胸部和腰部亦捆繞多道繩子,最后是在她腿上和腳上再捆上繩子,然后把所有捆住她身體及四肢的繩索都穿過房頂的鐵滑輪一拉高,她的身體就成爲『大』字型平行地吊在了空中,背脊朝上肚皮朝下,雙腿分開。焦潔的頭低垂著,一頭烏黑油亮的秀發飄蕩在空中,還往下滴著水珠子。

接著,高瘸子取來注射器,灌滿一筒清水后注入她的肉穴里,緩緩推動針筒,把水都射入了她的肉洞。接連灌了幾筒后,她陰道已灌滿了水,止不住往外倒流出來,韓兆亮竟剝了一祇煮熟的雞蛋塞入她的肉洞,堵住了整個穴口,接著又往她的肛門注射水。高瘸子也沒有閑著,他用兩祇鐵夾子鉗住焦潔兩祇下垂的奶頭,鐵夾子上面系著小鐵鈎。他把兩個秤舵挂在小鐵鈎子上,小秤陀往下一墜,立即拉扯著焦潔的兩祇奶頭亦往下墜,男人用手推一下秤陀,吊在女人乳尖上的兩塊鐵家夥就左右搖晃起來,把她的兩祇奶頭都往下拉長了﹗焦潔被這兩個男人的性虐待花式折磨得死去活來,但又欲仙欲死﹗

再看兩個男人,在虐待女人肉體的感官享受中早已淫興大發,兩門小鋼炮已支起多時了,爲先滿足女人的肉欲而一直整裝待發,忍耐多時了。再不開炮恐怕要谷精上腦。於是韓兆亮取下焦潔口中的褲襪和下陰的雞蛋,韓兆亮抱著她的頭與她狂熱地接吻,而讓高瘸子站在女人高高吊起的兩條腿之間,在她的下面親了起來。女人的肉體在空中越是扭動,越是惹得他倆火起,兩男人祇是滿舌滿嘴地祇顧吸,小霞陰道直往外流水,男人不顧一切地照吸不誤。一陣狂吻之后,兩個男人一前一后擺弄架勢,將兩根粗硬滾熱的大肉腸子同時塞入了焦潔上下兩個口中。

她的嘴含住了韓兆亮的肉棒狂吮猛吸著,而高瘸子的大陰莖則插入她的陰道里慢抽急捅著,焦潔仍平身伸展四肢吊在空中,她的兩只奶頭仍吊著兩個大秤陀,韓兆亮一手揪住她的頭發,一手去撫弄她的乳房,高瘸子則一邊用手掌拍打她的屁股,一邊用肉棍猛捅她的小肉穴,焦潔乳房吊物傳來的痛楚早被淹沒在兩個男人前后夾擊時所帶來的性歡樂之中了。三條肉蟲瘋狂地抽送著,頻率越來越快,隨著韓兆亮粗野的呼叫,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喉嚨和子宮。他們三人達到了同步銷魂的境界。

接著,韓兆亮急不可待地張開手掌,去揉揩模擦焦潔的乳房,然后又用手指尖去輕輕地模弄那乳尖中央的凹位和表面密布的乳眼,使她的兩顆紅梅迅速怒放,在柔和燈光照耀下,焦潔的雙乳及峰頂的花蕊簡直就像是一幅美妙絕倫的油畫﹗

接著男人的手掌開始緩慢下移,順著平坦滑溜的小腹,掠過濃密的黑色森林,來到甘露豐富的沼澤地帶,最后伸進了女人的濕潤玉門。

與此同時,男人的嘴巴取代了手掌的職責而服侍起女人的乳房來,男人閉上眼睛口舌並用,貪婪地吮吸著焦潔豐滿雪白的肥乳。

焦潔在男人如此進攻之下已招架不住,她的兩祇手掌已握成了拳頭,不由自主地想張開臂膀擁抱給她快樂的情人,然而繩子卻緊緊地捆住她的兩只手腕,令她欲火更旺﹗

當韓兆亮用電動陽具插入焦潔那已水浸一片的沼澤地中央的肉縫時,焦潔已抵抗不住了,隨著不停蠕動的電動陽具在焦潔血脈膨脹的銷魂洞里越鑽越深,她已是渾身發抖,高潮叠起了﹗祇見焦潔香汗淋漓,四肢僵直,十只玉蔥般白嫩的腳趾頭下意識地收縮在一起又馬上張開,如此不停反複地抽縮著,她嘴里呻吟聲連綿不斷。

當韓兆亮把焦潔的手腳松開,從絞床上抱下來時,她已經身軟如泥,她的雙腿之間流滿了淫水,肉縫里反射出晶瑩的光亮。

韓兆亮先把焦潔的雙手用繩子緊緊地捆到背后,然后再從粉嫩的頸部繞到酥胸把手臂捆緊,再把往上穿過房梁,把她的左腳裸高高吊起來。這樣一來,她就祇能一右腳站立。她全身被繩索捆綁,一對豐滿的乳房更加突出。雙手反縛,左腳被吊在半空中,半點也動彈不得。

韓兆亮先給焦潔的乳尖夾上帶有小銅鈴的夾子,然后舉起皮鞭輕輕抽打在她雪白屁股上的嫩肉,由於單腿站立不穩,身體開始前后左右晃動起來,一晃身子,乳頭上夾著的小銅玲也隨之搖晃,發出『叮叮當當』的清脆響聲。而她的一頭鳥黑濃密長頭發亦是紮成一個馬尾巴歪向一邊,隨著身子搖晃,一頭鳥發也跟著在空中左搖右擺,非常美觀。

韓兆亮圍著她的身體輪流用皮鞭抽打她的胸部、肚皮、屁股、大腿,最后他站在她正面用及鞭抽打她的陰部,因爲她的一只腳被吊在空中,就形成兩腿拉到直角,令陰部大大敞開,由於剛才在刑床上已享受過多番性高潮,此刻她的陰道口正是洪水泛濫時期,大量淫液不斷湧出,弄得濃密的恥毛已沾濕了一大片而且順著右腿大腿根往下直流淌。皮鞭每抽一下在她的陰阜,她的小嘴就發出一聲慘叫,而皮鞭抽住陰道上又沾了許多淫水,當皮鞭再次在空中揮動起來時,沾在鞭子上的女人淫水就四處飛濺開來,有的還飛到了韓兆亮的臉上、身上。

說完揮舞皮鞭狂抽她的陰部,直抽得鞭肉急劇相接,嘩啦作響、女人也嘴里亂叫,淫輿大發、陰水四處飛濺。

一直抽到女人喊聲漸弱,淫水不再滿空中亂飛,韓兆亮這才停下來,再看看焦潔,已是嬌喘如貓,媚眼如絲了。

看見焦潔媚眼欲睡的嬌態,韓兆亮知道是時候該進入了,他的小鋼炮也早已勃起待發了。他來到被反縛雙手吊起一足的焦潔身后,雙手抱著她的纖腰,高高昂起頭的大陰莖正好對準女人仍在流漿的小穴,他挺腰一使勁,大陽具立刻一滑而入,直揮至底,接著他就這麽站在女人身后開始了最后的瘋狂人抽送,混天鐵柱在女人滾燙的肉穴中一抽一送,不停不歇。再看焦潔已是娥眉緊皺,銀牙暗咬、搖頭晃身,嬌喘不息。韓兆亮立刻加快了沖刺頻率,感到肉棍的頭部不停地擴張,蓄集已久的滾滾熔漿已在體內不住翻騰,突然之間奔湧而下﹗

【完】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