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生的禽獸故事 [1/2]

秋天的風總讓人感到一絲傷痛,一棵枯木下站著一位臉龐醜惡的少年。

“阿生回家吧!”

阿生回過頭去,看著長發飄逸的婦人。這婦人不是別人,正是阿生的母親,名叫 秋玲,今年四十歲。但歲月沒在她的臉上留下一點痕迹,白玉般的皮膚與烏溜溜的大 眼,胸部大如西瓜,再加上修長的腿,整體來說真是位美人兒。

阿生今年十六歲,但滿臉肉瘤結在一起,鼻口不分,眼睛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 因眼周圍都被眼皮給遮住了。

“阿生回家吧!天已黑了!”

秋玲輕聲的喚著自己心愛的兒子,但可聽的出聲音夾帶著許多無奈與悲哀。

“媽,爲什 !!老天要如此對待我們家。十五年前那場大火,奪走了我們整個 家族,剩下活的也只有我和你了。媽 這幾年我活的好痛苦哦!我真的不想再這樣 活了。我的臉、我的身體,都已被這無情的大火燒成不像人樣,每個人見了我就像見 到鬼似的。”

秋玲聽了這番話更加的心痛。要不是那場大火,自己的兒子可能是天下少女傾心 愛慕的對像。可能現在與死去的先生正高高興興爲阿生討論將來兒媳婦的條件。上天 啊!!你又爲何要如此的對待我們母子,我真希望那場火燒傷的是我,而不是我心愛 的兒子呀!

秋玲強忍著內心的生痛,對著阿生說∶

“兒子,別想太多了,你能活下來,媽已經很滿足了。媽活到現在也只爲著你, 林家的95火全系於你身上啊!不要讓我無臉去見你死去的爹啊!兒子,你要堅強的活 下去,爲了我們林家,也爲了我,媽不能失去你,沒有你,媽活不下去了。你不要太 在意外表,你的內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一定會有欣賞你的女人兒。”

“媽,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這幾年還沒教訓的夠嗎?哪有女人會喜歡我這張鬼 臉。娶妻生子我看這輩子別想了,還是讓我早早離開這傷痛的人間吧!”

“阿生,你千萬不要輕生啊!就算不爲媽想,也要爲你們林家想想。天已黑了, 我們回家吧!不要再想了。”

這可憐的母子並肩而行,正好一位農夫與他們對照而來,農夫用異樣的眼光看著 他們母子。阿生早已習慣常人如此看他,也不以爲異。他們擦肩兒過,只聽身后農人 輕歎∶

“仙女與惡鬼同行,真是奇也。”

秋玲母子不加理會,加快腳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走入一片林里,秋玲望著心愛兒子,在兒子的臉上可以看到他那悲傷的眼眸。對 著兒子輕聲說∶

“阿生,你不要太在意別人如何看咱們,你一定要堅強喔!”

阿生聽了母親這番話,內心突然一陣心痛,心想母親比我更痛苦,她失去了丈夫 ,守寡十五年,兒子又被火燒傷成不成人樣。在他有記憶以來,常常夜里聽到母親在 房內偷哭。我應該堅強點,不該再讓她受苦,我已經長大了,不該再讓母親挂心。頓 時收起悲傷也燃起男性的氣魄。

“媽,你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已不是從前愛哭的小阿生。”

秋玲聽了兒子這番話,感動的差點哭泣。想想十五年的苦熬,兒子真的長大了。 笑著對兒子說∶

“別說你長大,你永遠是媽心目中的小阿生,媽的小心肝呢!”

秋天夜總是讓人可怕,他們母子正好走進陰暗的林里,四周暗的無法看到回途路 線。再加上秋風烏嗡的吹著,秋玲有點膽怯,不由自主的抱著兒子。

“阿生,好暗哦!我們好像迷路了耶!”

煞時像個少女怕黑的模樣。阿生左手摟抱著母親說∶

“媽,不要怕,只是天黑看不著路罷了。我們慢慢摸黑回家吧。”

阿生笑著看著母親,心想∶“還說我沒長大,我看現在還敢說我是小阿生嗎!”

秋玲這時真的知道兒子已經長大。沒想到今天因怕黑,依偎在兒子的身邊。母子 倆放慢腳步,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正巧夜鳥飛過,秋玲嚇的抱的更緊,她那大胸脯 正好壓著兒子的身上,好似快被擠出來似的。

阿生正是沖動的年少時期,從沒有過與女人身體接觸過,頓時有股莫名的沖動, 下面的陰莖突然脹了起來,雖隔著一件單薄衣服,也能感覺到母親傥軟的胸脯,內心 有一股想性交的沖動。性欲沖淡了他的道德觀,他曾經偷看過母親洗澡,母親那碩大 的乳房、粉紅的乳頭,再加上那身材勻稱白玉般的皮膚,他永遠都不會忘記。曾多次 幻想與母親性交,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母親的內褲上。

把母親摟的更緊,爲的只想把身體更貼緊母親的胸脯,他們母子倆好像黏貼在一 塊。阿生已經不能再忍受了,他好想現在將火熱的陰莖插進母親的陰道。他曾看過母 親夜里在房間自慰,也看過母親粉紅的陰唇,她知道母親守寡十五年從沒性交過,常 在夜里滿足自己的需要。母親需要男人沒人比他更清楚,就連秋玲也沒有比他清楚。

心已定,何不現在強暴自己的母親,或許她會在我身上得到滿足!阿生打了定主 意,決定對自己的母親下手。他暗戀母親已有多年,只是苦無機會行動,今天正是好 時機。

這時秋玲也感到兒子真的長大,在他身上可以感覺到男人的氣息。十五年來從沒 再讓人抱過,壓抑十五年的性欲由燃而生,下體不知早已流出淫水,幾乎吧內褲給弄 濕。身體也不知覺的火熱起來,原本白哲的臉突然紅了起來,雙手不由自主的抱的兒 子更緊,她已迷失在男女情欲上。忽然道德感使她驚醒過來,不!他是我兒子,怎 會有這種念頭呢!

阿生看著紅著臉的母親,那火紅的雙唇是那樣的誘人,差點要親了過去。

“媽,你臉爲什 紅了呢!”阿生輕聲的說。

“阿生,沒有啊!可能是害怕吧。”

“媽害怕什 啊?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阿生開玩笑 的說著,“媽,如果我這輩子都娶不到老婆,你就別怪我斷了林家的95火。”

母親突然傷感起來。這不是沒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

“阿生你別胡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媽擔不起這責任。”

“媽,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倒有一個方法可解決。”

“阿生,什 方法,快說給媽聽聽。”

“待會你就知道了。不過,你千萬不可怪我,不可反對喔!”

“什 方法啊?”

“媽,你先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

正好他們母子倆走出了林子,月光也正好照映著回家的路。

“媽,回家我再告訴你。”

秋玲滿肚子狐疑,慢慢走著回家。

母子倆回了家后,簡單的用完晚餐。

“媽,我去洗澡了,晚點我再告訴你我的方法。”

秋玲“哦”的一聲表示!

**************************************************************************

秋玲洗好澡,穿著透明的睡衣在梳妝擡前擦著保養液,心想著兒子剛說的方法, 房門正好響起。

“阿生進來吧!”

阿生看到母親透明的睡衣,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與蕾絲的內褲。走到母親的床邊 坐了起來,兩眼看著大如西瓜的胸脯,修長的腿,肥大的屁股,使他陰莖立即硬了起 來。母親這時才忘了身上穿著透明的睡衣。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最棒的小姐
下一篇:阿生的禽獸故事 [2/2]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