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生的禽獸故事 [2/2]

“阿生,你先出去一下,我換好衣服再進來。”

“媽,沒關系,我又不是沒看過,說不定待會就不用換了,我說完就走,不要費 時。”

母親心想∶也對。坐在床上與兒子旁。

“阿生,說,什 方法?”

“媽,不是用說的,我用做的,你就會明白。”

這時秋玲感到兒子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像以前的阿生,使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阿生看著母親獃望著他,突然抱著母親強壓母親。

“兒子你這是干什 啊!你怎 可以如此的無理。”

秋玲掙紮不讓兒子脫去睡衣,但已經太慢了。這時身體感到一絲冷意,知道睡衣 已被兒子脫去,手抱著胸脯不讓兒子脫去胸罩。阿生像瘋狂的野獸,不停的撕破母親 的胸罩,看到碩大的乳房使他更加瘋狂,伸出雙手把母親的手拉開,頓時看到那粉紅 色的乳頭,不由自主的像小孩吸奶一樣吸著母親的乳房。母親因掙紮乳房不停的晃動 ,不時還打在臉上。

“兒子快停啊,你瘋了啊 我是 ”

正要說時,感覺兒子輕咬著自己的乳頭。啊 十五年了 整整十五年沒這種 感覺,自己好像被電一般,一股舒服的電流流向她的腦海 腦筋一片空白,身子不 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

“ 啊 兒子快停,你不可以這樣 這是亂倫。”

秋玲被兒子吸食乳頭,燃起多年壓抑的性欲,但理智告訴自己不可以鑄錯,在理 智與性欲中做最后的掙紮。阿生看到母親雙手不再掙紮,兩手搓揉母親的乳房,嘴巴 不停吸著乳頭,有時輕咬,每咬一下,可聽到母親輕聲的“哼”一下

“ 兒子 不 可以 我們不能這樣 ”

“媽,你要林家絕后嗎?”

“ 啊 這就是你說的方法嗎?”

秋玲已經知道沒退路可選,想到自己的悲哀兒子的燒傷,也只能怪老天弄人。爲 了兒子,爲了林家的95火,她再次爲林家擔起傳95火的責任。

阿生邊吻邊說∶“媽,我們一起爲林家傳95火吧!”

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頸子,再輕吻著母親的耳朵,不時還在耳邊吹氣,好刺激母 親的性欲。秋玲這時聽了兒子這番話,已屈服兒子,接下來只想更快得到十五年來舒 解。

“好吧!!兒子,媽給你,這樣也可讓你們林家有后。”

阿生聽了更加興奮,本以爲用強的,現在可以大大方方與母親做愛。阿生飛快的 把身上的衣褲脫去,陰莖不時的跳了出來。秋玲看到兒子的肉棒跟人不同,且又長的 嚇人,大就不用說了。阿生因被火燒傷,陰莖也被燒成不成人樣,龜頭長的像小釋迦 ,一粒粒的小肉瘤長滿整個龜頭。陰莖更是誇張,不但肉瘤長滿,而且還是螺旋狀的 直升。阿生看著母親獃望著自己的肉棒,知道母親被自己醜陋的肉棒給嚇阻了。秋玲 失聲的“啊”了一聲。

“ 這 這 會插死人的 ”

阿生已經欲火難忍,壓在自己母親的身上,不停的狂吻。母子倆相擁在一起,母 親主動吻著兒子,不時還把舌頭身進兒子的嘴巴。秋玲也陷入瘋狂的境界,淫水濕透 了整件內褲。

“媽,我好愛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脫去母親濕透的內褲,將母親的雙腿打開。

“媽,我要吻你的陰唇。”

秋玲“嗯”了一聲表示說好。阿生舔著母親的陰唇。母親陰道內不時流出水了, 把阿生的臉都給弄濕。還不時將舌頭伸到陰道里。

“ 嗯 兒子 媽好舒服哦 喔 嗯 ”

聽到母親的呻吟,阿生更加的賣力,想讓母親更舒服,舌頭還不時在陰核與陰唇 間來回。

“嗯 好兒子 快 媽不 行了 啊 ”

秋玲抓住兒子的頭,不停的把兒子的頭向自己的下體壓,屁股也不停的扭轉,好 讓兒子更深入。

“嗯 嗯 我 的好 兒 子 媽 不行了 ”

一股電流從下體傳到大腦,弓起了身。

“ 啊 來 了 ”

十五年來第一次的高潮,竟在兒子舌頭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熱水往自己的臉上 噴射出,整臉都是母親的淫水,好像在洗臉,知道母親已經得到了高潮。看著母親滿 足呻吟,內心說不出有多快樂。

“阿生,來,換媽幫你服務”

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母親赤裸著身子,肉棒早已快脹破了。母親握住兒子粗長 的肉棒,上下套弄。因兒子的龜頭太大,嘴巴無法吞食,只好在肉棒邊緣親吻。

“ 嗯 兒子 你的好大 嗯 媽這次可能沒命 ”

“媽,別說,我會讓你得到別人沒有的快感。”

媽媽不停的套弄,吃了將近一小時,還沒讓兒子射精,這使她非常驚訝。阿生因 被火燒傷表皮,沒像正常來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母親翻過來,壓在母親的身 上,把母親的雙腿打開,肉棒不停的在母親的陰唇來回搓揉。因第一次插穴,找不到 母親的陰道口,抱著母親心急的叫著∶

“媽 我找不到。”

秋玲知道兒子插穴門外漢,自己也被兒子搓揉的難已在壓抑,下體也淫癢難忍, 肉棒在母親的陰唇不停的來回,淫水也不停的流出。短短幾分鍾,淫水沾濕了阿生整 個肉棒,連母親的陰毛也濕,母親的下體更加的濕滑。

“我的小阿生,你把媽磨的快受不了。”

“媽,我真的找不到入口,幫我好不好?”

“兒子,現在還不行,你快起來,我們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 宗能保佑媽這次得子,好讓林家有后。”

“好吧!媽,我們可要赤裸著身去哦!”

“這樣不可以,這太汙辱林家祖先了。”

“媽,祖先不會怪我們,我要讓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繼承95火。”

母子倆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秋玲看著祖先牌位。

“林家列祖列宗,我本著爲林家95火,甘冒亂倫大忌,只爲使林家有后,盼能得 子,好讓林家承95火,請保佑我們母子順利,我已年四十,本不易懷孕,再說,亂倫 結晶恐有缺陷,希望能讓孩子健康平安。”

拜完后,秋玲向兒子說∶“我們回房吧。”

“媽,不用了,我們在這做,我要讓祖先看看我們是如何爲林家犧牲,這樣可以 ”

話還沒說完,阿生就像餓狼似的撲倒過來。母親打開雙腿,阿生抱著心愛的母親 ,母子倆又再次的緊貼在一起。阿生吻著母親舌頭,不時與母親的舌頭交織。秋玲雙 手抱著兒子的屁股,雙腿也夾在兒子的腰上。這時母親的兩片粉紅的陰唇正好大開, 可看出陰道口的淫水還不停向外流出,從下體流到地板。兒子終於找到入口,龜頭慢 慢的從母親的裂縫推進。

“媽,我要進入了。”

“ 嗯 我的好兒子。”

當龜頭插進去時,母親痛苦的大叫∶“好痛!慢一點。”

媽媽的陰道口撕裂了,還有一絲的血隨水流出。阿生感到龜頭被緊咬著有點痛, 但包的好不舒服,他已不顧母親的喊叫,屁股一沈,整支肉棒沒入母親的體內。秋玲 痛的幾乎暈倒,兒子一頂就頂到子宮里,整個子宮都含住兒子的龜頭。

“天啊 我痛 快,兒子你會要我命!”

阿生感到被電般,但這舒服真難以形容,不管母親的痛,加快抽插速度,每深入 一次,母親就大叫一聲。因自己的肉棒與常人不同,抽出時螺旋的肉棒還帶出不少水 。抽插幾次后,母親的疼痛不見,帶來一陣陣的快感。秋玲知道這怪肉棒上的肉瘤接 觸自己的陰道,總說不出的舒服,她知道沒人能感受這總快感。再加上亂倫的心理, 使她更爲興奮。阿生感到母親的陰道緊的有如處女,母親十五年沒性交過,陰道難免 恢複處女般的緊。

“媽,你的陰到好緊哦,干的我好舒服,我以后每天都要干你的穴。”

“啊 我的大肉棒兒子 喔 喔 媽要來了 你每頂一次都頂到我的 子宮 嗯 ”

阿生聽了更加用力。

“啊 兒子 媽要去了 啊 ”

阿生感到龜頭被母親的陰精一燙,知道母親已經高潮了。母親顫抖身體向后仰, 正好乳房對準兒子的嘴,阿生一口含著母親的大乳。母親高潮后,無力的把雙腿大開 在地上,淫水不停的向外,滴到地板上。阿生把母親的雙腿擡到肩上,腰一挺,肉棒 又插了進去。

“啊 兒子 頂穿 媽的子宮被你的肉棒頂穿了!”

秋玲像是被折似的,腳被倒過來,正好碰到地上。兒子的肉棒不停的進出。阿生 看著母親的陰道隨著肉棒進出好像被吸出來又擠回去,淫水不停的流出。

“啊 兒 子 媽好舒服 媽天天要你干媽 喔 ”

一陣陣的快感激蕩著腦海,整間房里只聽到秋玲的狂叫。阿生干著母親,也跟著 狂叫∶

“ 媽 的好穴,媽媽 兒子 干的好舒服哦!”

母親又一次的高潮。兒子干了兩個小時還沒射精,這可讓秋玲急死,心想∶再下 去,我可真的要被兒子干死。

阿生把母親抱起來,邊走邊插。

“啊 嗯 兒 子 你要帶 我到哪 啊?”

“卜滋、卜滋 ”,母子倆都已滿身是汗,阿生把母親放到供桌上,拉開母親 的腿,肉棒又再次進入母親的體內。秋玲好像供桌上的紀品,母子倆就在供桌上干了 起來。阿生邊干邊看著祖先牌位。

“我們林家有后了!哈∼∼∼∼哈!!”母親因過於興奮不停的高潮,興奮的哭 泣。

“嗚 嗯 好兒子 媽媽 從沒這樣 啊 我快不行了!”

陰道異常的收縮,母親的陰道夾的阿生好不舒服,子宮緊咬著兒子的龜頭不放, 使阿生撥不出來。母親身體一緊,好像抽筋一樣。

“ 啊 我要死了 ”

最后的陰精射了出去,阿生被感到龜頭一燙,腦筋一片空白,下體一股熱精直射 進母親的子宮。

“ 媽 ”一聲大叫,昏了過去。

秋玲感到子宮一燙,燙的也昏了過去。阿生躺在母親的身上,母子倆就在供桌上 赤裸著昏迷不醒。

秋玲不知自己的體內已有了變化,兒子的精子不停在尋找母親的卵子,上億的兒 子子孫終於找到,爭先恐后的與母親的卵子結合。

當阿生醒來看著母親還昏迷,撥出肉棒。母親則是兩腿大開,陰道流出自己的精 液,白色的精液從陰道口流下,再流到供桌上。抱起心愛的母親走到自己的房間,又 再次的奸淫自己的母親。

母子倆而后天天做愛,他們從此在也不能分開。

十個月后,不但生出三胞胎,而且孩子都健康聰明。

短短四年,這對亂倫母子,共生了六子。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阿生的禽獸故事 [1/2]
下一篇:爲愛的回憶 – H小说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