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蘭的離婚生活 [1/2]

張大元在局里越來越混不下去了。眼見著周圍的人一個一個地被提拔上去,
他還是在原地踏步,這樣的情形使得他日益煩躁和暴烈起來。這樣的情緒帶到工
作中,也影響了工作表現,領導更加不喜歡他,張大元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而在家里,他的壞脾氣更是變本加厲,經常無端打罵王玉蘭,王玉蘭幾次被
打傷。在居委會和婦聯的幫助下,兩人終於離了婚,孩子判給了王玉蘭。王玉蘭
帶著孩子搬出到外面另外租房,張大元每個月給娘倆幾百元贍養費,每兩周可以
看望孩子一天。雙方就這樣平安無事地過了半年。

王玉蘭離婚后在婦聯的幫助下重新回到了原來上班的新華書店,當了倉管,
雖然工資不高,但工作比較輕松,工作時間也很規律。

王玉蘭當了很長時間的居家主婦,重新開始工作以后有些不適應,常常做錯
一些事,還好書店經理高山很能理解她的狀況,並不嚴厲苛責。不久之后,王玉
蘭逐漸熟悉了自己的工作,越來越有信心。

在重新工作幾個月后,王玉蘭好象找回了自己的價值,她不再是過去那個靠
老公的工資養活的與社會脫節的家庭主婦了,自食其力使她變得神采奕奕容光煥
發,渾身上下洋溢著一股成熟的氣息,比起過去顯得更加迷人。

今天是星期六,張大元照例來到王玉蘭的住處看望女兒。

按了門鈴之后,王玉蘭看見是他,隔著鐵柵門說:“女兒學校今天大掃除,
得中午才能回來,你下午再來接她吧。”說完就要關門。雖然離婚后王玉蘭心情
平靜了很多,但還是不想單獨面對這個曾經給過她很多傷害的男人。

“玉蘭,開開門讓我進去等吧,別這樣,你看這麽熱的天,我來一趟也不容
易。”張大元連忙哀求。

王玉蘭猶豫了一下,想想事情都過去了,而且他也是女兒的父親,也不必總
那麽別扭了,於是就開了門,自顧自地去廚房忙中午飯了。

張大元進來后隨手關上了門,然后在客廳的沙發坐下來,掏出煙點上,四下
打量起這個房間。雖然他常常來看望女兒,但每次王玉蘭都是把女兒送出門口交
給他,從沒讓他進來過,顯然對他仍有怨氣。

這是一幢比較陳舊的樓房,房間的格局很不好,客廳小,兩個房間的面積也
不大。屋里的陳設很簡單,一件舊沙發,一個木制茶幾,對面是台小彩電,擱在
一個破損的儲藏箱上。盡管家具陳舊簡陋,但收拾得很干淨。想想自己雖然住得
比較好,但卻髒亂得無法下腳,張大元不禁苦笑了一下。

王玉蘭走出廚房,端了杯茶放在張大元的面前,什麽也沒跟他說就徑直走到
里屋去收拾陽台上晾曬的衣服了。

張大元擡眼,正好可以看見王玉蘭在陽台收拾衣服的情景。王玉蘭穿著一件
白色的睡衣,陽光照在身上,睡衣變得薄而透明,她一擡臂,胸部的輪廓就暴露
出來,朦朦胧胧圓圓鼓鼓的。

張大元看著看著,忽然下身就硬了起來。自從離婚后他的生理問題一直沒有
得到很好的解決,雖然也常常去一些發廊發泄,但在那種地方辦事,總是潦潦草
草,最后付錢走人,感覺跟菜市場買肉一樣,無味極了。

而現在,這個曾經是自己老婆的女人穿著睡衣在自己面前,豐滿成熟的身體
散發著誘人的氣息。張大元回想起過去自己用各種姿勢玩弄、進出這具身體的情
景,那時候,他合法地使用這具軀體,隨心所欲地想什麽時候搞就什麽時候搞,
想怎麽搞就怎麽搞。

他回味著幾次留下深刻印象的做愛:一次是他性欲高漲,下班一進門,就把
王玉蘭按在客廳的茶幾上猛干,王玉蘭的哀號和呻吟讓他感到無比興奮;一次是
他值夜班,到半夜忽然淫性大發,於是冒險偷偷溜回家,搖醒王玉蘭強行取樂,
王玉蘭百般無奈,強打精神供他發泄,直到累得又昏睡過去;還有一次王玉蘭的
大姐來做客,王玉蘭在房間準備換衣服陪大姐去逛街,他看見只穿著胸罩的豐滿
身軀,忽然勃起,拉倒王玉蘭就插了進去,王玉蘭咬牙忍受他的撞擊不敢出聲,
他也很快就射精,雖然時間很短但卻是最刺激的一次……

張大元陰根強烈發硬,他忿忿地想,現在自己生活得顛三倒四,都是王玉蘭
的錯,他應該得到補償。

正想著,王玉蘭已經抱著一堆晾干的衣服進到了房間里,把衣服放在床上,
背對著門口整理起來。她一彎腰,豐滿圓潤的臀部就突了出來,里面的白色內褲
痕迹顯露無遺。張大元目不轉睛地看著,嗓子眼一陣發干,他艱難地咽下一口唾
液,站起來走到了房間門邊。

聽到聲音,王玉蘭轉過身,張大元一邊說:“我來幫你。”一邊走進來靠近
了她。

王玉蘭剛想拒絕,忽然張大元從背后雙手抓住她的乳房,猛地把她壓倒在床
上。她驚恐地叫著:“你放開,你想干什麽!”身體扭動著想翻起來。

張大元沈重的身體死死地壓著她,雙手使勁地瘋狂揉捏著她那豐滿柔軟的乳
房。王玉蘭動彈不得,胸部被粗暴搓揉,一陣酥麻讓她幾乎失去力氣。張大元一
言不發,繼續起勁地蹂躏她的豐乳。

王玉蘭自從離婚以后就沒有過性生活,現在身體其他部位無法動彈,而只有
胸部被無助地玩弄,這樣的刺激太強烈了,使得她渾身越來越軟,嘴里的叫罵也
只是徒勞。

正當王玉蘭全身都酥軟的時候,身上的重量忽然消失,胸部的爪子也從床鋪
和乳房之間抽離。王玉蘭好不容易松了綁,正想翻身,張大元又壓了上來,但一
只手按住她的背,另外一只手卻往下拉扯著她的睡褲。

王玉蘭拼命地掙紮,但張大元力氣很大,她的作爲無濟於事。她的睡褲是松
緊帶的,很輕易地便被他扯了下來,張大元喘著粗氣猛力剝下她的內褲,白花花
的屁股顫抖著暴露出來。

王玉蘭的睡衣紐扣在前面張大元解不到,就把睡衣下擺往上掀到脖子處,露
出戴著黑色胸罩的白皙背部,然后猛地扯開胸罩扣子,把背帶往兩邊撥開。

這一切都是在猛烈粗暴的動作下完成的,王玉蘭被剝成半光趴在床上,象一
只小白羊,空氣里頓時充滿了淫糜的氣息。

張大元站起身來,拉開褲鏈,掏出堅硬的陽具,撲到王玉蘭身上,握著陰莖
尋找入口。

由於王玉蘭趴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又並攏,張大元焦躁地努力了一會兒都無
法順利進去。他怒氣沖天地抱起王玉蘭的腰,把她拉跪起來。跪趴的姿勢使得王
玉蘭長滿黑毛的肥穴突出暴露在空氣中,沒有什麽東西可以遮掩了。張大元握著
陰莖很容易地找到入口,一挺腰,照著那個軟軟的地方就插了進去。

“啊……”,突然插入的漲滿讓王玉蘭驚叫了一聲,柔軟的膣肉緊緊地包住
了侵略者。王玉蘭的腔道還沒有充分濕潤,張大元一插進去就感到有點干澀,包
皮被陰道的肉壁往后拉扯,有些疼痛,行進得比較困難。

占有了王玉蘭之后,張大元抵住她的屁股,然后脫下自己的套頭衫,露出一
身強壯的肌肉。剛才著急著插入,只拉下了褲鏈,連褲子都沒脫,現在張大元才
不緊不慢地解開皮帶和褲扣,把褲子拉到大腿上。去除身上的累贅后,張大元拔
出一點陰莖,然后又推進去,開始慢慢抽插起來。

王玉蘭羞恨交加,但身體的欲望沒法掩飾,張大元開始抽插的時候,她已經
不能自主了,發出輕微的呻吟。隨著張大元的進退,她的陰道很快濕潤起來。

看王玉蘭濕得差不多了,張大元抽離她的身體,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然后
跪在她屁股后面猛地一插到底。接著他從頭上拉下王玉蘭的睡衣,剝脫胸罩,摟
著赤裸的前妻使勁蹂躏起來。

時隔半年多,王玉蘭的身體好象更加成熟和有味,白皙光滑的肌膚在他的抽
插下顫抖。張大元咬牙切齒地干著,一邊奮力耕作一邊趴在她耳邊說:“你真他
媽緊……真有味……你不是說我……沒盡到……做丈夫的職責嗎?……我今天就
來盡職……”

王玉蘭恨恨地說:“你這個王八蛋……你過去打罵我……現在又來……來強
奸我……你該死!”

張大元不再說話,更加用力地插捅王玉蘭,腹部肌肉拍打著她肥白的屁股,
啪啪響得很大聲。王玉蘭在他的猛烈進攻下嗷嗷直叫,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肆
意玩弄。

張大元猛烈快速地抽插了幾分鍾,龜頭感到一陣酥麻,他知道快忍不住了,
立刻把住王玉蘭的腰身,更快地拉向自己,做最后的沖刺。

“啊……啊……啊……”沖刺了十來下之后,張大元控制不住地噴射而出,
一邊噴射一邊還在不停地抽插,滾燙的精液沖進王玉蘭的子宮,王玉蘭緊閉著眼
張大了嘴,豐滿的身軀顫抖著,她也在這一瞬間被射到了高潮……

兩條肉蟲汗濕渌渌地趴在床上喘息,張大元壓著王玉蘭,陰莖還留在陰道里
不肯出來,王玉蘭動了幾下沒有擺脫也就隨他去。張大元意猶未盡地撫摩親吻著
她的全身,直到陰莖慢慢滑脫出她濕潤的腔道。王玉蘭感到精液開始外溢,趕忙
翻身掙脫張大元,拿起枕巾捂住陰道口。

王玉蘭一言不發地做著自己的事,張大元剛開始還準備說點什麽,但什麽也
說不出來,氣氛很尴尬。

王玉蘭接完了淌出的精液后,看著一床淩亂的衣服發呆,剛才發生的事簡直
就象一場夢。侵犯自己的那根陰莖,過去曾經無數次在她的身體里進出發泄,而
且還給自己播了種,生下了一個女兒。但那時候他們還是夫妻,是合法的,而現
在,他們已經不再是夫妻,它強迫入侵她就是犯罪了……

正在王玉蘭胡思亂想的時候,門鈴叮當作項,把兩人都驚醒過來。

“哎呀,女兒回來了……趕緊………”王玉蘭急忙把睡衣睡褲套上,另外一
邊,張大元也手忙腳亂地穿著衣服……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肛交性感女同事麗婷 [2/2]
下一篇:王玉蘭的離婚生活 [2/2]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