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桃子 [2/3]


看到她的媚態,真是未曾真 已銷魂,我撲上去,先和她來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她的舌頭像一條小蛇,鑽入我的口腔,和我的舌頭相互交纏,把唾液送向對方的口中。我還未采取進一步的行動,桃子已先發制人,解開我的長褲,伸手插入我的內褲,尋找她想要的東西。她握著我的陽具套動,我的小兄弟很快昂首吐舌,躍躍欲試。

這時一郎走入房中,見到我和桃子在愛撫熱身,他作壁上觀,看了大概三、四分鍾後,他也把衣服脫掉,走近桃子身邊,要桃子替他口交。

我的頭埋在桃子兩腿盡處,隔著薄薄的三角底褲去吻她那隆起的地方。反正桃子的口也閑著,既然一郎想加入,她當然不會拒絕。桃子拿著一郎的陽具湊近嘴邊,張開小嘴,把一小截陽具放入口中。一郎的陽具呈軟綿綿的狀態,毫無生氣。桃子很有耐心,用口替一郎按摩,舌頭撩掃陽具頂端的裂縫。

桃子的上半身由一郎享用,而我則集中她的下半身。我隔著桃子的底褲吻了幾下,桃子的桃源洞受到刺激,開始流出花蜜。蜜汁將小小的三角褲浸到濕透,大片黑色陰毛浮現,我順勢扯脫那條障礙物,桃子下體仿似大胡子,遮掩洞口,我用舌頭撥開陰毛,然後和她兩片可愛的陰唇接吻,並輕輕嚼咬。她從喉嚨間發出低沈的叫聲,口中仍含著一郎的陽具。一郎的陽具被她含吹吮吸,仍沒多大起色。而一郎雙手正在搓捏桃子一對大奶,又用手指去搓她兩粒奶頭。

桃子上下俱受性刺激,腰肢劇烈扭動,挺高臀部,示意我加強接觸。我將舌頭撩入她的陰道, 觸到她那敏感點,花蜜又洶湧流出。

一郎實在不爭氣,他的陽具仍處於半軟不硬狀態。桃子同時在床上應付我和一郎,注意力卻 集中在我身上。因爲她知道一郎短期內難寄以厚望,不能奢求他有好表現。我則不同,她多次和我交手,已概知我實力到那里。她上口含著一郎的軟鞭,下口被我的唇舌戲弄得心花怒放。我希望保持實力,可以單用舌頭便令到桃子有第一次高潮,讓我可以少干一次。一郎搓著桃子兩粒葡萄子,越搓越起勁,桃子兩粒淺啡色的奶頭明顯發脹突起,她扭動得很厲害。

桃子的淫水洶湧,源源不絕流出,沾滿我的臉頰。一郎的軟鞭放在桃子口中,桃子雖然出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起死回生,一郎的寶貝仍舊沒有起色。我舔弄她的桃源洞,長長舌頭伸入去撩動,刮著她肉洞內的敏感顆粒,她受到我不斷撩刮,身體一陣抽搐,享受到第一次高潮。她高潮來臨時,一郎的陽具仍在她口中,她不受控制地將兩唇緊閉了一下,一郎的軟鞭被她一咬,痛得跳起來。

待桃子松弛下來,一郎把陽具抽出,看到陽具上留著明顯可見的牙印,桃子剛才真的咬了他一口。桃子向一郎賠不是,請求他多多原諒,一郎沒責怪她,誰叫自己太不爭氣,做個堂堂男子漢。

我叫桃子先去浴室沖沖身體,休息一會再戰。桃子入了浴室後,我建議一郎待會試一試上馬,或者可以成功也說不定。一郎面有難色,信心還是不夠, 恐怕臨門一腳乏力。我鼓勵他不要退縮,就算後勁不繼,我可以接力補上,叫他盡力而爲。

他猶豫著要不要試試,他怕自尊再次受創,但不試又心癢癢。這時一郎從公文夾里拿出一件東西,形狀像一支大試管。他告訴我是最近買的壯陽器,售賣者說可以藉這支大試管令他重振雄風。

對於這類東西,我也略有所聞,但從未見過。一郎說試過一次效果不錯,趁這個機會,再試多次,如果不成功,也有我頂上,不用桃子咬碎銀牙。

既然買了,試一試也無妨。桃子從浴室出來,一郎要求她幫忙,協助他用那個輔助器,催谷他的陽具壯大堅挺,而他則用口先替桃子口交。

桃子欣然答允,我坐在一旁觀賞,衷心祝一郎成功。經一郎指點桃子如何使用那器具,兩個人作六九式姿勢,各有各做。一郎埋首在桃子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用舌頭去舔她兩片陰唇。桃子則用大試管催谷一郎軟綿綿的家夥,她被一郎舔弄得“依依哦哦”地呻吟,仍要替一郎的陽具做工夫。

我見到一郎的陽具似乎略有起色,開始膨脹,微微擡起頭了。桃子也露出喜悅的神色,經過一輪努力,一郎終於可以站起來了,一郎的寶貝也有六、七寸長,十分粗壯,豎起來相當有氣勢。這時桃子亦已動情,是時候讓一郎的大肉棒進入了。

一郎翻過身,跪在桃子兩腿之間,將她兩腿擡起放在肩膊,找一個枕頭墊高桃子的臀部,我看到桃子兩片陰唇張開,像裂嘴而笑,歡迎一郎進入。而一朗在跳動的肉棒,亦渴望入洞了,一郎對準桃子的肉洞一挺,插將入去,半根肉棒沒在洞內。桃子發出一聲呻叫,一郎用力再向前一沖,整根肉棒完全沒入。

一郎沒有即時展開抽插的動作,可能他很久沒有進入桃子的肉洞,恐怕推送幾下便泄,所以要多留一刻,讓桃子濕濕滑滑的狹窄肉洞包著他的陽具,享受這溫軟的快感。

大概停留不動了十幾秒,一郎才開始慢慢將陽具抽出少許,又再插入,動作緩慢而且幅度也小,他不敢大起大落抽插, 循序漸進,慢慢的一下接一下推送。

這時桃子處於完全被動的位置,她不能夠自我加快速度迎湊。一郎推送了十幾下,桃子就被他燃點起熊熊欲火,她受不了慢火煎魚的動作,她要求一郎給她來一招觀音坐蓮,她叫他躺著不動,由她蹲在她上面上吞吐他的陽具。

本來一郎想由自己控制速度,可以延長時間,無奈桃子嫌太慢,不夠刺激,惟有順她意,將控制權交給她。一郎仰躺床上,桃子把桃源洞對準一郎仍豎起的大肉棒套入,她向下一壓,全根沒入洞內。她一上一落的動作,比剛才一郎的動作快得多。就這樣套動一郎的陽具二、三十下,一郎便叫桃子暫停,他快要忍不住噴射了,桃子磨得性致勃勃,那里聽得到一郎的懇求,仍快上快落套動。一郎在桃子還未到高潮便爆發了,在桃子洞內噴射,白漿倒流出來,一郎的陽具迅速萎縮軟化,滑出桃子的肉洞。

桃子在緊張關頭,一郎便玩完,大爲泄氣。幸好我在旁已準備好隨時上陣,剛才在一邊觀看時已受到刺激,我的小兄弟亦站起來,處於作戰狀態。一郎腳軟墮馬,退下火線,我即時接上,雖然桃子的肉洞口倒流出一郎滑攙攙的白漿,我亦不多介意,當那些的白漿是潤滑劑。我一棍到底,頂貼桃子的子宮,桃子像條狗爬在床上,翹高臀部,讓我由後面插入去,可以插得更深入。

我捧著桃子一對大奶搓捏,她的兩粒奶頭又脹起發硬。桃子居然用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呻吟叫床。我抽插得更加賣力,兩個性器撞擊,發出辟辟拍拍聲。桃子的淫水又猛流出來,好像流之不盡,弄到一床都是穢迹。抽插了五、六十下,桃子叫聲越來越瘋狂,到了忘我境界。我兩手扶住桃子那個肥臀,下體猛力向前挺,大起大落,每一下都直插到底,撩及她的花心。桃子被我抽插了過百下,終於崩潰,陰道肌肉仿似天崩地裂,收緊再收緊,夾得我的大肉腸亦忍無可忍快要爆射,我快快把大肉腸從桃子的陰道抽出,把桃子翻了過身,實行正面攻擊,兩條肉蟲在床上翻來覆去,直至我在桃子的陰道里噴入精液,才暫時平靜下來。

享受到兩次高潮的桃子,似乎意猶未盡,想再戰多一個回合。一郎勉強應戰半個回合,未能令桃子有高潮,他顯得有點沮喪。我安慰他勿灰心,表示一次比一次進步。剛開始時,他的肉腸放在桃子口中,任她吹吮毫無起色,簡直是廢柴一條,但第二次借助儀器,已能站起來,跑了一次短途,雖然未能與桃子齊到終點,但已有改善,假如再來第三次,相信有機會滿足到桃子。我又稱贊他站起來時很有威勢,桃子亦鼓勵一郎再試一試,她希望一郎可回複信心。

我在想有甚麽辦法令一郎在射精之前已可令桃子有高潮。桃子又入浴室沖洗身體的穢迹。我向一郎提供心得,告訴他桃子像狗趴著,然後從後面干時最容易來高潮。然而以一郎目前的性能力,難以支持至桃子有高潮他才射精。他想桃子在高潮來臨時仍可夾實他堅硬的肉棒。我遂建議這次由我打頭陣,將桃子放乾,才由他接力上,這樣他 要不太離譜,必定可以支持到桃子有高潮他才噴射。

桃子洗得白白淨淨從浴室出來,也同意我這做法。接著,一郎站在一旁觀戰。我先上陣,用舌頭猛舔桃子的陰戶,不消三幾分鍾,桃子又被我弄得淫水漣漣,這次我先來一招老漢推車,傳統招式雖然沒有什麽技巧,但勝在夠實用。桃子粉腿高擡,讓我握住她的腳踝。我先吻了吻她白嫩的肉腳,然後由她的玉手把粗硬的大陽具帶入毛茸茸的肉洞不徐不疾推送,大約四、五十下之後,桃子又開始呻吟。她這次呻吟之歌用日文唱出來,另有一番韻味。桃子這個騷女人,不要說一郎身體有問題,就算一個身體正常而性能力普普通通的男人,遇著她也會吃不消。我自問床上戰斗力頑強,尚可以駕馭她。

由於和一郎說好我 打半場,故我估計差不多時間便把她翻了個身,叫她伏在床上讓我從後面抽插,同時叫一郎熱身,準備接棒入洞,一郎在輔助器幫助下,肉棒可勉強豎起之時,我隨即撤退,讓一郎補上空檔。

而我半途抽出,無處發泄,惟有把劇烈抽搐的大肉腸塞入桃子的嘴巴。桃子張大嘴巴含著陽具,我盡情在她的嘴巴內噴射,熱燙燙的精液射出,直沖入桃子的喉嚨,她把我的精液全吞掉,連剩馀在頂端裂縫的一點一滴,她也不浪費,舔吃個乾淨。我恐怕桃子一會兒肉緊的時候咬我一口,射精之後就匆匆把陽具從她嘴拔出,不敢讓她含住。

桃子剛才被我抽插百多下,亦已差不多,一郎再抽送多三、四十下,桃子低沈吼叫一聲,便去到高潮,而一郎竟然還未出精,他終於可以在桃子欲仙欲死的景屆時火上加油,這對治療他心理是非常有幫助的,望著桃子在他棍下進入高潮而昏迷過去,他的英雄感終於回來了。

自此一役,一郎的性能力就慢慢恢複,桃子亦漸漸不再需要我這個臨時性伴。一郎桃子結婚之前一日,特別多謝我幫忙,雙雙來我家作最後的狂歡,那一個晚上,我見到一郎狀態最好的一次,然後,他不再加入,讓我單獨和桃之作最後的荒唐。桃子格外熱情地陪了我整整一個晚上,我和她都很珍惜這最後一夜,一郎已經先到客房熟睡了。我和桃子卻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讓彼此的性器官交合在一起。

過了這一個夜晚,我和桃子不再有性愛方面的接觸,我雖然我從此少了這一個漂亮性對手,但也替他們倆夫婦高興,桃子爲補償我的損失,竟不時介紹一些來港工作的日本妹給我認識。從此,我更加應接不暇了。

一年後,桃子和一郎回日本去了,不過,我也很快就結婚了。

我和妻子甜蜜地生活了幾年後,彼此都開始覺得性生活有點兒單調了。於是在談論中便提到了雜志上提到的“換伴俱樂部”。妻子表示如果我肯,她也可以接受。

我從雜志上讀到性伴侶交換這件事情,也差不多有二年了,光是讀一些從各處來的信件就巳經很興奮。見到一些先生和太太們的性愛相片,或者 是太太們半裸或者全裸的美麗相片,更加使人心動。從這些也可感覺到夫婦們的性生活真是各式各樣皆有。

我聯絡到一對姓黃的夫婦,在她們的熱情邀請之下,於五月初的時候和他們會面。初見面時,主要是想探出對方的個性是不是能和我們夫婦配合。這是很重要的事,這也是關系到性伴交換的事情能夠順利進行的判斷技巧。

“老公,親我一下吧!”應邀前幾天,老婆用那平常不慣用的撒嬌口吻向來向我索求。大慨是每次都是因爲我有事情而拒絕她的次數太多,才會令她變爲如此。

“真的那麽想做嗎?”我撫摸著老婆的身體、將手伸入她內褲里面時,她的陰部外已是充滿分泌液體,她已經將她的性沖動的訊息明白的傳遞給我了。

我將她的內褲脫去,埋頭於她兩條白嫩的大腿之間,把臉頰靠近了她的陰戶,眼前突起的陰蒂,引誘我用舌頭去舔它。

“啊!老公,你這樣戲弄我,會變得難以控制的啊!”老婆呻叫起來了,泉湧不斷的愛液、經由舌頭傳達到我的口中來。

“啊!好舒服啊!”她繼續嬌呼著,我用食指伸入她的陰道內、旋轉手指來愛撫和挖研著她的陰道,老婆的身體就像波浪般地振動了。

“老婆!我們用你喜歡的方法去做吧!”我把五個手指都伸入撫摸、另外一手則去刺激她的陰核。

“啊!啊!”我太太左右激烈地擺動身體,她巳達到了第一次的性潮。她的愛液已經泛濫,流濕了我的手掌。

“插我吧!老公,求求你,快一點啊!”直持續不斷的刺激所獲得的快感、巳經使得老婆情不自禁了。老婆的話令我十分喜歡。我回答道:“我會的,我就要插你了!”

她急切熱情的情緒繼續傳達給我。

“啊!啊啊!”老婆有如野獸般的聲音充滿了房間。

在那段時間,我剛好接到黃氏夫婦的邀約。那時手頭上的工作也剛好暫告一段落。老婆又顯得莫名的不安定,種種原因之下,於是我便接受了邀約。

我們走進黃家的客廳,如同剛進門時的感覺。那兒到處充滿著興味濃厚的擺飾。書畫古董之類的東西琳琅滿目。我不禁贊道:“啊!你們的品味真是很不錯!”

黃先生笑著說道:“哈,這些東西都是用錢買得到的。可是有的東西是用錢買不到的呀!這就是性伴侶交換爲何會吸引我們的理由了。”

這番說話讓我感覺黃先生真是一位心地善良、心胸寬廣的人。另外更讓我們感到驚奇的,是黃太太的年輕,以及她對換伴的態度。她讓我們觀看了用錄影機錄下很多關於性伴侶交換的錄影帶。其中有黃先生和他太太、黃太太和其他男性,還有黃先生和其他女人,幾乎無法數清的換伴遊戲情形的帶子。在那些場面中,男男女女都赤條條的,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在性交、在取樂。

其中我見到黃先生和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做愛的鏡頭,那一段錄影帶拍得很精彩,其中還有不少特寫鏡頭,清清楚楚地拍下了黃先生的性器官插入那女孩子陰道里活動的情形。

我覺得這一段錄影帶很特別,但是因爲和黃先生初相識,也不好意思問得太多。我們看了部份錄影帶之後,不禁驚歎不已,之後就離開黃家了。那一次、我們並沒有真止的交換伴侶,但老婆興奮和激動的表情已經顯現在臉上。

回來的路上,我說道:“想不到黃太太竟然那麽年輕,她們真會玩呀!”

太太笑著說道:“我想大慨是黃太太的性欲比較強吧!”

我接著說道:“你不也是嗎?”

“討厭啦!你真壞!”老婆打了我一下,然而她的心情似乎相當地愉快。

到了約定真正換伴的那一天。傍晚時分,整個下午不停下的雨已停了,涼爽的風吹得心情舒暢。黃家窗戶完全打開,但根本不需要擔心被偷看,因爲寢室是面對著一大片清靜美麗的海景。

“哇!真漂亮哦!”一進入睡房,我老婆感歎不已,睡覺的房間這麽豪華,也看出黃先生與黃太太的個人品味。

房間放置著電視機、照明設備則左右分布,明亮度也可自由遙控。一張白色桌子及四張白色椅子,另外還有一個漂亮的酒櫃,無論看那一個設計部分,都可感受到那是嘔心瀝血的作品。

在房間的雙人床上, 穿著一件半透明內衣的黃太太躺在上面,像小孩子般可愛的下體部分最是吸引我的視線。她笑著對我和太太說道:“你們也把外衣脫去呀!像我這樣比較舒服嘛!”

“啊!等一下吧!我會害羞的!”我太太低頭回答著。在這句話的背後隱藏的意思是,接下來我們的行爲將會是很快樂。

“哦,讓你們久等了!”黃先生穿著長袍上來。他打開一瓶酒,爲即將開始的遊戲制造一些氣氛,房間的燈光調暗一點的話,其實就足以制造出氣氛了。

“可以開始了吧!”嚴肅的口氣、沈靜的口吻。黃先生將他的外袍脫掉時,展現出他那強健的體魄。他對我太太笑了一笑,指著沙發說道:“你們還不太習慣,先在這里坐下來觀看吧!”

年輕的黃太太似乎是不表現給人看就不會覺興奮一樣,但是她真的會在我們的眼前做愛嗎?我正想著,黃先生已經開始行動了。

“我幫你脫衣!”黃先生用手將他太太所穿唯一的長內衣脫落在地上,就像是父母親在幫小孩子換衣服般的動作。接著用大姆指拉住內褲,很熟練地一下子就脫下了。雪白的肌膚、就好像少女般所具有光澤和彈性。

我老婆一直屏著氣息在看。黃先生笑著對她說道:“忍耐不住的話,你們也可以肆無忌諱地開始哩!”

真是個都女人都溫柔體貼的黃先生。裸露的黃太太躺在床上,黃先生將他的嘴唇覆在她的珠唇之上,同時右手撫摸肩膀,左手則從乳房到下半身不停地撫摸著。

黃太太恥部是光潔無毛的那一種、所以她的隱密處就毫不隱藏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流出的愛液使得她的下半身顯得更光亮。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桃子桃子 [1/3]
下一篇:桃子桃子 [3/3]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