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冰兒的離奇豔遇 [2/2]


天啊,MYGOD,寫真啊,還是充滿誘惑力的寫真,似露非露,讓人無法呼吸。我再往下看,怎麽瞧著這麽眼熟啊,原來都是冰兒自己。我帶著藝術的眼光一張一張往下看,看軟件提示有36張啊,爽啊。各張姿勢不同,衣服(如果可以算得上的話)也花樣繁多,不同的POSE讓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我目不轉睛盯著筆記本,原來售后服務真的好啊,顧客是上帝,她現在就是我的上帝。我看,我看,很快只剩下3張了。

“好看吧,你繼續。”身后傳來冰冷的聲音。

我一下沒反應過來。“好看,真好看,比起網上那些所謂的明星好看多了,要不要一起過來看看。”順手按了“pagedown”又看了兩張。

后面卻沒有了動靜,這下我反應過來,猛得轉過180度,看到了面無表情的冰兒,“啊,冰兒,對不起,真的,我是用絕對藝術的眼光來欣賞的。拍得非常好,很有意境。”

“藝術眼光?”冰兒目光移向我的下半身。

不用低頭,我知道我錯了。我撓了撓頭,“男兒本色,嘿嘿,我是色貓一只,你早知道的了,別發火,我不吃飯了。BYEBYE!”我彎腰拿起工具包往門口就走。玩笑歸玩笑,偷窺人家的隱私可大可小,陽台我是有心之過,但罪不算太大,畢竟是她沒帶胸罩在先,這下人家可是隱藏的東東被我翻出來了。

剛越過冰兒身子兩步,只聽撲哧一聲,“我還以爲你色膽包天了,原來有色心沒色膽啊。我敢拍,還怕讓你看,只不過不想讓我家的未成年人看到。”

我停下了腳步,慢慢轉身,冰兒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轉過來了,對我說:“難道你不想看真人版的嗎?”只是笑的樣子看起來有點賊。

眼前的冰兒,就像出水芙蓉,剛洗過的秀發披在柔若無骨的肩上,身上穿著那件銀白色略微有點透明的睡衣。噢,不是啊,蒼天啊,胸前有兩個明顯的凸點,色眼迅急的往下一瞥,似乎看見了一片黑色。沒有一絲聲音,空氣也好像靜止了。

冰兒直盯著我的眼睛,我上看看下看看,也不說一句話,因爲我已經明白了,很明顯這剛出浴的少女就是在引誘我這剛成年的少男嘛。我只感覺到小弟弟不斷的在充血膨脹,我快受不了了。我放下工具包,擡起我的腿向前挪了一步,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我小弟弟的一大步。我的手輕輕的,輕輕的抓住冰兒的手。感覺她掙紮了一下,卻沒用力,我再靠近,用我那雙純情的色眼向冰兒發出溫柔的電波。冰兒的身體有點輕微的發抖,不會是剛洗完感覺有點冷了吧。腦袋剛閃過這個念頭,底下小弟弟哼了聲“快快,她等不及了”。丫的,我的小弟弟我不知道,忽悠我啊,是你等不及了吧。

看過無數三級片,少數A片的我,就缺點實戰經驗了。以前在渾身欲火時,就依靠萬能的手來解決,我稱爲我一出手就是上億。(當然不是捐款上億,是用手弄出了上億個精子:))我的頭輕輕的碰到冰兒的額頭,再向下吻向她的鼻子,冰兒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的雙手環抱著她的后背,輕輕的撫摸。接著吻向了冰兒的櫻桃小嘴,冰兒的嘴緊閉著,我不停的吻,手也摸向了冰兒的高聳的臀部。

突然我的手加大了力度,冰兒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小嘴張開了一點,我的舌頭馬上伸了進去。我的舌頭不停的在冰兒的嘴里上下捉弄,漸漸的冰兒垂下的手也伸向了我的后背。我手口並用,色狼不像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冰兒的舌頭也不甘寂寞,開始與我的舌頭纏在了一起。光親嘴當然不行,好戲剛上場,我邊做邊想三級片情節,這A片太不靠譜了。我的手應該能找到不少用武之地的,我的雙手伸進睡衣里緩緩上升,摸向了后腰,后背。嘴不停吻,只是花樣翻新。

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右手輕柔的從后背移到了胸前,突然用力握住了整個乳房,剛剛好可以稱得上盈手可握。手輕抓了三下之后,用判定三秒的前三指捏住了乳頭,輕輕的撫弄。很快,冰兒的乳頭硬了起來。我邊吻邊摸邊向床靠近,冰兒很配合。我的嘴與手離開剛戰斗過的地方,伸向了冰兒的睡衣帶子,輕輕一拉,不帶一絲多余動作。冰兒的手也伸向了我的衣服,只是臉上依然帶著紅暈。

冰兒解扣的動作是笨拙的,我自然不能浪費時間,這意味著浪費生命嘛!我的一只手還是放在她的乳房上輕重反複的捏著她的乳頭,另一只手撫摸她的臀部。夏天衣服少真是好,冰兒雖然慢但還是脫光了我的所有衣服,只是在脫我內褲時看著堅挺的突起,臉變得很紅,煞是動人。

我抱起冰兒放在了席夢思床上,她的睡衣仍在身上,只是解開了而已。冰兒用手擋住了臉與下體,這讓我的小弟弟更加激昂。既然這樣,我就先從兩座山峰開始這場戰役吧。我的左手伸向冰兒右邊的乳房重複剛才左手做過的動作,熟才能生巧。我的嘴對準了冰兒的左乳頭,我用唇吻著,用牙輕吻著。冰兒的手離開了她的臉,呻吟聲越來越大。女孩子的呻吟聲是世間最美的音符,更何況冰兒原來的聲音就非常動聽。

我的左手離開了駐地,伸向冰兒的下體處開辟新戰場。左手滑過陰毛處,感覺真不一樣啊。如果是頭發,看起來差不多,但摸在手里的感覺卻是天差地別。

當然陰毛只是點綴品,沒她女孩子看起來總感覺不對勁。(PS:本人觀感,世界大了,什麽人都有,有的人喜歡白虎)手指剛摸向陰毛末端,伴隨一聲“不要”,我的爪子被抓住了。嗯,這我有經驗,電影小說都是這樣的,最后一處禁地了嘛。

我用牙加了三成力道用力咬了咬冰兒的乳頭,只聽一聲爽入心扉的呻吟聲后,我的左手的束縛消失了。我的中指摸向了陰DI,在這個小突起處不停耕耘。耳邊冰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越聽越亢奮。左手整個在陰唇處一摸,已是春水連綿。

哎,夏天容易洪水泛濫啊!

我坐了起來,我忍受不了了,我的小弟弟需要一個港灣停泊。顯然冰兒也是需要的,她滿臉潮紅,我已經無暇欣賞了。我拿起男人的標志,對準了桃源洞口,下半身順勢往前一送。槍已伸進了半個洞口,好像遇到了一點阻礙。沒想到突然我渾身一個激靈,天啊!不,爲什麽,各位觀衆,我怎麽對得起檔中央,對得起淫民,我射了,沒錯,你們沒看錯,我的分身還沒有開始戰斗,我的分身才進去了一半就射了。這是爲什麽啊,爲什麽。

想當初,用我那可愛的手時要套弄一段時間,而且最后力度要加大才會射精的,以前看書說男人手淫多了以后不容易射精,對生育不好。TNND,這是怎麽回事,如果抽插開始才計時的話,我是0秒,這下破世界記錄了。白色的精液留了出來,我已無心去理,這種快感跟手淫差多了。我滿心愧疚,我對不起太多的人了。

冰兒明顯也感覺到了異樣,她坐了起來,望著低著頭的我說:“你也是第一次吧?我看過書上說早泄很正常的,多試幾回,以后沒那麽激動就好了。你不要以爲我淫蕩噢,我看了一些這方面的書,我來幫你吧。”

冰兒隨手從床頭拿過兩張衛生紙,把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遺留物清理了一下。先清理我的小弟弟,接著清理她自己。噢,她真體貼入微,我心理一陣激動。

冰兒把衛生紙對準紙簍一扔,哎,一看就是個沒打過籃球的,力度與彈道都不對。看著紙掉在了木地板上,冰兒的舌頭一伸,反手把睡衣脫了下來。然后叭下,用手拿起我疲軟的武器含在了嘴里。噢,MYGOD,好爽啊。冰兒居然爲我口交,她剛說什麽來著“你也是第一次吧”,這說明了什麽,她是處女啊。雖然看起來好像很懂的樣子,應該都是從網絡里學來的吧。看CGX不就調教出了無數高手,在這一個劃時代的具有標志“性”的人物面前,西門慶等先輩現已無人提及了。千年一GX將培養出無數床上精英,他的“精”“神”與他的臘腸一樣永垂不朽。

嗯,好事不能獨享,我要感恩,我把冰兒的頭擡了起來,冰兒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是不是很淫蕩?”

“不,像你這樣才好,三婦之說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讓我也爲你服務,我是專門進行售后服務的,我還是經理。來月經的時候也理。”(PS:三婦即爲在客廳是貴婦,在餐廳是廚婦,在臥室是蕩婦)我把冰兒放平了,然后經典的6,9式出場了。這是人類生育史上一個偉大的發明,如果算得上發明的話,因爲要是沒有網絡,可能很多人一輩子只知道男上女下式的。

我轉過身,趴下,用手輕輕分開冰兒的陰唇。冰兒真是上天完美的傑作,紅色的陰唇里還有剛才留下的春水,看起來讓我的小弟弟又有了硬度。我的舌頭舔了下去,不管怎麽樣,A片里就是這樣做的。我的小弟弟也進入了一個好地方。

我與冰兒的嘴不停的動作,兩人都明顯感到了強烈的快感。我的小弟弟重振旗鼓了,越來越硬,而在我靈巧的舌頭運動之下,冰兒的春水越流越多,我舌頭感覺到了越來越多的鹹味。我認爲轉入戰略進攻的時機已經成熟了。我擡起了頭,感到了我動作的冰兒的嘴也離開了我的小弟弟。

OK,下一步轉身,拿起武器,對準目標一送,仍是有阻礙,噢,應該是處女膜吧。要輕點,輕點,我是很憐香惜玉的。但是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折騰了半分鍾,我對冰兒說:“我加點力,你要痛了,叫我,我就停下。”

“嗯。”冰兒剛應完就一聲“啊”。

我趕緊停下來,冰兒說:“沒事,聽說第一次都會痛的,忍一下就沒事了。”

我點了點色頭,給小弟弟施加力道,伴隨冰兒一聲痛苦的“啊”之后,兵器一頂到底。我停了下來,看看了冰兒,在她沒事繼續的眼神示意下,我開始了抽插。

當然,對於一個深受三級、A片、黃書教育下的新世紀青年,我至少懂得一招九淺一深式。於是,我就用這一招,邊做邊看冰兒的表情。這時候女人真是好看啊。

耳邊是猶如天籁之音的呻吟聲,眼前是女人迷離的眼神,活塞運動進行了十幾分鍾后,由於冰兒的桃花源洞是初次對外開放,在緊塞的水簾洞里小弟弟閃躲騰挪並不是很順利。快感越來越強烈的我很快把九淺一深抛到腦后,加快了抽插動作。

而此時冰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眼神越來越迷離,鄰居會不會聽到根本沒空去理會。又抽動幾十下之后,小弟弟感覺到了一股暖意,我想冰兒應該是到了高潮了。

我也忍不住了,終於再次射了,邊射我邊再抽插了幾次。

然后我抽出武器,只見上面依稀有點血迹。我躺了下來,抱著冰兒,手輕輕放在她的乳頭上撫摸。兩個人面對面,我感到口干舌燥,冰兒應該也會吧。

“舒服嗎?”我壞笑。

“嗯,那種感覺真的無法形容,就是很舒服很舒服。”冰兒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你色膽包天剛才怎麽不敢去看我洗澡呀?”

“因爲我老實又怕死嘛!”我得意的笑。

“那你后來怎麽既不老實又不怕死呢?”冰兒的手在我的胸膛輕輕拂過,從左到右,周而複始。

“那還不是后來你勾引我,你這麽性感,我若再怕死你誘惑不了我豈不是很傷心?我就當成人之美,做做善事。”我開始得意忘形了。

“少來!”冰兒撒嬌的言語讓我全身的骨頭都酥了。

我親了親冰兒說:“我還想多來,那我們倆來一次吧?”順便安祿山之爪又伸向冰兒堅挺的乳房。

“你還行啊?”冰兒的手摸了一下小弟弟,“都軟成這樣了,還能重振雄風?”

我壞笑:“燕子尚能三抄水,我就不能雄起三進宮?你還以爲我是中國足球啊。來來來,你我再大戰三百回合。”

於是,在一陣撫摸下,我們又開始了戰斗,我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在戰斗。爲了方便,我們將戰場移動浴室。

那天下午,冰兒也沒起來做飯,我也跟老板請假了,因爲我們都無力了。

后來冰兒又跟我在一起了不到半年,就因爲全家移民到加拿大,我們分開了,只在QQ上聯絡。冰兒說,如果有回來,不論我在哪里一定會來找我。

【完】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我和冰兒的離奇豔遇 [1/2]
下一篇:鹭江戀 [1/5]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