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江戀 [3/5]

www.112mmm.com

玉翠被關仁看得渾身不自然,她輕啓櫻桃小口,微露雪白整齊的牙齒,銀鈴般的聲音說道﹕『我來幫你收拾行李,好嗎﹖』關仁笑著說道﹕『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姐姐叫我不要讓你做粗重的工夫哩﹗』

玉翠粉臉泛紅說道﹕『姐姐真是的,不知她對你亂說些什麽。』

『靜虹沒有說你什麽壞話呀﹗她只是告訴我,如果我們互相喜歡,她就可以和我做個親戚﹗』關仁邊收拾東西便說著,還特別注意玉翠的反應。

玉翠低頭幫關仁執拾衣物入行李箱。她對關仁說道﹕『姐姐叫我和你住在一起,她大概是想出賣我了﹗不過我乍一見你,都算合眼緣,如不是這樣,我已經掉頭走了。』

『是嗎﹖太多謝你了,看來我有一個非常開心的假期啦﹗』關仁感激地說。

倆人收拾好東西,在樓下餐廳吃了早餐,便到碼頭乘搭渡海小輪到鼓浪嶼,島上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倆人撐著一把小陽傘,在這花園般的小島上漫步走了半個多鍾,終於到達一座海邊的小屋。它是一座兩層樓的建築,下層有客廳和廚房,樓上是寬大的睡房和浴室。有獨立的圍牆,還有花園草地。的確是一個清雅脫俗的好地方。

放下行李之後,玉翠就邀關仁去遊水。

關仁笑著說道﹕『太陽這麽猛,不怕曬壞你那麽細嫩的皮膚嗎﹖玉翠笑著說道﹕『不怕的,海邊有一棵古樹,我們可以在大樹的樹蔭下玩水﹗』

關仁問道﹕『你常來這里玩嗎﹖』

玉翠笑著說道﹕『這座房子是爺爺留下的祖業,本來被政府沒收,改革開放之後才退還給我們。因爲地方僻靜,平時在這里住就不方便,但是每逢假期我都喜歡來這里住的。本來姐姐也來,但是今年她有了男朋友,就丟下我一個人了。大概因爲這樣,姐姐才叫你來。好了,我們現在就換衣服,你在房間里換,我到浴室里。換好就去海邊。』

玉翠從浴室里出來時,關仁也換好泳衣了。他見到玉翠穿著一件黃色泳衣,胸前一對漲卜卜的乳房,大腿的盡處是明顯地見到兩瓣凸起和一條凹線,玉翠不等關仁多看,就拉著他的手出門口。倆人穿過小樹林,走到海邊的大樹下。

那是一棵從岩石縫里伸出來大柏樹,茂盛的枝葉使近岸的海面形成了一片涼爽的樹陰。玉翠向關仁回眸一笑,就從岩石跳進的海里。水清見底,關仁見到玉翠郝好的身型在水里潛遊。清涼的海風迎面吹來,更使人心曠神怡。關仁竟舍不得下水,直到玉翠把頭伸出水面向他招手,他才跳下水向她遊過去。

玉翠調皮地向他濺水,關仁就潛入水底抓住她的肉腳。關仁覺得握在手里的腳兒柔若無骨。他直到浮出水面透氣時還握住不放。玉翠扭著身體爭紮,關仁才松開手。倆人遊到岸邊,坐在石頭上休息。關仁仔細欣賞著玉翠的優美的嬌軀,他狠不得把她摟在懷里上下撫摸,不過因爲只是初初相識,所以也不敢太隨便。

玉翠問關仁一些關於他個人的事,從他口里知道他還未婚,就問他介不介意在大陸找女朋友。關仁笑著說道﹕『如果能找到像你這樣的,就不介意。』玉翠粉臉飛紅,伸手要打關仁,關仁反而捉住她的手兒不放。玉翠趁勢把身體依偎在他的懷里。閉著眼睛問道﹕『你真的喜歡我﹖』關仁把玉翠緊緊摟住,說道﹕『第一眼見到你,就被你的風彩和姿容所迷了﹗』玉翠用顫抖的手兒撫摸關仁的胸部,擡起頭望著他妩媚一笑。關仁趁勢對著她紅紅的櫻唇美美一吻。玉翠乖巧地接納了他的熱吻,並把舌頭兒伸入他的口里。

關仁得寸進尺,伸手到玉翠的酥胸撫摸她的乳房。剛接觸她一只彈手的奶兒,玉翠立即把他的手拿開,粉臉羞紅地說道﹕『被人看見,羞死了﹗』關仁笑著說道﹕『我們到水里去,好不好呢﹖』玉翠點了點頭,下水後,倆人站在近岸的海邊,海水剛好浸到玉翠的脖子。關仁把她的嬌軀抱住,玉翠也把酥胸緊貼著他。關仁覺得兩團溫柔的軟肉壓在他的胸肌,底下的肉棒也當場豎立起來,玉翠覺得有什麽東西頂在她的小腹。伸手到那里一摸,剛好摸個正著,羞得她趕快縮手。關仁卻把她的手兒牽回來,玉翠沒有再退縮,隔著泳衣,輕輕把粗硬的大陽具握在手里。

關仁也伸手到玉翠的恥部,撫摸她那具被泳衣繃得緊緊的陰戶。只覺得兩瓣豐腴的肉瓣隆起,中間的凹處隱約感覺到一個肉核,關仁輕輕用手指揉揉,玉翠即被他逗得渾身發抖。

她顫聲說道﹕『你這樣弄,快癢死我了。』

關仁在她耳邊說道﹕『如果讓我那硬硬的東西放進去,就不會癢死了﹗』

玉翠羞紅了臉說道﹕『你壞死了,第一次見面就想弄人家。就算真的要,也得等晚上嗎﹖光天化日的,萬一被人家看見怎麽辦呢﹖』『好﹗就聽你的。』關仁興奮地說。

『但是你可不能弄過了就不理我哦﹗』玉翠鄭重地望著關仁說道。

關仁捧著玉翠的頭親了一下說﹕『那是當然的,你這麽逗人喜歡,我都舍不得和你分開,我還怕你不理我哩﹗』玉翠妩媚地說道﹕『姐說你還未結婚,如果你和我正式結婚,照我們這里的規定,我很快就可以申請去香港了。』

『真的嗎﹖那麽我回港後就立刻辦手續來和你結婚。』關仁由衷地說。

玉翠溫柔地說道﹕『你餓了吧﹗我們得回去吃飯了﹗』關仁點了點頭,於是倆人上岸,回到小屋去了。玉翠親自下廚做了幾味鄉土風味的小菜。讓關仁吃得津津有味,贊不絕口。

吃過飯後,玉翠進廚房收拾碗筷,關仁也跟進去。他趁著玉翠洗碗時,從後面伸手去摸捏她的乳房。玉翠雙手水濕,只好任他肆意摸玩。好不容易把碗洗好了,剛把手抹乾就被關仁抱到樓上的睡房里。

關仁把玉翠的嬌軀抱到床上,讓她橫躺在床沿。接著就去脫她的衣服。玉翠手舞足蹬,爭紮著說道﹕『不要呀﹗』但是,剛才她換去泳衣之後,身上只穿著一件黃色細花的連衣裙。關仁把裙子向上一翻。立即見到玉翠白嫩的粉腿。除了一條三角褲蒙著隆起的恥部,兩只雪白的奶兒和粉嫩的肚皮也暴露無遺了。玉翠的臉被自己的裙子遮住,只能手腳亂舞地爭紮。半推半就之下,已被關仁把她肉體的最後屏障解除。當玉翠的底褲被褪下來的時候,關仁的眼前一亮。原來玉翠的恥部光潔無毛,是女性之中比較的罕有品種。

關仁就最喜歡這樣的陰戶了,他雖然在歡場上閱人無數,然而只在泰國遇上一個這樣的女孩子。那次他沖動得幾乎想吻她的陰戶,後來畢竟顧忌那個地方是衆多肉棍出入的地方,才沒有付之行動。

現在,關仁又情不自禁地産生了這種沖動。他蹲下來,小心把玉翠的陰唇撥開,見到了粉紅的黏膜。他喜出望外,連忙把頭鑽進兩條玉腿之間,用舌頭舔舐她的陰戶。

玉翠怕癢地把兩條嫩腿夾緊。關仁一於少理,只顧戲弄她的陰核。玉翠被他弄得渾身酥麻。開始還能舒服地任他調戲,後來忍不住渾身顫抖,一口陰水湧出她的小肉洞。

關仁見玉翠已經被他挑起情慾,便站起來,迅速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架起玉翠的雙腿,把粗硬的的肉棒往她的桃縫里硬塞進去。玉翠渾身一震,處女的陰道已被攻破。由於關仁剛才一番唇舌舐吻,玉翠的早已玉戶流津,像落了麻藥似的任關仁把陰莖整條塞入肉洞里。關仁眼見自己的肉棒被玉翠的陰戶緊緊包裹,略一抽出,還見到處女的鮮血染紅了肉莖。他憐香惜玉地掀開蓋住玉翠的裙子,俯首在她的紅紅的腮邊甜蜜一吻。

玉翠也把櫻唇遞上,倆人都陶醉在靈肉交融的興奮中。

良久,關仁挺起身,把玉翠身上的連衣裙剝除。倆人肉貼肉地擁抱,陶醉著肌膚傳來的接觸快感。玉翠羞澀地緊閉著雙眼沒有說話。

關仁問道﹕『阿翠,你有沒有被我弄痛了﹖』玉翠睜開眼睛,逗了他一個妩媚的梨窩淺笑。

關仁把插在她肉體里的陰莖拔出少許,又直插到底。玉翠的小嘴也隨著一張一合。

關仁說道﹕『阿翠,我想抽送了,如果你受不了,可要出聲哦﹗』說著,關仁隨即扭腰擺臀,讓他的肉莖在玉翠緊窄的陰道里出出入入。初時,玉翠有些不堪承受的樣子,但是她咬著牙關忍著絲絲的疼痛沒有出聲。後來,她也漸漸入了佳景。她覺得正在被男人抽插的陰戶産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這種感覺慢慢地擴散,蔓延至全身。她臉紅眼濕,渾身癢麻,只顧肉緊地摟抱著關仁,把陰戶向他迎湊。

關仁見玉翠已經非常興奮,更加落力地抽動著陰莖,終於在玉翠如癡如醉的狀態之下,關仁也興奮地把一股精液急射到她的陰道了。

射精之後,關仁仍把肉莖留在玉翠的身體里。直到軟下來,才離開她的身體。玉翠坐起來,扯了幾張紙巾替關仁抹了抹下體,然後處理她的陰戶。望著自己的陰唇塗滿紅紅白白的漿液,不禁流下了眼淚。

關仁忙問道﹕『是不是我弄得你很痛呢﹖』

玉翠低聲說道﹕『不是的。』

『那麽你爲什麽哭了﹖』關仁追問。

『我擔心你玩過我之後就不會要我了。』玉翠說著,把她的嬌軀依偎到關仁懷里。

『我一定和你結婚的,盡管我仍然有可能和其他女子發生肉體關系,但是我愛的人永遠只會是你一人。』關仁認真地說。這的確是他的心里話,他沒想到玉翠向他所奉獻的是處女的身體。所以他非常感激。

關仁情深款款地摟抱著玉翠的嬌軀。如果形容他剛才是狼吞虎咽,那麽他現在是在仔細地咀嚼賞鑒。懷里的嬌娃可以說是活色生香的寶貝,可是剛才一味蠻干,只是享受到龜頭在狹窄的肉洞中滑動的快感。

細看之下,玉翠不但青春貌美,而且她的身上,無論是纖纖的小手兒,玲珑的肉腳兒,都好像白玉浮雕的藝術品。兩只羊脂白玉般的乳房要比她姐姐略小一點。但是堅挺而彈手,撫摸的時候另有一番滋味。最吸引關仁的是她那潔白無毛的陰戶,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使他一見就想把肉莖紮入她的蜜桃縫。

從這一天起,玉翠每天都陪伴著關仁。白天,倆人如影隨形,到處遊覽名勝古迹,夜里回到海邊的小屋卿卿我我,享盡人間溫柔。一個月過去,關仁回到香港。把一部份錄影帶交給劉太太。劉太太一怒之下立即和武駿辦理分居,但是武駿和靜虹的新公司已經上了軌道,倆人正式結婚,開始新的生活。關仁也辦理好手續,和玉翠同諧連理。

兩對新人的婚禮同時舉行。場面好不熱鬧。婚後,關仁因爲職業在香港,所以經常兩地奔波。直到玉翠批準出境,才安定下來。靜虹雖然也獲準居港,但是她武駿的事業都在廈門所以索性在大陸居住。

關仁雖然有了心愛的太太,但是男人對女性往往是貪婪的。尤其是對靜虹,她曾經赤身裸體地任關仁調戲,甚至用她的櫻桃小嘴和他口交,而且讓他在她的嘴里射精。只是畢竟沒有和她性交過。一想起這件事,關仁就會興奮不已。

有一次,靜虹一個人來港辦理延期居留的手續。她別無親朋,當然是住在妹妹的家里。玉翠白天要到銀行上班,關仁的職業時間自由。有個心頭所記挂的女人在家里,當然是借故不去公司了。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倆人曾經有過不尋常的關系,沒有事就奇怪了。

倆人賓主有禮地坐在客廳傾談,初時是講一些客套話。後來談到關仁和玉翠結合的事。

靜虹笑著問道﹕『阿仁,我沒有介紹錯吧﹗妹妹讓你滿意嗎﹖』

關仁答道﹕『當然滿意啦﹗不過玉翠床上的風情始終不及她姐姐。』

靜虹笑著說道﹕『妹妹還不懂事,你可以教她嘛﹗』

『玉翠太怕羞了,怎麽教她,她也不能像你在那盒錄影帶里的表現呀﹗』

靜虹道﹕『我們都已經成了親戚了,你還留著那盒錄影帶做什麽呢﹖』

『我當然會保存啦﹗我不時都播出來欣賞你的床上風情哩﹗』關仁涎著臉說道。

『你可不要讓妹妹看見哦﹗否則她要怪我當初曾經拿她來和你交易呀﹗』

『我雖然還未給她看過,但是如果她始終比不上你床上的風情,我只好拿你來做示范了。除非……』說到這里,關仁故意不再說下去了。

靜虹接著說道﹕『除非我再好像在廈門酒店時那樣,讓你再發泄一次,是不是﹖』

『不,這次要來真的了』關仁認真地說道﹕『其實既然你連玉翠都未替我做過的口交都肯做了。爲什麽不能和我痛痛快快地作一次呢﹖我的人真的很可恨嗎﹖』

靜虹低著頭說道﹕『其實我是非常愛武駿的,廈門酒店的一切原出於無奈。爲了老公和我的利益,我才會那樣做。我心里認爲,只要沒和你性交就不算失身。你的人很可愛,可是那時候你可以說是我們的敵人。我雖然肯爲你折腰,心里卻十分委曲。』

關仁聽了不禁稱贊道﹕『武駿真有福氣,可以得到你的芳心﹗好了﹗我無條件把錄影帶交給你。』

關仁說完,就進房把一合錄影帶拿了出來。

靜虹笑著說道﹕『不必了,難道我拿這盒錄影帶去給老公看不成。你保管好,不要讓玉翠看見就行了嘛﹗其實你娶到我妹妹不也是很福氣嗎﹖何必羨慕武駿呢﹖』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