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江戀 [5/5]


浴室的門沒有關上。玉翠出欲羞澀,並沒有替武駿沖洗,倒是武駿把她渾身上下摸個飽,然後迫不及待地把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她的肉體。沖洗好了,玉翠才動手替他擦拭水,武駿又把她抱起來,從正面插入,一式『龍舟挂鼓』跨出浴室。

關仁和靜虹已經把大床讓出來,倆人依偎在一張沙發上,男的捏著女的乳房,女的握住男的肉莖,一起觀看著武駿和玉翠的性交。

武駿不愧是調情的老手。在關仁和靜虹的視線下,仍然從從容容地抱著玉翠的嬌軀上下其手。玉翠在她老公的視線下任男人輕薄,心里非常不自在。可是剛才在浴室里就已經被男根侵入她的肉體,所以現在武駿摸捏她的乳房,挖弄她的陰戶,倒也不覺得太難爲情。武駿摸遍她肉體的每一個地方,還不時回頭對著關仁和靜虹『漬漬』稱贊。

玉翠被武駿贊得渾身飄飄然,她毫無推拒地讓武駿舔吻她光潔無毛的玉戶。她的陰蒂被武駿的靈舌舔舐,雙腿高高地舉起來,玲珑的小腳兒微微顫動著。關仁突然發現,玉翠的腳踝上金光閃閃,原來她已經已經把金腳鏈戴上了。雪白的嫩腳兒顯得更加性感迷人。真想上前握住摸玩,可是這時他的肉莖正被靜虹握得緊緊。

武駿把玉翠的陰戶吻了一會兒,玉翠也開始淫浪起來,她伸手握住他的肉棍兒,向他抛著媚眼兒。武駿隨即來一式『漢子推車』。雙手捉住玉翠的腳踝,單槍直挑她的玉洞。玉翠在渴望之下得到充實,俏臉上千嬌百媚。浪態橫生。

關仁的身邊雖然有如花似玉的靜虹,但是他的心卻完全被那個正在任人淫慾的嬌軀身上,他見到妻子尖挺的乳房被捏得變形,也見到雪白的陰戶里一條粗硬的大陽具在出出入入。又見到迷人的臉蛋望著正在玩她的男人媚笑。還有那一對隨著男人抽送的節奏上下擺動的嫩腳兒。他低頭對靜虹說道﹕『我們走近去,看得更清楚一點﹗』靜虹點了點頭,和關仁一起從沙發上站起來。握住他肉棒的手仍然沒有放松。倆人走近床邊,只見玉翠這時已經讓武駿玩得如癡如醉。關仁伸手去替武駿握住玉翠那兩只腳踝戴著金腳鏈淩空揮舞的肉足。靜虹的手也放開關仁的肉莖,她替老公擦拭背脊上的汗水,然後在陰莖往她妹妹的玉洞插入的時候推屁股。關仁得到倆人的支持,更加攻勢淩厲。他放開玉翠的粉腿,專心去搓揉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

這時的關仁更清楚地看到他太太的陰戶和武駿交歡的狀態,甚至連進出時發出的聲響也清晰可聞。玉翠已經高潮疊起,她臉紅眼濕.手腳都肉緊地痙攣了。武駿也在這時射精。他把小腹緊貼玉翠的恥部,精液疾射,悉數噴入了她的陰道。

一會兒,武駿離開玉翠的肉體。靜虹親切地爲他擦汗。關仁也扶起他太太赤裸的嬌軀,玉翠依偎的老公的懷抱里媚眼半開地給了他一個苦笑。

關仁低聲問道﹕『阿翠,是不是很辛苦呢﹖』靜虹截住話說道﹕『妹妹剛才舒服死了﹗』關仁又問玉翠道﹕『你姐姐說得對不對呢﹖』玉翠望著老公妩媚地一笑。隨即低下頭沒有回答。雖然她夾緊了雙腿,半透明的精液還是從她潔白的陰唇溢出。四人休息了一會兒,就穿上衣服到酒樓吃飯去了。

武駿因爲生意上的事務要料理,次日一早就要回廈門。所以當天晚上就住在關仁的家里。晚飯過後,放下窗簾,又開始了無遮大會。四人光脫脫地在屋里走來走去。正正經經地看了一會兒電視,武駿又對著玉翠蠢蠢慾動。

玉翠身上已是一絲不挂,所以武駿輕易就可以摸到她的乳房和恥部。玉翠自從在老公面前和姐夫性交過,已經變得大方得多了。武駿摸她的時候,她也嘻嘻哈哈地還手捉住他的陽具不放。

靜虹對關仁說道﹕『你看,妹妹已經變成小淫娃了。』

武駿也笑著對關仁說道﹕『阿仁,今晚我們聯手和作,把她們各個擊破﹗』靜虹嬌聲說道﹕『老公你又想什麽鬼主意整治我們呀﹖』

武駿道﹕『沒什麽呀﹗只不過是兩男玩一女嘛﹗不如你先來試試吧﹗』靜虹道﹕『這麽刺激的事應該讓妹妹先嘗嘗才對嘛﹗』

關仁也說道﹕『阿虹說得有道理,她的口技好,我們玩了阿翠,還得靠她的技巧才能硬起來繼續玩哩﹗』

玉翠一聽要先玩她,連忙就要逃走,但是她一動身就被關仁拉住。只好乖乖地俯首含著她老公的龜頭,而武駿也從她的後面插入。靜虹見到妹妹口交時仍然很笨,就湊過來教她,兩姐妹有時輪流含入龜頭,有時一起吮吻肉莖。關仁說要射精的時候,靜虹才讓給玉翠。玉翠的動作稍笨一點,有幾滴精液灑在她臉上。靜虹不禁笑了起來,隨即把嘴唇湊上她的臉兒,把那些精液舔食了。

武駿還在玉翠的肉體抽送。玉翠吞食了精液,也仍然含著龜頭。眼見肉棍兒慢慢軟小了。靜虹便叫玉翠把關仁的肉莖讓給她吮吸。靜虹果然有兩下子,她的唇舌功夫使得關仁將要軟小的肉莖又粗硬起來。

這時,武駿也在玉翠的陰道里射精了。靜虹便轉移目標。她伏在老公的雙腿之間吮他的陰莖,卻把一個雪白肥嫩的粉臀高高屹起。讓關仁把硬物插入她兩瓣嫩肉中間的夾縫里。這一個回合玩了很久,靜虹才把她老公的精液吸出來。她叫關仁先退出,轉身用唇舌替他口交,直到當關仁快要射精時,才用陰道承受那火山熔岩。

射精之後,兩個男人都有點兒累了。靜虹卻仍然很精神。她坐在兩個男人中間,雙手分別替她們做按摩。玉翠不懂,只有在武駿旁邊傻看。活色生香的嬌娃在旁,武駿當然是大肆手腳之慾了。關仁被靜虹按摩得很舒服,他笑著對武駿說道﹕『嫂夫人真是十分難得,事業上是交際名手,家庭里又是調情聖手啊﹗』

武駿正把玉翠的腳兒捉住愛不釋手地玩摸,他也說道﹕『她們倆姐妹都是天生的尤物,我們有幸每人分得一個。不過你看我好,我也看你好,事實上你太太要比我太太還要動人。我早就想摸摸她的腳兒,這次總算如願以償了。』

靜虹插嘴道﹕『你何止摸到她的腳呀﹗妹妹身上還有什麽沒讓你玩過呢﹖』

武駿笑著說道﹕『是啊﹗我的好太太,那次你和彩妮與我同樂,我就已經感激不盡了。這次又安排了這樣的機會。我真不知道怎麽報答你呀﹗』

靜虹把她老公的屁股打了一下說道﹕『賣口乖,只要你疼我,就是報答了﹗』

玉翠問她姐姐﹕『那一個彩妮呀﹗是不是你高中的同學呢﹖』

靜虹笑著說道﹕『是呀﹗她因爲貪玩和需要錢,就到酒店接客,你老公也曾經玩過她哩﹗不過她大學畢業後,我們幫她搞了間小店,現在已經不再賣肉了﹗』

『阿仁也玩過彩妮,我怎麽不知道﹖』玉翠奇怪地問。

靜虹望著玉翠說道﹕『妹妹,現在也不怕直說了,其實我們的一切,都是因爲你老公在廈門酒店玩了彩妮而産生的哩﹗』玉翠說道﹕『姐姐,你越說我越糊塗了,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武駿也問道﹕『是呀﹗我們的事關彩妮什麽事呢﹖』於是,靜虹把前因和盤托出,玉翠和武駿都恍然大晤。

靜虹認真地的武駿和玉翠說道﹕『妹妹,老公,現在們你們會不會怪我搞鬼呢﹖』武駿坐起來,把靜虹摟著一吻,說道﹕『好太太﹗怎麽敢怪你呢﹖如果不是你瞞著我作出這樣的安排,我們的生意早就腰斬了。那時我真的不知會有怎樣的收場﹗』玉翠也說道﹕『姐姐,阿媽只生我們兩姐妹,卻偏偏生我這麽蠢,好在阿仁很值得我喜歡,否則我豈不是成了犧牲品。不過我總算明白你搞這次夫婦交換的目的了。只是我承認我的確得到非常的興奮和很大的滿足。

舊數和新帳我都不會和你算,你照實說出來吧﹗是不是因爲你在酒店曾經被迫替我老公口交,所以要你也讓你老公也得到我的身體,才能平息你內心的矛盾呢﹖』靜虹感概地說道﹕『不愧是我一起長大的好妹妹,你那會蠢呢﹖你最清楚我的內心想法。雖然每個女人都有淫蕩的一面,但是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表現出來的。我對武駿可以極之淫賤,是因爲我愛之入骨。但是廈門酒店里我對阿仁的一切,完全出於無奈,我做的時候,腦子里只想著老公和事業。我抱著出賣自己的決心,但是我發現阿仁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於是我考慮可以用我妹妹做賭注,來賭我的清白。在事論事,我妹妹可以說是贏得一位如意郎君。妹妹你不否認吧﹗』

玉翠笑著說道﹕『算你啦﹗繼續說吧﹗』

『但是在我心里並不覺得贏。因爲我畢竟要赤身裸體地讓阿仁玩摸,他把我挑逗得幾乎忍不住自動獻身,我只好用嘴吸出。以免失身於他。話雖這樣講,我卻怎麽也過不了自己的一關。總是覺得做了很對不起老公的事。我有想武駿也和他的前妻做過愛,想以此安慰自己,但這畢竟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彩妮來找我的時候,見到老公對她色迷迷的。便讓他玩彩妮,心想可以抵消良心上的陰影,事後才知道於事無補。因爲我所執著的既成的事實,彩妮是局外人,就算我親眼看著她和老公性交。又能彌補什麽呢﹖』

『所以你一定要出賣我了,對不對﹗』玉翠忍不住插嘴了。

『妹妹你等我說完呀﹗其實本來我並不拉你下水的,因爲往事多少會隨時間而沖淡的,但是你老公也太難纏了,這次你去上班,我和她單獨相處,他又弄得我春心蕩漾,我想重施故技都不行了,終於讓他徹底地毀了我的清白。我想我再次回去後,一定會很難面對老公,又覺得偷情實在很刺激。於是索性拉大來玩,才搞出了今天這個場面。』

玉翠聽到這里,把關仁的耳朵一擰,說道﹕『你呀﹗你這個大偵探的頭腦,其實是最蠢的才對,本來你可以獨贏姐姐的肉體,偏偏要賠上你老婆我。』

關仁支支晤晤地說道﹕『你平時那麽冷感,我那里知道會讓靜虹熔化了冰山﹖』

靜虹笑著說道﹕『是啊﹗如果你從此以後讓阿仁享受多一些床上的風情,他並不算失敗嘛﹗其實最失敗是這個人。』

靜虹把手指在武駿額頭重重地點了一下,說道﹕『他由頭到尾都不了解我的心。』

玉翠說道﹕『姐姐你言重了,姐夫是個直心腸的人,怎麽會洞察你許多彎彎呢﹖今天要不是你坦白說出來,誰也永遠不會知道這件事。姐夫其實很可愛,又有錢,喂﹗姐姐,不如我們真的交換老公如何。』

玉翠說著,把她的嬌軀撲到武駿懷里。因爲已經真像大白,武駿一時也不知所措。關仁更是呆呆地望著靜虹,不曉得說什麽好,倒是靜虹滋由淡定地說﹕『阿仁你放心,妹妹都不知道多喜歡你,那里會搶我的草包呢﹖』

關仁若有所失地說道﹕『我是怕她受了刺激 ..』

靜虹笑著說道﹕『不怕,要是她神經病,我改嫁給你。』

靜虹說完,也投身關仁的懷抱,玉翠從武駿的懷里一躍而起,將姐姐的身體從老公懷里推走。大聲說道﹕『你才神經病哩﹗』翌日早晨,玉翠和姐姐在廚房里的時候,關仁和武駿卻在大談彩妮。

武駿告訴關仁道﹕『彩妮也曾經問起你,我說你已經和玉翠在一起,她就沒說什麽了。她到現在還沒有結婚,但是事業發展得很好,靜虹有時候也請她來玩三人遊戲,彩妮很健美,那個地方很有收縮力,乳房很硬,夠彈性。不過這次回去後,我太太一定不會再叫她來了。』

『你放心,彩妮未有丈夫之前,我仍然會邀她來玩的。』

武駿回頭一望,靜虹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進房。於是兩個男人都被叫起來吃早餐。

送走武駿夫婦之後的日子里,關仁很留意太太的一舉一動。發現她雖然平時依然一如既往。上床時卻平添了風情萬種,倆夫婦的性生活從此多彩多姿,比以前更融洽了。

【全文完】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鹭江戀 [4/5]
下一篇:對新婚新娘的淫虐教育 [1/3]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