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戀 [2/4] – H小说


但我不使她如願,不由分說的狠狠抽插了一陣子,及至我顫抖連連,抛出熱精的時候,她又叫丟了。

我們滿足的摟抱片刻,才分開來。

之後,三表姐又向我暗示一番,才悄然出去。

到此,我不得不佩服二表姐的耐力。

我緊貼著她的身側而臥,一面伸手撫摸她的胸部,她仍不爲所動。

於是,我就開始解開她的衣扣,她仍裝睡如常,再脫除了她的褲帶,她仍裝不知道。

我在心裡說:「好吧!我看你能裝到何時?」她的身體比三表姐細致美好及白嫩,各部曲線,真是玲珑剔透,別說撫摸盤弄了,就是看了也令人心醉,飄飄欲仙。

我用左手撫著她高挺的乳房。

右手順著光滑的腹部,向下移動。

她的陰毛沒有三表姐的多,但捏在手裡,似乎比三表姐的更柔軟可愛,像棉花似的。

尤其她的陰戶,手一捏便渾身發熱。

她的淫水流的很多,使大腿縫全是濕潤潤的。

我爲了方便起見,打算把她推成仰臥。

不錯,她的下身被我推成仰臥了。

可是她的上身並沒有動,把頭埋在臂彎裡。

依稀可以看到,她的粉臉紅透了。

但我不去管她,迅速地扯掉她的內褲。

迷人的陰戶,一張一合的,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我用手撥開她的陰戶,穴心子一跳跳的。

亮晶晶的淫水,由少而多,向外濕出。

她的穴洞很小,小得頂多容納下一個指頭,我看得再也不能忍耐,猛一伏身,把嘴傾到她的小穴上去,猛的吻起來。

她發出聲音來:「哎呀!我的天!那地方不髒嗎?你怎麽用嘴去吻呢?」她伸開雙手來拉我。

我道:「誰叫你不理我。」我急急回了一句,又去吻她的小穴。

她急道:「羞死人了,你叫我怎樣理你?」她迅速地把手縮回去,護住桃花粉面。

用舌頭探進了她的小穴,左扣右挖的。

弄了會,她混身不自在的。

她叫道:「哎呀!你別弄了!」這時,她伸手扶住我的頭,小穴不時向上挺。

真怪,既然受不了,爲什麽還抱著我的頭挺動呢?

難怪三表姐說,你永遠摸不透女人的心理。

我抽空擡頭道:「好姐姐,我愛死你的小穴了!」她道:「好弟弟,小穴生來是給雞 你爲什麽用嘴吻?」這句話在她嘴裡不知打了多少轉,才說出來。

我憐惜的道:「可是,你不知道你的穴有多小,我的雞巴有多大,我實在不忍心把你插痛了呀!」她道:「什麽?你的雞巴很大?」我道:「是的。」她道:「有多大呀?」她嬌羞又好奇的把目光投向我的雞巴上來。

當她的目光一接觸我雞巴上的時候,雙眼睜得好大。

她叫了起來:「哎呀!我的天,這麽一個大雞巴,就像一個小孩子的手臂一樣,剛才你弄她的時候,她爲什麽吃得消呢?」我道:「不,她的小穴和你生得不一樣。」她好奇的道:「你是說,她的小穴生得比我的大,是不?到底有多大呢?你剛開始弄她的時候她是怎麽樣呢?」我說道:「一開始時,她很痛苦,但一會就好了。」她道:「你是說我不能忍耐?」我忙道:「不,我是說你的洞實在太小了。」她說:「那麽。來!試試看!」我道:「好的,但你一定要忍耐才行。」她沒再說話,點點頭。

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緊張驚懼的。

我怕她的淫水不夠多,先用龜頭抵住她的穴縫,一陣揉磨,揉磨得她顫抖地說著道:

「好弟弟,你別磨了,人家的心都被你揉碎了。」我沒有辦法和她說明,加以這時她的淫水又源源不斷而來,我立即把雞巴對準她的肉洞,向下一沈。

我問道:「怎麽樣?」她道:「哎!不要緊!」我道:「痛不痛?」她叫了起來:「哦 哎呀 媽呀 」我的臀部不過輕輕地沈了一下,她就叫痛起來了,這使我擔心。

我急急道:「這怎麽辦嘛?」她道:「不要緊 再來一次 看看 」我如言而動,著力一沈。

比插三表姐第一次時,用力了些。

她一顫抖:「啊!我的爺 」我道:「別叫,現在已進去一節了。」其實,只進去一個龜頭。

她大叫著:「啊!痛死小穴了 哎呀 」我趁她喊叫的刹那,連插了數十下。

所使出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

而她呢?再也喊叫不出來了。

臉色蒼白,虛汗直冒,眼珠向上翻,嚇得我再也不敢動了。

盡管雞巴還有一小節在外面,進去的一大半,漲裂得生痛,我 好用柔勁,來插她的小穴。

好久後,她的臉色才轉好。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未開口,淚先流。

接著又猛的一挺身,摟著我便是一陣熱吻。

她像是在吻久別的情人似的。

她道吻著道:「小狠心,你頂得我差點死了!」我道:「真對不起!」她道:「現在,我的底下,完全被你搗碎了,也完全屬於你了!」此時,我雙手在她的乳房上,輕輕撫摸著。

我道:「好姐姐,在沒弄你之前,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幾乎不忍插你,但你答應了,既然插了,不用狠勁是插不進去的。」她道:「哦 是嗎?」她的小穴緊緊含著我的龜頭,在不停的吮呀吮的,真令人迷醉!

我道:「好姐姐,不要難道了,一會就會好的。」我把雙手的動作,放得凶狠起來了。

一面低下頭去,吻她的小嘴。

我慢慢的吸,慢慢的吮了起來,吸吮得她渾身不自在起來,像是難受而實則舒服的。

她微喘著道:「哦,奇怪,小穴真會作怪,現在怎麽發起癢來了?好像有什麽東西在爬行,好難過呀!」她的臉色越來越紅潤,光彩也越來越可愛了。

這證明她已經不耐心中的欲火了。

我道:「快了,你馬上就會舒服了。」我手上的動作,更加猛力。

雞巴也狠狠的抽插起來了。

「啊 」她嬌羞的道:「我 癢 癢得難受死了 你 你多用點力;用點勁 給我止止癢吧 」「哦 嗯 嗯 」她本可以說出心中的快活感覺。

可是她卻羞於放縱自己,情願竭力忍耐,也不敢放浪。

她真是一個奇妙而稀有的女人。

天性生來就害羞。

男人越是見到這種情形,越是發瘋狂愛。

我也不例外,被她逗得欲火難禁。

抽插的速度亦同時加快了!

她喘著道:「哦 弟弟 我 我 」「我」了半天,仍然沒說出一個所然來。

我笑道:「說呀 」她道:「唔 唔 好弟弟 我 我的小穴被你頂得美死了 嗯 真舒服 」我笑道:「這才對了,我的心肝 」說完,我用嘴去吻她的乳頭。

她嬌羞的道:「嗯 不來了 嘻嘻 你是有意逗人家 壞死了 哎 啊 嗯 嗯 」她扭腰擺臀的格格嬌笑著。

我想,這或許是天性吧!

於是,放下挑逗,真刀真槍相見。

一會,她又哼著:「弟弟 哼 哎呀 」她難爲情似的道:「我 哎呀 真是太好了 真舒服 好過 啊 情哥哥 嗯 」我點點頭,一心一意的進行抽插。

她嬌喘著道:「嗯 我的情哥哥 情郎 你是我的情郎 我愛死你了 我愛死你的大雞巴了 」她的臉色,越發可愛了。

隨著抽插的動作,發出「滋滋」之聲。

更增加了她的欲火,興奮與發狂。

她聲聲浪著:「你頂得我太 太好了 大雞巴哥哥 嗯 情郎 你頂得我實在是好 妹妹 快瘋狂了 哎呀 嗯嗯 你我不知道穴 插穴這麽快活 」我笑道:「現在明白了吧!」她哼哼道:「嗯 嗯 我嘗到滋味了 大雞巴哥哥 你就永遠不要離開 小穴吧 頂死我吧 」她開始扭擺玉臀。

動作也加大了。

聲音也提高了。

我再也無顧忌的大幹特幹起來。

大雞巴深深的插入,猛一抽出來。

幹得她淚流滿面,嬌喘噓噓的。

她的腰身似蛇般的扭動。

動作如瘋狂的一個大白屁股,不住的向上挺動。

她淫蕩起來了:「啊 弟弟 你是我心目中的神仙 你怎麽這麽能幹 哼哼 弄得我快感死了 」「哎呀 頂死算了 嗯 嗯 大雞巴達達 樂死我啦 唔 唔唔 」她的小穴很緊小,很緊湊的包含著我的大陽具。

由於穴水的滑潤,淫聲就更加響亮了。

聽得「噗滋 噗滋 」之聲不絕於耳。

她聲聲浪著:「啊呀 我要 我要升天了 真美妙 我從沒有這樣快活 過 嗯 嗯 」「啊 我 好弟弟 我要 要啊 沒命了 我完了 啊 出 」兩手一陣揮舞,身體一陣抖顫之後,完全癱瘓了。

我被她這麽一抖顫,及陰精之熱燙,弄得 覺酸癢難忍,一股陽精,也隨即在一陣強烈抽插下,流了出來。

我緊緊的抱著她,不動了。

從這天後,我們變成了一床三好,晚來早去。

但是,爲了避免讓人知道,還不時調換房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這是至理名言。

有許多人,常常把這句話,用在別的事物上。

我們也許是快樂昏了頭,那裡會想到其他呢?

誰知事實上,全不如人意。

在有一天晚上,當我偷偷地向二表姐房間挨近的時候,忽然身後的衣服,被人扯住了。

突然道:「喂,我問你,這麽晚了,還不睡覺,打算到那兒去?」口吻是責問,聲音壓得低低的。

我聽出了是四表姐的聲音,膽子也大了些。

不過,慌亂還是難色的。

我道:「我要去廁所。」匆促之間,往往是不容易掩飾內心驚懼的。

她道:「來,你走錯了,我帶你去吧!」她不由分說,拉著我便走。

我心裡不大高興,但又不便發出。

我只好道:「我又不是不會走,幹嘛?要你拉著?」她道:「我怕你快活過了頭,迷失方向。」她說話的態度,弄得我有些迷惑,而且我們所走的方向與路徑,並不對頭,是向她臥房去的。

我硬生生的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她似笑非笑地道:「沒有關系,等會你就懂了!」在屋外,一切都被黑暗籠罩著。

看不到她的任何表情,心裡不免暗暗吃驚。

同時,她的話語,是套用三表姐的,因此我感到疑信參半,不發一言地跟著她向前走。

剛跨進她的臥室,她就把門關上。

然後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來。

她道:「你看我床上的東西,是那兒來的?」糟!

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不是三表姐帶進我房裡的『活春宮』嗎?

現在怎麽被她取來了呢?

難道是第二天早上她沒帶走?

可是,那天早上我起床的時候,並沒瞧見呀!

我故意道:「這不是一本書嗎?」我伸手要去取,不料她搶先一步,奪得書本就往外走。

她道:「這倒裝得真像,如果再不承認?我可要拿給媽看了?」我急道:「啊!不行 」她道:「爲什麽不行?」我急急道:「你 你千萬不能拿給阿姨看 」這一下我可真慌了。

她道:「這又不是你的?我爲什麽不行給媽看?」我突然靈機一動,道:「啊!對了 」她道:「對什麽?」我忽然想到,假如我一再軟下去,她勢必占盡上風,也將永遠吃定了我,不如冒一次險看看,看是否可將她鎮懾住?

反正這本書又不是我的?

是以故意道:「你還是拿去吧,反正我也不知道 什麽書!」她道:「什麽?你是什麽意思?」她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道:「本來就是這樣嘛!」她道:「我才不信呢!」我道:「我問你,這書裡寫什麽?你看過了嗎?」她道:「我 我 」她滿臉通紅的低下頭,說不下去了。

我向她走近,進一步道:「說呀!爲什麽不說!」她把粉臉避到一邊去,視線投到地上。

我知道她已經硬朗不起來了。於是,我出其不意的猛將她摟住。

我笑道:「好姐姐,你也太過火了一點,這種好事,差一點被你弄壞了,假如,事情真是那樣,你會後悔終身。」她嬌羞的道:「我 我不要聽 」我道:「爲什麽不要聽?」她道:「不要聽就是不要聽嘛!」她把頭低得不能再低了。

我道:「那是你還沒有嘗到過這種好事的滋味,假如,當你一旦知道個中味道,可能你會想聽,而且是強烈的。」她紅著臉道:「你還是別說了!」我道:「不,我偏要說,聽不聽由你,反正耳朵長在你的頭上,與我不相幹,除非你乖乖的讓我親一下 」我把她的臉撥正,使她的唇靠近我的唇。

她道:「不 多難爲情 」她嬌羞把雙眼緊緊閉著。

起初,掙紮得很凶。稍後,在我的催逼下,把頭轉了過來。

於是,我們的嘴唇互吻在一起了。

她伸過來的香舌,我含在口中吸吮著。

一會兒,我把她的身體靠在桌上,使她斜傾著身體。

漸漸的,她已經迷失了。

她不再掙紮,也不再扭動了。

我這才雙手撫摸著她的乳房。

她的乳峰很堅挺,不過,顯得小巧了些。

我捏弄她的乳頭,吮吸她的舌尖。

她完全沈醉在享受中。

這時,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我輕巧地把她抱到床上去。

好家夥,她的人比我稍高,身材曲線非常幽美,放在臂彎裡,竟是那樣的輕飄飄的。

我像抱著柔軟的東西,使人心癢難禁。

她這時像睡著了似的,一任我動作。

由乳房逐漸下移。

天啊!突起的部份,在著少許的陰毛,柔柔細細的,實在可愛。

再往下去,豐滿的陰戶,真是世外桃源,使人看了,直吞口水,手撫在上面,使人有種飄飄然之感。

她的淫水,已經濕潤了整個肉縫。

我靜靜地欣賞著。

她那肉核桃兒,真像紅透的櫻桃。

我用手按在上面,一陣揉搓。

揉得她難過又舒服的格格嬌笑道:「好弟弟,你在搞什麽?我心裡被你逗得發慌!」她的淫水更多了。

我伸進一個指頭,探入了她的密縫,逗得她一顫。

然後再探入深處。

她的穴洞比二表姐更巧小,我更吃驚了。

微微一怔,我又好奇的把手指插進去。

左扣右挖了一陣。

她的屁股很快的隨著我的手而動作了。

這也是最令人動心的一點。

不過她的動作,與嘴上說的,完全相反。

她道:「好弟弟,別弄了 人家難過死了!」其實,她不講話還好些,她越是講得凶,我的好奇心更大,一面拉著她的玉手,貼到雞巴上去。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野外的激情 [2/2]
下一篇:紅粉戀 [3/4] – H小说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