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戀 [3/4] – H小说

誰知當她的手剛觸及到我的雞巴,猛然又縮了回去。

她一驚:「啊!啊 」她一連吞了好幾口口水。

不過,她並沒有因受驚而失去了好奇。

忙又自動的把手伸過來,握住我的雞巴。

我故意道:「怎麽樣?」她吃驚的道:「哎呀 怎麽這麽大?」我笑道:「傻姐姐,世界上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愛大的,只要進去之後,便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好 」「啊!你第一次與姐姐她們,她們怕不?」她疑問著。

我驚訝的道:「什麽?你怎麽知道我和三表姐的事?」一問之下,才明白過來。

原來有一次,她到表姐房裡,碰巧看到我們在表演一床三好呢!

我笑說道:「你已看過我同她們快樂的情形,我想,不必再述說大雞巴的好處,你也會知道的是嗎?」我說著,跨身而上騎到她身上去。

她驚怕的道:「弟弟,不管怎樣,你還是慢慢來!」我道:「好的。」她道:「不然,我會受不住的!」我無聲的點點頭。

我先用龜頭抵住陰核——穴心子,一陣研磨,弄得她渾身抖了起來。

她叫了起來:「唔!唔 你是怎麽弄的? 你 」我道:「別心慌,我是希望你多流點淫水,那麽抽插起來,你就會減少很多的痛苦的!」她沒有再說話, 是恐懼的期待著。

而我的雞巴卻一跳跳的,絲毫也不留情。

我用雞巴,在緊小的肉縫上,磨磨揉揉的,盡量做些激發性的挑逗,希望她自行有心嘗試時,再幹。

果然,她終於說話了。

「好弟弟,不要光是磨的,人家被你磨得直跳,你還是 」她不把話說話,留一個尾巴。

「好!我要用勁了,不過,你一定要忍耐 」她道:「唔 唔 啊 」我道:「你千萬別大聲叫出來 」說完,我便猛的往下一沈。

看看她的表情,毫無異狀。

我心裡有點奇怪,沈的力量雖不大,但也不輕,她爲什麽毫無表情呢?

爲了試驗她的耐力,我又用力下沈。

誰知道,連龜頭也沒有插進去,這回她可有點受不住了。

「唔 唔 」她的聲音很低,不過,我發現她是咬牙的。

接著,我又來了兩下重的。

龜頭雖已陷了下去,但漲裂痛得要死。

而她呢?

聲音反而並不怎麽大,卻痛在心上。

一方面,我又想到,她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女孩子,是不是表現的太軟弱的,想到這裡,我便不再想了。

反正,她有心引我來此,不達目的,是不休止。

她叫道:「啊 啊 我的媽 」她的聲音提高了。

我連續的抽插,她就連聲叫喊,當我把雞巴挺到底的時候,別說是她了,就連我自己,也渾身是汗。

她已經昏厥過去了,比二表姐更慘。

此時,我惟一能做的工作,吻、舐與撫摸,以及推拿。

好一會,她才幽幽醒來。

寞然了片然,其他的動作,就像在二表姐身上剝下來一樣。

她道:「哦 你是怎麽弄的 痛死我了 」她摟著我緊緊的哭泣著。

我輕輕的道:「好姐姐,我愛死你了,不過,假如我在沒有弄你的小穴之前,我是永遠也不敢對你說的。」她道:「好弟弟,這是爲什麽呢?既然愛我,尤 麽又不敢對我講呢?從什麽時候愛上我啊?」我道:「我剛來的時候就愛上你了!」她道:「是真的嗎?」我道:「當然是真的。」她緊緊抱著我吻著,舐著。

我也在她全身上下撫摸了起來。

她低低的道:「哎 好弟弟 我不知道我的小穴裡,怎麽會癢起來了?弟弟,你動動吧,快 」她說著,扭擺起腰身來。

我笑罵道:「騷貨,你真是個騷貨,剛才幾乎痛得死過去,不想這一會就騷了起來了,真是小騷貨!」她道:「不來了,人家跟你說真話,你怎麽罵起我來了!」一派小兒女的姿態,逗得我心慌慌的。

我笑道:「小騷穴,現在可由不得你了,我告訴你吧,乖乖享受吧!」我開始輕抽緩插,先給她一點甜頭。

「啊!弟弟 真好 我真沒想到 插穴這麽舒服 嗯 嗯 用力插吧 」這時,她已大膽了。

「如果早知道這樣,我早就讓你插穴了!」我生氣的道:「哼!說的好聽,差點沒把那本書送給姨媽去。」她笑道:「好弟弟,那是逗著你玩的!」我道:「你當時不是要把書送給姨媽的?」她道:「怎麽會呢,再說我爲什麽把你引到房裡來呢,你想明白了,你就不會不高興了,可惜當時,你沒動這腦筋。」好家夥,連罵帶挖苦的,全叫她說出來了。

我恨恨道:「好呀,你敢欺負我?」她道:「別生氣嘛,好弟弟!」我道:「好吧,看我怎麽整你?」我使出全身的力量,狠狠抽插著。

一下下的猛幹。

讓雞巴深深的插入,然後猛的抽出。

插得她陰戶中發出陣陣「滋滋」之聲。

她被我插得欲仙欲死。

整個屁股不住的迎湊著。

口裡浪聲不止:「啊 弟弟 你要報複 我喜歡 實在太美妙了 嗯 我心愛的 你實在太能幹了 」「啊 啊 你是我的愛人 啊 美死了 快感 快感極了 」她嬌笑著,嬌喘著。

那種淫蕩態,令人心醉不己。

我越看越猴急。

越聞越癡迷,動作如風,力沈如牛。

抽呀!插呀!

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比這更樂意施爲的。

她聲聲叫道:「哎呀 好重呀 這一下插的力量 好重 不過 這使我快活死了 嗯嗯 」我也喘著道:「浪貨!」她道:「隨你怎麽說都好 唔 親愛的 我愛死你了 啊 真舒服 真快感 嗯 」什麽叫憐愛?插的女人舒服!

什麽叫憐愛?插的女人欲仙欲死!

什麽叫憐愛?當女人需要大力抽插的時候,你盡力使她滿足。

盡管憐愛的時機不同,但只要你在她需要的時候,給她快樂,給她滿足,那比任何方式,都能搏取她的心。

進而,那怕臨死的時候,她也不會忘記的。

我的心非常沖動。

理智已經消失了。

剩下的, 是需要獸性的發 。

是以,她叫的越凶,我越幹的瘋狂。

她越叫得響亮,我越刺激她又叫了:「啊 太奇妙了 啊 嗯嗯 用力幹 我要幹 死我才甘心 從今以後 我需要你 唔 唔 我愛你 也愛你 雞巴 哎呀 」她連連喘著大氣。

腰身像靈蛇似的,不住扭動。

屁股也不住挺動,兩手在我身上亂抓。

口中喘噓噓的道:「哦 弟弟 我不行了 我已不行了 這種奇妙的感覺 多麽好啊 我就要完了 」她的話還未說完,雙手繞到我背後,緊緊的按著我的臀部,一陣抖顫,她的人一刹那間,癱瘓了。

我沒有停止,因我還沒丟精,所以繼續猛力地幹下去本來,我很擔心,怕支持不到底。

誰知事實上,並沒有一會工夫,她又丟了精。

而且淫水不斷地流出。

我正在奇怪我今天的持久力,爲什麽這麽長?

不料,就在這時,寒顫連連,一陣快感連連。

我快活得連骨頭也酥了。

她的小穴與別人不同,我用龜頭抵緊她的花心深處,不想她的花心深處,竟有無數肉刺似的,刺得我魂兒也飛了。

每個女人的花心,都有這種功用。

只要你深插到那種程度,都會有這種飄飄欲仙的妙感。

爲了體驗,是否真有此道理,往後,我在別的女人身上,得到了證明。

還有,我們男人,有一種殘酷的。

越是幹的女人,越欲仙欲死,反而對她的興趣更濃,好奇心更大。

因而,四表姐竟然叫我插傷了,一連數天躺在床上,不能起來,要不是二姐和三姐盡心看護,還真麻煩呢!

一家八口女人,現在已讓我搭上了三口。

這三口是全家最出色的尤物。

所以我認爲好好地守住這三位,也就心滿意足,不再有任何奢望。

不過,事實上並不這麽簡單。

當初,在我剛來姨父家,姨母就對我很好。

這很好,並不代表任何意義,因爲我覺得,她們這群女人之中,偶然插足一個男人,那怕是小男孩,也會使她們産生濃厚興趣的。

我——何況還是個即將成爲大人的男孩子呢?

所以,我的年齡,對她們有莫大的興趣。

而又是共同的愛好。

姨母對我的一切,問得非常詳細。

我對於電影很愛好,因而她常要女兒陪我去看電影。

回家後,偶爾還問我觀感和情節。

我當然也坦白的講述了。

她就會說:「唉!孩子,你真是個可人兒,實在令姨母心愛,我真不知道你媽怎麽舍得讓你離開的!」她這麽說,照理應該是夠了,但她仍不滿足,必須手撫口吻的,非把你逗得臉紅,不肯罷休。

在這種情形下,我往往羞得擡不起頭來。

而她,則更感到興趣。

她會道:「嘿!寶寶!你真是一個小寶寶,這麽大年齡了,還害羞呢!像小姑娘似的,哈哈哈 」我越是害羞,越是災情慘重,光是她逗我還則算了,幾個活見鬼似的表姐妹,卻又乘火打劫。

她扣一把,你捏一下,逗得你沒法存身。

最後 好開溜。

還有一點,就是習慣成自然。

漸漸的,我也不在乎了。

姨媽不知道是真吃豆腐?還是開玩笑?

這天,當客廳中沒人的時候,突然問我,我喜歡那一個,又那一個好看,我當時並不知她的用意,隨即告訴她我的觀感。

姨母笑道:「嘿!你的眼光可真不低!」她把我一摟,笑笑道:「假如有一天,我來做主,把你二表姐和四表姐嫁給你,你說,你應該選擇那一個呢?」我道:「阿姨,別開玩笑了!」姨母道:「我是說真的呀!」我道:「這個問題,我從未想過!」因爲那時我不懂得其中奧妙。

反而把話轉到她身上道:「她們兩人雖都不錯,可是比起姨母來,還差得遠。」「啊!什麽?」她睜大了眼,瞪著我道:「你今年才多大,就學會拍馬屁了?」我忙道:「什麽拍馬屁?」姨母直看著我未答。

我又問道:「阿姨,什麽叫拍馬屁?」姨母道:「奇怪?說你懂事,你並不懂,說你不懂事吧,卻又像知道很多似的,這就奇怪而又邪門了。」她像是被搞迷惑了。

我本想再問她邪門的,不想大阿姨把我拉去看電影。

以後,沒過幾天,便因三姨的計劃,而跳入了迷醉境界。

四表姐病倒的第二天,她把我叫去,開門見山的說道:「孩子,我早就說過,你是一個非常討人喜歡的子家夥,既聰明又可愛,如今果然未出我所料,五個丫頭,你占其三,而且是最出色的,你是用什麽手段,在這麽短幾天,竟搭上三個?」我急急道:「啊 啊 你全知道啦 」我驚出一身冷汗,連話都說不全了。

她神秘地笑了:「唉!你當我是什麽人?嘻嘻!」她嘻嘻直笑,帶著長輩的口吻,繼續道:「別太緊張,阿姨不會破壞你們的。」她突然一把將我拉到懷內,摟著我道:「不過,我看以後,你不要再占那幾個丫頭的便宜了,你知道,都叫你占了,將來怎麽嫁人呢?」我不知怎麽說好:「阿姨,我 」我伏在她懷內哭了。

「好孩子,別難過,我是全爲你著想呀!」她愛撫著我:「你不信,可以仔細想想,不要以爲別人都對你好,愛你,你就乘機占她們的便宜,將來事情鬧開了,吃虧的還是你呀!」我道:「是的。」我心裡在埋怨自己:「我真糊塗,爲什麽事先絲毫不考慮?現在已弄上了三個,我對她們怎麽辦嗎?」她講到這裡,把嘴湊到我耳邊來,又把聲音壓低低的。

她道:「孩子,別發愁!這不是大不了的事。不過,以後可別再沾花惹草了,免得惹麻煩。」接著她又說道:「我的意思是說,姨太太、少奶奶一類的,是沒關系的,因爲她們已經不是處女的,玩過也不會留痕迹的。只要你幹得她們舒服了,她們是會無條件奉獻的,你可盡情的玩。」我點點頭,沒有作聲。

因爲,我心裡仍在想著,我對這三女,該如何處置及安排。

我被這些問題,盤旋在心裡,便默默回房。

一個沒有心事的人,倒在床上是很容易入睡,可是我現在心事重重,不僅睡不著,而且腦海思潮起伏不定。

我心煩意亂的躺在床上。

不知過了多久,似乎剛要入睡。

忽然,聽到叩門的聲音。

我以爲是表姐她們,便起來開門。

誰知,打開門一看,我不僅驚呆了。

我叫了起來:「啊!是 」她似乎早就預料到我會驚叫似的,在我還未出聲的時候,我的嘴巴已被她掩住了,直到她知道我大概不會叫了,才放了手。

尤其使我驚異的,她身上 裹著一件透明的縷衣,雙乳和神秘地帶,烏亮的陰毛若隱若現。

迷人的肉體,就像上帝特別制造的似的。

令人心跳氣喘不己。

我看得連連吞口水,顯得很不安。

我把聲音壓低:「已經很晚了,你還未睡?」她道:「睡不著。」我道:「有什麽事找我嗎?」她道:「來!我有話和你說!」她也不徵求我的同意,拉著我便走。

這種方式,使我更加吃驚。

我這想法也偏差了。

尤其,我發現我們走的路是到她房間去的,我可有些慌了。

因爲在吃飯的時候,還曾經見到了姨父在家的,這可使我想到,不要把我拉去見姨父啊!

所以我心裡嚇得直啕,我賴著不肯跟她走。

「好阿姨!」我幾乎乞求的哭了:「你是不是拉我去見姨父?」姨母笑道:「傻孩子,我那會這樣做呢?你姨父剛才動身去南部收帳了,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會回來的,你盡管放心好啦,阿姨還會要你上當嗎?嘻嘻!」她喜悅又神秘的說著。

我半信半疑的問:「奇怪?他爲什麽要在晚上動身呢?」心理的疑懼,仍然未能解除。

阿姨道:「哦!這是他的習慣成自然,因爲夜間不擠,不然,像他那樣胖,怎麽會吃得消呢?」經她如此一解釋,我不再懷疑了。

於是和她並肩而行。

婦人和少女就是不同,剛跨進她的臥房,她就把我一摟,刻不容緩的就把香舌伸了過來。

我那曾經過這火辣辣的場面。

我心中不免有些畏懼,動作不免也呆滯了。

她哼著道:「抱緊我,哼 快!」她像一頭瘋狗似的,吻舐得像雨點似的。

她的香唇吻遍我的頭臉。

我順服的任由她擺布,一面依言把她摟緊。

當我們的身體一靠緊的時候,我的雞巴已經像旗幹似的,舉了起來,頂住她的小腹。

她摟得我更緊。

一會兒氣喘起來。

正當我伸手摸她陰戶的時候,她急忙來握我的雞巴。

她叫了起來:「啊!好大的寶貝呀!」在她說話的時候,我們的衣衫隨著而落。

阿姨道:「好孩子,也難爲你,有這麽一個壯大的本錢,怪不得丫頭都要找你了,我見了都愛死了!」我道:「阿姨,你小聲點吧!」盡管她的房間離前面很遠,我還是怕人聽到。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紅粉戀 [2/4] – H小说
下一篇:紅粉戀 [4/4] – H小说
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