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務助理雅雯

www.112mmm.com
「Tom,你這是什麼提案啊?時程表也不清楚,要花多少錢也沒有計劃,
你知不知道這個提案要花多少錢?多少時間?創意是要配合計劃的!公司每個月
給你這些錢可不是請你做夢的!」下午的辦公室裡,突然響起一陣高分貝的罵人
聲。

辦公室裡的同事都瞄向門沒關的玻璃隔間,那是何瑞蘭經理的辦公室,一個
三十來歲的男人正被瑞蘭罵出辦公室。

瑞蘭關上門,喘了口氣,其實她也不是故意這麼兇的,但是年方二十六歲,
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她,靠著舅舅是總經理的關係得到了業務經理的職位,手下
帶了幾個老資格的業務,不兇一點實在難以在辦公室立足。

她望向隔間外,自己的助理雅雯正跟幾個年輕的業務說笑著,沒有男朋友的
瑞蘭其實也有些羨慕雅雯的。自己也沒有比雅雯大幾歲,長得也不比雅雯差,雖
然沒有雅雯甜美可愛,可是她認為比雅雯成熟,而且有著知性美,一百七十公分
的身材比雅雯還要高蠻多的,雖然胸部比雅雯小了些,可也有33B的大小。回
國的時候應徵,還差點當上第四台的新聞主播呢,要不是舅舅一力要她來幫忙,
她才不想在商場上衝鋒陷陣,每天面對這群沒大腦的笨蛋男生,只會喝酒應酬把
美眉,叫他們做個企劃做得亂七八糟的。

她看著雅雯臉上掛著甜甜的笑意,跟幾個男業務越說越開心,心裡不禁有點
氣。從小到大,因為她功課好、人又長得高,愛慕她的人一直不斷,可是看在她
的眼裡不過是群賴蛤蟆罷了,真有夠帥夠聰明的男生,又會被他那勢力眼的媽媽
給掃地出門。

事實上,出身望族的她是不可能自己決定對象的,結果讓她長到這麼大,只
跟幾個男人吃個相親飯,喝個相親咖啡,那些男人不是太矮就是太醜,不然就是
太笨,她又實在看不上眼,所以結論就是,這個二十六歲的高挑美女,從來沒有
交過男朋友。也難怪她看著自己的助理在男人堆裡吃得開,就一肚子悶氣。

「Joyce!」瑞蘭把雅雯叫進自己的辦公室:「我不是叫你把上個月的
客戶資料做一個整理嗎?弄好了沒?」

「快弄好啦,我呆會就寄給您!」雅雯輕快的說。

「我看你一直在聊天,還以為你弄好了,原來還沒有啊!還有,你有沒有連
絡美國總公司的Hoffman,下個月的價格表弄過來沒有?」瑞蘭一雙鳳眼
直射向雅雯。

「還沒有,他們現在是下班時間啊!」雅雯回答著,今天早上才剛交代的事
嘛!

「妳知不知道什麼叫主動啊,妳不會發mail過去問啊?沒有價格怎麼跟
客戶談量。」瑞蘭斥罵著:「妳白癡啊妳?」

「喔!我馬上去弄。」雅雯委屈的應了聲好。

「順便幫我泡杯咖啡進來!」瑞蘭把雅雯打發出去,原本聚在雅雯週圍的幾
個男業務也都離開了,她滿意地回頭做自己的事。

過了好半晌,瑞蘭看看手錶,已經五點半了,在半個小時就下班了,可是雅
雯幫她泡的咖啡還沒有拿進來,答應她的客戶資料也沒有送過來,她心裡覺得奇
怪,就出門去問有沒有人看到雅雯。

「Joyce啊!剛剛還在的啊!」做雅雯旁邊的同事說。

「搞不好去上廁所了,我剛剛看她往樓梯那邊走。」另一個同事說。

「哦!那我去找找。」瑞蘭往樓梯間旁的女廁走去,沒人在,茶水間裡也沒
找到雅雯。她心裡覺得奇怪,這時候樓上的一個同事正好從樓梯間出來,瑞蘭就
順便問她。

「嗯,差不多在半個小時前我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有看到Joyce往樓上
走!」同事說。

於是,瑞蘭就往樓上去找。瑞蘭的部門在八樓,九樓是財務部,十樓是服務
部,她找了兩層樓都沒看到雅雯,心裡想說雅雯不知道跑哪去了。正納悶間,一
陣涼風從頂樓的鐵門吹下來,瑞蘭靈機一動,就往頂樓走去。

頂樓的風很大,都是水塔和一些管線,瑞蘭推開頂樓鐵門,什麼也沒看到,
她皺了皺眉頭,四處張望一下,也沒看到雅雯。正想下去的時候,風中隱約傳來
幾聲女人呻吟的喘息聲,瑞蘭於是悄悄的走出去摸索著聲音的來源。轉過了兩個
水塔,跨過幾條管線,瑞蘭總算發現了雅雯,只是眼前的景像卻讓她臉紅心跳起
來。

原來雅雯正在和兩個男人做愛!

穿著鵝黃色套裝的雅雯把短裙撩起來,露出白白的圓臀,正坐在男人的身上
不停地起伏著,鵝黃色的上衣被脫了一半,掛在左肩上,男人的手掀起她的白色
襯衫,在雅雯豐滿的胸部搓揉著,更可怕的是,旁邊站著另外一個男人,解開褲
拉鏈,露出黑色佈滿青筋的粗大陽具,雅雯用雪白的手握著那根可怕的東西,還
伸出舌頭去舔那怒氣騰騰的龜頭。

瑞蘭慢慢蹲了下來,縮在水塔旁偷看,她從來沒看過男女做愛,更沒想到看
起來清純甜美的雅雯會在上班時間跑到頂樓來做這種事,她第一次看男女做愛就
在不到兩公尺的距離,男女的喘息聲都聽得一清二楚,尤其雅雯身下那根粗大的
肉棒不停地在雅雯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那麼粗的東西,雅雯怎麼塞得進去!?』瑞蘭心下訝異,她一向以為雅雯
是清純派的,沒想到她居然這麼開放,大白天的和兩個男人在屋頂上做愛,而且
是兩個長得又醜又聳的中年人。『我不能看了,該走了,呆會被他們發現就不好
了。』瑞蘭心裡這樣想,但是卻捨不得移動身體。

眼見雅雯放開了旁邊那個男人的肉棒,雙手撐在地上,白嫩的屁股拼命扭動
著,看來十分激動,瑞蘭心想:『這就是高潮嗎?』,她想看清楚雅雯的表情,
就慢慢地把身體轉到水塔的另外一邊去。

這兩個男人就是阿海和阿湧,自從他們上次在辦公室中弄上雅雯之後,雅雯
就慢慢成為兩人的女朋友,沒事兩兄弟就約雅雯出來做愛,雅雯起先還有點半推
半就,被兩兄弟手上掌握的錄音帶和錄影帶所脅迫,但經過幾次瘋狂做愛後,雅
雯也習慣了,一個星期兩次或三次和兩兄弟約會做愛,甚至逐漸有點愛上和兩兄
弟做愛的刺激快感,有時候阿海和阿湧幾天沒來找她,她還會想念這兩個強壯的
兄弟。

今天雅雯的經期剛過沒多久,阿海就打電話來說要和她來一炮,還指定要在
雅雯上班地點的頂樓,雅雯起初不肯,但是經不住阿海略帶脅迫的懇求,就帶著
阿海和阿湧跑到樓上來辦事,她正和阿海玩到快高潮時,沒想到上司瑞蘭居然會
跑到頂樓來找人。

『糟了!』瑞蘭把頭從水塔另外一邊伸出去的時候,正好閒在一旁的阿湧也
把眼光射到這邊來,兩人四眼相對,瑞蘭站起來就想跑。

「幹!有人偷看!」阿湧看到躲在水塔邊的瑞蘭,連拉鏈都沒拉,就立刻追
了過來,這時候瑞蘭被頂樓的水管一絆,跌坐在地上,阿湧也很快的撲了上去,
把瑞蘭壓倒在地上,瑞蘭馬上張嘴喊救命,嘴巴才張開還沒喊出口,阿湧的手已
經嗚住了她的嘴巴。瑞蘭也不客氣的咬了下去。

「幹你娘!」阿湧受痛低呼了一聲,使出常常看摔角節目的手段,單膝使勁
頂住瑞蘭的後腰,左手扣住瑞蘭的脖子往後拉,瑞蘭登時呼吸困難,嘴巴一鬆,
阿湧把右手縮回來,手臂上整整齊齊的兩排齒痕,血都流了出來。「媽的!」阿
湧又罵了一聲,右手從口袋裡掏出刀子來,在瑞蘭細長的脖子上慢慢地割了道血
痕,瑞蘭喉嚨發出「呃呃」的聲音。

「死婊子,聽話的就不要叫,不然老子割斷妳的喉嚨。」阿湧恐嚇著瑞蘭,
用刀子架著她的脖子,壓著她慢慢地站起身來。站起來之後,阿湧才知道撈到寶
了,眼前這女人又高又辣,穿著短跟的鞋子居然比阿湧還高了些,穿著黑色窄裙
的兩條腿又長又直,比之雅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阿湧把瑞蘭押回水塔後面,那邊阿海正把雅雯的雙腿壓開成M字形,做最後
的衝刺,鵝黃色的短裙褪到了腰部以上,強壯的屁股不停地撞擊著纖弱的陰部,
粗黑的陽具在粉紅色的嫩穴中快速的抽刺著,雅雯張大了嘴巴,不停地左右搖著
頭發出可恥的叫聲。

「妳娘咧,有人偷看還幹的這麼起勁。」阿湧罵著:「快一點好不好!拿個
什麼東西把這個偷看的人綁起來。」

「好啦!」阿海應了聲好,才要起身,哪知道雅雯雙手突然緊緊抱住阿海。

「啊……不要啦,快點!快插我,人家要……要……要嘛!」雅雯淫亂的叫
著,挺著圓臀追逐著阿海的肉棒,還穿著白色高跟鞋的雙腳更是緊緊的夾住了阿
海的啤酒腰。

「幹!死騷貨!」阿海低罵了一聲,重又投入戰場:「阿湧!等一下啦!我
老婆要到了。」阿海奮力撞著雅雯。

「去!什麼時候了,還只顧著辦事。」阿湧啐了一聲,眼看著阿海和雅雯在
做愛,自己的肉棒也硬得受不了,他靈機一動,看到瑞蘭豐滿的臀部,吞了吞口
水,伸出手去拉瑞蘭的窄裙上的拉鏈。

「啊!你做什麼!」瑞蘭扭著屁股閃開阿湧的魔掌。

「不要動!死婊子!不然割到妳我可不負責。」阿湧沉聲恐嚇著,瑞蘭果然
乖乖的不再閃躲。阿湧的左手跟著摸到了瑞蘭的屁股,那溫熱的觸感和飽漲的彈
性讓他的陰莖跳動。

他把瑞蘭的拉鏈拉了下來,又扭開了扣環,那件緊緊包著臀部的窄裙,就沿
著瑞蘭修長的雙足滑落到屋頂的隔熱磚上,露出瑞蘭豐滿圓潤的雙臀,她穿著超
薄的黑色小內褲,因為穿著緊身窄裙的緣故,內褲的布料用得不多,免得露出內
褲的線條,破壞了美感。可是這樣就把白嫩嫩的臀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風一
吹起,緊張的瑞蘭不免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真正卯死了。』阿湧心想,瑞蘭比雅雯還要高上好幾公分,小腿的長度也
夠長,豐滿結實的大腿和修長的小腿恰好形成一條美麗的直線,還穿著雪亮的黑
色尖頭鞋和玻璃絲襪,讓這雙美腿更具致命的吸引力。

阿湧的手沿著瑞蘭的充滿彈性的臀部來回的撫摸,被刀子架著的瑞蘭一顆心
好像被架上半空似的,她羞恥的閉緊雙腿,咬住下唇,不想再這噁心男人的面前
示弱,可是眼淚卻不由自主的從眼眶中流出,她長這麼大從不曾被人欺負過,今
天卻在一個中年醜男的面前露出屁股,還要讓那雙醜陋粗糙的手在上面撫摸。

阿湧的手掌沿著股溝向瑞蘭的私處前進,瑞蘭雖然緊緊夾著雙腿,但是阿湧
的中指卻執拗的沿著夾縫往裡推進,瑞蘭扭著雙腿抵抗,阿湧粗糙的手上傳來光
滑有彈性的觸感,他用手指往裡摳弄,慢慢地到達了瑞蘭的花唇,黑色的絲質內
褲也被向下褪,露出了股溝。

「不要……不要!」瑞蘭低聲呼叫著。因為阿湧粗糙的手指正在處女的秘密
花園來回的撫摸著,可是阿湧也不管她,繼續向裡深入到達花唇的頂端,粗糙的
中指深深的陷入瑞蘭溫熱柔軟的花唇中,按撫著瑞蘭的陰核。「唔……唔……」
瑞蘭無助的呻吟著,奇怪的感覺從密處傳來,那從未被自己或是他人到達的敏感
地帶正被男人侵犯著,她的雙頰因為羞辱而漲紅著。

「經理!」瑞蘭從羞辱的地洞中被喚醒,她望向聲音來源,雅雯正睜著圓圓
的大眼望向這邊,她躺在地上,雪白的雙腿仰天大開著,正用面紙擦拭著花唇上
的精液,一旁的阿海也拿著紙擦剛發射過的巨炮。美麗的上司和可愛的助理馬上
都紅了臉。

「她是妳的經理?」阿海和阿湧也都停止了動作。他們都從雅雯的口中聽過
這個盛氣凌人的女經理,從來都以為她是個晚娘臉孔的醜女,沒想到居然是個成
熟的大美女。

「原來妳就是那個常常欺負我老婆的經理哦?」阿海說:「沒想到居然是個
大美女,嘿嘿,看起來我們兄弟的桃花運還真的不錯哪!」

「那還不來幫忙,我這樣很累耶!」阿湧嘻嘻笑笑的向阿海求助,阿海四處
張望了一下,向雅雯說:「喂!把妳的裙子和絲襪脫下來。」

雅雯應了聲好,把自己的絲襪脫了下來交給阿海,阿海罵道:「叫妳連裙子
一起脫,妳聽不懂是吧?」

雅雯囁嚅著說:「可是人家沒穿內褲啊!」

「叫妳脫妳就脫,很囉唆耶!」阿海不耐的催促著。雅雯只好把裙子也脫了
下來。阿海把雅雯的裙子丟在一邊,下身光溜溜的雅雯無論如何是不敢跑下樓求
助的,他拿著雅雯的褲襪走到瑞蘭面前。「綁哪裡?」阿海問道,兩兄弟四處張
望了一下。

「綁那裡吧!」阿湧看到一個約有一公尺高的鐵管,就架著瑞蘭走過去,把
瑞蘭的兩隻手腕緊緊的縛在鐵管上,形成有點彎腰的姿勢。「我去把鐵門關好,
免得有人跑進來,這個女的就交給你囉!」阿海淫笑著離開。

「這樣就跑不掉囉!經理!」阿湧把刀子收到口袋裡,騰出雙手從瑞蘭上衣
下襬往上摸去:「皮膚好光滑,腰部也沒有贅肉,哦……咪咪也很挺哦!」瑞蘭
的上衣被掀起來,露出綴滿蕾絲的高級內衣,華麗雪白的美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在
阿湧的眼前,這是瑞蘭花了許多時間和金錢雕塑出來的完美身材,阿湧卻不花一
毛錢就可以弄上手,也難怪阿湧的肉棒越漲越痛。

「彎低一點,把屁股挺出來。」阿湧命令著瑞蘭,瑞蘭卻緊閉著雙腿,搖搖
頭。她才不要做出這種猥褻的動作呢,可是阿湧卻使出蠻力,抱著瑞蘭的腰就往
後拉,於是瑞蘭就形成了像是跳韻律舞一樣的動作,雙手向前平舉綁在鐵管上,
身體和地面幾乎平行,雙腿略略張開的可憐模樣。

因為瑞蘭雙手被交纏綁著,無法使上什麼力,重量都落到她修長結實的美腿
上,她只好雙腿用力,把一雙長腿伸得直直的,她向後看去,阿湧正在脫褲子,
長褲脫掉,露出一雙毛茸茸的小腿來,然後阿湧把還有點熱熱的,帶著些臭味的
內褲塞進瑞蘭的嘴裡。

「妳放心,我不是粗暴的人,只是有一點點粗暴而已。」阿湧說完,就一把
將瑞蘭的薄內褲扯破,瑞蘭整個密處在阿湧的面前毫無阻礙的呈現了。「妳的腿
好漂亮,能幹到妳真是我前輩子修來的。」阿湧蹲了下來,把舌頭貼上瑞蘭的左
腿,一邊緩慢地脫著瑞蘭的絲襪,一邊用舌頭往下舔。

「唔……唔……」瑞蘭發出抗議的呻吟,但是嘴巴裡塞著男人剛脫下來的內
褲,發不出什麼聲音來,男人的舌頭像蛇一樣的滑過她自豪的美腿,這種可怕的
感覺讓她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當阿湧的舌頭舔到了她的膝彎時,她不禁有點腿
軟,可是阿湧卻不放過她,左腿之後是右腿,阿湧固執的舌頭在瑞蘭的膝彎和形
狀美妙的腳踝不停地來回舔著,一種奇怪的搔癢從男人的舌頭傳到用力伸直支撐
身體重量的腿上,再傳回她緊張的腦裡。

阿湧慢慢地品嚐完瑞蘭的雙腿,濕滑的舌頭沿著瑞蘭的大腿內側滑進了瑞蘭
的密處,阿湧用手掰開瑞蘭的花瓣,從下方用舌尖舔著瑞蘭乾燥的陰唇。瑞蘭從
未被人舔過私處,不由得發出喘息,阿湧靈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陰核上挑弄著,
在柔嫩的陰唇上舔弄著,一股從未體驗過的酥麻感緩緩從她的處女地升起,弄得
她全身酸軟,幾乎站不住。

「不要緊張,放鬆哦,哥哥會讓妳很舒服的哦!」阿湧把整張嘴都貼上了瑞
蘭的私處,一股女性特有的香味讓他興奮,但是他耐著性子慢慢地挑逗這隻到手
的小綿羊。

瑞蘭扭動著圓翹的白屁股掙扎著,但是阿湧的嘴就像吸盤一樣緊緊的纏著她
的密處,瑞蘭對自己身體的反應感到害怕,她的全身發熱,陣陣甜美的酥麻取代
了噁心,她不自覺地把陰戶往前貼在阿湧的臉上,當扭動屁股的時候,柔軟的陰
毛在阿湧的臉上摩擦著,男人大大的鼻子摩擦著自己的私處,讓她有一種奇怪的
刺激。

她低頭從自己的身下看過去,阿湧半跪在地上,像隻吸奶的小羊似的,發出
「啾啾」的吸吮聲,胯下那根粗黑地陽具更是兇猛地高高挺立著。瑞蘭覺得自己
的身體越來越熱,B罩杯的乳房有種奇怪的騷動,粉紅的乳頭挺立了起來。

她扭動著身體,希望阿湧能夠去撫摸自己的乳房,但是阿湧卻把舌頭伸進了
她的陰道中抽動著,「唔……唔……」瑞蘭發出焦躁的呻吟,她多麼希望自己可
以伸手去安慰自己的乳房,可是阿湧卻固執的攻擊著她的陰戶,她的雙手不停地
掙扎著,希望抵抗男人舌頭的攻擊,可是下體卻不爭氣的流出淫水來。

「興奮了嗎?小浪貨。」阿湧把嘴離開了瑞蘭的私處,女人肉汁的味道讓他
更加興奮,「妳的咪咪都挺了起來呢!」阿湧一面用言語羞辱著瑞蘭,同時站了
起來,從後面抱住瑞蘭美麗如同雕像般的雪白肉體,大肉棒巧妙的在瑞蘭的肉縫
中摩擦著,粗糙的手指卻沿著瑞蘭的乳房,從外圍一圈一圈的向裡推進。

瑞蘭的喘息越來越是急促,男人的肉棒傳來可怕的脈動,和火熱的刺激,每
一次的摩擦都讓她有想尿尿的感覺,雪白光滑的背部和阿湧的身體緊緊的貼著,
那種溫熱的感覺,讓她完全融化,另一方面,粉紅色的乳頭卻高高的挺立,迫不
及待地等著男人的手去碰觸。

「唔……唔……唔……」阿湧緩慢的手終於碰觸到瑞蘭的乳頭,他用整個手
掌握住瑞蘭堅挺美好的乳房,快速的揉著,同時粗大的肉棒也在濕淋淋的肉縫中
摩擦著她的陰核,阿湧的舌頭更在她的脖子上來回的滑動著。

「唔……唔……唔……」瑞蘭激烈地扭動著身體,閉上了眼睛,不停地喘息
著,眼看是要到高潮了。

『啊……尿出來了!』瑞蘭覺得腦中一片空白,被充份挑逗的肉體好像得到
了解放一樣,一股陰精從蜜穴中噴了出來。

「哇!妳也會射耶!」阿湧搞了許多女人,雖然聽說過有些女人會在高潮的
時候射出陰精來,可是自己還從沒碰過,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上了一個。

「爽不爽?」阿湧把塞住瑞蘭的內褲掏了出來。

「受不了,快死了,呼……呼……我尿尿了……哦……」瑞蘭說著。

「這下要玩真的囉,可不能給妳叫得太大聲。」阿湧把被口水弄濕的內褲又
塞進瑞蘭的口中,把龜頭對準了瑞蘭濕淋淋的小肉洞,緩緩的往裡插。

「唔!好緊啊!」阿湧低聲的說著,瑞蘭肉洞裡的抵抗力強得出乎他意料:
「難不成妳是處女?」

嘴巴塞著內褲的瑞蘭拼命的點著頭,一雙細長秀麗的眉毛早皺成了一團,一
雙鳳眼也緊緊閉著。

「靠!我媽的真的賺到了。」阿湧說,他這輩子可還沒搞過處女,他雖然也
有過女人,可是卻從來沒碰過處女,因為其貌不揚,連漂亮的馬子也沒交過。雖
然說從前在道上混的時候也幹過漂亮女人,不過總歸是煙花女子,這種高高在上
的高學歷美女他可沾不上邊,雅雯雖然漂亮可愛,可也不是處女,而且總有點接
受哥哥阿海施捨的感覺。

知道瑞蘭是處女之後,阿湧的陽具越發的有精神起來,他打起精神慢慢地往
裡插,進一點又退一點,七、八寸長的粗大肉棒搞了半天還沒有完全搞進去。

「你在做什麼啊?我和雅雯又打完了一炮了,你還在這邊搓麻將,天都快黑
了。」阿海在一旁說著。雅雯躺在地上昏睡著,可憐的肉洞還合不起來,從裡頭
流出白濁的精液來。

「這女的是原裝貨,好緊啊!」阿湧說。他的龜頭已經頂到瑞蘭的處女膜,
那道無助的薄膜還在頑強的抵抗著肉棒的插入。

「好緊?我看是你沒力。用力插不就成了?!」阿海走過來,好奇的看著:
「靠!這女的水太多了吧,濕了這麼一大片。」

「他媽的,我第一次見到會射出來的女的。好玩吧?」阿湧說著。

「好啦好啦!你快一點啦,我連打兩發,沒力了。」阿海說完就在弟弟的屁
股上打了一記,「幹!這女的腿還真是漂亮,給你搞到有點浪費。」阿海邊說邊
用手在瑞蘭的長腿上摸。

瑞蘭其實早就習慣自己成為男人談話的對象,可是阿海和阿湧兩兄弟談話的
方式卻好像把她當成一個物品一樣,她對自己的處境感到生氣,可是在這樣的情
勢下,她平常依靠的家世、職位、金錢和美貌全都派不上用場,男人的暴力將她
徹底的壓制住,她現在直接面對的就是正在突破處女膜的肉棒。

「囉唆!走開啦!」阿湧罵了一聲,雙手緊抓住瑞蘭的圓臀,狠命一刺,龜
頭刺穿了瑞蘭最後的防線,整根肉棒滑進了兩寸,鮮血迸流了出來,痛得瑞蘭直
搖頭,白玉般的雙手死命的握緊,被塞住的嘴發出「唔唔唔」的聲響。

「這樣不會叫沒意思,幹處女沒聽到她叫有什麼好玩的。」阿海說著把瑞蘭
嘴裡的內褲掏了出來,屋頂上立刻響起瑞蘭的哀號聲。

「啊!!!不要了,不要了,好痛!好痛!不要了,不要再進來了,啊!!
人家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啊!!救命啊!!我不要!!啊……啊……
哦……呼……呼……不要啦!」瑞蘭秀麗的瓜子臉皺成了一團,張開嘴呼叫著,
被綁住的雙手不停地扭動著。

「等一下就爽了啦,死婊子,幹!有夠緊。」阿湧也是滿臉通紅,處女蜜穴
的緊度讓他充份感到征服的快感。尤其聽到瑞蘭的討饒聲更是讓他興奮,他用力
固定住瑞蘭的屁股,龜頭擠開瑞蘭緊窄柔軟的肉壁,直衝到瑞蘭的子宮口,下腹
部緊緊的貼著瑞蘭光滑的圓臀。

「啊!!」瑞蘭發出無助的哀鳴聲。阿湧的肉棒殘忍的在流出鮮血的蜜穴中
進出著,初次開苞的肉花無助的任由男人的陽具帶動著。瑞蘭已經無暇思考了,
她除了痛楚之外,什麼也感覺不到,阿湧的每一個動作,都讓她感到身體被撕裂
的痛。

躺在地上的雅雯這時候也醒過來了,她對眼前的景像也感到訝異,天已經快
黑了,橙紅色的夕陽下,霓虹燈閃閃的發亮著,秋天的台北有著下班時間的美,
而就在這個背景下:

自己的經理正在被人強暴!!!???

雅雯聽到瑞蘭無力的喘息中夾雜著幾聲細弱的哀求聲,她難以相信眼前這個
可憐的弱女子,是那個平時眼神冷峻、講話冷漠,像冰山一樣,生氣起來卻像火
山爆發的經理,如今在男人的姦淫下苦苦哀告著;男人的粗黑的肉棒規律的在瑞
蘭潔白的身體裡粗野的抽動,被強姦的瑞蘭全靠男人的力量支撐,被絲襪綁在鐵
桿上的雙手不停地扭動。

雅雯看到這樣的景像,心中有了奇怪的念頭,她不但不覺得瑞蘭可憐,反而
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說實在話,身為上司,瑞蘭平常對待雅雯並不算好,雅雯
一直覺得她很龜毛,雅雯的心中總認為瑞蘭只不過仗著家裡有錢,才有今天的學
歷和地位。尤其在自己淪為阿海和阿湧的性伴侶後,潛意識裡總認為自己比瑞蘭
低了好大一節,所以看到了瑞蘭被男人強姦,她反而有種快感,好像自己和瑞蘭
的地位拉平了一樣。

『經理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跟我一樣。』雅雯心裡這樣想著。『我怎麼可
以這樣想!?』雅雯的良知突然覺醒,對自己的幸災樂禍有點不安起來。

「不要啊!」已經無力的瑞蘭突然發出叫聲來。「啊……不……不可以……
啊……不要啊……」後面的阿湧正喘著氣作最後的衝刺。

「呼……呼……我射了……噢……噢……」阿湧把肉棒狠命地塞進瑞蘭的身
體裡,火熱的龜頭跳動,濃稠火熱的精液不停地射在子宮壁上。

「不行啦……不行啊……」瑞蘭使出全身的力量搖擺著屁股想將阿湧的肉棒
弄出來,但是阿湧緊緊的抱住瑞蘭的身體,火熱的精液好像要把子宮灌爆似的射
個沒完。

兩人緊緊相黏著,過了一會,阿湧才把肉棒拔出來,無力的瑞蘭立刻軟倒在地上。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