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都市之欲望夜 [10/12]

www.112mmm.com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六日,晚上十一點,深圳市,南海別墅。

小艾在狂奔,淚花隨風而舞,她也跑了近千米,在與白石相反方向的街上,
抱著電線桿,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她向後張望,白石沒有追上來,她的心繼續墜落,直到一片黑暗。

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中,她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閃著凶光、燃燒著欲焰的眼
睛,像狼,不,應該是魔鬼。

此時,她竟全然不懼,因為心已死,還有什麼好怕的。

這一瞬間,她做了一個決定,她願與魔鬼訂下契約,來實現自己的願望。

她回到叔伯的小店,找出那個參加「明日之星」半決賽時用過的小包,顫抖
著手指從夾層中拿出一張名片,「黃燦」兩個大字刺得她的眼睛有些痛。

她脫去穿著的連衣裙,裙子是穿給白石一個人看的,在她的小床邊有一面不
大的鏡子,她看著鏡子中雪白的胴體,淚水不住地往下落。

過了今晚,自己純潔的身體將不再屬於白石一個人了。

小艾蹲下身,從床底拉出一個木箱,打了開來,裡面整整齊齊地疊放著一張
床單,上面盛開著幾朵雖色澤已暗淡、卻如桃花般的血花。

她把床單緊緊捂在胸前,「白石,我只愛你一個!」她在心裡大聲吶喊道。

小艾穿上牛仔褲、T恤衫,淚痕已干,她走到街上的公用電話,撥通了黃燦
的手機。

「黃總嗎?」小艾道。

「是呀,你是誰?」黃燦問道。

「我是小艾。

」小艾報了名字。

「哪個小艾?」雖才隔幾天,黃燦就是貴人多忘事。

「你說能幫我當上『明日之星』大賽的冠軍的小艾。

」小艾道。

電話那頭好像傳來東西打翻的聲音,隔了一會兒,黃燦才道:「是你呀,想
通了?好,好,沒問題,你在哪裡?我派車來接你。

」他的聲音又高又尖,極是興奮。

「我自己來好了。

」小艾道。

「南海別墅十六幢,對了,你打個的士過來。

我會讓人在門口等你,打的錢我會幫你付的。

」電話那頭,黃燦的聲音是如此的猴急。

「我知道了。

」小艾掛斷了電話。

一輛出租車駛過,她的手高高揚了起來。

當小艾坐上出租車時,白石正大力地敲著她那間小屋的門。

半個小時後,小艾走進了黃燦的臥房。

他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

「你能讓我當上『明日之星』冠軍?」小艾站在黃燦跟前道。

「當然,你可以打聽一下,我黃燦說出的事哪一樣沒做到?」黃燦拍著胸脯
道。

「要我和你上床可以,但我不會做你的女人。

」小艾得冠軍是為了白石,要她一輩子跟著黃燦,她死都不會願意。

「沒問題。

過五天就是明日之星總決賽,你陪我五天,我幫你實現願望。

之後我們各走各的,互不拖欠。

」黃燦瞇著雙眼道,「不過這五天裡你可要聽我的話。

」「一言為定。

」小艾道,「如果你沒做到,我會和同歸於盡,一起死!」「好,一言為定

」黃燦答道。

小艾想了想,覺得沒什麼要說的了,便走到床邊,衣服也沒脫,就仰躺在床
上,還閉上了眼睛。

雖已下定了決心,但一想到被眼前豬一樣的男人壓在身上,她還是覺得噁心

「你干什麼?躺到床上去干什麼?」黃燦道。

小艾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你不是想和我上床嗎?」她道。

黃燦哈哈笑了起來,「我都沒急,你這麼急干什麼?我們先好好聊聊,來,
過來,坐到我的邊上。

」小艾極不情願的從床上起來,坐在黃燦的邊上。

黃燦摟著小艾的肩膀,從身體微微的顫抖中,他知道她很羞澀,很害怕。

他要的就是這個感覺,已過知天命年紀的他已不像十年前那般好色,見了美
女就要上。

現在他覺得,女人就像一杯酒,一杯美酒,需要慢慢品嚐。

凡是得不到的東西都是最好的,當美女已經如飯菜般普通,就會渴望真情。

用金錢換來的肉體交易,只是肉欲上的滿足,過後往往會極度的空虛。

黃燦年輕時也有過一場刻骨銘心的愛,但最終以悲劇收場,他認為造成悲劇
的原因是窮,從此他為出人頭地不擇一切手段,連一個非常愛他的女人都被他出
賣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黃燦成功了,成為了億萬富翁,但他卻再找不到真愛。

他嘗試過,把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從人販子手中拯救出來,讓她讀大學,和她
在一起的時候,黃燦與別的女人上床的數量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但終於有一天
,她偷偷地跑了,而且居然是和自己的一個司機一起私奔的。

從此,他對獲得真情徹底喪失了信心。

無數女人在他胯下呻吟,成熟的、風騷的、清純的,有貪圖錢財的,有想出
人頭地的,也有家境貧困被迫的,在歲月的流逝中,他開始慢慢厭倦。

近幾年,他帶到別墅來的女人大大減少。

他不知道,除了爬上權力金字塔的頂端的誘惑,他的生命中還真需要什麼。

小艾正視著前方,身體僵直得像個木偶。

作出這個選擇對她來說是多麼的困難。

如果不是因為白石,她寧願在家鄉的小河邊看著養的鴨、鵝在池塘裡戲水,
或趕著幾隻小羊,唱著山歌漫步在小山上,她更喜歡這種寧靜的生活。

今天晚上,自己純潔的身體將向身邊的男人敞開,到深圳這兩年來,她幾乎
沒離開過那家小飯館,也幾乎沒有和除白石以外的男人單獨相處,她對性的陌生
與當年離開家鄉時幾乎沒有差別。

她莫名的恐懼,雖然只被摟著肩膀,但深深的寒意籠罩著她,她不讓自己去
想即將要發生的事,但卻不得不想。

身邊男人潮濕的手撫摸著她赤裸的手臂時,原本光潔的皮膚浮現出細小的疙
瘩。

「你是不是處女?和男人上過床嗎?」黃燦問道。

小艾愣了愣,搖了搖頭,緊接著又重重點了點頭。

黃燦沒搞明白,他領悟到自己的問題有歧意,遂又問道:「你是不是處女?
」這次小艾很快地搖了搖頭。

黃燦輕輕嘆息了一聲,多少有些失望。

處女對他來說,並非稀罕之物,只要他願意,每天上一個處女也非難事。

但要每個處女都是極品美女就困難多了,一般來說,美貌與她能保持處女的
年齡是成反比的。

有一段時間,他對處女情有獨鐘,樂此不疲地聽著女人的哭泣,用粗大堅挺
的肉棒艱難地開鑿,但任何美味吃多了都會厭倦,他開始討厭那哭聲,討壓肉棒
在乾燥流血的陰道裡抽插。

對於小艾來說,如果尚沒有把童貞獻給白石,要下這個決定會困難許多。

那個晚上,酒醉的白石,一邊說著要出人頭地、要住高樓大廈的胡話,在小
屋子裡折騰。

小艾抱住他,企圖使他安靜,拉扯中,她的衣服敞開了,雪白的如水蜜桃般
美麗的雙乳激起了白石的原始欲望,他像孩子般吮吸著嫩紅的乳尖,還撩起了她
的裙子,扯掉她的內褲。

白石是她的最愛,她隨時隨地願意奉獻她的身體,但她不願意在他神智不清
時糊裡糊塗地失去童貞。

小艾掙扎著,但在乳頭被含住的一剎那,她渾身酥軟,一點氣力都沒有。

那晚白石的氣力很大,野獸進化成人,但人有時也會變成野獸,白石雖失去
理智,但原始的本能指導著他該如何去做。

不過,小艾還是處女,陰道口極窄,白石巨大的肉棒橫衝直撞,就是插不進
去。

他臉色通紅,像受傷的野獸般嗷嗷直叫,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看他難受小艾就心疼,貴州妹子有些天生的倔強與勇氣,她伸出小手,抓住
火熱火熱的肉棒,也在原始的本能引導下,將肉棒送向正確的地方。

在撕心裂肺般的劇痛中,她把最珍貴的東西奉獻給了白石。

接下來,整個過程持續了幾分鐘,白石以一種極度狂暴的方式,到達了高潮

在這幾分鐘裡,小艾所能做的只有咬緊牙關,抵受狂風暴雨般的痛苦。

初夜對她來說是長這麼大最痛的時刻,但因為愛,她忍受著這破處之痛。

很快,白石伏在她身上睡著了,也許是因為年青,也許因為酒精的作用,插
在她身體裡的肉棒長時間沒有軟去。

小艾緊緊抱著他,撫著她的背,吻著他的唇,此時痛楚已經漸漸消退,留在
她身體裡的肉棒越來越熱,搔得陰道越來越癢。

小艾真的太喜歡這種感覺了,太美妙了。

望著白石英俊的臉龐,身體越來越燙,她一張一合地收縮著陰道,緊緊包裹
著那肉棒,與他合而為一,令小艾如痴如醉。

她扭動著結實的雙臀,每一次那肉棒觸碰膣壁時都有觸電般的快感,但慢慢
地,本充滿整個身體的肉棒在縮小,她像蛇一樣努力地扭動著身體,企圖讓肉棒
不要離開自己的身體。

最後肉棒還是萎縮了,軟軟的滑出陰道,這個晚上她經歷了肉體最痛苦的時
刻,卻也品嚐到精神最快樂的時刻。

黃燦輕輕地拉著小艾的T恤,把它從牛仔褲裡拽了出來。

他注意到小艾平放在膝蓋上的手動了一下,想制止他的行動,但最後還是沒
有動。

「別緊張,我知道你不願意和我上床。

」黃燦笑了笑,手掌從T恤下端伸了進去,「生活是殘酷的,要得到就要學
會付出,這個社會就是這個樣子。

我現在這麼有錢,當年也經歷過連狗都不如的日子。

既然你想成為明星,今天就是你的第一課……」小艾的清純多少讓黃燦有一
絲憐意,他的話不錯,即使她在「明日之星」大賽中勝出,演的也只不過是電視
劇裡的一個小角色。

雖然她青春靚麗,但文化不高,沒受過專業的訓練,要成為明星,除了要有
演戲的天份外,還不知要和多少導演、製片人上床,才有哪麼一點點機會。

不過,黃燦這番點醒對小艾來說是對牛彈琴,她固執的認為,只要有機會參
加演出,就會紅,就會成為明星,白石就會回到自己身邊。

黃燦的手熟練地解開了小艾的胸罩扣,然後慢慢地回到前面,因為是肩帶式
胸罩,雖然後邊的扣子解開了,卻還懸掛在胸前。

黃燦撥開胸罩,整個手掌壓在她的乳房上,比他想像中要豐滿些,而且很結
實,很挺。

黃燦打了一個激靈,一股熱流在小腹中翻滾。

雖然還穿著衣服,但乳房卻在他掌中,令小艾有一種赤裸裸的羞澀,她想起
白石,想起那個晚上,他也抓著她的乳房,而且很用力,雖然痛,卻沒有絲毫厭
惡之感。

而此時,那隻手輕輕的摸,卻令她有想吐的感覺。

小艾開始猶豫了,當自己全身被別的男人摸遍,身體裡插入別的男人的肉棒
後,即使成為了明星,她是否還有勇氣面對白石?其實,這個問題她已經想過無
數次,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但白石仍不愛自己。

走這條路,還有一線希望,不走這條路,只有眼睜睜地看著白石離自己越來
越遠。

人生很有意思,彈指百年,就像一個夢。

這個夢中,最美麗的是希望。

人為希望而活著,有希望就會有動力,有面對一切困難的勇氣,即使這個希
望看上去就像一個七彩肥皂泡般容易破碎,但仍有多少人像飛蛾撲火般勇往直前
,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希望與欲望雖然前者多為褒意,後者貶意成份居多,但性質是一樣的。

小艾希望得到白石的愛,是一種希望,也是一種欲望。

如果她沒有這個欲望,她可以選擇離開這個城市,離開她討厭的男人,去過
另一種新生活,但正是因這欲望,讓她承受不能承受之痛,去追逐一個縹渺的夢
想。

輕輕地撫摸著圓滑的雙乳,黃燦並沒急著脫去小艾的衣服,而是慢慢地憑手
感去勾畫她乳房的形狀,他與某些人有著同樣的喜好,總認為半遮半掩是最性感
的,即使女人脫光了衣服,也最好穿著鞋,特別是尖頭的高跟鞋,讓女人無論站
著、躺著都要性感得多。

黃燦輕輕撥著小艾的乳尖,很有技巧,也很耐心。

他還不停地和她說著話,小艾一般只回答兩個字,「是」或者「不是」。

黃燦想吻她,但小艾躲開了,黃燦並沒有強迫她,有五天時間,還怕征服不
了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女孩?他吻著她的脖子、耳垂,尋找著能撩起她情欲的地
方。

他開始慢慢地撩起她的T恤,小艾下意識地把雙手抱在胸前。

黃燦笑了,這樣才有點樂趣,搞多了投懷送抱、你還沒開口就脫衣服的女人
,今天別有趣味。

「不要怕,對女人來說,做愛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你所要做的,就是放鬆,
放鬆,再放鬆。

」黃燦輕輕抓著她的雙臂。

小艾堅持了一會,終於鬆開手。

T恤被慢慢地撩起,撩到一半時,已可看到乳房的形狀,小艾的乳房呈桃形
,一般桃形的乳房免不了會下垂,但小艾的乳房卻是向上高翹著,出奇的美。

黃燦摸著乳房,用手指撥著小小的乳頭,然後再低下頭,將熱烘烘的嘴貼了
上去,將乳頭含在嘴裡。

小艾仍是直直的坐著,她沒有去看黃燦如何在搞她的乳房,她怕看了之後,
立刻會流淚。

石頭,你到底在哪裡?為什麼你不愛我,為什麼?小艾的心在哭泣。

黃燦一邊吮吸著,一邊把手伸到了小艾雙腿間的三角區域,雖隔著厚厚的牛
仔褲,那種強烈的羞恥仍像無數條毛毛蟲在小艾的身體上到處爬著。

很快,黃燦覺得隔著褲子撫摸極不過癮,他讓小艾站了起來,站在他面前,
他的手伸向牛仔褲的紐扣。

小艾穿的牛仔褲很緊,她的身體又緊繃著,黃燦花了好大的氣力才脫了下來

「太美了!」黃燦的雙手在她美麗的雙腿上從上至下,由下至上的游動著。

小艾沒去看也知道黃燦粗粗的手指插進了身上僅剩的褻褲邊緣,「白石,原
諒我,你會原諒我嗎?」在褻褲順著大腿向下滑去的時候,小艾心中呼喊著白石
的名字。

小艾的私處陰毛黝黑茂盛,在一片黑色中,她的花唇卻是嬌艷異常,十九歲
的小艾只有過一次短暫的性交,因此除了處女膜破裂,其它無論陰唇顏色、陰道
的柔韌性都與處女無異。

如此美麗的東西,黃燦當然不會放過,他撥弄著像花瓣一般柔軟潤澤的花唇
,久久不肯離開。

在褻褲被脫去後,小艾的眼淚就忍不住落了下來,她忍受著那幾根手指肆意
的撫弄,當其中有一根突然插入陰道時,她退了幾步,驚恐地看著黃燦。

黃燦笑著站了起來,「我們上床吧。

」他指了指那張大床。

小雪轉過身,在走到床邊時,身後的黃燦猛地撲了上來,將她壓在床上。

小艾看到黃燦也脫光了衣服,雙腿間一根模樣醜惡的肉棒左右搖晃。

黃燦抓著小艾的雙腿,將腿大大分開,他跪著,巨大的肉棒直刺向小艾的陰
道。

在肉棒頂著小艾身體的那一瞬間,小艾大叫道:「等等!」用手頂著他的胸
膛。

「怎麼了?」黃燦箭在弦上,卻發不出去,極度難受。

「要懷孕的,不行!」小艾道。

「你什麼時候來的例假?」黃燦真拿她沒辦法,要不是記得上次在辦公室裡
小艾拿著刀的狠樣,他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壓上去了。

「五天前。

」小艾道。

「那不得了,一般十天到二十天裡才會懷孕。

」黃燦道。

「不行。

」小艾堅持道。

「那怎麼辦?」黃燦已經準備用強了。

「你有沒有那個?」小艾問道。

「什麼那個?」黃燦搞不懂。

「避孕套。

」小艾終於說清楚了。

「用套子多沒勁,這樣,射的時候,我撥出來,不射在裡面。

」黃燦道。

「不行。

」小艾堅持道。

小艾之所以這樣說,一半是真怕懷孕,一半是在拖延時間,她太怕自己今後
以不再純潔的身體去面對白石。

「這不行那不行,哪有這麼多花樣!」黃燦無名火起,整個身體壓了下來,
但這樣倉促間,又沒調整好位置,哪能一下插進小艾處女般狹窄的陰道。

第一下沒頂進去,小艾一個翻身,從黃燦身下逃了出來。

「我說不行就不行。

」小艾身體縮成一團,像一隻受驚的小獸般看著黃燦。

看著她的狠勁,黃燦一時倒也不敢強來,他念頭一轉,道:「我這裡有避孕
藥,這總可以吧。

」這下小艾沒話說了。

黃燦從櫃子裡拿出一版藥來,遞給小艾,上面全是英文,小艾一個字也看不
懂,「這管用嗎?」小艾問道。

「當然管用,不放心你吃兩顆好了。

」黃燦笑道,這哪是什麼避孕藥,是進口的強效春藥。

小艾吞了兩顆,黃燦又壓了上來,肉棒先在陰唇上撥弄了一番,然後猛地一
挺,巨大的龜頭插進了小艾的陰道口。

「等等!」小艾突然又尖叫道,這次她不等黃燦有反應,就又從他身下掙脫
了出去。

「你搞什麼!」黃燦這次真的火冒三丈了。

「我要打個電話。

」小艾道。

「現在打什麼電話,有病呀!」黃燦道。

「我打了電話就和你上床,不然我死也不和你做。

」小艾堅決地道。

黃燦真是拿她沒辦法,「電話在沙發邊上。

」他想,這小鈕春藥都吃了,還怕能逃出自己的掌心嗎?也不急在這一刻。

小艾走了過去,電話是打給白石的,他沒手機也沒傳呼機,找他只有打他寢
室的電話。

小艾不知道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她就知道一定要打
這個電話。

在失去純潔那一刻,她想聽聽白石的聲音,如果白石說愛她,讓她回去,她
拼死也不會讓黃燦碰她。

電話是白石的同事接的,他告訴小艾,白石還沒有回來。

白石沒有回去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他在找自己,第二種是還跟那個女的在
一起。

也許剛才那一巴掌真打傷了小艾,她總往壞的方面去想,找不到白石,她整
個人軟了下來,一點氣力都沒有。

「白石?」黃燦走到小艾身邊,「是你的男朋友吧?沒關系,他不喜歡你,
我會疼你的。

」黃燦輕輕地將她的雙手放在背後,他手上拎著一副錚亮的手銬。

小艾腦子一片空白,等冰冷的手銬將她銬住時,她才察覺。

「你毛病,為什麼用銬子銬住我?」小艾大聲叫道。

「哪有像你這樣的女人,進都進洞了,還不讓干,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

」黃燦撲了上來,壓住小艾,因為雙手被銬在背後,活動能力大減,小艾不
像剛才這樣能逃得掉。

「放開我,你放開我!」小艾拼命地掙扎。

「等老子操得你爽了再放開你。

」黃燦道。

掙扎著,小艾用膝蓋頂在黃燦的肚子上,趁機跳了起來。

「你逃得掉嗎?」黃燦追了上去。

房間雖大,但躲避的空間並不大,小艾在那張床上從這邊跳到那邊,躲避著
黃燦。

終於有一次慢了一點,被黃燦抓到腳後跟,被拉倒在地。

「叫你跑,看你往哪裡跑!」黃燦將小艾拎了起來,臉朝下壓在床上,他雙
手死死摟著她的腰,令她動彈不得。

巨大的肉棒從背後伸了過去,頂在陰道口,「你他媽的不要動,再亂動交易
就算取消,你別想拿什麼什麼冠軍,也別想當什麼明星。

」黃燦道。

「不當就不當!」在即將被男人的肉棒插入身體時,小艾終於知道她錯了,
她的身體是屬於白石一個人的,絕不能讓其它男人得到,她瘋狂地大叫道:「我
不要當明星了,你放開我,放我回去,好痛--」黃燦的肉棒強行擠進了陰道口
,頂進了她的身體,他獰笑道:「現在由不得你,老子干定你了。

」說著用盡全力一挺,肉棒又插進去了幾分。

「放開我,我要告你強姦!」小艾在做著最後的掙扎。

「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還談好了條件,告我什麼強姦?」黃燦說著,運起蠻
力,籍著全身的重量壓了上去。

「石頭!」小艾嘶聲狂叫起來,肉棒已經完全插入她的身體,純潔兩字已經
離她而去。

「石頭,我錯了!」在黃燦瘋狂的抽插下,小艾叫著,「石頭,你會原諒我
嗎?你還會愛我嗎?」在肉體相碰撞的「啪啪」聲中,迴響著小艾的悲鳴。

小艾的陰道實在太緊了,就像處女一樣,這一陣全力的衝刺令黃燦完全不能
控制勃發的情欲,在小艾體內的春藥還沒發揮功效,他就一洩如注了。

黃燦離開了小艾的身體,乳白色的精液從花唇間流淌出來,小艾軟軟地坐在
床邊,雙眼呆滯。

「我們的協議依然有效,當然如果你不想繼續,可以隨時離開。

」黃燦道,既然已經得到了小艾的身體,主動權已經完全掌握在他手中。

他哼著曲,走進浴室,心情愉快地用溫水衝著身體。

當他披著浴巾出來時,見小艾已經坐在床邊。

「想好了沒有?是回去,還是留在這裡?」黃燦道。

「留下。

」小艾在黃燦去洗澡時已經想過這個問題,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就得要走
下去。

「好,這才聽話。

」黃燦笑道。

「把我放開。

」小艾道。

「不行。

」黃燦道。

「為什麼?」小艾道。

「剛才沒乾過癮,等下我還要再來一次,你如果像剛才一樣再推三阻四,我
怎麼辦?」黃燦道。

「我不會再逃了。

」小艾道。

「我不信,開始說得好好的,上了床你又說我強姦你,這不是開玩笑嗎?等
下干完了,再放開你。

」黃燦道。

「我要洗澡。

」小艾道。

「我幫你洗好了。

」黃燦笑瞇瞇地道。

小艾不再說話,她仰躺在床上,雙手竭力伸直,然後將雙腿高高翹了起來,
然後像演雜技一樣,雙腿從手間穿了過去。

「你還有這一手。

」黃燦看得目瞪口呆。

在讀小學時,小艾練過幾年雜技,因此四肢和腰都特別的柔軟。

雖然手銬還在,但因為從後背轉到了前面,活動的自由度大了許多,她走向
浴室,用冷水衝著雪白的胴體。

雖然水很冷,但不知道為什麼身體裡湧起一種似曾相識的暖流,小腹裡好像
有一團火,灼得她難受。

在洗著私處時,私處竟異常騷癢,她使勁地擦了幾下,癢得更厲害了,而且
連陰道也癢。

黃燦給她吃的春藥藥性極強,何況她一連吃了兩顆,此時藥性開始生效了。

小艾看到黃燦走到浴室門口在看她,她扯了塊毛巾披在身上,又走到了沙發
邊。

再打到白石的寢室,依然不在,她突然想起,明天不能到叔伯店裡上班,還
是要和他說一聲。

她撥了號碼,「叔伯嗎?」小艾道。

電話那邊傳來的是白石的聲音:「小艾,我找了你一個晚上,你叔伯都快急
死了,你在哪裡?我來接你!」聽到白石的聲音,小艾的眼淚一下流了下來,但
她驀然記起剛才那一記無情耳光,「石頭,你剛才為什麼打我!」「是你先動手
打別人。

」白石道。

「我打了她,你心痛呀!是不是,是不是?」小艾的音調提高了八度。

「我打你不對,但你打別人也不對。

」白石道。

「你到現在還護著她,她是什麼人?你認識他多久……」她最後一個「了」
沒說下去,因為黃燦坐在了她身邊,肥厚的手掌壓在她的私處。

小艾握住話筒,輕聲道:「你干什麼?」「和你做愛呀,看你下面都流水了

」黃燦道。

「等我把電話打完行不行?」小艾求道。

「不行。

」黃燦道,「你打你的電話,我玩我的,各不相干呀。

」他忽然覺得這個游戲非常刺激。

「你--」她還沒說下去,就聽到電話裡白石在「喂喂」的叫,只得把話筒
放到耳邊。

「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小艾沒聽到白石剛才說的話。

「今天剛認識的。

」白石老老實實地道。

小艾這氣真不打一處來,「今天剛認識就一起看電影,就摟摟抱抱還接吻,
我認識你這麼多年,你請我看過幾次電影?你有抱過我吻過我嗎?」說到這裡,
小艾渾身發熱,全身好像被羽毛輕拂,皮膚變得極為敏感,身體更像火燒一般,
連呼出的氣都熱騰騰的,那只摸著私處的手掌好像有根手指伸入了陰道,裡面好
癢,撓得她好舒服。

「小艾,你聽我說,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妹妹,親妹妹,你知道嗎?」白
石道。

「你為什麼要把我當成妹妹,難道我不好嗎?難道我不漂亮,身材不好嗎?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喜歡我?」小艾喊道,一股巨大的熱流從胸口升起,然後向
小腹延伸,她的腰隨著黃燦的手指扭動起來,她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卻又說
想不出問題出在什麼地方。

「不是的,小艾,你很漂亮,但感情的事有時很難解釋的,你先回來,我慢
慢和你說。

」白石道。

「你既然都不愛我了,我還回來做什麼?」小艾道。

此時,黃燦忽然將小艾推倒在沙發上,用身體壓著她的一條腿,將她另一條
腿擱在肩上,已經勃起的陽具再次頂在陰道口。

小艾又捂著電話筒,「等一下行不行?」她求道,因為她現在幾乎沒有反抗
的能力。

黃燦手指放在唇邊,作了個襟聲的手勢,「你不想我衝著你男朋友大吼一聲
老子干得她太爽了吧?」他陰笑道,身體一挺,大半根肉棒插了進去。

這一插如一盆汽油澆在火焰上,小艾叫了一聲,還好是捂著話筒,這邊就聽
白石焦急的聲音傳來:「小艾,小艾,你還在不在呀?」「我在。

」小艾放開話筒道。

「小艾,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想想小時候的日子,我們多麼快樂。

我知道你對我好,有些事我自己也說不清,但我真的很關心你,你先回來吧

」白石道。

小艾拿著電話機,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般往下掉,電話那頭是自己最愛的男
人,而壓在她身上,肉棒在她身體裡抽動的又是另外一個男人,大錯已經鑄成,
她還能回頭嗎?「石頭,我好愛你。

」小艾哭泣著道,她的下體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扭動起來,還好黃燦抽送肉
棒的頻率並不太快,發出的聲音並不大。

「我知道,我知道。

」白石見小艾情緒不是很穩定,只得應和道。

「你知道,為什麼不愛我!」小艾的聲音越來越高,肉棒插得她幾乎要大聲
尖叫。

「我--」白石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小艾突然狂躁起來,「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她大叫,赤裸的身體猛一翻,
黃燦猝不及防,翻落在地板上。

他很快爬了起來,抓著小艾的腰,將她臉朝下按在沙發上,就像剛才在床上
的姿勢,肉棒從後背插進她的陰道內。

黃燦撞擊著她的臀部,發出雖不是太大但很沉悶的聲音,尚沒完全失去理智
的小艾扯過沙發上的坐墊,蓋在頭上。

「你在哪裡?旁邊還有什麼人?」白石問道。

「就我一個人,沒別人。

」小艾知道,如果他知道她已經被其它男人玩過,那他們肯定完了。

「你聽我說,剛才打你是我不對,是我錯,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打你,你
先回來,好不好?」白石懇求著說。

「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都是我錯!」小艾大聲的哭著,雪白的屁股被撞
得亂搖。

還好捂在頭上的厚厚的墊子起了隔音作用,不然白石一定會聽到。

不但不能與相愛的人在一起,身體更屬於別的男人,人世間最凄慘的事莫過
於此。

「我多想你抱著我,就像那個晚上,我很喜歡,你那東西插進我的身體,我
真的好快樂……」在藥的效力下,小艾的頭腦開始變得不清楚,在她就快失去理
智的一瞬間,小艾掛斷了電話。

這個晚上,黃燦享受到了十年來最瘋狂、最快樂的交合。

在春藥的藥性作用下,小艾尖叫著,像八腳章魚般緊緊地纏繞著黃燦,他根
本不需要動了,因為小艾的扭動是那麼狂野,那麼激烈,在她陰道痙攣般得抽動
中,黃燦很快又射了。

在小艾持續的緊縮下,他的肉棒竟然沒有軟卻,他繼續享受著極限的快感,
一夜連著三次對年青人來說也許並不困難,但對一個年近五十,雖然吃了偉哥的
男人來說則是個奇跡。

唯一令黃燦不爽的是,小艾一直「石頭,石頭」地叫,這讓他意識到,此時
他只不過是那個叫白石的男人的替代品。

替代品就替代品,只要爽就行,他大吼一聲,將肉棒插入小艾陰道最深處,
在小艾一次次接連不斷的高潮中,享受著巔峰的快感。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