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初赴巫山 [9/9]

爸媽在他們的房子開了個除夕舞會。

來了很多賓客,都是親戚和鄰居。我帶了個女伴,因為我想,老爸很久沒見我和女人在一起了,帶一個女人給他看看會是好事。她是我同事,最近離了婚。

除夕沒事做,所以我請她陪我去。

舞會蠻熱鬧的,但我心里總是掛念著和老媽做愛。而那個晚上,她簡直是艷光四射。她穿了一條黑色緊身長裙,低胸,露出許多乳溝。內衣,絲襪,和高跟鞋全都是黑色的。新年來臨的一刻,趁機和她來了個濕吻,但在人群之中,我們最多只能這樣。

凌晨四時,我送我的女伴回家。到她家門,她謝謝我帶她參加舞會,她玩得很開心。不過,她不好意思,暫時未能和第二個男人有進一步的交往,等等。我對她說,不要緊,我並沒有那種想法。

半個小時之后,我回到舞會去。大部分賓客都走了,只剩下老媽,和住在對面的一對夫婦,和我一位堂弟。他十七歲,喝多了。他父母早一步離開了,他賴著不走,說會晚一點才回家。他家不遠,離我父母家兩條街,所以沒有問題。

我看見他纏住老媽跳慢舞,其它的人坐在沙發喝酒聊天。我看見這位堂弟有一次借機把兩手放在老媽的屁股上,老媽對他說了些什么,他連忙就把手挪開,放在她的背上。

鄰居夫婦告辭時,爸爸也說累了要睡覺。我順勢對那位堂弟說,舞會完了,要回家了。為安全計,我開車送他回去。老媽說,她還未想睡,會多留一會兒,多喝一杯酒。我告訴她,我會很快回來陪她。

十五分钟不到,就趕回來了。看見她脫了高跟鞋,兩腿折起,斜靠著沙發。

茶幾上點了個香熏油燈。那熟悉的催情的氣味,和唱機播出的浪漫音樂,在客廳彌漫著。我坐在她身邊,把她的手放在我手里,包著。第一句話就問她老爸睡了沒有。

「他一早就回到房間里,我想他睡了。」她說。

「媽,你知道我整個晚上,等待著的就是這個時刻。」我在她耳畔輕輕地告訴她。

「我也是,我親愛的。」她答道,然后她的臉挨過來,和我接了個法國式的熱吻。

我說,車泊在外面,我們可以去我的家。

她說,太累了,不想動。

我問她:「那么,你不想動,做些別的什么?」

她說:「蠢才,我還有什么其它想做的?」

「在這里?」

「對,就在這里。」

她用那巧妙的手法,從裙子下脫去乳罩,而不用先脫去裙子。然后掀起裙子脫去內褲。隨之伏在我身上,拉開褲鏈,把我的雞巴掏出來,開始吸吮。我卻把她扶起來,要她坐在我膝上。我想吻她,像個多情的種子吻我至親至愛的戀人。

挨到這個時辰,我已不急于做愛,我需要的,是享受和我深愛的女人共度除夕的浪漫情調。

于是,我們又吻著,彼此愛撫著。

我說:「媽啊,你很會接吻。」

她說:「你是第一個告訴我的人,我以為自已不懂接吻。接吻要兩個人才做得到。不明白為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好象接吻魚一樣,我們嘴巴就粘在一起分不開來。吉米,你令我善吻,因為你吻我的時候,令我感覺到有人愛著我。」

「媽,我愛你。」

我吻著她,撫弄她的乳房和那朵綻放的花蒂,用手覆蓋著堅實的它,輕輕地揉捏。她胸前呼吸起伏。我伸手在她的長裙里面,在兩腿之間的深處,也濕了一片。那里讓開了一條路,我的手指找著滋潤芳草的泉源。翻開她的小陰唇,訪尋她的陰蒂。

她臉上的反應和一聲嬌呼,我就知道我摘到了它。我的指頭在她里面開始抽插。這都是我愛老媽時首先會做的事。她說,不要太用力。我問為什么?她說,今晚她那里特別敏感。

我們一直吻著,直至她覺得吻夠了,用舌頭把我的舌頭從她嘴里頂出來。她對我做了個古怪的表情,掀起裙子,徐徐將身體沉下,落在我的雞巴上,直至我的雞巴完全沒入小貓兒里。我們都不動,靜靜地相看,然后她輕輕地吻我,對我微笑,對我說新年快樂。

我們擁抱著,又吻起來。老媽像騎馬,騎著我,不住搖顫動,我們都太興奮了,不多一會兒我就射精,媽也隨著洩了。

記得一個月前,我和老媽在廚房里口交。我承認當時緊張極了,心里老是覺得老爸就在某個角落,窺看著我和老媽做愛。其實,可能是我疑心生暗鬼,我懷疑在家里任何的角落里和老媽的親昵動作,都受到他窺視。現在,在客廳里,是個更容易給發現的地方。

我感覺到老爸好象在場,我和老媽所做的一切,都看在他眼里。

我心虛地對老媽說:「我們在家胡搞,會不會給老爸撞見?」

她說:「不會的。」

「我覺得他好象知道我們的事。」

「不要多疑。」

「不是多疑。我覺得老爸好象知道很多的事。」

「他哪里會知道?他現在睡得像只死豬一樣。」

「希望有一天,我們不用擔心給老爸揭發。」

媽說:「只要凡事小心,他不會知道的。」

而我心里有個想法,不敢說出來。我愈來愈有理由相信,老爸不會不知道。

我們每天掛電話,頻頻地幽會,和老媽為我而艷麗妝扮。我也覺察到老媽春風滿面,老爸怎會看不見?而且,老媽能輕易找到和我幽會的機會,很有可能是他從中制造的。

我不能再在這個想法上打轉,否則我的雞巴就抬不起頭來。我告訴她,我看見堂弟對她毛手毛腳,抓住她的屁股。她大笑起來,問我是不是吃醋。我承認。

我對她說,這次輪到我吃她的醋了。她又大笑起來。

我說:「如果他不是已大醉如泥,現在一定幻想著和你做愛打手搶。」

「你還吃他的醋?今晚是誰能夠和你的老媽做愛?他太可憐了。」她取笑我說。

「媽,你愈來愈性感,那些小伙子都抵受不住你的吸引,全都給你迷住了。

我現在也明白了,我也有很多競爭對手。」

「吉米,你說太多髒話了。」

「媽,你是不是提醒我,現在就做呢?」

我又吻住她,把她壓在沙發上,掀起她的長裙要把她剛穿上的內褲扯下來,和她做第二輪愛。她叫停,我不肯。她轉了口氣,要我小心點,不要弄污她的裙子。

我索性拉著她的手,把她拉進浴室,鎖上門。我把身上的衣服都脫光,穿著衣服做愛不是太舒服。老媽也脫去裙子,內褲,只剩下絲襪。浴室的空間狹小,但是有門可關,老爸的眼睛就不可能盯住我了。我可以放輕松點,和老媽缱绻一番。

我的情欲如大潮高漲,是那個小表弟惹起的。我記起這一陣子,沒有她的小屄可用時,人生空洞乏味,就欲火如焚了。

我們赤裸熱吻,老媽的身體也熱得欲火高漲。我抱起老媽,讓她背靠著牆,把她緩緩降落在硬如鐵棒的雞巴之上。我把臉埋在她的乳房上,她兩腿纏著我,緊緊扣著。她的絲襪和我的屁股磨擦著。她不住地說:要我使勁地干她。

我竭盡所能,將快樂帶給老媽。我聽到的身體互相碰撞的聲音,(牆也為此搖動),急速的喘息,和老媽悄聲的呻吟。性交的高潮同時在我們兩人爆發。老媽的小腹和大腿沾粘了我的精液,我把她抱起,放在小小的浴缸里,替她洗去污物。她把我也拉進去,替我洗。

浴缸雖小,僅僅容得下我們兩個人擠在一起,卻不妨礙我們共浴的興致。我們小別之后,總是難舍難分的場面,撫觸彼此的身體,吻個沒完。最后,媽再替我口交,將每一滴精液都吞下,在嘴角上殘余的一點滴,她用手背抹去,用舌頭舔淨。

老媽送我出門,再在大門口吻別。我們依戀著,不肯分開。天色漸明,我們互相祝願。老媽願望今年能一分一秒都和我在一起。我答應她,我會盡力做個好情人,好好地待她。

這幾個月來,老媽和我神差鬼使地,開辟了一個性愛新天地,有什么男女之間會做的事,我們都做過了。我從來都不會讓女友束縛我,現在卻把五十五歲的老媽,認定做固定的性伴侶,認識我的人都不敢相信。我卻一點不覺吃虧,因為我嘗到和老媽談戀愛的好處。

她夠成熟老練,比我想得周到,令我的情緒也安定下來。戀愛中的女人,也喜歡她的男人哄她,那是我拿手好戲,老媽是我戀愛史上最體己貼心的女人。

從肉體那方面看,老媽不再年青,身材不在女人最高峰的狀態,那又如何?

她肯把身體奉獻給你,沒有什么做愛的方式不肯和你做,每次上床都令你稱心如意,對她沒話可說了。她也明白我在性生活那方面是對她滿意的,她對自己做愛的功夫更有自信,對我就更死心塌地了。好了,說到這里,你會想象得到,為什么會有一個男人,會為他老媽的緣故,而放棄女人叢中的生活,而覺得自己身在福中。

因為有一晚,向她做了個大膽要求,媽媽就投在自己的懷抱里,是上天給我的艷福。到現在為止,我只能說一句,和老媽上床是我一生最美好的事。我和老媽在蜜月中,在新的一年來臨,我們和老媽在戀愛的路上有什么新的發展呢?我相信好事會繼續來,到時我會把那些甜蜜溫馨的韻事,和各位同道中人分享。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母子初赴巫山 [8/9]
下一篇:近親中出家族 – H小说 [1/2]
乱伦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