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姨 (經典!) [6/11]

www.112mmm.com

雖然我和伶姨在家中已到如此程度,伶姨還是緊守住最候的防線.
我可以隨時就把手伸入伶姨的裙底,但是只能隔著三角褲或褲襪摸.
(老實說,伶姨的美臀真是令我著迷.怎麼摸都不膩.)
只要伶姨在家,她就肯為我口交.
如果她一時在忙,我只要拍拍伶姨的屁股,她就會將裙撩起,將三角褲褪下給我,讓我
手淫去.(這也是我唯一可以看得到伶姨陰阜的時候)
我可以隨時握到那對美乳,也任我揉捏吸舔.
只要隔著三角褲或褲襪,我也可以將陽具恣意在她私密處磨蹭.
但是,她就是不肯把私密處露出來讓我看個夠.
也不讓我有任何機會將陰莖放入肉穴去.
我在日記中要求過好幾次,伶姨就是不肯答應.

小正,
乾媽也是人,也會有慾念,
相信我,我比你還苦惱.
禮教與輿論的約束及會造成的衝擊和後果,讓乾媽卻步不前.
乾媽可以無視世俗,但是以後你要怎麼做人,我又怎麼跟你媽交待,
這一切實在讓乾媽很為難.
而在另一方面,
你給我的,不僅只是一般肉體的愉悅,更有一種禁忌的刺激.
這種突破禁忌的刺激也著實讓乾媽感到莫名的興奮及異常的快感.
自古以來,理性與愛慾的交戰就是惱人.
乾媽現在還沒有要跨越這條線,
盡情享受這份禁忌刺激並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
乾媽在尋找一個適切合理的解釋,讓這一切顧慮消於無形.
請給我時間.
巧伶

就這樣,就再也沒有進展了.
這天,晚餐後伶姨決心要清一下儲藏室.留了些習題給我之後就去忙了.
當我做完習題後,正在上網時,伶姨走了進來看我.
「哇,真是累翻了.今天整理到這兒就行了.
我要去洗個澡睡了.小正,你玩玩也該早點上床,知不知道?」
我「嗯」的回了一聲,右手操控滑鼠,連往情色站台,
左手攬攬伶姨的腰,然後又不老實的往裙底鑽了進去.
我的頭則是靠往伶姨的胸部揉著.

伶姨笑道,「小色鬼,我還沒檢查你的作業呢.
不行,今晚伶姨已經沒力了,欠你一次,好不好?」
我點點頭,一副失望的表情.左手仍做著最後的努力,柔著伶姨的陰阜.
伶姨淫蕩的扭著腰回應我左手的動作.
「小正,真的,伶姨不是不願意,只是真的沒力氣了.」
「好吧」我說,停止了挑逗.
伶姨看看電腦螢幕,然後把裙撩起,褪下已有點濕的三角褲.
坐上我的大腿,把內褲塞到我手裡.
「好嘛,伶姨改天補償你就是了.來,拿去解決你的需要.」
在我腿上扭了扭屁股,並深深吻了我.

然後才起身說,「晚安安,早點睡喲」
我逛了不少站台,陰莖雖然挺立,但是總是缺少那麼點刺激讓我宣洩出來.
看了那麼多的各式圖片,腦子裡滿滿都是伶姨.
我突然起了個念頭,右手握著我的男根,我起身往伶姨的房間走去.
走到房門口,一轉門把,輕輕把門推開.
伶姨床頭的燈還是亮的,我嚇一跳,以為伶姨還沒睡.
定睛一看,伶姨的右手垂下床沿,指尖還在書本上.眼兒卻是祥和的閉著的.
道是睡前看書就這麼入了夢鄉.

秀髮散在枕上,絲質短睡衣,肚子上覆蓋著薄被,
腳卻已不安份的將被踢至一旁.成ㄗ字形陳在床上.
我輕手輕腳的走到床沿,惟恐驚醒了伶姨.
我望向伶姨,下體上是件黑色的鏤空蕾絲三角褲.
仔細一瞧,居然還是中空的.兩條絲線未繫,散在一旁.
整個陰阜就這麼露出來呈現在我眼前.
陰毛叢生,還有滴淫水留在陰毛上,映著燈光,向我調皮的閃著.
我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看看伶姨的私密處的.
我湊近了仔細看,陰毛,陰唇.噢,真是太美了.
吸了一口氣,入鼻的是股淫騷味.

我想伸手去摸將陰唇分開,也想用舌去舔,更想把雞巴湊上去磨,插入肉縫之間,但是
,我怕伶姨會醒過來,於是便不敢採取行動.
就這麼我看著伶姨毫無遺漏的將陰阜呈現在我眼前,
手也沒閒著的套弄著我的肉棒.
一股舒爽的電流襲了上來.
我射精了.
我的精液噴出,散落在伶姨床上及木質地板上.我也舒服的跪坐下來.
幾滴精液噴上了伶姨的大腿,驚醒了伶姨.
伶姨右手轉亮房間燈光,左手急將薄被拉過蓋住身子.嬌喝一聲,「誰?」
突然乍亮的環境,彼此的眼睛都不適應的瞇了起來.
我也呆住了,就這麼定在原地,手中握著我漸消的陰莖.
龜頭還有幾滴精液,垂涎下來.
眼睛試適應了燈光,伶姨一瞧是我,
「小正,你在幹什麼?」
伶姨盯著我說.

我心想這下子完了,毀了,世界末日來了.腦中正在盤算怎麼才能解套.
伶姨剎時明白是怎麼回事,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轉為笑盈盈的看著我,
將腳一伸,勾住我的脖子.將我拉向她的大腿根部.
轉變如此突然,我也不知所措,就任由伶姨將我的臉以腿勾著,貼上她的陰阜.
「哎,我認了.好吧,你要看,就給你看個夠好了.」
就這樣,我被勾到伶姨的陰阜前,距離陰毛僅僅數公分之距.
我不敢置信的伸出我的手,摸摸伶姨的陰毛.
我的動作顯然是被默許了,伶姨並沒有如往常拍開我的手.
我又用手指輕觸陰唇,也不見被制止.
到此,我才確定,這是真的.

陰阜上的淫騷味引誘著我上前品嘗,
我的雙手由下而上環抱撐起伶姨的臀部,一頭便埋入了陰毛叢裡.
循著味道來到淫騷味的源頭.
我用鼻頭揉了揉肉縫,聽到上方伶姨傳來「嗯哼」一聲.
我伸出舌,用舌尖撥開肉縫,往裡舔了一下.有點腥.
最奇妙的是,隨著我舌頭的捲動與翻攪,伶姨也跟著顫抖,屁股也扭動起來.
我盡情的用舌舔著攪著,耳中聽到的是伶姨的呻吟
「哦 .好 好 再來 再來 .舔裡 裡面 ..裡面一點」
我將舌盡力挺,盡可能的伸入伶姨的肉胵.
模糊的聽到伶姨「啊 ..」的舒嘆聲.

我貪婪的吸吮舔弄著,不時舌尖抵著伶姨的陰蒂,以舌尖挑著.
「啊 .啊 ..雪 .雪 .好美 好美 ..舒 ..舒服 ..」
伶姨的手移到我的雙耳,抱著我的頭,挺起下腹迎向我的臉,
似乎想將我的頭塞入她的小肉穴似的.
我覺得有點換不過氣來,於是將頭抬起來呼了口氣.
改為用手指在伶姨的陰唇間挑逗著.
我的食指在濕暖的肉穴中翻攪,本能的就往裡鑽.
突然,伶姨倒抽了一口氣.我食指的第一個指節陷了進去.
食指被肉壁緊緊夾著,開始在肉穴中抽插.
伶姨隨著抽插而呻吟著.

「嗯..嗯..喔..啊 好 好棒 好 喔 .」
我將食指緩緩抽出,伶姨的淫液由肉穴牽了條絲到我的食指.
用姆指與食指磨了下這淫液,滑滑的,有點黏.
拿到鼻尖嗅嗅,伶姨三角褲上熟悉的味道衝上腦門.
食指又回到肉穴中抽動,這回我加了點力,也只進到第二指節.
我的身軀延著伶姨的胴體爬了上去.
我的嘴找到了目標,伶姨的乳頭.
一口就含上去用力吸,手指也沒停的在伶姨的肉穴抽插.
伶姨雙手緊抓著床單.時而緊抓,又時而撐開.由喉頭發出
「噢 .真美 .舒服 舒 ..舒服 ..哦 .好 ..」
我的雞巴此時已恢復雄風,貼在伶姨的陰阜上.磨著頂著.
眼朝上望向伶姨,只見她的頭左右翻動,
如瀑般的秀髮已顯淩亂,幾許髮絲因汗水貼在臉上.
我抽出手指,揉握伶姨的一對奶子,用嘴吸吮著乳頭.
當嘴在左乳時,就用手指揉搓右乳頭,交錯進行著.
我的陽具在伶姨的陰阜上頂著,可是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或許是太過興奮,就這樣我把精液全噴在伶姨的小腹上.
伶姨一把緊抱著我,許久才放開來.

她將我拉起,和她面對面並躺在床上.
單手將那條黑色中分三角褲脫了.
就用它輕柔的把我的雞巴擦乾,並將她身上的精液揩去.
隨手就把那條三角褲往床尾地板一拋.
現在,我和伶姨都側躺在她床上,面對面,頭併著頭.
伶姨將身上的絲質肩帶睡衣也脫了,拿著它幫我擦汗.
然後也是往後一拋讓它加入那條黑色鏤空蕾絲三角褲.
我面前是個絕色美女,身上別無他物,
玉體橫陳就這樣毫無遮覽的在我眼前.
我望著伶姨說,
「伶姨,妳好美」
伶姨回道
「謝謝你,年輕人.連你也這麼說,我感到很榮幸.
已經有一陣子沒有人這麼恭維我了.」
順手將薄被拉過來,蓋著我兩的腹部.大概是怕空調使我著涼了.
我說,「真的.不是恭維,我是說真的」
伶姨伸出手,順著我的頭髮,「小鬼,真會灌迷湯.將來不知要害慘多少女孩子」
「伶姨,妳怎麼不相信我呢?我滿腦子都是妳,
別的女人都引不起我的性趣,所以我才偷闖進來的呀.
再說,妳不是也看了我的日記了嗎?」

「也是哦.那好吧.就信你好了.
說到日記,我想現在可以告訴你了.
為什麼每次你愛撫我,射精後,我都隔了一陣子才洗澡.
其實,乾媽也很想當場就把身子給你的.
再加上那突破禮教年齡禁忌的莫名刺激.更是撩得乾媽慾火難忍.
幾度都想棄守,與你共享歡愉.
都忍著回房用情趣用具自慰來解決,所以才耗了那麼久.」
「妳是說,在妳更衣室抽屜最裡頭的東西?」
「小鬼,連那兒你也翻過啦?」
我一時說漏了嘴,乾脆就從實招了.

「既然你都知道,那也就算了.
乾媽這一生就只和那該死的那口子做過這檔事.
誰知道他是哪根筋不對了,丟了離婚證書就說要去流浪.
這將近一年,要真忍不住,乾媽都是靠這些東西撐過來的.
其實,乾媽也只是因為新奇,就把店裡的全買了一個,
到現在為止,也只試過那個粉紅色的小跳蛋震動器呢.」
「伶姨,妳不用再靠那些東西了.今後就讓我來為妳解決.」
「小正,你可是說真的?你真的願意跟我這麼個三十多歲的老女人做愛?」
伶姨邊這麼說,邊用另一隻手在我的雞巴上搔著.
「伶姨,妳哪兒老了?難道我剛才的話妳都沒聽見嗎?
只有妳,我才會起性趣的」

「小正,乾媽最猶豫的一點,是怕如果乾媽就這麼輕易把身子全給了你,
你會認為乾媽很賤 ..」
「不會的,伶姨,妳在我心中的地位永遠是最崇高,最親蜜的.
我發誓,我只愛伶姨.」
「唔,你的嘴可真甜.好吧,就相信你好了.」
我的雞巴在伶姨的撫弄下又挺起來了.
伶姨也察覺到我下體的變化
「真想不到.這麼一下子,你又漲起來了.
人家說,年輕可以再來一次的.只不過,我沒想到會這麼快.」
我的雞巴以堅挺的豎起,對著伶姨點著頭了.
龜頭幾滴晶瑩的分泌物正向伶姨打招呼.
「伶姨,妳看,我說的是真的吧?
我就只要妳,我滿腦子都是妳
我愛妳,伶姨,我要妳」
伶姨大受感動,也忍不住了.
將薄被一掀.身子一翻,採狗爬姿式,將屁股翹起對著我.
一手後伸,將陰唇微分.
微微扭著屁股,回頭帶著淫淫笑意對我說.
「喜歡你現在看到的一切嗎?
喜不喜歡乾媽的屁股?
乾媽的屁眼好不好看?如果你要,乾媽全都給你.
不過,不是現在.

乾媽要你把大肉棒插進乾媽的小浪穴,
先給乾媽止止這陣子來的飢渴.」
我跪立起來,將雞巴湊上伶姨的陰唇.
伶姨扶著我的雞巴,引導到肉穴入口.
我向後一縮,不讓伶姨就這麼得逞.
反而是在洞門口磨著.
「好人 .求求你 .別再挑逗我了 插進來吧 來 來幹我 ..
別磨了 .求求你 .給我止止癢吧 .來嘛 ..可憐可憐乾媽 .
來 我受不了了 來給乾媽止癢 ..」
伶姨可是急了.伸手想抓住我的雞巴.眼角微潤,我看了有些不忍.
我奮力一挺,終於,我進到伶姨的體內了.
在同時,伶姨也因為我這一挺抽了一口氣.
我的雞巴其實只有龜頭進了去,伶姨卻已齜牙裂嘴,眼角的淚珠蹦了出來.
「伶姨,怎麼了,痛嗎?不然,我不要進去好了.」
雖然我急著想把肉棒插進去,但這景象使我有點慌.
「不,不 沒關係 不要拔出去 ..

乾媽的浪穴只是太久沒人插了,所以一下子容不下你的大肉棒.
乾媽很快樂,所以才會掉眼淚的.
你輕點慢慢來就好了,來..再來 進來 .」
於是我緩緩的將肉棒往裡塞.
伶姨的小嘴大張,大口的換著氣.
「哦 好 好爽 .來 來 .哦 ..」
我的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二就再也挺不進去了.
我就這麼磨著,享受肉壁緊密的將我的雞巴包圍著.
「好 好小正 ..現 現在 現在抽 .抽插乾媽的賤穴 」
我開始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伶姨配合著我的動作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
幸好伶姨裝璜時作了隔音設計,不然一定會有人來抗議的.
「噯喲 好棒 ..小正好棒 ..真好 ..快 好 ..
幹 幹乾媽的浪穴 .小浪穴好喜歡 好高興 .
喔 嗯 嗯 ..喔 ..喔 ..

好 ..親哥哥 ..好丈夫 ..你是我的 .我的親丈夫 .小丈夫 ..
幹翻乾媽的浪穴 ..幹..幹穿..幹爛小浪穴也 ..也沒關係
喔 ..真是美 美極了 ..」
我俯下身,貼著伶姨美白的背部,伸手向下前探,握著那對乳房揉捏著.
一邊努力的抽插著.
伶姨回首和我深深的吻著.還自喉頭發出「哦 哦 ..」的哼聲.
伶姨忍不住快感,將舌與唇自我口中分開,淫聲浪叫
「太 太美了 就算 .就算現在讓我死 .哦 .我也甘心
美 .美 .雪 ..雪 ..爽 .浪穴 .浪穴太滿 .滿足了 ..
嗯 ..喔 ..親丈夫 .幹得浪穴好爽 .
心..心肝 寶貝 ..大雞巴..真是 .太 .太棒了 ..喔 ..」
我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快.

伶姨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在我挺入時將屁股迎上來.
髮絲凌亂,體態淫蕩,一點也無法和平日在外優雅高貴的伶姨連想在一起.
「好 好 美 .美 .美上天了 ..
哦 ..好丈夫 ..親丈夫 .我愛你 .愛 .愛大雞巴插 ..
哦 ..我快死了 ..要去了 .好 好丈夫 ..情哥哥 .
浪 .浪穴快 .快不行了 .」
伶姨的喘息越來越急促,我的雞巴也開始在肉穴裡一漲一漲的了.
伶姨也察覺到,我的精門要開了.更加淫蕩的扭著屁股.
「來 射在浪 浪穴裡 .來 我 .哦 我們 ..一起
一起上天 .」
我奮力一挺,一股酥麻的電流由脊椎傳了上來,精關再也鎖不住了,一洩而出.
伶姨也發出「啊 .」的一聲,再也支撐不住了.
我的力道使我倆都仆倒在床上,我伏在伶姨的背上,雞巴插在伶姨的肉穴裡.
我的雙手仍在伶姨的乳房上,由後抱著伶姨.
陽具還在小穴裡做後續的射精,伶姨的手緊掐著我的手臂,指甲都陷了進去.
我感覺到懷中的伶姨也在抽慉著.

我忙問伶姨怎麼了,卻沒有得到回答.
手被掐的死緊,我探不到伶姨的鼻息.
於是我將頭靠過去 還好,伶姨大概只是昏過去.
我輕聲喊著「伶姨,伶姨,醒醒.伶姨」
許久,伶姨才吁出一口氣.鬆開緊抓著我手臂的手指,愛憐的撫著掐痕.
「沒事,小正.沒事,別怕.
乾媽剛剛只是爽死過去,這是女人高潮到極至的境界.
你真是太棒了,所以乾媽才會這樣的.」

伶姨頓了口氣,緩和的一下,才又說,
「女人的高潮不像男人,
男人到高潮,頂個幾下,第一個尖峰一過,最多再幾個後續較弱的尖峰,
幾秒鐘後就過去了.基本上,一過第一個尖峰,也就差不多了.
女人就不同了,相對男人的高峰,女人則是高原,是要持續一陣子的.
這時,最好的因應方式就是抵住並緊緊抱著.」
我將伶姨摟緊了些.伸過頭去,親了下伶姨的臉頰.
伶姨回過頭來,和我熱吻.好一陣子,分開後才又說,
「至於爽死過去,這我也只是聽說,我還以為是捏造出來的,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真是美得無法形容.
很多女人終其一生都無福享受到這滋味的,乾媽真是太幸福了.」
說著,眼淚又盈眶了.

「怎麼了,伶姨,是不是我哪兒又錯了」
「不,不是,乾媽是高興.終於有幸能嘗到這種滋味.
要不是有你,乾媽一生可能就與此無緣.
要不是你點醒我,不要矜持的忍著悶著,把痛快釋放出,
再加上那突破禮教年齡禁忌的刺激.
乾媽是無法體驗這一切的,
要是知道有這麼美,乾媽就該早早把身子給你的.」
我的雞巴已漸漸消退,帶著白色的液體,滑出肉穴.
伶姨也轉過身來,與我面對面相望.
「還有一點,最重要的關鍵」
伶姨湊到我耳邊「你的大肉棒」
說完便羞著把頭埋入我胸膛.
我伸手托起伶姨的下巴,伶姨一臉嬌羞的仰望著我.
我低頭吻住伶姨的唇.

伶姨熱烈的以舌度入我口中回應著.
好一陣子我們的嘴才分開.
伶姨低頭往下看著我那已消的雞巴.
帶著精液與淫液的閃著光.
於是便屈下身去,將我的雞巴舔乾淨.
回上身,頭靠回我胸膛,小手輕輕順著.輕聲說道,
「真希望可以天天讓小正的雞巴插」
我再度托起伶姨的下巴,雞巴經過又一次伶姨舌頭的洗禮,
在伶姨小手的輕撫下,又有點蠢蠢欲動了.
「伶姨,我們是夫妻,當然可以天天插啦
還有啊,這會兒怎麼又叫我小正了?」
伶姨一臉疑惑,不知我在說什麼.
「妳剛才不是喊著,情哥哥,親丈夫的嗎?」
伶姨嚶嚀一聲,縮回我懷裡,嬌羞的輕搥我胸膛「你壞,壞死了,取笑乾媽」
「那妳是答應我可以天天插囉?」

伶姨湊向我耳際,
「乾媽答應你,怎麼會反悔?
你這麼厲害,乾媽隨時都願意給你插.」
說完轉過身,不敢正視我的眼.
我的雞巴又重新豎起,我頂著伶姨肉感的屁股.
「伶姨,說話要算話呀,讓我進來吧.」
伶姨回頭向下一瞧,輕呼,
「天呀,我真不敢相信」
回頭看著我說,
「乾媽也很想,不過,今天就饒過乾媽吧,乾媽已經沒有力氣了.
再說,一下子來太多次會傷身的.」
「那這該怎麼辦呢?」

伶姨想了想,微微抬了右腿.
「好吧,你就放進來吧.我們把它保留起來好了」
扶著我的雞巴.導入肉穴中.
「好了,小正.安份點.不要頂哦.
乾媽不是不肯,乾媽是為了你著想.
等醒來有了體力,一定補償你」
我偏偏頑皮的頂了一下,「妳又叫我小正」
乾媽被這一頂又抽了口氣.
「好嘛,老公.乖,我們睡覺了」
伶姨拉過薄被,蓋住我倆.偎在我懷裡.

我的左手穿過伶姨脖子下方,右手握著伶姨的右乳,雞巴插在溫暖的肉穴裡.
就這麼呈湯匙的姿勢,我倆疲累的睡去.
我終於進到了夢寐以求,日思夜想的溫柔鄉.
伶姨也終於從我口中聽到了一聲「娘」,
只不過,我說出的是 ..「娘子」.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www.xrsc888.com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