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姨 (經典!) [10/11]

www.112mmm.com
「粉紅和粉藍,粉紅的是我這兒送出,粉藍是你那兒傳過來」

我人在樓下的自家,聲音透過上回的Walkie-talkie傳給樓上的巧伶.
我原本是要把爸媽的信件拿回家放.
伶姨未雨稠繆,想到日後爸媽回來,我多少還是要回自家睡.
當初伶姨搬進來時,埋了一個連到我家的管子.
所以,媽要找伶姨就可以用視訊專線,講私己話也不怕有人會竊聽.
既然我要下樓來,
就要我順便搬個長得像幅畫的薄膜螢幕到我房裡,找備用的閒置纜線接上.
這樣子,就算我在家,我們還是可以隨時看得到彼此.

「妳當時為什麼不乾脆打通樓層.裝個樓梯下來呀?」

「小傻瓜,就算秀姐贊同,這電梯也不能是直通你房間呀.
那麼,用這電梯不還是得偷偷摸摸提心吊膽,防著被秀姐和姐夫撞見呀.
都已經只隔幾層樓了,還裝直達電梯.
不要說向中間這兩層買電梯空間的產權問題,
就算裝了,秀姐不會覺得奇怪?
更何況,誰料得到我們會發展成這樣?」

對哦.我是沒想到.

「那我媽不就可以切進來看?」

「放心,這套纜線是獨立出來的.當初設計是怕第一套出問題時可以切換用的.」

「這只有螢幕,鏡頭咧?」

「框邊的線都是超微細蜂巢式鏡頭.所有角度都照得到.
等一下接好後我再教你用遙控器.
對了,記得要把遙控器拿上來,不然被秀姐發現就麻煩了.」

好玩好玩,這好像間諜用的東西,伶姨以前的駭客身份,也難怪會對這東西有興趣.
完成後一開,我才發現,我是透過梳妝台的鏡子看進去的.
花了點時間,把色質這類的東西調好.

「妳在那呀?」

「在你心裡啦,小傻瓜.」
伶姨說著正從浴室走出來坐到梳妝台前,身上是我下樓前的蟬翼般淺藍薄紗睡衣.
「好了,切到2看看.」

我把遙控器轉過去.嗯,我在浴室了.不錯不錯.
我再切換回來.

「嘿,那如果我早知道,不就可以窺視妳啦?」

「窺你的頭啦.我這邊沒接上,不打開,你看個屁呀.」

「意思是說,我現在可以看屁囉?」

「屁是沒有,屁股就有.你要看儘管看.」
說罷起身,轉向面床走了一步.
微撩起短睡一下擺,柳腰一彎,將美麗的臀部朝向我.
雙腿交互微屈,手向蛇腰,以慢動作的草裙舞姿搖著,一寸寸的把三角褲褪了下來.

我的天呀,這樣的挑逗我.下體馬上漲了起來.
我移到床上去,看著巧伶的表演.

巧伶把三角褲脫了,手扶床上,回過頭來拋給我一個飛吻,看著坐在床上盯著螢幕的我

「怎麼樣,喜歡嗎?」伸手拿著她放在床邊的搖控器按了一下.
「沒關係,你可以靠近一點.」
鏡頭Zoom-in,對著巧伶的美臀.
「好玩吧?不只自動對焦還會自動搜尋目標.」

豈止好玩,這下子我在這頭開始玩起我的陽具了.

「還有語音控制喲.」說著又按了個紐.
「Zoomout.」

鏡頭拉回來,我看著巧伶背對著我,搖著腰,扭著臀,雙手延曼妙的曲線上下游動著.

「這樣的現場直播老公您滿意吧?」
這不叫賞心悅目,這該是爽心悅目.

說著手扶渾圓的豐臀,彎下腰去.
「來,靠近一點.」特寫在巧伶的屁股上.

再表演下去,巧伶要多洗一份床單了.
柳下惠再世,別說坐懷,光看這場表演,鐵定名聲盡失.
我,不是柳下惠,我的手在陽具上的速度越來越快.

巧伶雙手將屁股一分.
「再靠近一點.」

哇!菊花蕾!屁眼!!!

「老公,你看,人家的屁眼已經好了.可以讓大雞巴哥哥幹了.」

巧伶,妳知不知道,再配上甜柔的聲音,誘惑力有多大?

屁眼收縮了幾下,聲音傳來,
「人家等大雞巴哥哥插進來,就這樣來夾大雞巴.」

巧伶把一根手指插入屁眼.
「巧伶洗澡時都會自己這樣練習喲.
現在人家想到老公,不僅小穴會濕,屁眼還自動會癢起來呢.」

這,這怎麼讓人受得了啊.

「人家更衣室裡還有肛塞,浣腸用品.老公改天要不要拿來玩玩賤妾的屁眼?」

我知道巧伶對我是全心託付,但是 我倒底把她帶到哪一個境界?
我 我 .我快忍不住了.

「老公,你怎麼都不說話呀.
你不是要看屁嗎?人家的屁股好不好看嘛?」
說著拔出手指,鏡頭zoomout.
巧伶仍背對著鏡頭,屁股對著鏡頭搖著.

屁股我是看到了,要是巧伶回過頭來,她肯定可以窺到我下面那個頭.

「好 好 好看 好看.」

「老公,你是怎麼了嘛.說話還喘的那樣.」
巧伶回過頭來,杏眼一睜.
「不,不可以.等等我」

說著只見巧伶一跳起來,衝出鏡頭的範圍.

我愣住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我的腦子不容我現在想這個,我快要噴出來了.巧伶,巧伶 ..

當然,我也沒聽見巧伶開大門的聲音.
只見一個白晰的人影光著腳衝進來,
馬上把我的手拂開,將我的陽具含入,上上下下的套弄起來.
我當下就爆發了.

定睛一看,是巧伶.全身上下就只披著那件淺藍薄紗短睡衣.
而且,連帶子都沒繫.現在還伏在我身上含著我的陽具.

空氣沉澱下來.我的精液全數進了巧伶口中.
巧伶這才坐直起來,以手指將嘴角的精液揩入嘴中吮著.
美乳隨胸部起伏抖動著,一會兒氣才調勻過來.

「來不及等電梯,從樓梯下來.還好來得及.」
眼角嘴角的笑意,我看著心裡有種滿滿的感覺.

「什麼?妳就這樣子衝下來?」

「對呀.」

「為什麼?」 我想,我要問的是,為什麼這麼做.

「人家可不要老公的精液浪費了.今後老公的精液都是我一個人的.
只能噴在人家身上,小穴裡,屁眼裡,還有嘴裡.
除此之外,巧伶都不依!」
一臉正色,認真正經,理所當然的對我說.

我 我不知道我是被回答給愣住了,
被巧伶所表現出的愛意嚇到了,還是感動了.
我,說不出話來.呆在當場.

巧伶到浴室拿了條大毛巾圍了起來,
向我走過來,輕啄我的唇.拿起丟在我身旁的兩家鑰匙.

「好啦,我要上樓去了.我連門都來不及關呢.
跑得人家都流汗了.待會兒你要上來時,記得把床單拿上來洗.」
說著就走向大門,穿了我的拖鞋,就這麼上樓去了.

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嗎?
可愛無理的霸道,化骨的溫柔,甜蜜的愛意,無我的柔情
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嗎?

我手一放,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版.空氣中,有床單傳來巧伶香汗的味道.

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嗎?

巧伶,巧伶,巧伶 ..

當我收拾好東西,拿著床單上樓時.
看到巧伶一身整齊的穿著.

咦,怎麼回事?

「答應了蘇蘇,在他出國期間,要到公司去的,我可不能食言.
準備一下,陪我到公司上班吧.」

「可是,我想下樓去游個泳.」

「人家也想陪你去,可是第一天就不去說不過去.
你一個人游,沒人在旁邊,我不放心.」

說著拿起電話找管理員,確定有救生員在場,這才放心的說
「這樣吧,你游完泳打電話到公司來.我叫小趙來接你.」

「不用了啦.我自己去就行了.」

「好吧,那待會兒見囉.」
說著墊著腳尖將唇送上來,啄了一下.
轉身就要出門.

我一手抓住巧伶的臂,將她拉了回來.
狠狠的吻了下去,貪婪的挑著她的舌.
雙手在巧伶臀上恣意的撫摸.
許久才放開.

巧伶退了一步,手撫著起伏的美胸,這才調過氣來.
雙手向後撫平被我弄皺的窄裙.
白了我一眼.嗔道,
「受不了你,口紅都被你吃光了啦.」

我趁機就襲向那對豐乳,引得巧伶一聲嬌叫.

在巧伶轉身要離去之前,我又摸了滿滿一把屁股,輕拍一下送她上路.

巧伶扭著誘人的臀走了出去,拉開大門時彎下腰去,好像在調著高跟鞋.
對著我搖了下翹起的屁股.
「冤家,不知是那輩子欠你的.」

我克制住當場衝過去,撩起窄裙就狠幹一場的衝動,讓巧伶出了門.
回過神來,看著下方隆起的帳棚 ..這樣子怎麼去游泳?

「上班好不好玩呀?」

「好無聊喲.人家好想你喲.
蘇蘇都打點好了,沒事可做.
一上午只簽了兩份文件,剩下都在打電動玩具.
你在幹嘛?」

我在幹嘛?不就在和妳講電話嗎?

「中午吃了什麼?
我留的配方口味特殊吧?」

是很詭異,塗上花生醬的麵包夾熱狗加蕃茄醬.
有誰會這樣吃呀?
不過,我必須承認,滿好吃的.

「人家大概你的年紀在國外偷學來的啦.
說出做法沒人敢吃,但是不知情的就會上癮.」

說的倒是,我打了個飽嗝.

「你要不要睡個午覺再過來?
我們上回少上一次課,你過來補上吧.」

連這都記得.

「真的不要小趙去接你?
好吧,那你要小心哦,老公.」

「那 .我要掛囉」

那可不行,掛電話可以,妳要掛了我會很傷心的.

「唉呀,討厭啦,老公 .你知道人家說的是掛電話啦.」

「那 待會見囉.」

待會見

「要小心哦」

好 ..

「那 .就這樣囉.

嗯 .
我差點說出,我們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這通電話永遠講不完.

再掛上電話前,傳來的,是巧伶嘖嘖的吻別聲.
我在想,如果是當面,我一定滿臉都是口紅和口水.
可能,還不只是滿臉.
不過,這我是不會抗議的.

在出門前,我突然有了個鬼點子,上樓到我們臥房裡拿了個東西,放進口袋.
背著背包,就到巧伶公司去了.

到了頂樓,一片空曠,都沒有人.
小趙也不在了.怎麼回事?

我試探的喊了一聲.「巧伶?」

「這邊,進來呀,小正.」

小正?喔,對哦,在這兒可不能叫巧伶,要叫伶姨.

「伶姨,小趙呢?」

「沒禮貌的小孩,什麼小趙,叫趙姊姊.
她呀,我今天來一看就知道在熱戀中.
派司機送她和他男友好好度個午餐之約去了.
我要她不必趕回來上班,慢慢吃.
蘇蘇就是學不會這點,老是一板一眼的.回來要好好教教他.」

環顧周遭,還真難想像這是位於頂樓的總裁辦公室.
跟旁邊的執行長辦公室比來真是寒嗆得可以.
不說別的,辦公桌都比小趙的來得小,來得老舊.
可是,有家的感覺.

「小正,來,趁你還沒來之前,伶姨出了份考卷.你在這兒寫一寫.
等小趙回來我再讓她帶你去玩,或者我翹班帶你去逛逛.」

我拉了把椅子就在一旁寫了起來.
伶姨起身在旁邊煮起咖啡來.

突然,有人敲門.伶姨回身.
「進來.」

開門進來的是個著紅套裝馬靴的女子.大約167公分高.
骨架比伶姨大些,短髮,好像鄰家大姐姐.
帶著一臉笑意探了進來.那眼角漾開的笑意,晶亮晶亮的,和伶姨好像!
怎麼回事?
到目前為止,我見到在伶姨集團總部頂層出現的女子,
個個都是讓男人屏息的絕色.

這女子開口說話了.
「稀客呀,伶妹.今天怎麼有空來呢?」

伶姨親蜜的拉著前來女子的手,顯然交情非比尋常.
「糗我!妳呢?怎麼來公司?」

「我上來找蘇蘇,一看連小趙都不在就覺得很奇怪.
聞到咖啡香,就知道妳來了.
對了,這小朋友是誰呀?」

伶姨這才給我們互相介紹.
「來,叫紋姨.」
原來,紋姨和伶姨兩家自她們小時就交好.當初國中年代伶姨還到紐約紋姨家玩過.
伶姨是從一個著名財團機構將當時任職資訊副總的紋姨挖過來當副執行長的.
今天紋姨才剛剛由新加坡視察回來.原本是不必回公司的.

兩個人就聊了開來.

「怎麼樣,有沒有好消息?」
伶姨問道.

「還沒 」

這樣吧,等蘇蘇回來,我讓妳和武哥去渡假,好好做個小寶寶回來.
趁這機會忙死蘇蘇,誰叫他讓我回來坐鎮都沒事做.
嚇,原來,紋姨的丈夫還是集團的副執行長,管建築部門.

「去跟武哥商量去哪玩.所有費用報公賬.」

「不是我說妳,伶妹.妳把我們都寵壞了.」

「不這樣子哪留得住你們哪?」

說著,伶姨附上紋姨的耳,說什麼我聽不見了.
紋姨點點頭.兩人就這麼說了半小時悄悄話,紋姨這才下樓去.

「嘖,倒是浪費了這咖啡.
紋姊的體質不能喝咖啡,連著我也不好意思喝.」
說著倒掉已冷的咖啡又重新煮過.

這會兒,伶姨坐在辦公桌前,喝著剛煮的咖啡出著神.
正是深情在眉,孤意在睫.

我寫好考卷,沒驚動她.
看著伶姨,看呆了.

伶姨這才發現我在盯著她看.
「幹嘛?」

「看大美女呀」

笑意浮了上來.
「你呀!」

「怎麼樣?妳不是教我要說實話的嗎?
怎麼?不能看大美女呀?」

伶姨撒驕似的搥了我一下.
「討厭!」

嘻嘻鬧鬧間,情緒漸漸撩了起來.
「伶姨,你下面是不是濕了呀?」

「不告訴你!」說著斜瞄了我一眼,揚了下頭.

「這樣子不行喔.情慾不發洩對心理不好,穿濕內褲也不衛生喲.」

「死相啦你」

「不告訴我,我就自己動手囉.」

「別鬧了.」

趁著伶姨不好意思輕推我一把時,
我順勢假裝被推倒地上.
一個翻滾就到伶姨的椅下.

伶姨一手壓著窄裙裙角,另一手忙著撥開我的進攻.

突然,門上又輕扣了兩下.傳來紋姨的聲音.
「伶妹,是我.」

一時間,伶姨不知所措.椅子一拉.
這下好了,我被關在辦公桌下了.

「進來.」

「咖啡喝那麼重不好啦,伶妹.
我就知道我一下樓妳一定重煮一杯.
吶,這是妳剛剛托我買的.
我順路去買了些水果回辦公室,調我獨家配方的果汁讓妳嘗嘗.」

我的手,摸上伶姨的小腿.

「啊 我猜是西瓜汁,對不對?」

伶姨後面的話,只有我知道是為了掩飾先前的驚呼.

「哪那麼簡單.來,試試看.聽紋姊的話,少喝咖啡,多喝果汁.
這樣對身體較好.
咦,剛剛的小朋友呢?」

我的手摸上大腿,將裙擺往上推.
伶姨一隻手伸下來想拉下裙擺.和我爭持不下.
大概想到,在紋姨面前,一隻手放桌面下不妥,最後還是放棄了.

「拖妳幫我買這東西,那好意思讓那小鬼看到.
我讓他到下面去逛逛了.」

前幾分鐘還叫老公,現在就叫我小鬼?
我是在下面沒錯,是妳叫我逛逛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雙手將伶姨夾緊的膝蓋一分!

我感覺到伶姨上身一震,微微前傾.

「來,坐嘛,怎麼還站著」
伶姨請紋姨在辦公桌前坐下.

不錯嘛,轉得好.
由我的角度,窄裙的障礙已被上推排除,我一手捂上伶姨的陰阜.
我就說嘛,不用摸,用看的都看得到,
白色絲質三角褲中央有個小小的濕印.

「誰上藥房買這東西都會不好意思.
我也是拉著我老公一起去買的.」

上藥房?怎麼?伶姨生病了?
來,我看看,
我原本想拉下伶姨的三角褲,伶姨硬是不讓我如願.
好吧,我就將內褲拉向一側.
先量量體溫,看看有沒有發燒,所以我就將食指放進濕漉漉的小嫩穴.
的確,是發燙了.

小穴中突然被放進了手指,伶姨吸了口氣.
「大概是天氣熱,火氣上升吧.」
這話大概是來掩飾流汗的吧.

還不告訴我買的是什麼,我要知道啦!
於是,中指也加入了小穴的抽插.

「不過,伶妹,可不能常用哦.
能不用最好不用.所以我特地買水果回來做
來,喝喝看.另外這杯給小朋有回來喝.」

倒底去藥房買什麼嘛.我不信我逼不出來,手指的動作加快了.

「好 ..」伶姨猛的發現失態了.
「好.我這就來嘗嘗紋姊的獨家配方」

救得好.而且還利用這個來掩飾下面淫液激起的聲音.
伶姨倒提醒了我,我也來嘗嘗伶姨的「獨家配方」
這就將嘴湊上去舔了起來.
手指往陰蒂上揉去.

「嗯 好 好喝 好喝.」

我這兒的味道也不錯喲.

「全天然不加水,總比那人工化學的好得多了.
猜猜看,我裡頭的材料.」

「吸 西瓜汁 嗯 .有點酸 .猜不到了.」

我真的很佩服伶姨,這樣子都還救得起來.
還利用喝東西的聲音掩蓋了下面我引起的聲音.

「我的獨家配方,當然好了.清涼退火.
喝過的都會上癮.妳多來總部坐坐,我就做給妳喝.」

我這兒的,我想我也會上癮.不過退不退火,我就不知道了.
伶姨沒有回應,我想她也應不出聲來.
桌面之上,應該是個突然失焦的眼神.
不用那隻按著我的肩緊抓不放的手通知我,我也知道.
因為,在我口中,伶姨洩了第一次身.

「話說回來,就算妳要用那東西.
不要常用.聽說,用成習慣,會有依賴性.
自己本身能力退化了,一停反而會更糟的.」

說到東西,倒讓我想起來了,口袋裡還有個秘密武器.
這正是測試的良機.我掏出粉紅小跳蛋.塞入伶姨的陰道.

「我們女人嘛,通常較容易有這種狀況.
所以要多吃疏菜水果.不然,真的還滿難啟齒的.」

還不說,我打開電源.
只見到伶姨不安的左右移動著臀部.
由伶姨發出的聲因,我猜想桌面上的情形
伶姨輕咬著吸管,吸著那杯獨家配方,用力點頭,利用時機大力「嗯 嗯 」認同著紋姨的話.

「由其我們女人,上藥房買這個,
也沒什麼好丟臉的,但是就是很奇怪.
其實也沒什麼,但是別人的那種眼光就讓我們很不好意思.
不過人家看著我老公的眼神就很崇拜.不知想到哪去了.
我看他一副很樂的樣子,以後妳如果還要,我叫他去買好了.省得受那種異樣眼神.」

「所以啦,多吃水果.多來總部讓紋姊看看.我做果汁給妳喝.
我這獨家配方叫愛情的滋味,說也奇怪,好像有魔力喲.
喝過的人都墬入情網.
而且,還只有我做的才有效,人家都說我下了魔咒做了魔法.
妳要常來總部才有得喝喲.」

伶姨還撐得住.滿口「好 .好 嗯 .對 對 」的回應著.
我真是服了她了.椅面上一灘淫水了.
這期間,不時手伸下來,時而握緊,時而嵌入我的肩.
我,還是不認輸.

「好了,我要下樓去了.記得把浣腸球收好.
省得小朋友問東問西的.」

原來是這個呀!
我一樂,手順著伶姨努力掩飾的搖擺伸到伶姨屁股下.
將食指插入屁眼.

「啊 」

「還有什麼事嗎?」
想必是紋姨走向門口途中回頭問.

「沒 沒事 沒事.」

跳蛋在嫩穴裡震動著,兩根手指在屁眼出入著按摩著,速度越來越快,
伶姨看來是快不行了.

「還不收好,難道 .妳該不會是要和那小朋友玩那盒東西吧?」
門隨著紋姨銀鈴般的笑聲關上了.

伶姨猛的將椅向後一退,
雙手把我拉起.手指用力掐著我的背,
雙腿緊夾著我的大腿.陰阜密密的抵著我的下體.
小嘴用力在我肩頭咬下,以防喊出聲被剛出門的紋姨聽見.
死命的緊箍我,身子不自主的抽動顫抖著.

平息下來,伶姨才呼出一大口長氣.
解開我上衣,愛憐的輕撫著我肩頭的齒痕.
輕聲的附在我耳旁說

「看來,那杯愛情的滋味還真有神奇的魔力.」

伶姨又打個電話給小趙,說司機今天供她差遣,待會兒不必回公司了.
手機轉給司機後,要司機晚餐時間,送小趙她們到某間餐廳去.
消費同樣報公帳.
又說司機今天忙了一天,遂放了司機一天假.

餘下的下午,只有蘇蘇打了通電話來.
伶姨要他別操心集團的事.
併購大原則既已談妥,剩下後續細節交下給當地分公司辦就行了.
還說一星期內不准他回公司,要他帶小涵好好玩.

我問伶姨,她到公司來,就只是在放他人的假,這樣怎麼運作?
伶姨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公司最重要的是人心.
他們平日全力為公司做事.要不是她不時來干涉,硬放假.這些人都會累倒.
只要任何一個累倒了,對公司的損失不是金錢可以估算的.
怎麼可以不好好照顧?

說著看看鐘,
「算了,也沒事,我們下班走人!」

原本以為就回我們的窩,我們的愛巢.
豈知伶姨另有打算.車子開著就往天母去.
我這才發覺,不是往回家的路.

「伶姨,我們要去哪?」

「上滿一天班,當然要慰勞一下,好好吃頓飯去.
再說,難得開車出來,就順便暖一下車,讓它跑一跑.」

我看著伶姨.
嘴中還是只能呆呆的吐出我衷心的讚美.
「伶姨,你好美.」

趁著紅燈.伶姨轉過頭來,將舌度入我口中,深深吻著.
這才渣了下嘴.「現在要叫巧伶,老公.」

我不知道,在車道中隔著車窗看到這一幕的人會怎麼想.

我們到了家典雅的餐廳,氣氛很柔和.
伶姨點了德國豬腳,我吃了菲力牛排.
在等甜點上來時.巧伶從面對的座位移過到我右手側來坐.
若無其事的說,
「今天下午,你不是說穿著濕掉的三角褲對身體不好嗎?」
說著將我這側的桌巾微微撩起.

入眼所見,一雙高根鞋的美腿,
絲質三角褲掛在翹起左腿腳踝俏皮的對我搖晃著.

又來了.要不是這種場所,我早彎下去將它捧起來了.
不過,我又發現,就算不是這種場所,我好像也彎不下身了.

這時侍者端著甜點飲料上來,說聲「請慢用」就退了下去.

「聽見了嗎,他說請慢用.
來,讓我瞧瞧今天的甜點是什麼.」

說著巧伶將手停在我的拉鍊上,順著來會撫著.
「我在想,這樣會不會份量太多了.」
輕輕慢慢的我的拉鍊就在這高級餐廳中被拉了下來.

「你還說我不衛生呢,你看看你自己,還不也一樣.」

我承認,我錯了.已有點點的前列腺液分泌出來,該不會要我就在這兒脫吧?
話說回來,還不都妳害的.

「我們讓它透透風,吸收新鮮空氣或許會好些.」

什麼?在這裡???

巧伶可是神色自若.手就在桌下套弄起我的陽具.

哈囉,大美女,妳知道妳在幹什麼嗎?
一個裙下空空的大美女用手在套弄著陽具雖然沒什麼,
不過,妳知不知道這兒不是家裡?
這些行為和其他十多對眼睛就只隔著一片垂地的桌布,
誰要不小心拉了這塊桌布,我們可就完了.

照理說,心慌應該硬不起來才對.
不過這樣大膽刺激的行為,我豎得更高了.不僅如此,還開始挺頭了.

巧伶附上我的耳,
「整桌就這一道我最喜歡了.
告訴你哦,趁熱最好吃了.」
說著就順著椅子滑下桌面.
隱沒在桌布裡.

接著,我的陽具一片溫濕.
微撩桌布一看,巧伶的小嘴正含著我的陽具套弄著.
望著我,巧伶調皮的眨了下眼.

我還能怎樣?
我坐在家照明溫和的高級餐廳裡,檯面下隔著桌布,
一個大美女,光屁股朝外翹著,正在桌下舔吮著我的陽具.
該死的是,侍者正朝著我走過來,該不會是巧伶的屁股出去透風了吧?
我還能怎樣?只有力求鎮定的吃我的甜點.

「先生,味道還合您胃口吧?」

「嗯 」
少廢話,快走開!

「和您一道來的女士呢?」

「呃,她去補妝了.」
對不起,巧伶.我不得不說謊.

這不識相的侍者這才退開.

巧伶含著我的陽具,舌仍如舌般的繞著.
在大庭廣眾下,我將精液一滴不剩的噴入醉人的小嘴裡.
我只希望沒有滿出的滴下去留下到此一遊的註記.

巧伶又滑了上椅子.喝了口水,喘了口氣.
隨即俏皮的啄了下我的頰.
又拿起水杯含了口水,抓張指巾,又滑了下去.
這一切迅速完成,連讓我臉紅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現在是怎麼回事?該不會還要第二回合吧?
我撩起桌巾朝下望.巧伶又對我眨了下眼,將水吐在紙巾上.
仔細的將我的陽具擦了乾淨.再用舌頭做了次巡禮.
最後再龜頭上親了一下.捧著再美頰貼了一會
這才依依不捨的將陽具歸位.拉上拉鍊坐回椅子上.

「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最美味的一餐了.」

拜託,甜點在妳面前動也沒動過.

「親愛的,你要不要也嘗嘗呢?」

妳現在在說什麼?

巧伶拿起小湯匙,手又沒入桌下.
再拿起來時匙面有晶瑩的液體.
就著挖了匙甜點,送到我嘴前.
「老公,來,我餵你.」

那一餐,真的是美味可口.尤其是甜點.
吃完時,情欲又蠢蠢欲動,蓄勢待發了.

我這回可不想就這樣解決,
顯然巧伶也認同我的想法.

結了帳,上車坐定,巧伶發動車子,
一對愛鳥朝著巢穴歸去.

巧伶突然一聲嬌呼.

「怎麼了?」

「怪不得涼涼的,我把三角褲忘在餐廳了.」

女人,都是這樣子的嗎?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www.xrsc888.com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