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騷的姐姐 [1/2]

陳蓉,是位二十二歲的少婦,剛結婚不到一年,渾身散發出一股熱力。全身
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
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露出一對酒渦兒,
男人見了,都為她著迷。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陳蓉新買了一件嫩黃色的露背裝,一條短短的熱褲,穿
在身上之後,她對著鏡子自己看了又看,覺得十分滿意。又把頭髮紮了一個馬尾
型,顯得輕快活潑。陳蓉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幾步,覺得這件黃色的上衣,十分好
看,因為衣服質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點不配合陳蓉又把上衣脫下來,想
要重新換一件乳罩,當她把乳罩脫下來時,那一對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自己
看了也覺心醉。

陳蓉暗想,每次和封誠在一起,他們接吻時,封誠總是喜歡用手在這一對大
乳房隔著衣服和乳罩揉弄一陣,如果要是不戴乳罩,我這一對乳房讓封誠撫摸,
一定會更舒服。

有了這個奇想,陳蓉就把乳罩丟在一邊,挺了挺胸部,走了兩步,對著鏡子
一看兩個奶子上下晃動,特別有動感。陳蓉微微一笑,露出一股驕傲之色,她對
於自己的美感到很滿意,穿上了這件黃色的露背裝,裡面也不戴乳罩,又穿上短
褲,裡面三角褲也不穿,套上了一雙平底鞋,她又對著鏡子再看了看,得意的一
笑,覺得全身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午後,陳蓉及智聰二人一同送封誠到成田機場,封誠被公司委派到北海道出
差,雖然封誠和陳蓉仍處蜜月期,但是公司的差事仍得做。智聰是陳蓉的弟弟,
十五歲,才是初三年級的學生,對異性也產生了相當大的興趣,尤其是看到成熟
的女人,更是敏感,因此對他姊姊陳蓉便心存幻想。

智聰的住處位於近郊,空氣、環境皆相當好。他和父母同住,處處有人照應
而無後顧之憂。由於先生出差,陳蓉只好暫時搬回家中。智聰坐在客廳沙發上看
報章雜誌,無聊的打發時間,不知不覺轉眼已到了中午十二點鐘了。

「智聰,請用飯了。」陳蓉嬌聲細語叫道。

「嗯!爸爸媽媽不回來吃嗎?」智聰邊到餐桌邊等用飯邊問。

「他們今天去伯父家了,要晚上才回來。」陳蓉邊端著飯菜邊說。

陳蓉在端飯菜走到餐桌時,胸前兩粒大乳房跟著走路時一顫一顫的。當她彎
腰放菜時,正好和智聰面對面,她今天穿的又是淺色的露胸家常服,距離又那麼
近,把肥大的乳房赤裸裸的展在智聰的眼前。雪白的肥乳、鮮紅色的大奶綵頭,
真是耀眼生輝,美不勝收,看得智聰全身發熬,下體亢奮。

陳蓉初時尚未察覺,又去端湯、拿飯,她每一次彎腰時,智聰則目不轉睛的
注視她的乳房,等她把菜飯拽好後,盛了飯雙手端到智聰面前。

「請用飯。」

說完見智聰尚未伸手來接,甚感奇怪,見智聰雙眼注視著自己酥胸上,再低
頭一看自己的前胸,胸部正好赤裸裸的呈現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得過飽而自己尚
未發現。

現在才知道智聰發呆的原因,原來是春光外洩,使得陳蓉雙頰飛紅,芳心噗
噗跳個不停,全身火熱而不自在的叫道:「智聰!吃飯吧!」

「啊!」智聰聽見姊姊又嬌聲的叫了一聲,才猛的回過神來。

姊弟二人各懷心事,默默的吃著午飯。

飯後他坐在沙發上,看著姊姊收拾妥當後,於是叫道:「姐姐,我能問你個
問題嗎?」

「什麼問題?智聰。」陳蓉嬌聲應到,然後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封誠要出差很久吧!那真委曲你了!姐姐。」智聰說罷移坐到她身邊,拉
著她雪白的玉手拍拍。陳蓉被智聰拉著自己的小手,不知所措道:「智聰,謝謝
你關心我。」

智聰一看兒姊姊嬌羞滿面,媚眼如絲,小嘴吹氣如蘭,身上發出一般女人的
肉香,他忽然覺的很興奮,真想抱她,但是還不敢。智聰道:「那麼,姐姐!封
誠走後,你習慣嗎?」

「智聰!你還小,很多事你不懂……」

「不懂才問啊。」智聰不等姐姐說完就說。

「多羞人啊!我不好意思說。」

「姐姐!你看這裡除了我們兩人外,又沒有第三人,說給我聽嘛。」說完走
過去在她臉上輕輕一吻。

陳蓉被他吻得臉上癢癢的、身上酥酥的,雙乳抖得更厲害,陰部也不知不覺
中流水出來,於是附著智聰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

「智聰,您叫我守寡怎麼受得了,我是健康正常的女人,我需要……」以下
的話,她嬌羞得說不下去了。

「需要什麼?」智聰問道。

陳蓉臉更紅了,風情萬種的白了智聰一眼,說:「就……就……就是……是
那個嘛。」

智聰看著姐姐風騷的樣子,雞巴一下子硬了起來,把褲襠頂得老高。這一切
沒逃過坐在對面的姐姐的眼睛,看著弟弟鼓起的褲子,她不由得低下頭,心靈深
處卻想再看一看,這時她覺得好熱,尤其是陰部更是熱得快溶化了一般,充血的
陰唇漲得難受,淫水加快地往外流,由於沒穿內褲,從表面上看以可以看出一點
濕潤,隱隱約約可看到黑黑的一團。

此時智聰為了掩飾自己的異樣正不安地左顧右盼,當他不經意的低下頭時,
忽然看見姐姐濕潤的胯間,眼睛猛地一亮,眼睛再也移不開了,看著越來越濕的
褲子,已經可以看出兩片肥厚的陰唇了。受到著突來的打擊,智聰的雞巴翹得更
高、變的更大了。

智聰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放肆的說道:「姐……姐,我知道了!原來是……
哈……哈……」

陳蓉看著弟弟越來越大的雞巴,心想:「弟弟的雞巴真大啊!這麼小就這麼
大,比封誠的還大多了,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不知道給這麼大的雞巴插是什麼滋
味……」

想到這,她更興奮了,不由得站了起來作勢要打,嬌聲道:「弟弟你好壞,
敢欺負姐姐,看我不打你這壞弟弟……」

不知是被拌一下還是沒斷站穩,忽然陳蓉整個人撲到智聰身上,濕濕的陰部
正好頂在智聰隆起的地方。姐弟都猛地一顫,像觸電一般,一種從來未有過的快
感使得他倆渾身無力。

「快……扶我起來,壞弟弟……」陳蓉一邊嬌喘一邊無力的說。

「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不行!你這壞弟弟。快嘛……快嘛……」

陳蓉邊說邊撒嬌的亂扭身子,使得自己濕濕的陰戶不斷地在弟弟的大雞巴上
磨擦,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襲來。她的陰戶越來越熱、兩片陰唇越來越大,
像一個饅頭一般高高的鼓起,淫水越來越多,不但把自己的褲子搞濕,連弟弟的
褲子也沾濕了。

姐弟兩的性器隔著簿簿的兩條褲子不斷的磨擦,智聰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將
雙手變動一下,飛快的把姐姐的衣褲脫個精光,一手摟住她的細腰,一手握住肥
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嘴裡說道:「好姐姐!我來替你解決你的需要好了!」

姐姐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小嘴微微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蘭,一雙碩
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紅色似蓮子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艷紅色的乳暈
上面,配上她雪白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艷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真是光
艷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人矣。

陳蓉除了丈夫外,還是第一次被別的男這樣的摟著、摸著,尤其現在摟她、
摸她的又是自己的弟弟,從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體溫,使她全身酥麻
而微微顫抖。

陳蓉嬌羞叫道:「智聰!不要這樣嘛……不可以……」

智聰不理她的羞叫,順手先拉下自己的睡褲及內褲,把已亢奮硬翹的大陽具
亮出來,再把她軟軟的玉手拉過來握住。

「姐姐!快替我揉揉,你看我的小弟弟已經要爆炸了。」

另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插入姐姐褲內,摸著了豐肥的陰戶的草原,不多不少,
細細柔柔的,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是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潮水順流
而出。

陳蓉那久未被滋潤的陰戶,被智聰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難當,再被他手指揉捏
陰核及摳陰道、陰核,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使她全身如觸電似的,酥、
麻、酸、癢、爽是五味俱全,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連握住智聰大陽具
的手都顫抖起來了。

不管她如何的叫,智聰是充耳不聞,他猛的把她抱了起來,往她房裡走去,
邊走還邊熱情的吻著她美艷的小紅唇。她縮在他的胸前,任由他擺佈,口中嬌哼
道:「好弟弟……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喔……」

智聰把她抱進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緊張衝擊著她全
身的細胞,她心中多麼想弟弟的大雞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潤將要乾的小肥
穴裡面去滋潤它,可是她又害怕姊弟通姦是傷風敗俗的亂倫行為,若被人發覺如
何是好?但是在小逼酸癢難忍,須要有條大雞巴插插她一頓,使她發洩掉心中如
火的慾火才行。

管他亂倫不亂倫,不然自己真會被慾火燒死,那才冤枉生在這個世界上呢!
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曳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貞在後。

她想通後就任由智聰把她衣物脫個精光,痛快要緊呀!智聰像飢渴的孩子,
一邊抓住姐姐的大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柔,左右的
擺動。

陳蓉感到如觸電,全身癢得難受,智聰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她似乎入
睡似的輕哼:「喔……喔……好弟弟……癢死了……喔……你……真會弄……」
智聰受到姐姐的誇獎,弄得更起勁,把兩個奶頭捏得像兩顆大葡萄一般。

陳蓉被逗得氣喘噓噓、慾火中燒,陰戶已經癢得難受,再也忍不住了,於是
她叫道:「好弟弟,別再弄姐姐的奶奶了,姐姐下面好……好難受……」

智聰聽到姐姐淫浪的聲音,像母貓叫春一般,心中想:「沒想到姐姐原來是
這麼。」於是他對姐姐說:「姐姐,我下面也好難受,你也幫我弄,我就幫
你弄。」

說著也不等陳蓉答應,就來個69式,讓自己的大雞巴對著陳蓉的小嘴,自
己則低下頭,用雙手扳開姐姐的雙腿仔細看。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老婆小琳和媽媽竟然分享爸爸的精液 … [2/2]
下一篇:風騷的姐姐 [2/2]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