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3P經驗 (姐妹) [1/2]

www.112mmm.com

古人云:計劃沒有變化快,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十一出行會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這次十一我和老闆請了4天假,準備去大連玩一玩。上次去還是1年多以前呢。時間很緊,所以我坐1號早上6點的火車。運氣比較好,30號下午買的票竟然還有座。在我之前之後一段時間買的人都沒買到,出行開門紅,感到高興啊。才坐到位置上就發現旁邊的座位上有4個學生。聽他們說話原來是離我工作不遠的師專的學生。裡面有一個女孩子,3個男生。因為女的不漂亮,所以我不感興趣就沒和他們聊天。坐過2個站地後我突然聽到一聲很嗲還有點發顫的聲音:「可找到你們了!!!」

我睜眼一看,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張的蠻可愛的女生在和那幾個學生說話。終於有個養眼的小女可以欣賞了。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蠻可愛的。豐滿圓潤的身體,大概有35D的豐乳加上她那嗲嗲的聲音,確實很燎人。我就做在那裡開始欣賞起她來。隨著他們的說話我知道了她叫月如,3個男生裡面有一個是她姐夫(寢室大姐的老公),她自己在另一個車廂有點害怕,就跑過來找他們。

隨著她越來越多的語言和動作我發現了一個事情,她和我那個喜歡了9年的女孩除了容貌不一樣外其他的諸如聲音,皮膚,動作,身材,穿著甚至連開心歡笑時那誇張的肢體動作都一模一樣,這讓我越來越喜歡她。他們聊天時總喜歡逗月如,我就時常搭話的幫她,到後來就變成了我們倆和另4個開戰。他們的語言讓我們越來越默契,我們總會不時的相一笑。

這讓他們發現了,調笑著對我們說:「不是一箭鍾情了吧?」我就厚著臉皮說:「我是一箭飛出去了,也不知道人家中箭沒啊!!」月如當時就拿眼睛白我說到:「我可小呢,啥也不懂啥都沒聽到啊。」逗的他們哈哈大笑。

他們在離大連2個站地下了車,這下只剩我們倆個了,我就跑到她對面坐著。也不說話就看她,看的她不好意思了就瞪我:「看啥呀,沒看夠呀?」「沒有,才看了這麼一會那能看夠啊,不看以後就沒機會看美女了。」我如是說。白了我一眼「我可不是美女啊!在說了,離的那麼近,回去了想去就去唄。誰還能攔你嗎?」

我笑嘻嘻說:「那這幾天可夠我受的了,咋辦啊?」說著我就跑她的座和他一起坐著,又捉到她的小手,她掙了幾下也沒掙開,又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看笑話,瞪了我一下,小聲說:「真討厭,快放開。」我笑笑也不吱聲,沒辦法月如只好讓我握著,還說著:「一會就點放開我啊。」

握著她的手我一邊和她聊天一邊輕輕的捏她的手心,氣的她直說,握著也不老實點。2個站地3小時,讓我們互相瞭解了許多,原來我們的性格有那麼多的相像。她這次是去大連看她懷孕5個月的姐姐,她姐夫出國2個月了還沒回來呢,她要去照顧照顧姐姐。

美麗的大連終於到了。我牽著她的手才一出站台就聽到有人喊「月如,這裡!! 月如,這裡!!」我擡眼就看到一個渾身散發著成熟韻味的美艷少婦向我們揮手。一身粉色連衣裙,隆起的腹胸,挽起的長髮,看的我和旁邊那些男人個個眼睛發亮。月如小跑過去,我拿著東西跟在後面。

月如拉著美婦的手搖晃著說:「姐姐你又漂亮嘍!十一放假我來照顧你咯,順便好好的玩一下!嘻嘻!!」「你呀!就知道玩,你是來照顧我的嗎?說的真好聽!!」「你怎麼這麼說人家嘛,真不夠意思!蕭遙,快過來啊!!這是我姐姐,如雪!」「哎,來了」我連忙應到,快速的走到她們身邊。

「姐姐,這是我朋友,蕭遙,他來大連玩,我們一起座車來的。」她不敢說是在火車上認識的,直接就說我是她朋友。「雪姐好,我上大連來走走,一年多沒來了,正好月如也要來,我們就一起了」「嗯,這樣不錯,她自己座車有個人陪伴省的害怕,謝謝你啊!」「你太客氣了,這沒什麼的!既然月如也和你碰面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要先找個旅店住下,有時間在去打擾!」雪姐看了看我「既然一起來玩,那就去我家吧,反正家裡地方也夠,而且就我一個人,你們正好陪陪我。」

有這樣美女天天看著也不錯啊,我心裡這個高興啊,臉上卻一臉難為情的說「謝謝雪姐,真實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了。」

我們打車,一會就到了雪姐的家裡,雪姐到家就到臥室裡面換衣服去了。雪姐一會就出來了,但是換了一套睡衣,看著若隱若現的身體,我的肉棒就開始膨脹起來,為了不讓雪姐發現,我只好在沙發上坐著把身體縮在一起。雪姐坐到沙發上和我聊天,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唇我就不由的想像著自己的肉棒被她含著的樣子,肉棒就越發的漲疼。

終於在我要受不了的時候月如出來了,我也顧不上欣賞美女出浴的樣子就急急的跑向浴室。雪姐看到我的樣子突然一楞,然後身後就傳來了她誇張的笑聲和月如的疑問聲。

喘著粗氣,進了浴室我一眼就看到了浴欄裡面月如換下來的衣服。上面應該是月如換下來的棉質的白色小褲褲,一看就知道是小女生穿的。聞著上面的味道我的弟弟終於吐出了滿腔的苦水。我剛出浴室月如就跑進去把小褲褲收到浴欄底下,逗的我哈哈大笑,忍著疼,讓她狠狠的錘了我幾下。結果雪姐對我淡淡的一笑就讓我噶冉而止滿臉通紅。

雪姐讓我在客房休息,才睡了3小時就讓她們把我搞起來去陪她們逛街。還好已經休息好了,要不然我還真擔心我會不會累死。十月的大連氣候宜人,帶著倆個漂亮的美女走在街上真是開心啊。先是家樂福,在是秋林,最後沃爾瑪。在我累倒之前,倆個女人終於停止了瘋狂的逛街行動,帶著一堆的東西回家了。

雪姐一到家就笑著對我說:「為了獎勵你這麼辛苦,做一頓好吃的補償你。」說實話,我對雪姐的廚藝真的保持懷疑態度,但是我可不敢說。半個小時後的我驚訝的看著雪姐做出來的一桌美食,顧不上誇獎就大吃起來。還不錯,蠻好吃的。陪女人逛街,累啊!多吃點補償一下。沒想到雪姐還拿出了一瓶紅酒,對我們說:「我懷孕,就陪你們喝一小口吧,你們自己盡興。」

對紅酒咱還是有一點知識的。我執瓶慢慢的把酒倒入杯中,看了看,色呈石榴紅,酒色不錯。將酒緩緩的「搖醒」,有股淡淡的玫瑰花香味,嗯,這是二年左右的新酒。喝了一小口,入嘴圓潤可口。看著月如和雪姐一臉的驚訝我隨口說到:「不錯,是瓶精美型的紅酒。柔和口味,在國內不會太便宜的。」

雪姐笑著說:「這是你姐夫去年在法國帶回來的,說是別人送的,應該不錯!沒想到蕭遙你還懂這個啊?看你的樣子蠻有水平的啊!」

月如一臉興奮的說: 「也不看看是誰的朋友,當然厲害啦!」「就你行!」雪姐笑著說月如。我說:「就是上網的時候瞎看唄,啥都看一點,記住了就懂了點,沒記住就忘記了!」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我們把這瓶都喝光了。看著她們臉蛋緋紅,水潤的小嘴,丁香小舌不時的還出來舔一舔,我的肉棒就越發的強硬,忍吧。

吃了好久,雪姐妖嬈的走進自己房間。餐桌前就剩我和月如,看著那水亮的嘴唇我在也忍不住了,撲抱著月如吻了起來。開始她還推拒著我,慢慢的開始有了回應,小舌頭調皮的和我糾纏起來,當我們熱吻分開時,唾液就像絲糖一樣連在之間,羞的它把頭扭向一邊。

我嘿嘿一樂,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嗯……」她猛的一哆嗦,呻吟了一下。哈哈 ,原來這裡是敏感帶。我抱著她來到沙發上,我用嘴唇夾住的耳垂,輕輕舔它…撕咬…,我輕輕的向她的耳朵裡吹氣,「咯咯…不要…好癢啊!!」我每吹一次她就癢的直往後搖頭。我慢慢的在她後背,臀部撫摸,月如的眼睛一片水汪,像是迷霧充滿了迷濛,彷彿是在期待什麼,又好像在渴望什麼,是那樣的美,看得我有點發慌。

順著月如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張著,紅潤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輕啟。 我的一隻手在她的背後輕撫,一隻手則隔著T恤,按著她的乳房。而月如經過酒精的催發似乎早己飢渴難奈,熱烈的出乎我的意料,她的鼻孔中傳出了陣陣的熱氣,口中也開始輕輕的哼著:「嗯……嗯……嗯……」

一隻手在她白皙豐潤的乳房上,揉搓著,輕撫著,我的嘴,順著香唇,漸次的吻到她那雪白的脖子,她的乳房,一寸一點的輕吮著,弄得月如不住的顫抖,不停的輕哼。我的嘴終於移到她敏感的乳頭,粉紅的乳頭上,我的舌頭像是催情針似的,舔得月如不住的呻吟:「嗯……嗯……哦…… 哦……嗯……哦……」她的乳頭是越舔越硬,硬幣大小的乳暈上因興奮起滿了小顆粒,整個乳房也漲的更大更堅挺,變成粉紅色,她不時的把乳房向上挺,迎合我的撫摩吸舔。

我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按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洲,一點稀疏的陰毛早被淫 水沾濕了。她的陰毛少而細軟。她的陰唇,像發高燒似的,好燙。於是我的手,開始解開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衣褲,被棄置於沙發下,終於脫掉了那緊護著私處的小內褲,月如那全裸的彤體映入眼簾。月如的彤體實在太美了,純白的玉體、微透紅的肌膚。

結實、如饅頭般豐潤的乳房,尖上那兩棵如草莓般的奶頭。勻稱優美的曲線、平滑結實有彈性的小腹。小腹下面那毛茸茸的一小片,把整個陰戶都露在外面,那兩片肥滿的陰唇,紅嘟嘟的,中間那條粉紅色的肉縫緊閉,陰蒂卻因為剛才的愛撫悄悄的露出頭來,再配上月如那健美豐潤的大腿,看起來不禁使人垂涎欲滴。

我有點衝動的張嘴,狠狠的吸吮著她的香唇。輕輕扶起月如對她說:「月如……我們到房裡去。」「恩」她輕聲回應著。我攙扶著她走到了自己的房裡,把月如平放在床上。只見她雙目緊閉,胸部大幅度的起伏,我挨著她躺下,湊上嘴,又開始索吻。「嗯……嗯……嗯……」這一聲又一聲的鼻音,叫得我心慌意亂,真恨不得立刻干她的小穴。

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原本按在乳房上的手,直摸那尖挺的雙峰。月如的手,一面抱著我的頭,一面摸著我的後背。

我知道她很需要,她很飢渴,我把手伸到下面,摸到了濕濕的一片,把手拿上來看著滿手的淫 水,笑著說:「看你,已經流了這麼多口水了,哈哈,讒了好久了吧?」拍掉我的手:「你才流口水了呢,真討厭,還不是你弄的。」

我看她羞成這樣也不在多說,又把手放到下面去找她的陰蒂。調皮的陰蒂自己已經興奮的探出頭來,我一個手指來回的在她陰唇上滑動,一個輕輕的按著陰蒂,每一次的移動輕按都會給月如帶來呻吟和顫動,我分開兩片飽滿的蜜唇,將鼻尖緊緊壓上鮮艷濕潤的嫩肉深深吸了口氣,月如「呀」的叫出聲來,我見她反應如此強烈,伸出舌尖在肉縫旁粉紅的蜜肉上舔了起來。

月如頓時渾身一顫,明媚的大眼睛彷彿籠罩了層雨霧,張開了嬌艷的雙唇,卻沒有發出聲音,神態茫然若失,桃源溪口微微一張一合,緩緩流出清澈透明的愛液。我將那顆玲瓏可愛的鮮紅蚌珠含入嘴裡,用舌尖輕快挑動,修長的中指緩緩刺入溫暖的蜜穴,輕輕地按壓轉動,一手則大力揉捏著她的乳房。

月如剛才與我一翻纏綿,何嘗不是強自壓抑著春情,此刻受我親密憐愛,再不需顧忌什麼,喉間發出高亢的呻吟,纖細的腰肢弓起,玉臀竟擡離床板,隨著我的舔弄左右搖擺。我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的反應,口上大力動了兩下,月如倏地全身繃緊,嬌吟一聲,肉穴內抽搐起來,不斷噴出粘稠的蜜露。月如癱瘓似的躺在床上,眼神迷離,鼻翼煽動,兩腮艷紅,呼吸急促。我把她摟入懷中,輕輕撫摸她緞子般光滑的肌膚。

過了片刻,她的呼吸才平穩下來, 我伸出食拇指夾住一片蜜唇輕輕揉動,月如柔弱的嬌哼著,一絲晶瑩的蜜液沿著肉縫滑了出來,掛在蜜唇的邊緣,我用手扶著肉棒,用龜頭擠開她的蜜唇並輕輕的上下滑動,不時的用龜頭輕點一下她的陰蒂,在上面輕輕的摩擦。月如被我弄的呻吟不已,晃動著下體追逐著我的肉棒。

我笑著說:「呵呵,好寶貝,這叫割蚌取珠。怎麼樣?舒服不?」月如雖然沒有搭話卻向下探出小手,握住了紫紅的龜頭輕輕揉捏,尖尖的指甲不時靈巧刮過敏感的尖端,帶來陣陣瘙癢的痛楚。火熱的肉棒在她纖巧玲瓏的小手裡不斷跳動,馬口不時流出透明的淫液。月如用指尖沾了一些,緩緩塗上自己鮮艷的紅唇,明媚的大眼睛卻一瞬不動的注視著我。我心中激盪,叫道:「月如!把你的小MM分開!」月如輕吟一聲,雙手扒住兩片肉唇邊,向兩邊拉開,嬌嫩鮮紅的穴肉頓時露了出來,我右手食拇指捏住肉棒根部,甩動陽具在中間的嫩肉上拍打。

每打一次,她就不由自主的戰抖一下,桃源間卻立即充滿了晶瑩的淫液,不幾下肉棒上也已塗滿,我轉而在豐滿的玉臀上拍打,弄的她屁股上全是濕潤一片。月如膩聲叫道:「哎喲…哎喲…」,我更是慾火狂燒,將雙手拇指扳住兩片肉唇用力向兩邊分開,窄小的肉穴口頓時擴張成一個圓孔。我慢慢將已經深紫色的龜頭湊近肉穴口,然後用力一挺,粗長的紫紅肉棒頓時闖入了她窄小的秘道。再緩緩挺進,直頂到柔軟的花芯,月如舒服的歎了口氣。

我緊緊抱著她豐滿挺翹的玉臀,仔細體味著小穴對肉棒的包裹和研磨,半晌才扶住她的腰胯,慢慢將肉棒退出,直到只剩龜頭夾在肉唇間,再一下猛刺到底,不斷反覆。每次退出時,粗大的肉棒把她粉紅的穴肉和粘膩的淫 水帶出,插入時又彷彿連肉唇也被帶入,雖然動作劇烈,度卻很慢。月如好似被懸在半空沒有著落,不住擺動玉臀,似乎想讓我把節奏放快。我巧妙的躲閃著,她慾火焚身,焦急難耐,再也忍耐不住,嬌聲道:「好哥哥,求你別逗月如了,我要!」我笑道:「你要什麼?」她暱聲道:「月如要哥哥好好的疼月如…」

我不忍心再逗她,況且自己也是心癢難耐,於是用力分開她的雙腿, 快速兇猛的抽插起她的小穴。腹部與她的玉臀撞得噼啪有聲,只覺蜜壺內層層嫩肉將肉棒緊緊包裹,柔軟的花芯似乎能抱著龜頭啜吸。月如快活的快要昏過去,無限的快感排山倒海地向她襲來,口中發出愉快的呻吟,小穴內驟然收縮,箍的肉棒寸步難行,卻又好生舒服,緊接著花芯噴出一股滾燙的花蜜,澆灑在敏感的龜頭上,燙得我頻頻顫抖。月如呻吟了幾聲,無力的癱倒在床上,肉棒帶著一股愛液從肉穴滑了出來。

我連忙將她扶住,扶著玉腿重新再插入,接著大力挺動。月如恍若死了過去,任我施為,我將她的雙膝推至酥胸,兩片蜜唇飽滿的努了出來,被肉棒根部重重的擠壓,泌出一絲絲愛液,逐漸粘滿了兩人的下腹,只覺得下身一片清涼。

片刻後月如又恢復過來,挺動纖腰配合著我的抽插,我讓她自己抱住雙腿,伸手握住兩隻豐滿的乳房,隨著抽插不斷牽扯擠壓。月如將雙腿搭在我肩上,雙手牢牢抓住我的手臂,全身隨著我大力的抽插前後聳動。我只覺得肉棒酥麻瘙癢,恨不得全身力氣都用來將肉棒在小穴內摩擦,她嬌哼不斷,用盡全身力氣隨我起伏。我又把她側身放倒曲起一腿,跪在她玉臀後,扶起大腿從側後方插入。因為姿勢的改變,獲得了別樣的快感,月如一下子又激動起來,沒用多久哆嗦了幾下又高潮了。

雪白的肌膚已變成怡人的粉紅色,渾身沾滿了晶瑩汗珠,桃源溪口粘稠的愛液糊成一片,空氣中散發著濃郁的淫糜氣味,烏黑的如雲秀髮蓬鬆地搭在肩上,星眸半閉,嬌喘微微,她慢慢的迎合我快速的抽插 ,快感一絲絲在肉棒中聚集,我渾身又癢又酥,不由露出古怪表情,雙肘撐住身體,叫道:「月如,我要射了!」

月如卻沒有退縮的意思,反而按住繡榻,下體隨著我的抽插聳動。強烈的快感衝擊著精關,我虎吼一聲,肉棒在月如花芯中爆發起來,月如緊緊含住肉棒,我大聲喘息,後臀緊夾,一股股強勁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中,渾身舒爽至極點。良久我停止發射,閉著眼舒服地躺在被上,月如靜靜的躺在我的身邊.

這時我卻聽到門外有粗重的喘息聲,我像月如示意了一下,光著身子走下床,悄悄的走到門口,猛的拉開門,結果卻看到了雪姐穿著如絲的睡衣,酥胸半露,一手扶胸,一手伸在蕾絲短褲裡面輕輕蠕動,輕聲半喘,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還散發著淫褻氣味晃動不已的粗大肉棒眼神一陣迷茫,突然清醒了過來,慌亂站起跑向她的房間。到看外面是雪姐,我一下呆掉了。

這時月如看到外面是她姐姐,已經怕的貓在被裡面,月如露出頭來看著我,驚慌的說:「怎麼辦啊?哎呀!完了完了!姐姐一定都看到了,她一定要告訴我爸媽的,怎麼辦啊??」這時我忽然想起了雪姐那半露的雪乳,如花的蕾絲短褲,眼睛一轉,「她要告訴也沒辦法啊,除非讓你姐姐也和我上床,那樣她就和你一樣了,也就不會亂說了!」「什麼?要我姐姐和你?她還懷孕呢啊!在說了你還想把我們倆通吃啊??你也太貪心了吧?」月如生氣的瞪著我說。

看著月如滿身汗的赤裸彤體因為生氣上下劇烈起伏的如雪玉乳,我嘿嘿一笑的伸手摟著她說:「我這只是突然想到的,給你個意見嘛,我主要還是幫你嘛,畢竟你姐姐都懷孕了啊,我還能去追她嗎?我是怕你擔心出事嘛!在說了懷孕怎麼不能做愛了?這就是你的知識少了,懷孕的前3個月最好不要做,是因為怕做的時候孩子掉了,5個月的孩子早穩定了,只要不太劇烈不壓到孩子就沒問題,並且懷孕的女人的需要是很強烈的,比正常的女人要強烈的多,在說你姐夫都走2多月了,一個年輕的少婦,還懷孕,有需要是很正常的啊,沒看到剛才在外面的情形嗎,沒出去找男人就不錯了,你在這裡喊的那麼大聲,她能不過來嘛 。」我輕笑的說到。

「說來說去你就是還想把我姐姐也搞上,我怎麼碰到你這樣的人啊??嗚…嗚…嗚…嗚…」我趕緊又哄又發誓的說:「我絕對是只找你一個,你姐姐只是你剛才害怕我突然想出來的想法嘛,我當然都是按你的意思辦啦。你要是不願意,咱就不去啊。」

月如做在床上,咬著嘴唇靜靜的沈思。我知道,她這是在心裡打仗,我看她咬著嘴唇一臉的嚴肅,有些心疼,上去擁著她說:「沒事,別想了,是女人都有需要的嘛,在說你也不小了,你姐姐不會說什麼的,剛才你不是看到她的那個樣子了嘛,說不定她還怕你拿這事笑話她呢?」聽我一說,月如的眼睛一亮,「是啊!她也許還怕我說她呢,不過我家裡管我很嚴,我還是怕姐姐說出去,好吧!我同意你說的,不過你不要過河拆橋啊!!」

我一聽這話,興奮的馬上就站起來了,連我的 JJ也興奮的直昂頭,回想起雪姐在門前的樣子我就陣陣的衝動。但是我卻裝的一臉驚訝的說:「不是吧???你真的同意啦??不要勉強啊,在說你姐姐也不會同意的啊!」「別在那裡假惺惺的了,你看,就知道你高興的不得了,你只要知道我的好就行了。一會兒我去姐姐的房間,我把門掩上,我想辦法和姐姐玩親親,等我叫你的時候你就悄悄的進來,記住一定不要傷到我姐姐啊!!」說著月如就走出房間。

「嗯,我知道!」我在後面興奮的答到。

我跟著月如走到雪姐的門前,月如輕輕的一推門就開了,她把門關上,就走了進去。我趕緊的走到門縫往裡面看去。只見雪姐正在床上拿個假陽具在自慰呢,看到月如進去明顯很驚訝,月如輕笑到:「原來姐姐這麼需要呀,連這個東西都有啊?咯咯!那麼剛才你看到的事情可就不許和爸媽說了哦!!」

雪姐忙把假陽具拿開臉色通紅的說:「你個死丫頭,也不敲聲門就進來,你叫那麼大聲,任誰聽你叫那麼大聲也會想要啊。」月如這時走到床邊坐在雪姐身邊摸著她的皮膚說:「姐姐你的皮膚真好,比我的還要好,摸起來真舒服,我們好久沒在一起睡了,我今天和你一起睡吧!」「你到舒服想睡了,我這正難受呢,在說了,你那邊不是還有個好哥哥呢嘛?怎麼讓人家自己一個人睡啊?」「我想和姐姐睡嘛,在說了我就是來照顧姐姐的嘛,既然姐姐難受呢,那我就來幫姐姐舒服舒服吧,咯咯!!」說著月如就把手伸向雪姐的乳房輕輕的揉摸起來。雪姐正難受著被月如一摸蠻舒服的就沒拒絕她.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www.xrsc888.com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