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彷彿成了李嫂洩慾的工具 [2/3]

可能是由於想看電視的緣故吧。但光線挺暗,我興趣索然,準備回屋。

走到樓梯口,我發現她一樓的廁所沒有關,我想起了她洗澡掛在門後換洗的內
衣褲,我轉身溜進了廁所。

我到了門後,伸手一摸,居然什麼也沒有!我把門輕輕掩上,點亮了火機。藉
著火機的光,我很快發現她的換洗衣物都丟在洗衣機裡的,還沒有洗,我狂喜不已
。來不及細看,抓上那淡紫色的胸罩和內褲,捏成一團,迅即上了樓。

進屋,我伸手就將門關上,把全身脫了個精光!我爬到床上,將胸罩展開。是
一個帶花邊的紫色的胸罩,胸罩底部有一圈細鋼筋,在兩個罩之間繫著一個小蝴蝶
結。我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這是我第一次親手觸摸女人貼身的東西啊!下體早就鼓
脹了起來,我把臉邁進胸罩,深深吸氣,我居然聞到了想餅乾似的香味。真的,你
們別不信,那是一種很奇怪讓人覺得很舒服的悶香。

在乳罩內側的頂部,有一些淡淡的印記,我想可能是乳頭分泌的吧。我伸出舌
頭添弄起來。

我全身赤裸著,手中那話兒在我不停的捏套之下已經開始在頂端分泌粘液了。
我用手指在龜頭上抹了抹,然後把粘液塗滿龜頭,使我套弄起來更為刺激。

我順手把那條半透明的內褲拿了起來,在內褲的正中繡了一朵小花,翻到內側
,緊貼陰部的位置,有淡黃色的痕跡,我聞了聞,味道不好,怪怪的。我把內褲扔
到一邊,把胸罩壓在那話兒上,使勁套弄起來,腦海中想著李嫂在她老公身上聳動
時那欲仙欲死的神情,想著那對彎腰下去就顫悠悠的大奶,我的那話兒被李嫂的胸
罩緊裹著,胸罩的質地很柔軟光滑,加上我那話兒分泌的粘液,簡直美死我了,漲
到了極點,我夾緊了雙腿,肌肉開始緊張,隨之而來的就是極度的抽搐了,整個胸
罩被我射滿了液體。

我拿過李嫂的內褲,將那話兒上殘餘的精液也盡數抹了上去。

從傍晚開始,我就狠狠的洩了兩次了,下床時感覺腿都有些軟了。

我試著將那個乳罩也戴在了自己的身上,學著李嫂的模樣扭捏作態地晃動著走
下樓,把內衣重新放回洗衣機。

最近這些天,時不時的要下一些雨。下雨過後,要涼爽一些。李嫂的老公去了
深圳,說是要進貨,得半個多月才能回來。

我和李嫂已經比較熟悉了,時常到樓下去看看《新聞聯播》,她有時便留我吃
飯。

一天,我又在李嫂家看電視,電話來了。

「你來吧。」

「不在。」

「別問那麼多了。」

「好,那我等你。」

掛完電話,李嫂問我為什麼不去姑媽家吃飯,我知道是在送客了,我告辭出門
。心中有了些狐疑……

屋外的雨挺大,我也不想去姑媽家了。直接上樓泡了碗速食麵,稀裡呼嚕吃完
。出門丟碗。

剛出門,我看到李嫂打了把傘正在開院門,引來了一個男的,也打了把傘,一
前一後的進了屋,「砰」房門關上了。

我光著上身,傳了條短褲,光著腳,奔到樓下。

可能因為雨大,李嫂臥室的窗簾並沒有拉上,屋裡的燈亮著,還沒到視窗就已
經聽到低低的調笑聲。

「死人,渾身都濕的……嗯,那麼急啊?」

「寶貝,想死我了……」

我到了窗邊,從側面望了進去,見李嫂的外套丟在了地上,身上只戴了個胸罩
,被那男的壓在了沙發上。

那男的正在和李嫂接吻。李嫂的舌頭伸出來,撩撥著那男的。

那男的襯衣也脫下了,看上去挺強健。李嫂抱著那男的,不停的仰起頭,親吻
那男的,輕聲嬌笑著。

雨下得很大,屋簷下我早被飛濺的雨滴打得渾身透濕了。我聚精會神的盯著屋
內這對狗男女。

李嫂起身,自己解下了胸罩,又彎腰將內褲脫下。然後開始扯那男的皮帶,把
他的褲子垮了下來,伸手捏住了那男的那話兒往自己乳頭上來回摩擦。那男的撫摸
著李嫂的秀髮。

李嫂將那話兒夾在雙乳之間,用手擠壓自己的雙乳,那話兒從雙乳縫中探出頭
來,已經亮的發了紫。

李嫂邊擠邊添弄著那個發亮的東西。

那男的好像有些受不了了,用手把李嫂的頭抬了起來,然後抱起她放到了沙發
上。他跪在地上,用手向李嫂的下體摸去。

「你受不了了?」那男的問。

「去你的,嗯,討厭……啊……」那男的手摳起李嫂的陰部來。外面大雨傾盆
,李嫂叫聲更是沒有了遮攔。

「你的……啊……手……噢……插……呀……癢……哦……啊……我……親嘛
……啊……」

那男的把頭邁在了李嫂兩腿之間,用嘴親吻起她的陰部來。

這下,叫聲更是一浪高過一浪了,李嫂雙手使勁的抓住沙發的扶手,兩腿緊緊
的夾住了那男的頭,身子也開始扭動起來。

「親人……啊……我……嗯……要……要……嘛……噢……搞……我……嗯…
…不要……呀……插我……啊……」

李嫂把腿分開,掙扎著要到床上。她臥室的床就放在靠窗一邊,我怕被他們發
現,蹲了下去。

忽而,我靈機一動,半蹲著離開了窗戶,匆匆上樓去了……

下樓時,我又衝到一樓的廁所,在洗衣機裡翻找,找到了一雙玻璃絲襪,是那
種薄如蟬翼的那種肉色絲襪。

再次回到窗戶邊的時候,這二人已經在床上躺下了。那男的壓在李嫂的身上,
雙手死命的揉弄著身下的大奶。

李嫂雙手緊緊摟住他,身子拚命扭動著,嘴中不停的浪叫著。

「搞我……呀……你插……嘛,癢啊……啊……啊……水……噢……流……啊
……」

我把隨身聽緊緊靠在紗窗邊,按下了錄音鍵……

那男的手裡握著那話兒,身子往上抬了抬,一鬆手,身子往前一送,李嫂猛的
叫了一聲,雙手死命地摟住了這個男人。

「好……啊……燙……啊……插……噢……噢,用勁……呀……哦……親……
老公……搞……啊……」

那男的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李嫂身子又開始往上挺,兩隻大奶不住的抖動。
我把李嫂的絲襪套在自己的那話兒上,絲襪很軟,裹住我的那話兒,我輕輕揉
搓著,答錄機靜靜的轉著。

那男的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頭一低,用嘴含著李嫂的乳頭,吸吮起來。
他含著乳頭輕輕重重的咬著。

李嫂好像更加的衝動了起來,哎喲連聲:「嗯,好舒服……啊……漲……要…
…吸……我……呀……」

李嫂在風雨聲中盡情的放浪著,腰身快速的擺動,配合著那男人的動作。

那男人將李嫂的雙腿捲曲起來,腳丫頂在他的胸前,一下一下的猛頂。

李嫂的雙眼緊閉,頭髮散亂,嘴裡已經沒有那樣的高聲浪叫了,只是不停的哼
哼。

忽然,李嫂的雙腿猛的向胸前捲曲,浪叫了一聲:「我,我不行了……插死我
……呀……哦……」

那男人很配合的加大了力度,數下的深插,李嫂雙眼迷亂,雙手向上緊緊捏著
枕頭的兩端。

那男的把那話兒抽了出來,速度極快的放到了李嫂的嘴裡,握著那話兒的手上
下套弄了一下,白色的液體漸漸從李嫂的嘴角流了出來……我早在李嫂挺弄的時候
就洩了,整個絲襪被我的那粘乎乎的液體沾滿。

那男的也躺下,摟著李嫂,手裡仍不停的撫摸著李嫂的雙奶。

「你比我那個死鬼好多了,一會我還要的。」

「親,睡一會,今天晚上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那男的邊說邊順手把燈關掉
了。

我拿起了我的答錄機,那話兒上仍套著李嫂的絲襪,慢慢的摸上了樓。此後的
幾天晚上,我夜夜都放著李嫂浪叫的錄音,裹著李嫂的絲襪,不停的打著手槍睡覺
。早上醒來,絲襪仍附在硬硬的那話兒上。當然,絲襪已經染滿了精液,現出大小
不等的黃斑。

一天,我吃完晚飯,回屋。很詫異的發現李嫂在我的屋裡。

見我進來,她揚了揚她手中的一隻絲襪,問:「銩銩,你哪裡來的絲襪?」我
一下蒙了!

「你,你怎麼進我屋裡來了?」

「哼,我進來找一個接線板,沒想在你的床下發現了這個,這好像是我的呀?
怎麼在你這裡?」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我彷彿成了李嫂洩慾的工具 [1/3]
下一篇:我彷彿成了李嫂洩慾的工具 [3/3]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