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武川的不歸路!經典! [3/12]

第三章 變態的姦淫

武川恭恭敬敬地從看守長川崎手中接過了刑滿釋放證書。看守尾形也在看守長辦公室裡,他正在翻閱一本外國雜誌,嘴裡還嚼著口香糖。

“這裡是一點錢,回家鄉松岡市的路費還是夠的。”川崎將桌子上的一個信封拿起交給了武川,接著說道:“可不要再進來了唷!”

“武川君,出去以後要好好幹。”看守尾形也擡起頭,微笑著對武川說。

武川將釋放證書折好,小心地藏進上衣口袋裡面的口袋裡,把裝有日元的信封放進了隨身攜帶的帆布背包,然後向比自己矮一個頭的川崎看守長深深地鞠了一躬:

“多謝關照。”

又向坐在辦公桌一旁的尾形鞠了一躬,也說了聲“多謝關照”,這句話可是武川打心眼裡說出來的,因為尾形分配給他的打掃衛生的活,使武川在雜物間裡飽了不少眼福。

“嗯!”尾形點點頭。

個子高大的武川走出了看守長辦公室。

終於熬出頭了!重獲自由的激動,使武川興奮得真想大喊大叫!失去的一切又重新回來了。十年的損失,一定要仔細地?全部地彌補回來。

走出監獄的大門,武川頭也不回地朝前大步走去。

**********************************************************************

就在武川出獄前一天的晚上,橫田的哥哥一郎家中,大約是淩晨兩點多鐘的時候,睡在臥室榻榻米上的一郎夫婦同時醒了。兩人看到臥室的房門已被打開,兩個黑色的人影正向床頭方向移動過來,秀子不禁發出一聲驚叫。

只聽一個男人低聲的呵斥聲:“不許喊,再出聲就宰了你們。”

倆個人影一下子撲了過來,分別將一郎夫婦的頭按在枕頭上,鋒利的刀尖抵住了頭部,秀子嚇得不敢再喊了。

“打開床頭燈!”抵住一郎的那個傢夥命令道。

軟弱的一郎嚇得連呼吸都快停止了。他茫然地伸手按亮了床頭燈。燈的位置就在枕頭上方約一米高的牆壁上,頓時,屋子裡的情形總算大致看得清楚了。

“只要老老實實地照我們的吩咐去做,我們會很快地消失。”

還是抵住一郎的那個傢夥在說話,大概他是頭目吧。一郎看清了進屋來的人頭上都戴著女人用的黑色的長筒襪,因此看不清臉,身上都穿著深色的衣服。而抵住他們的刀子則約有一尺來長。刀尖已經刺破了一郎額頭上的皮膚,一郎緊緊地將頭抵住枕頭,一動也不敢動。

睡覺前,修理部的大門一郎沒有去檢查過是否關上,他認為妻子秀子會關上的,看來大門並沒有關好。可能是秀子也懷著同丈夫一樣的想法吧,她也未檢查大門就徑自進屋休息了。只要進了修理部的大門,單憑這把長刀撥開臥室的門栓就很容易了。一郎後悔極了。

借著臥室內微弱的燈光,歹徒將一郎的雙手用鐵絲捆了起來,嘴上也用寬膠帶紙封住了。而鐵絲和寬膠帶紙八成是在一郎的修理部中得到的。

“把家裡的錢統統都拿出來。”

個子較高的一個男人用手中的長刀輕輕地拍打著秀子的臉頰命令道。而秀子已經被他們弄起來坐在榻榻米上,被子被扯到了一邊,秀子雙手交叉著緊緊地抱在胸前,嚇得全身打顫。兩個歹徒的目光同時盯在秀子那結實的身體上,秀子的臂彎裡露出大半對乳房,只穿著一條褲衩的下半身和裸露的大腿根部都讓人一覽無餘。

“錢……錢嘛……”

秀子還在猶豫,被封住嘴的一郎用腳碰了妻子一下,秀子轉過頭去看了看一郎,只見丈夫的嘴裡“嗚嗚”地說著什麼,同時還點著頭。一郎是想把錢拿給這兩個蒙面入室者,好讓他們快點走。秀子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她慢慢地從榻榻米上爬了起來。兩個蒙面人一言不發地看著下體肥碩、結實的秀子朝室內存放錢物的地方走去。

存放在家中的錢一共是三萬日元多一點,包括剛取出準備買洗澡用的熱水器的二萬日元,秀子未敢多想,就將它們全部交給了兩個蒙面人。然後,秀子蹲在了地上,將被子拾起裹住身子。

“就這麼一點呀?開著這樣一間發財的鋪子,這點錢就想打發我們,是不是小氣了一點?”

高個子男人伸手猛地拉掉了秀子身上的被子。

“啊!”秀子再次驚叫了一聲。

“渾蛋,不許叫!”

高個子男人又伸手捉住了秀子的一隻胳膊,這是一隻皮膚細膩但又十分粗壯的胳膊。另一個個子矮小的男人用手中的刀子再次抵住了已被嚇呆了的一郎,低聲威脅道:

“不老實就宰了你們!”

淩辱開始了。

秀子被兩個男人幾下就扒光了身上僅有的乳罩和褲衩,下體的陰毛在微弱的光線下顯得黑乎乎的一片。秀子被兩個男人強行按倒在榻榻米上,她拼命掙扎的雙腳將枕頭蹬向牆邊。高個子的男人扯下了蒙住頭的襪子,露出一張激動的臉,他一下子撲在了秀子的小腹上,用臉拼命地去摩擦著秀子小腹部長著的濃密的陰毛,雙手用力地揉捏著秀子豐腴的大腿,嘴裡開始發出沈重地喘息聲。另一個矮個子的男人則跪在了秀子的頭前,彎下腰,捧住秀子的臉拼命地親吻,“嘖嘖”的響聲在臥室之中響起。

秀子的身體被瘋狂的男人死命的壓住,連扭動一下都不可能。兩條大腿被用力地掰開,高個子男人的嘴伸向了大腿根部,舌頭開始在陰唇中間滑動。高個子的男人用手將兩片肥厚的陰唇分開,用舌尖輕快地舔觸,女人下體的特殊氣味,強烈地刺激著男人的鼻腔。高個子男人又用嘴唇含住秀子的陰唇向外扯去,同時用手不停地抓摳著陰唇兩邊軟綿綿的肌膚。而另一頭的男子乾脆將屁股坐在了秀子的頭上,用手抓住秀子一對飽滿的乳房,十分舒服地玩弄著。秀子被壓住的頭扭動了一下,這樣嘴裡才能呼出氣來。秀子的乳頭被矮個子男人用指頭不停地捏撚上提,男人的手還在腰間、肚臍等處揉摸。就這樣,秀子被兩個男人同時玩弄著。

這時,下面的那個男人停止了舔吮,站起身,讓秀子把屁股撅起來。無可奈何的秀子只得按照男人的要求做了,她將肥碩、結實的屁股伸到了男人的胯前。一郎始終痛苦地緊閉著雙眼,動不了,也喊不出。

這時,將要姦淫秀子的男人嘴裡發出“嘿嘿”的笑聲,他用雙手不停地撫摸著秀子滾圓的屁股。秀子的屁股開始顫抖,雙手吃力地撐在地上。而站在秀子前面的男人趕緊脫下了褲子,他將早已勃起的陰莖伸到了秀子的嘴邊,命令她用嘴含住。秀子晃著頭不幹,男人搧了她一記耳光,接著用雙手捧起秀子的臉,用龜頭撬開了秀子的牙齒,男人的陰莖開始在秀子的嘴裡抽送起來。

後面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他解開皮帶,將褲子拉下,高翹的陰莖對正了秀子屁股的裂縫。

“嗯嗯,這頭也要進去了。”

他用手拍打著秀子的屁股,深吸了一口氣,陰莖瞄準了秀子的陰道,猛一用力,“撲哧”一聲插了進去。

秀子壓抑著嗓子哭了起來。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地汙辱著秀子,微弱的燈光下,三個人的身體映在牆上,形成了一幅十分淫蕩的影子。秀子的身體同時插入了兩個男人的陽物,極度的羞辱已令她痛不欲生。秀子後面的那個男人單膝跪地,屁股一前一後地動著,陰莖不停地在肉縫中抽插著。

“啊……啊……啊……”

他的嘴大張著,眼睛向上望著天花板,抽送的動作一次比一次猛烈。龜頭在秀子的陰道中摩擦得又紅又大,酥麻的感覺使他的身體陣陣抽動,男人猛頂著秀子的肉穴,晃著頭呻吟道:

“呀……好充實……好熱……又酥又麻……夫人可真是……美妙之極呀……呀……”

“……夫人的小穴……實在是……太美了……呀……夾得緊緊地……我……我好……舒服……”

男人的膝蓋離開了地面,身體向前彎著,幾乎趴貼在了秀子的背上,兩手按在女人結實的腰身兩側,下體更加猛烈的撞擊著秀子的屁股,發出了“啪、啪、啪”的急促的肉體撞擊聲。秀子的陰道被這個男人瘋狂地抽插,粗硬的陰莖像一根滾燙的鐵棒,她感到全身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爬著,癢得厲害。

“呀……夫人……真要……感謝你……送錢又送……身體……給我們……幹……幹你的小穴……啊……我要幹死你……”

“啊……好美……好美的屁股……”

男人拼命地姦淫著秀子,陰莖在秀子的陰道中抽送得又快又急。秀子的面孔已經漲得通紅,乳頭也凸了出來,含著另一個男人的陰莖的嘴裡開始發出濁重的呼吸聲。

“怎麼樣……舒服吧……被兩個男人強姦的事……夫人恐怕連做夢也在想著吧……”前面的男人開始調侃秀子,陰莖照樣地在她嘴裡抽送著。

“哈哈……兩個男人的大肉棒……同時插著你的感覺如何……?”

“……夫人的身體真結實呀……應該讓兩個男人同時侍候你……”

前面這個男人屈著腿,用手撫摸著秀子粗壯的胳膊,而陰莖則頂著秀子的上牙膛,停止了抽送。而秀子則用舌頭舔著滾燙的龜頭。

“唷……唷……”男人呻吟著。

“啊……快要流出來了……夫人……真好……夫人也動情了吧?……”

“幹死你……幹死你……啊……啊……”

後面的男人興奮得快要暈過去了。秀子的陰唇緊緊的包夾著抽送中的陰莖,又一陣狂熱的搗弄之後,男人將小腹死死地抵住了秀子的屁股,滾熱的精液射進了秀子的肉縫之中。這時,前面的這個男人將陰莖從秀子的嘴中抽出,跪到秀子的後面,讓已經完事的同伴挪開一點,然後猛地將幾乎已經麻木的陰莖插入了秀子的肛門之中。

“來呀……快動起來呀……大屁股……”

他在要求秀子的主動配合,於是秀子開始用結實的屁股迎合著男人的動作動了起來,屁眼內的肉棒十分的粗大,將肛門括約肌塞得滿滿地。

“啊……好……好啊……夫人真夠味兒啊……屁眼兒好美……好美……屁股……好圓……好結實……”

矮個子男人結結實實地撞擊著秀子的屁股……

兩個男人第一次完事後,叫秀子去給他們拿吃的來。秀子拿來了一盤鹹魚和兩隻麵包。吃完後,兩個男人又將秀子端來的一大杯冰水喝了個精光。接著,填飽了肚子的男人又向身體豐滿的秀子再度發起了第二輪進攻,這一次比頭一次更加猛烈,一直幹到了天亮。

天亮後,兩個歹徒將已經被幹得昏死過去的秀子丟在一邊,攜帶著三萬多塊搶來的日元逃走了。

接近中午時分,武川來到了一郎的修車鋪門口。他是應一郎的弟弟,還在獄中的橫田的要求來一郎家的。出獄後,武川是搭的便車進的城,因為身上的錢有限,要儘量節約。本來武川是準備去趕午飯的,他身上帶有橫田帶給哥哥的信,信中讓哥哥好好地款待一下武川,武川還想好好看看橫田天天掛在嘴邊的那個情人--嫂嫂秀子。

但是,武川發現一郎的修理鋪前圍著不少的人,大都是一郎的街坊。橫田的哥哥家出事了,武川憑著直覺判斷。原來,兩個歹徒從一郎家走後,甦醒過來的秀子替丈夫鬆開了被鐵絲捆住的雙手,看到還全裸著身子的妻子以及雙腿之間還未乾透的精液,一郎的肺都快氣炸了。他再也顧不得什麼面子,急速地拿起了電話,要通了警署。

接到報案後,刑警及時地趕到了一郎的家中進行調查,問了將近三個小時後方才離去。秀子在回答刑警的提問時,一直哭哭啼啼的,丈夫一郎則坐在榻榻米上,雙手抱頭,一聲不響。除了錢被搶之外,受害者主要是秀子,當然,秀子曾經被兩個男人挑起過情慾的那段情節,秀子沒有說。一郎也裝做不知道。刑警離開之後,一些好看熱鬧的街坊圍在鋪子的門口,一直到中午還未離去。

武川將橫田帶給哥哥的信從口袋裡掏出來,撕得粉碎。這個時候,進去不方便,武川於是離開了一郎家的門口。

在從街坊們那裡聽到了大致情況之後,武川心裡只想到了兩點:一是那兩個輪姦秀子的男人一定當時興奮得不得了;二是橫田在聽說嫂嫂秀子被兩個蒙面男人幹得昏死過去的事情後,不知有何感想。

**********************************************************************

在渡過津輕海峽之後,武川乘上了國鐵直達下關的高速列車。

在車上,武川總是設法挨著女人坐。日本列車上的座椅是比較舒適的,同座的兩個人是不會感到擁擠的。但是武川挨著女人(尤其是年輕的女人)坐下後,總是將屁股緊緊地挨著同座女人的下體,並拼命地嗅著身邊女人的體味。一旦察覺了武川的不良動機之後,女乘客便會立即逃離座位。

火車越往南開,氣溫就越高。中途上車的女乘客的穿著也越來越薄了。武川的目光在同車廂的年輕女性身上不停地掃來掃去,年輕女人衣裙裡面顫動著的乳房、充滿活力的身體,常使武川看得氣緊。

列車在松江站停車的時候,武川乘坐的車廂上來了一群南下度假的女大學生們。一位自己報名叫京子的女學生在武川這排座椅上坐了下來,武川讓她坐在靠窗子的座位上,姑娘高興地感謝了他。其實武川是想裝作留戀窗外的景色,偷看姑娘。

這位叫做京子的姑娘皮膚很白,脖子十分光潔,身體發育得很好,剛剛在坐下的時候,武川看見京子裙子裡面的屁股顯得十分豐滿。武川瞇縫著雙眼,雙手在暗中攥得緊緊的,下體早已經膨脹起來。

列車開了一陣之後,姑娘站了起來,將行李袋向車窗上面的行李架上放去。行李架比較高,京子踮起了腳,屁股也隨之翹了起來。武川見狀,心頭一顫,急忙也站了起來,幫忙將京子的行李放在了行李架上,而自己的下體則緊緊地貼在的京子豐滿的屁股上。京子楞了一下,趕緊坐了下來。自此以後,她就一直向著窗外,未回過頭來看過一下。武川有點按捺不住了,他閉上眼睛,裝做打嗑睡的樣子。左手則在座位上悄悄向京子屁股下面摸去。

武川的指頭開始朝京子的屁股與座位之間插進去,手指觸到了裙子裡面的屁股溝的舒服感覺,令武川心頭狂跳不已。“唷……”武川開始輕輕地呻吟起來。

突然,京子站了起來,她急速地站到座位上面,伸手抓起行李袋,然後跳了下來,離開了武川讓給她的這個位置,頭也不回地跑到她的同學們當中去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上一篇:Japanese Yuri Hamada射雕h文 Hart Swanlake Penty Jav Hd Pics
下一篇:猛男武川的不歸路!經典! [4/12]
秒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