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武川的不歸路!經典! [4/12]

www.112mmm.com

九州島的第二大城市--松岡市。

松岡市位於九州西部,現有人口六十二萬,是松岡縣的首府所在地。工業發達,以機械、電子、紡織等為主,市郊園藝發達,其種植的名貴花木銷往日本各地。市區的變化很大,現建了許多高層建築。走到有的地方,武川幾乎有些辨認不出這是哪裡了。

父母留下的住宅在市內二馬町的地方。這一帶多是老百姓的私人住房。武川入獄時,將屬於自己的、有著一個小庭院的住房托給了女朋友伸子照看,連房契也給了她。當伸子來信說要與武川分手時,並未談到房子的事情。按理說,既然是和武川分手了,就得自覺地搬出武川的住宅,將房屋的契約交給另外一個武川認可的人。但在武川詢問房屋契約的信寄出之後,伸子就再也沒有回過信了。現在,武川對住宅中有沒有人住、是誰在住,一無所知。為了做事方便,他決定在半夜時分潛入宅內,在廚房的地板下取回錢箱再說。因為監獄發的錢現在只夠吃一頓簡單的晚飯了。

**********************************************************************

古阪康成與年輕的女傭人千枝保持私通的關係已經有兩個多月了。第一次發生性關係時,是在千枝做活的廚房裡。

那天上午,妻子光子回長崎的娘家去了。走之前,將丈夫以後的一段日子生活上的事情向千枝做了詳細的交代,說是千枝每天要早來一點,晚上晚走一點,儘量多做事,不要使自己的丈夫在自己走後為家裡的雜事多操心。千枝高興地答應了。

千枝作為古阪家的女傭人,在古阪家裡已經幹了半年多了。千枝發育得很結實,個子中等。由於在家裡時做過各種農活的緣故,皮膚被曬得黑黑的,這就更給人一種健壯的印象。千枝的嘴唇較厚,豐滿的胸部將襯衣繃得緊緊的,屁股滾圓。

腦子簡單、沒有多少文化卻又渾身充滿了性感的千枝,對於已經將近不惑之年的古阪來說,早已引發了他偷嘗禁果的念頭。由於沒有孩子,古阪夫婦的日子過得比較寬裕,女傭人千枝來到家中之後,古阪曾暗中給了她不少好處,說是幫助一下千枝比較清苦的家庭,但是不能讓太太光子知道,因此千枝很感謝古阪先生。

一次,古阪走進廚房取一樣東西,千枝一見男主人進來,便在暗中解開了襯衣上面的兩個紐釦,有意讓自己豐滿的胸脯在古阪先生的眼前半敞著,她知道,古阪先生早就在注意自己的肉體了。而古阪先生為人大方,人也長得不錯,千枝也早就有意和他通姦了。

今天,夫人光子要回娘家的事情,古阪先生也早就聽說了,於是就不上公司去,在家裡辦公。而實際上,一送走夫人之後,古阪先生就進了廚房。

千枝正站洗菜池前低頭想著什麼。

早已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古阪和千枝,就在廚房裡緊緊地擁抱了起來。千枝的胸脯緊緊地貼在古阪結實的胸膛上,頭向後稍稍揚起,嘴唇微張,呼出的熱氣直沖古阪的鼻腔。古阪雙臂將千枝豐滿的肉體緊緊地抱在懷中,嘴裡也喘著粗氣,他早就在等這一天了。與女傭人千枝就在廚房裡做愛,是從光子準備回娘家去的那一刻開始,就在心中焦急盼望的。

千枝的乳房飽滿而結實,古阪兩手忙亂地解開了千枝襯衣上的紐釦,將乳罩向上一扯,低下頭就將嘴湊了上去。千枝的頭拼命向後仰,嘴裡開始發出輕輕的呻吟聲,下體的肉縫也開始潮濕了。

“嗚、嗚”古阪嘴裡發出間斷的呼聲,在千枝的一對大乳房上亂啃亂咬。千枝的乳房被咬得生痛,她繃直了身體,咬緊牙關,享受著這種既痛苦又快樂的感覺。古阪在千枝的兩隻巨乳上留滿了齒印,又開始用舌頭舔著千枝深深的乳溝。

“啊……”

千枝忍不住開始叫出聲來。千枝的兩隻乳頭動情地向前挺立著,雙腿因激動而不停地顫抖。古阪雙腿微屈,兩手扶著千枝結實的腰身,連鼻子都陷進乳溝中去了。千枝的乳房開始變得硬鼓鼓地,女人動情時下體發出的特殊氣味,強烈地刺激著古阪。千枝豐滿的肉體不停地扭動,偷情的歡樂使古阪激動萬分。

他站了起來,就勢將同樣激動的千枝仰面按倒在洗菜池上,千枝頭向後仰,靠在了鑲有瓷磚的牆壁上,雙手撐住池子的兩邊,支住了上半身,而肥碩的屁股則抵在了洗菜池的邊緣上。

古阪心急地將千枝系在腰間的白圍裙連同下身穿著的短裙一下子向上掀起,露出了千枝裡面的粉白色三角內褲。

古阪又猛地向下拉掉了千枝的三角褲,“嘶”地一聲,三角褲被扯爛了,千枝那誘人的小腹和肉縫都呈現在古阪的眼前。古阪喘著粗氣,連忙脫著自己的褲子,一根早已硬梆梆的陰莖一下子彈了出來。看見古阪先生那根粗大而且堅挺的陰莖,千枝不禁“啊”地叫出了聲。

古阪貼近了千枝的身子,低著頭,將陰莖對準了千枝的肉穴,一用力,便插了進去。

“啊!”千枝發出一聲銷人魂魄的呻吟。

古阪咧著嘴,兩手扶住千枝的身子,一開始便急速地抽送起來。

“啊……啊……”

千枝兩腿伸得直直地,接受著男主人猛烈的抽插。而古阪上身前傾,下巴幾乎觸到了千枝的額頭,下身則拼命地挺動著。

“啊……真好……千枝……千枝……”

古阪將一隻手按在千枝的巨乳上,死命地抓著,為了保持這種體位的姿勢,千枝只好將身子用力向上挺。

“啊……啊……”千枝的浪叫聲在廚房裡響著,拼命前伸的雙腳已經擡離地面。

“……先生……你好猛……穴裡好舒服……好舒服啊。”千枝兩手用力,頭向上擡,伸出舌頭要去舔古阪剛剛刮過鬍子的下巴。

“噢……噢……千枝……夾得好緊……好快活……”

“……先生……你好壞……瞞著夫人……在廚房裡……幹女傭人……噢……幹我……”千枝興奮極了,她開始逗著男主人古阪。

“……我就是要……幹你……打你來時起……我就……看上你這……一身肉……肉呢……”古阪一面狠狠地抽頂著千枝,一面斷斷續續地應答著。

“噢……先生……你真棒……真有力……啊……啊……”

千枝因為極度的舒服,上揚的頭拼命地晃動著。這時,古阪直起了身將千枝子兩條粗壯的大腿扛到了肩上,而千枝則因為姿勢的改變,使她整個的陰戶完全地凸現了出來。古阪用兩手抱住千枝的膝蓋,猛烈地撞擊千枝那肥厚的陰戶,這種姿勢使得古阪每次都能將陰莖全根沒入,一進一出間,陰唇也跟著一張一合。

“啊……好充實……先生的東西……好粗……好大……千枝被插得……好舒服……”

汨汨的淫水已將千枝的肛門濡濕了,陰莖在肉穴中不停地抽插,發出好聽的聲音。

“千枝的小穴……好深……好熱……我好痛快……”

古阪將兩手從千枝的膝蓋上拿下,捧住了千枝懸在池子邊沿之外的大半個屁股,抽頂的動作一直在不停地進行。身體豐滿而頭腦簡單的年輕女傭人,幹起來可真是帶勁!古阪將千枝的大腿用力地掰開,低下頭看著龜頭在陰唇中間滑動,而後,又猛地將龜頭深深地捅進了千枝的肛門。女傭人千枝的上身幾乎蜷進了洗菜池中,下巴已經頂著了胸口,而浪叫也變成了悶哼。男主人古阪捧著女傭人肥碩的大屁股,不顧一切地猛搗,在累得似乎快要斷氣的時候,他終於在千枝的屁眼裡射了。

“呀……!”千枝的身體一陣亂抖。

在夫人光子離開家的一週之內,男主人古阪天天與女傭人千枝性交,在廚房裡做;在浴室裡做;在女主人光子的臥室裡做。甚至有一次,千枝在廁所裡剛剛撒完尿,男主人古阪便走了進來,讓千枝把雙手扶住衛生間的牆壁,將屁股高高地撅過來,他從後面進入做愛……

古阪認為,作為女傭人的千枝身上散發出的汗味,對於他來說也是很刺激人的。而對於千枝所擔心的會不會懷孕的問題,古阪也向她做了保證,絕對不會,千枝相信了。自然,古阪又給了千枝一筆錢,說是來貼補她的家用。

自從夫人光子回家之後,古阪自然就不那麼方便了,但機會還是有的。有幾次,趁著光子正在午睡的時候,古阪就悄悄地溜進廚房,從背後摟住了正在幹活的千枝。其實,作為古阪夫人的光子還是相當漂亮的,只是作為男主人的古阪就偏偏喜歡上了當傭人的千枝。

這天晚上,丈夫古阪在與夫人草草地行完房事之後,便倒頭呼呼大睡了。燈還在亮著,光子躺在榻榻米上,眼睛望著淡黃色的天花板,她有點睡不著。真是有些奇怪呀,這段時間丈夫在和自己做愛時,總是顯得那麼力不從心的,過去可不是這樣啊,現在一週也不過才做兩次嘛。而且丈夫也沒有說他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呀,就算連感冒這樣的小病也沒有發生。可為什麽會是這樣呢?

最後,憑著女人的直覺,光子想到了家裡請的那個女傭人千枝。但是,她還不敢肯定,畢竟千枝是一個傭人呀。況且,由於從小就在市郊的鄉下長大,人也生得粗糙,丈夫會看得上眼嗎?不過男人的心可是摸不透的,光子暗中決定,今後在白天裡,尤其是丈夫下班回家之後,一定要注意他們二人的行動。幸好千枝還只是白天到家裡來幹活的那種傭人,在天黑之前,她就回到自己在市郊鄉下的家了。千枝來回都是騎自行車,也還是很辛苦的……

光子漸漸地覺得眼皮沈重了。她睡著了,但忘了關燈。

當晚,深夜十二時過後,古阪夫婦住宅的院子裡從牆上跳下來一個人影,正是武川猛男。而這套住宅就是父母遺留給武川的那套家產。古阪夫婦是從一個叫做伸子的女人那裡租來長期居住的。

跳下圍牆之後,武川一眼便看見臥室的方向還亮著燈。

有人居住!!!!

他屏住呼吸,站在原地,注意地觀察著臥室亮著燈光的窗戶。過了一陣,見屋子裡並無動靜,也沒聽見有人的說話聲,整個宅子裡靜悄悄的。武川鬆了一口氣,手中提著用晚飯錢買來的一把半新的鐵鏟向廚房方向走去。廚房的位置在四間並排房屋的最右端。武川摸到門邊後,把門輕輕地一推,門就開了。他在門口稍稍站了一會兒,嗅到了廚房裡還殘留著的油煙味,裡面是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但是武川不必開燈,他知道錢箱埋著的位置在哪裡。

武川躡手躡腳地走進了廚房,摸索著來到了埋著錢箱的屋角。他蹲在地上,左手將鐵鏟輕輕地靠著牆放好,右手開始在地面上摸著。但是,武川一下子便驚呆了!廚房的地面應該是泥土,但現在卻是水泥!泥土地面已經被人改造過了!

“混蛋!”武川的腦子裡“轟”地一下,頓時氣得要暈眩過去。兩手猛地一掄,牆邊的鐵鏟“噹”地倒在了地上。

“完了,全完了!!!!”

武川又氣又急,嘴裡反復地嚎叫著。錢箱就埋在地下一尺深的地方,上面還放了一個矮櫃,但矮櫃現在也不在這個位置了。要想鋪水泥地面,地下肯定要被挖開,錢箱也自然被人發覺,被人挖走了!那裡面可有整整五百萬日元和共計九點二克拉的鑽石呀!那可是我武川下半生的全部依靠!

“完了,徹底完了!”

武川蹲在地上,幾乎要癱倒了。十年的希望,在一瞬間變得像黑夜一樣得暗淡了。

“什麼人?深更半夜闖入私宅?”

武川彷彿聽見了有人在喝問,他這才發現,廚房裡已經亮起了燈。原來,已經進入夢鄉的光子突然被一個聲響驚醒了,她想了一下,確認聲響是從廚房的方向傳來的,沒錯,她清清楚楚地聽到了一個聲響。她叫醒了丈夫。開始,兩人估計是老鼠打翻了廚房裡的東西,可又有點不太放心,於是,夫婦倆各披了一件衣服走出臥室,到廚房裡來看看。

只見廚房的門開著,古阪未曾介意。廚房的門是經常不鎖的,也許是被夜風吹開的吧。古阪進屋後伸手按開了屋裡的電燈開關。赫然看見一個男人跪在屋角的水泥地上。他不由得猛喝了一聲。

武川跪在地上慢慢地轉過臉來,面孔因氣怒之極而已經扭曲,暴怒的雙睛盯住門外的一男一女。這就是住宅現在的主人,就是現在這廚房的主人!

“還給我!”

武川從地上一下子跳了起來,撲向古阪。古阪尚未回過神來,雙肩就被這個男人緊緊地抓住了。這個男人個子高大,雙手的力氣大得驚人,臉上瘋狂的表情令人驚駭。

男人繼續向著古阪狂吼:“把東西還給我!”

古阪一下子感到莫名其妙。

“混蛋!把錢箱還給我!”

古阪拼命地想掙脫被緊抓住的肩膀,叫道:“什麼錢箱?”

“我的錢箱!裡面有錢,有鑽石的那個錢箱!”

古阪更加不知所以:“錢箱?什麼錢箱?我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混蛋!還給我,你把錢箱還給我!”

武川的鼻子幾乎頂到了古阪的臉上,他更加的氣急敗壞。古阪比武川矮了整整一個頭,面對這個幾乎發狂的男人和他莫名其妙的說話,使得古阪心裡又驚又怕,也許這個傢夥什麼都幹得出來。於是古阪低下頭,擡起左腳向武川的膝蓋死命地一蹬。這一蹬,幾乎用盡了古阪全身的力氣。

武川猛的跌倒在地上,膝蓋上傳來了鑽心的疼痛。古阪迅速地向廚房的壁櫃跑去,伸手抓起了一把帶尖的菜刀。武川見狀,轉身在身後的地上抄起鐵鏟,站了起來。武川用手握住鐵鏟的木柄,眼露兇光,朝站在壁櫃前,手中舉著菜刀的古阪逼去:“混蛋!還我的東西來!”

古阪被逼得背靠在壁櫃上,沒了去路,他用顫抖的聲音再次分辯道:“什麼錢箱呀?我確實不知道。”他手中的菜刀不住地抖著。

“撒謊,一定是你拿了!”武川舉著鐵鏟吼道。

古阪感到這個傢夥實在是不可理喻,現在首先是要擺脫這個傢夥。他吸了一口氣,猛地將手中的菜刀向武川的方向一揮,趁武川用鐵鏟去擋的一霎那,古阪朝另一個方向一跳,拔腿向門口逃去。但是武川舉著鐵鏟的手朝著古阪逃跑的方向就是一掃,鐵鏟“嚓”的一聲,砍中了古阪的後腦。古阪穿著睡衣的身子猛地撲倒在廚房門前的地上,腦漿頓時流了出來。他至死也沒有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古阪夫人光子從丈夫進屋後被那個男人猛地抓住肩膀開始,就嚇得呆在門口不能動彈了。直到丈夫被這個男人一鏟砍中頭顱,撲倒在地時,才驚恐萬分地大叫了一聲,身子也猛地一震。但是光子仍然未能將腳移動半步,她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橫禍嚇傻了。

武川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像一頭發瘋的野獸般氣喘籲籲地盯著被他砍死、仆倒在地的古阪,喉嚨裡發出咯咯的響聲。過了一會兒,兩眼散發著兇光的武川朝著光子慢慢地擡起頭來。光子仍呆在原地,兩眼發直,披在身上的外衣已從肩膀上滑落,裡面的一件薄睡衣半廠著,雪白的乳房露出了大半。

武川盯著光子的眼睛也發直了。

哦!女人!一個穿著睡衣、露出乳房的女人!

武川腦子裡頓時又“轟”地一聲,霎時,他忘記了別的一切。他扔下鐵鏟,一下子衝到了門邊,將還在發抖的光子一把抱在懷中。女人那副豐滿、軟綿的肉體,令武川覺得骨頭都酥了。他將光子抱進了屋中,放在地面上,眼睛緊盯著這個女人露出的豐滿而堅挺的乳房,嘴裡“嘿嘿”地發出了乾澀的狂笑聲。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 _ 日韩欧美一中文字暮精品_ 欧美高清vivoe_ _ www.xrsc888.com 搜索您想看的电影 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 _ 特级做人爱c级日本 _ 免费做暧暧暖免费观看日本 _ 日本无吗无卡v清免费dv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投诉建议:www.112mmm.com@baidu.com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 如果當地法律禁止浏览本站内容,請自覺離開本站! 百度搜索 神马搜索 搜狗搜索 | 请狼友们牢记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永久网址:www.112mmm.com -->